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81
[隱藏]
重壓之下,她有一段艱難的路要走,還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小G娜。

在都美竹發微博宣佈“決戰”之後,48小時過去了,吳亦凡沒有道歉。

從“宣戰”到都美竹7月20日的再次更新,她整整消失了一天,而全新的微博,顯示她已更換了釋出手機。


都美竹發了一條:這個世界怎麼了。釋出時間為7月20日10點零7分,一分鐘後,她在自己這條微博下增加了一條:我真的失望了。又過了半小時,10點43分,都美竹說:“希望蒼天有眼。”並加上了一個雙手合十禱告表情。

這條微博下已有三十多萬條評論,數字還在增長,多數網友都表現出對都美竹的人身安全的擔憂。網友們在督促都美竹儘快開直播,向大家證實她沒有受到脅迫,依然安全、自由。


有網友指出,都美竹的最新微博與她之前發博的習慣有明顯的差異。首先是微博“小尾巴”從“嘟嘟的iPhone 12 Pro Max”變成了“iPhone XS Max”,表明她更換了裝置。還有網友指出,這條微博裡標點符號、表情的使用,和都美竹此前發微博的措辭習慣不同。


有網友懷疑,這些變化指向一個可能,就是最新的微博都並非由都美竹本人發出。於是,“都美竹手機客戶端”、“都美竹報平安”這些話題,也很快上了熱搜。


當然,懷疑仍不能被證實,再蹊蹺也只是捕風捉影。

在這個關頭,不能被完全證實的,還有都美竹所指控的內容。因此,吳亦凡的“洗地”開始了。

從7月19日吳亦凡工作室釋出的“澄清”,到《中國新說唱》選手於嘉萌、吳亦凡好友JiroLee的站隊,這些為吳亦凡進行的辯解,全都針對都美竹本人。

網友譏諷於嘉萌實際上是在“自編自導”,故意讓疑似女友的@李恩LIEN_ 放出有漏洞的資訊,再由他來指出漏洞。而這個李恩,還號稱是都美竹的姐姐。


目前,微博上@李恩LIEN_ 釋出的這條微博已經刪除

吳亦凡“洗地”的邏輯由此可見,即,攻擊都美竹言論裡不那麼具有威脅性的“薄弱點”,破壞她的受害者形象,削弱她在網友心中的正義性,將吳亦凡工作室所稱的“輿情”繼續帶向娛樂化的解讀。

這種解讀,給了急於“洗地”的吳亦凡可乘之機。因為目前的公開資訊顯示,都美竹曾表達過自己掌握關鍵證據,但她又沒有將證據在網上公佈,“錘”得不夠瓷實,現在被潑了髒水,可信度還在降低。

也許,都美竹真的掌握對吳亦凡不利的證據。網路平臺並不是一個適合將證據全部公開的環境,既然都美竹已經報案,就該由警方通過調查,來辨別證據真偽。


《南方日報》呼籲警方積極介入並及時公開

更何況,都美竹非常清楚地表明,公開證據相當於讓吳亦凡團隊有機會去做準備,還會讓許多受害人的隱情曝光。實際上,其他受害人是否願意公開指控吳亦凡,能為“扳倒”吳亦凡做到什麼程度,更是個問題。

從都美竹的自白裡就能看到,曝光性侵受害者身份,意味著所有受害的女孩都將面臨“社會性死亡”。都美竹寫下這番覺悟時,何嘗不是蘸著血與淚呢?“爛褲襠”這個詞十分扎心,也得到了網友們的同情,這也是吳亦凡在“洗地”過程中,最急於攻破的部分。

吳亦凡的頂流偶像形象已經垮塌,公關第一步,他的團隊竟然沒有提供任何實質證據,去證明都美竹不是在受到脅迫的狀況下與吳亦凡發生性關係,而是大張旗鼓地去破壞都美竹的聲譽。這種操作的惡劣之處就在於,他們並沒有急於在公眾面前去澄清性犯罪,而是急於找補他的偶像形象。


工作室憑聊天記錄指出都美竹的指控是“誹謗”、“恐嚇”

至此,“吳亦凡事件”所代表的娛樂圈公關邏輯,才真正體現出它的可笑可恥。讓於嘉萌、JiroLee這種“小弟”站出來迴應,無一不揭示出娛樂圈偶像的止損套路。吳亦凡在這個圈裡的唯一功能,就是他的偶像形象所能製造的商業價值。一旦這個功能失效,他的團隊最為緊迫的,不是極力證明他沒有犯罪,而是極力黑都美竹、抬吳亦凡,幻想能以此放慢他的商業價值蒸發的速度。

這一招顯然在一定程度上奏效了,在眾多品牌紛紛與吳亦凡解綁時,蘭蔻這樣的國際大牌悄然恢復了與吳亦凡有關的微博,等網友們進行了又一輪聲討,蘭蔻才再次刪掉了所有包含吳亦凡的內容。


而在都美竹這邊,由於還有人在為吳亦凡的商業價值處心積慮,她的舉證正在變得難上加難。這些潑出的髒水,意圖通過輿論,逼都美竹必須要公開她掌握的實質性證據。

一旦公開指控,都美竹和其他潛在受害者們,將承受遠高於當下的壓力。

不論她做何決定,這個事件都將會持續很長時間。目前,還有太多的資訊不得而知,比如現在有沒有提起訴訟?在哪裡報的警?調查的進度如何?或許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都美竹和警方會逐步公開調查資訊。

