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1
[隱藏]
這幾天,吳亦凡團隊雞飛狗跳。他們緊張地盯著社交媒體上的風吹草動。

官方媒體陸續發聲,給他帶來巨大壓力。

“吳亦凡事件鬧成這樣,已不是娛樂八卦,而是一起影響重大的法律案件和公共事件,”央視網說,“需要相關部門全面調查,解疑釋惑。”


還有代言的品牌,也紛紛解約。有媒體報道稱,粗算一下,三天裡他的代言損失高達數千萬美元。

一個個壞訊息傳到吳亦凡耳朵裡。這位中國頂流偶像,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

超級偶像被捲入的風波如此巨大,以致於常讓人忽略了一個細節:讓吳亦凡摔倒在神壇上的,只是一個19歲的女大學生。


圖源:都美竹微博

吳亦凡是“活菩薩”?

都美竹的微博,已經超過30個小時沒發任何資訊了。

在此之前,她不但發聲頻繁,且看起來非常決絕。

都美竹指控吳亦凡欺騙女孩陪睡,甚至還涉及到未成年人。在那篇引爆中文網際網路的長微博結尾,都美竹說,要讓吳亦凡身敗名裂。

“吳先生,這次,是決戰。”


仔細想想,這決戰的雙方,從力量和資源上看,確實差得懸殊。

一邊,都美竹,還是個大學生,還不到20歲,微博認證是一個“顏值博主”。即便與吳亦凡決戰,“資料飆升”之後,其粉絲也不過470多萬。


另一邊,吳亦凡,超級偶像,頂流明星,粉絲5182萬,微博的明星勢力榜上,排名第四。他背後,還擁有大強大的公關團隊和巨大的媒體資源。


如果你是都美竹,會去挑戰吳亦凡嗎?

不論目的為何,這樣的都美竹針對吳亦凡,無異於螞蟻撼大樹。

有些人說她是在炒作,為了博名氣,或是為了敲詐吳亦凡。

如果炒作、搏名氣真這麼容易,大家不妨都去試試。

還有個背景,大家想必都已經知道,這不是吳亦凡第一次陷入性醜聞的風波。

2016年,他就被網友爆出,有睡粉絲的行為。當時瓜也很大,還引出了馬薇薇的一句“名言”:


不知道後來馬薇薇有沒有改變自己的觀點。

雖然能夠打“個人自由”這張牌——如果粉絲成年的話——但“活菩薩”“大領導到小餐館吃飯”這類表述,已經昭示了偶像與粉絲之間的不對等。

而且是,超級不對等。

美國心理學家和性暴力預防專家伊麗莎白·傑利克(Elizabeth L. Jeglic)認為,無論怎麼說,粉絲與明星之間,都存在著巨大的地位落差。粉絲們總是有著渴望得到關注的不對等心理。

