• 瀏覽: 46
[隱藏]
泛娛樂頂尖自媒體 只說真話和笑話

文|小福

曾經依靠強大危機公關多次挽回口碑的吳亦凡這次終於還是踢到了鐵板。

一場浩浩蕩蕩的輿論戰,換來了眾品牌紛紛向吳亦凡解約,以及眾多官方組織的發聲譴責。而身為流量明星的吳亦凡,經此危機後也將面臨著被列入劣跡藝人名單的風險。由他與楊紫共同主演的騰訊古裝網劇《青簪行》恐將受此影響無法再順利上線播出。


流量一朝塌房,背後的無數商務品牌與專案存貨卻是首當其衝。而事實上,拋開社會、法律層面的風險,電影專案採用流量明星也一直是件頗有爭議的事,流量失靈的論調也常常被觀眾和市場所驗證。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時至今日,流量明星,依然是電影行業不可或缺的存在。

流量逐夢電影圈

流量明星始於2014年。那一年,曾因選秀入圈在行業已徘徊多年的李易峰,憑藉一部《古劍奇譚》意外走紅全國,一舉開啟了內娛的流量時代。同年,在韓國發展的吳亦凡、鹿晗二人先後離隊回國,彼時正處於人氣巔峰階段的他們,歸國即登上頂流。

2015年,先後參演電影《左耳》、網劇《盜墓筆記》收穫諸多人氣的楊洋,也加入了這一陣營。這四位青年藝人,與TFBOYS被並稱為“四大三小”,就此構成了初代的流量格局。

作為自帶觀眾基本盤出場的稀缺型藝人,流量明星自誕生起就頗受影視行業青睞。劇集自不必多說,即便是一向站在鄙視鏈頂端的電影,也紛紛向流量明星敞開了大門。

論資源等級,歸國就人氣登頂的鹿晗、吳亦凡在當時可謂是風光無兩。2015年,由鹿晗主演的《重返20歲》和吳亦凡主演的《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先後公映。一部是陳正道執導的青春電影,一部是徐靜蕾導演的愛情電影,大銀幕首秀便能有此級別資源,這其中流量的加成作用可想而知。

同年,二次翻紅的李易峰也迎來了他的“電影刷屏年”,在一年中上映了《梔子花開》《怦然星動》,以及由他和吳亦凡共同參演的《老炮兒》三部院線電影。


2015年至2017年這三年,是幾位初代流量的電影資源集中爆發期。

吳亦凡一口氣出演了《美人魚》《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裡》《夏有喬木雅望天堂》《爵跡》《西遊伏妖篇》《極限特工:終極迴歸》《星際特工:千星之城》等多部電影。鹿晗方面,則有《我是證人》《盜墓筆記》《長城》《擺渡人》等優質電影資源傍身。

在流量中資源向劇集傾斜的楊洋,也主演了《從你的全世界路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兩部電影。

此外,歸國四子中姍姍來遲的黃子韜,也在這幾年中參演了《何以笙簫默》《鐵道飛虎》《遊戲規則》《夏天19歲的肖像》四部作品。

流量電影的轉變

流量明星的誕生與微博成為娛樂明星最大社交平臺不無關係,而流量明星成為電影行業的主角,則又與行業追逐熱錢、泡沫四溢有著緊密聯絡。隨著行業環境的變化,流量明星的角色,也開始隨之發生轉變。

一定程度上說,演電影,是能夠檢驗一個流量明星最好的途徑。電影向來是觀眾用腳投票的產品,人有多紅、演得有多好,不必深究粉絲在社交媒體上刷得有多賣力,一看電影票房和口碑便知一二。

前幾年的資源瘋狂湧入,讓這些能力尚未得到檢驗的流量明星們過早的拿到了行業頭部資源。由於其中大部分藝人並沒有良好的表演基礎,導致流量明星的演技飽受詬病。

由他們出演的電影專案大多沒有太高口碑,“小鮮肉”“流量明星”出演成了一部電影的爛片代名詞。久而久之,流量電影的票房天花板也是一降再降。流量明星,已然成了真正的“票房毒藥”。