有律師認為,都美竹指控吳亦凡對她及其餘7名受害者實施了性犯罪,具體形式包括誘姦、輪姦,那就需要她來提供有實質關聯的證據。


一名律師指出,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對證據的要求,都美竹需要提供具備合法性、真實性和關聯性的證據,必須要與待證事實密切相關。

可是,不管案情是否屬實,不管施加傷害的一方是不是有極大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對性犯罪的舉證,一直是困難的。

更何況,按都美竹的說法,她在與吳亦凡發生性關係的過程中失去了意識,並且只發生過一次性行為。她究竟有沒有留下直接的證據?在事情過去了這麼久,證據是否缺失?這都是警方調查面臨的難題。


法律博主@談典看法 在視訊中再提吳亦凡事件中舉證的困難性

目前公開的“證據”,還是隻能把吳亦凡事件往情感糾紛上帶。

在社交媒體上,除了都美竹,已有包括張丹三在內20多名女性站出來發聲,數字還在增加中,新浪微博將這一事件的進展整理成了時間軸。但女孩們所釋出的,大多數是聊天記錄。聊天記錄曝光了吳亦凡私生活上的放縱,為了跟新認識的女孩發生性關係,吳亦凡用謊言和花言巧語進行矇騙。這更是點燃了網友們心中的怒火。

但是,聊天記錄距離證實吳亦凡對多位女性施加性侵害,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這些線索的證明效力,還有待法律專業人士確認。吃瓜之後,網友們越來越傾向於警方介入並公佈調查結果。何時才會水落石出,也許只有“已經報警”的都美竹才能第一時間知道。

相對於都美竹提出的性侵指控,吳亦凡與都美竹之間的金錢糾葛反而愈漸明朗。由各方公開的資訊看,吳亦凡工作室已間接承認曾想花錢擺平都美竹,而被都美竹回絕。

這種金錢糾葛,也在挫傷都美竹的指控在網友們心目中的純粹性。吳亦凡工作室稱,賠償金額是都美竹開的價,最後是因無法滿足都美竹的訴求,才不了了之。從都美竹公開的協議內容看,雙方的談判已經進行到了簽字確認的階段,但因為律師指出該協議中存在“停止敲詐、勒索”等不利於都美竹的內容,都美竹才沒籤,讓吳亦凡工作室炮製的這份明面和解、實際讓“認罪”的協議流產了。


都美竹沒簽協議,但還是有網友不買賬

都美竹認為這件事的邏輯與吳秀波對待情人木木的招數如出一轍,她慶幸自己沒因為金錢掉入陷阱。但實際上,都美竹也收下了吳亦凡一方打來的50萬元。她發了每次退款的截圖,表態會將這筆錢全數奉還。可是,無論有沒有退款這一行為,因為收過錢,她都可能面臨坐實敲詐勒索罪的法律風險。

金錢糾葛,破壞的是都美竹的道德形象。這與劉強東涉嫌性侵女留學生事件的發展,有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相似。

在劉強東事件當中,劉強東的律師與女方之間的通話,確認了雙方之間也出現了“事後談錢”這一事實,而一段通話記錄的內容也導致受害女留學生形象受損,她因此失去了一部分公眾的信任。

輿論不僅是談性色變,談錢更加聞風而倒。在網友看來,有了金錢這個線索,受害者就不再“完美”,受害者因此遭到了瘋狂質疑,而這件事也以劉強東被無罪釋放而告終。

吳亦凡事件被不斷髮酵,期間似乎出現了其他受害者的“口供”,也出現了聊天記錄、賠償協議這樣的“書證”,這些都是網路上的個人言論,沒有法律上的強制力。但強姦罪的定罪對證據要求比較高,不能單憑口供、證言定罪,都美竹依然必須要提供能證明自身受到了性侵害的直接證據,還要能在法律面前,形成清晰的證據鏈,這都是對性犯罪進行指控、舉證的難處。

這就是都美竹現在只能獨自面對的,也讓一直在關注她、支援她的網友們捏了一把汗。

這類事件在海外娛樂圈也有出現。好萊塢娛樂大亨韋恩斯坦在被定罪之前,他在幾十年裡侵害了數百位女性,即便面對如此龐雜的性犯罪紀錄,還是在受害者接連不斷地站出來拿出豐富的實質性證據後,才有了法律意義上的真相和判決。從告發到定罪,用了整整四年時間,何其艱辛?

在日本,記者伊藤詩織就工作簽證問題與當時TBS電視臺華盛頓分局長、首相晉三傳記作者山口敬之相約進餐會談,卻遭對方性侵。從受到侵害,到取證、起訴、勝訴,更是消耗了五、六年時間。


伊藤詩織在2017年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黑箱:日本之恥》

這些案子,都足以讓人洞見控告性犯罪的艱難,尤其是在指控物件是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人物時。

再看吳亦凡事件,指控是嚴肅的,重壓之下,都美竹還有很艱難的長路要走。假如受害者之中沒有下一個都美竹,沒有人能像她一樣決絕,沒能提供直接的、實質性的、至關重要的證據,那麼都美竹可能要在漫長的時間內孤軍奮戰。最後,也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小G娜,與吳亦凡的“決戰”也徹底淪為情感糾紛、娛樂八卦。

在換手機發微博之前,都美竹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裡,談到吳亦凡“本質上並不壞”,還提到吳亦凡是單親家庭,得到了媽媽的溺愛。她的這段話跟她所發出的指控放在一起,令人五味雜陳。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吳亦凡開始洗地,都美竹,你可得小心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