當兩個人處於不平等地位時,就不要奢談“個人選擇”和“性自主”了。

這一次,都美竹對吳亦凡的指控,看起來要更嚴重。

她聲稱,吳亦凡團隊用MV選女主角、工作室簽約新人等方式,欺騙女孩玩酒桌遊戲,再灌酒,挑選女孩,找她們來陪睡。這其中,甚至還有未成年人。



上面截圖源自《法制日報》的評論。

吃瓜吃到現在,確實需要司法部門介入,畢竟疑似涉及到了迷姦、未成年人等問題。

只是想要證實或證偽,應該不會很容易。如此私密的事情,很難留下紮實證據。

都美竹丟擲她手裡的聊天截圖和轉賬證據,吳亦凡自然隨即否認。



雙方鬥法幾天,事情依然如一個羅生門。

明星和那些未成年女孩們

大家似乎對都美竹提到的事情——選妃、誘姦、睡粉絲等等,並不感到好奇或驚訝。

大家關心的是,吳亦凡是否做了,而非這些事情為何會發生。

稍微一想就明白了,無論吳亦凡有沒有做,但在娛樂圈裡,針對女性的性侵犯、性剝削的現象,並不少見。

2019年,韓國就曾發生一起引爆全網的“李勝利事件”。這位韓國頂流藝人,曾將女性灌醉後,送給其他男性性侵;或者利用女性,為其他權貴人士提供“性賄賂”。


他還與其他男性藝人分享在不同場合拍攝的性愛視訊,至少涉及10位女性。


韓國還發生過張紫妍事件——這位女藝人自殺了,她在遺書中透露,自己所屬的經紀公司,長期強迫她向31人提供了100多次性服務。

有媒體評論說,在韓國娛樂圈,女性的“性資源”成為了一種社交貨幣。


歐美娛樂圈,也不斷有女性站出來,講述自己遭到性騷擾、性侵的經歷。包括天后級歌手,Lady Gaga。

她講述過幾次那段經歷——19歲時,自己剛剛入行,一位音樂製作人強姦了她,並令她懷孕。

那次事件還讓她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 PTSD)。


2018年,《今日美國報》(USA Today)訪問了843名從事美國娛樂產業工作的女性,結果發現竟有高達94%的人表示其曾經遭性騷擾、性侵害。

超過1/5的受訪者表示,她們被強迫做關於“性”的行為,且至少一次。

要知道,在娛樂圈的人,多少還有一些資源和能力。與她們相比,那些被明星吸引甚至欺騙的粉絲,就更傻白甜了。

甚至,明星和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的行為,都不少見。

英國搖滾音樂家,大衛·鮑伊據說就曾與一名15歲的女孩發生性關係。女孩叫洛麗·馬蒂克斯(Lori Mattix),她曾無數次對媒體講述過那段經歷。


美國超級巨星R. Kelly性侵未成年人的官司至今也沒結束。檢方的起訴書指控他“通過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脅”與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和口交。

當然,如同很多陷入類似風波的明星一樣,R. Kelly也否認了對自己的所有指控。(等法庭對他做出裁決時,我們可以寫一下他的故事)

被侮辱與被攻擊的

流行文化偶像,總是能吸引到粉絲們的傾慕。

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流量明星,更因為其手中掌控的資源,能夠翻雲覆雨。

社交媒體時代,明星的這種影響力變得更直接了。私信、評論等功能,使得昔日遠隔千里的偶像變得觸手可及。

對那些忠實的粉絲來說,他們更容易相信自己的偶像,認為他們不會傷害自己。

於是,她們很容易掉入偶像們設下的甜蜜陷阱。那些思維尚未發展成熟的未成年女孩,更是如此。

Tony Lopez,21歲的Tik Tok上的明星,他擁有兩千多萬的粉絲,因為跳舞而出名。


Tony Lopez

幾個月前,他的兩位粉絲站出來指控他,曾通過私信聯絡她們,誘導她們傳送自己的裸照。

“給我看看你的胸部”,網名為CH Doe的粉絲說,Tony Lopez曾不止一次給自己發過類似資訊。

另一位名為HL Doe的粉絲,更是指控Tony Lopez,曾經與自己發生了兩次性行為,而當時自己才15歲。

Tony Lopez並沒有公開回應這些指控。他只是短暫地中斷了幾天社交媒體的更新,之後釋出了一條含糊的資訊後,再次復出。

“我在成長和學習,成為更好的自己,”Tony Lopez說,“我非常愛我的粉絲,我祈禱並希望你們成為最好的自己!”

到現在,他依然擁有兩千多萬的粉絲,依然很紅。


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性與社會正義》一書的作者瑪莎·C·努斯鮑姆(Martha C. Nussbaum)曾如是評價明星這個群體:

「我們創造了一個迷人且強大的男性階層——藝人、運動員——他們在很多方面都能夠凌駕於法律之上。無論他們在性的問題上做得多糟糕,他們幾乎總是能逃脫所有指控,因為他們因為自己魅力獲得公眾信任,受到自己名氣的保護。」

加拿大安大略省達勒姆性侵危機中心執行主任傑瑪·布羅德里克也注意到,在過去的幾年裡,像R. Kelly等名人都被指控性侵女粉絲,甚至已經進入司法程式,但他的粉絲,仍然堅定地相信他並支援他——很多支持者還是女性。

芝加哥大學那位法學教授瑪莎·C·努斯鮑姆,也曾遭遇過類似的侵犯。

她年輕時,喜歡上了美國著名演員比爾·科斯比,兩個人有過幾次私下的接觸。

比爾·科斯比希望和她發生點什麼,她相信他,也並不排斥。然後,比爾·科斯比用“用可怕的、暴力的和痛苦的攻擊”侵犯了她。


瑪莎·C·努斯鮑姆曾經想過要說出這段故事,結果閨蜜勸她放棄。“親密的朋友向我保證,經過這麼長時間,沒有人會相信我,比爾·科斯比肯定會把我描繪成敲詐勒索者,或者以誹謗罪起訴我。”

那些遭受過明星侵害的女性,經常會面臨這些窘境。當她們決定要公之於眾,或者尋求法律幫助時,發現已經沒有任何證據。

於是,很多類似對吳亦凡的指控事件,到最後都很難被證實。

輿論憤怒之後,會逐漸淡忘;而粉絲們,依然會忠實地支援自己的偶像。

為什麼娛樂圈裡,經常出現對女性的性剝削,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那些男性偶像們,通常不會因為自己的行為得到懲罰。

相反,很多站出來指控他們的女性,卻要面臨敲詐等指控或者蕩婦羞辱。

-END-

我們從《Vista看天下》雜誌出發,致力於挖掘

國際熱門事件、人物背後的深度報道和新聞故事

新增小助手vistashijiepai進入讀者群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明星睡粉絲,是在行善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