當然,做演員也的確不是所有流量明星們的共同願望。

此次事件核心人物吳亦凡,在2018年參演《歐洲攻略》後再無電影新作誕生。鹿晗也因2019年暑期檔電影《上海堡壘》的口碑、票房滑鐵盧而引發巨大爭議,此後至今無參演新片。


與此同時,也有一些流量明星希望在演員這條路上有著更深入的發展,試圖洗刷身上的爭議標籤,李易峰便是其中代表。自2017年的《心理罪》起,李易峰開始嘗試拓寬戲路,2018年,憑藉突破性的表現,其主演的《動物世界》得到了業內和觀眾們的普遍認可。

近兩年,他還參演了《我和我的家鄉》《革命者》兩部影片。作為最早的一批流量明星,如今他已經成為了流量中為數不多轉型相對成功的一位。


而剩餘的大多數人,或許就像觀眾們所說的那樣。流量大多代表著空有粉絲,鮮有演技的代名詞。

不過隨著時間的發展,行業對待流量明星的態度也開始產生一些變化。對於電影專案來說,好劇本與好演員本來就是行業內非常稀缺的資源,故而邀請流量明星出演的電影變成爛片也成為了大概率事件。

既要支付明星們虛高的片酬,還要面臨著專案質量低下無法回本的事實,拍攝流量電影早已成了一件價效比極低的買賣。經過此前大量專案的透支觀眾口碑,選擇流量參演電影逐漸成為了帶有風險的操作。

一方面,行業內有越來越多的從業者開始呼籲迴歸內容,與此同時,行業內熱錢散去,也加快了這一演變程序。在得到了數次市場教訓後,片方們開始變得更加謹慎。如今,行業內純粹以流量明星為賣點的流量電影數量已經大幅度減少。

敗也流量,成也流量

流量明星最終會消失嗎?顯然不會。

自誕生以來,流量明星就象徵著一把雙刃劍。長江後浪推前浪,流量明星換了一茬又一茬,終究還是他們支撐著內娛的流量池,充當著廣大追星少女們的談資與追捧物件。只不過,隨著行業環境的改變,如今的“流量明星”與“流量電影”,也都有了更加寬泛的概念。

昔日的TFBOYS“三小”之一易烊千璽,憑藉一部《少年的你》斬獲了第39屆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其在片中充滿張力的演技得到了觀眾們的廣泛肯定。此後,在去年底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紅花》中,他又通過飾演癌症病人角色再度展現其超出年齡的出色演技。

今年,在即將上映的重點獻禮片《長津湖》中,易烊千璽也將作為主演出現。作為一個具有流量藝人底色的演員,流量於他、於片方,都是具有積極意義的。


類似的還有2018年憑藉《鎮魂》躋身流量之列的朱一龍,本身就是科班出身專業演員的他,在成為流量後獲得了更大的關注度。除參演了《我和我的祖國》《1921》外,接下來他還有《無限深度》《人生大事》兩部主演電影即將上映。

而與此同時,一些在表演水平上稍遜的流量明星,也在選擇參演電影上更下功夫。頂流藝人之一王一博,便在今年參演了聚焦維和警察防暴隊群體的電影《維和防暴隊》。

至於這些藝人屆時能否在這些影片中扛起“演技派”“實力派”大旗,眼下還很難下這個定論。但能夠肯定的是,流量定律依舊生效,只是伴隨著數輪洗牌,浮躁的熱錢與空有人氣的明星已經逐漸在電影行業退場。

當那些只為粉絲效應而生的流量電影銷聲匿跡,迴歸內容與實力,將成為新時代的“流量電影”法則。

END

【合作 | 投稿 | 應聘】

犀牛娛樂誠招記者、實習生、兼職若干名,要求對泛娛樂領域產業報道有態度、有熱情、有文筆,善於觀察和思考。有媒體經驗者優先,財經和新聞相關專業優先,對影視、網生內容有較深入瞭解者優先。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流量電影”不死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