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722
  • 回覆: 20
  • 追帖: 2
[隱藏]

文:杜強

在水災之後的鄭州,一個同時擁有水、電、網際網路的人是無比幸運的。

停水最為普遍。超市中,大件的飲用水被搶購一空,剩下的小瓶裝也被成袋地提走。在二七塔附近的小酒店裡,顧客圍在前臺抱怨,“真的太臭了!”老闆從腳下拿出大塑料桶,指指門外的積了水的深坑,“灌滿,用那個衝。”

整個鄭州市大片區域停電,老舊街區因電路老化多不能倖免。大量的沿街商鋪關門歇業,未歇業的生鮮類商家打折出售著無法冷藏的魚肉鮮奶,並翻出了許久不用的彈簧秤,但結算環節還是常常無法完成——現金從生活中消失了太久,銀行仍因停電關門,有人甚至回到了“以物易物”的原始階段。

在七里河邊的一家生鮮超市,老闆發愁地坐在店門口,一位中年男性從漆黑的店鋪裡走出來,手中拎著一袋洋蔥和小冬瓜,上秤之後,總價大概20塊。

“只能付現金。”

“不能用支付寶?”顧客問。

“你能開啟支付寶?”

中年男性沒有現金。在黑色皮包查詢許久,他只能遞給老闆一包香菸——藍色包裝的煊赫門,市價大概19塊。(這令人不禁想起二戰後經濟崩潰的德國,人們把耐儲存、易分割的香菸當作“貨幣”)

水與電的中斷存在於幾代人的記憶裡,但網際網路的突然中斷卻將鄭州變成了前所未有的試驗場。災後的鄭州,令人驚訝的既是隴海路隧道里深達數米的的積水和漂浮其中的汽車,也是在這座1260萬人口的城市裡,網際網路技術賦予城市的秩序失效之後,舊的秩序竟然也歸於失靈。


7月20號之後,鄭州彷彿一夜之間回到了2000年左右。在這座城市裡,到處都是沒有電與網際網路的荒漠地帶,在哪裡才能找到一片數字文明的綠洲?市民們深受其擾。

鄭州東站附近是水、電、網路全無的三無區域。高鐵出站口的閘門全部失靈,原本需要刷身份證或車票出站的乘客,徑直從無法轉動的閘口裡擠了出去。而當他們走出站前廣場,會發現這座城市的主要公共交通,已經變成了共享單車和快狗打車、貨拉拉。

出於安全考慮,主要的幾家網約車平臺暫停了鄭州範圍內的業務。大部分公交線路也停止執行。於是你會看到拉著行李箱的乘客冒失地攔下順豐快遞的貨車,大聲問司機,“拉人不?”而車站西南邊的十字路口已變成一處交易場所,當一輛計程車空駛而來,立刻會有乘客圍上去,“你說多少錢就多少錢,不打表。”

但司機關心的並非價錢,他們總是問,“你有現金嗎?微信支付寶刷不了。”

上前詢價的前三撥人都失望離開。偶爾也有乘客質疑司機“發國難財”,司機並不刻意地做出委屈表情,“我這是新能源車,這點電完了就完了,都不知道去哪充,電樁都廢了。”而根據鄭州市的一項資料,全市8成以上的計程車已更換為新能源汽車。

21日中午時分,站前的十字路口滯留了數百名旅客,在人群、大包小包和泡了水的私家車之間穿梭的,快狗打車和貨拉拉佔據絕對的主力。不管是五菱巨集光還是金盃,乘客們絕不嫌棄,甚至對坐在陌生人的腿上也頗能容忍。

決定前往鄭大一附院之後,我攔下了一輛快狗的貨車,司機是位40歲左右的中年人,留著短平頭,看起來久經社會。但問起單程的價格,他突然變得很靦腆,“你說多少錢?”幾番推脫之後,我意識到他對這項突然興起的新業務十分陌生。他拿出手機,“我看看高德地圖上有多遠。”但一分鐘之後,他說,“沒網。”

網際網路科技發達之後,城市居民已經習慣了由它塑造出的秩序,它定義了交易的流程,甚至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也建立在網際網路產品的機制之上,你不會擔心淘寶店主訛了錢,也不為滴滴司機是否繞路而焦慮,丟了的手機十有七八也能找回來。但在7月21號的鄭州,我與那位快狗司機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像是想要找回一種生疏了許多年的技藝。

這前所未有的局面是對鄭州市民的一次考驗。在我看來,他們表現得十分文明。在失靈的紅綠燈下面,司機們客客氣氣地禮讓,你甚至可以說他們的笑容中帶著一絲羞怯。當一輛計程車停靠在東站廣場,乘客下車後才發覺身上並沒有現金,他連連抱歉,司機卻只是擺擺手,打起方向盤朝東駛去。

暴躁憤怒的情況當然也有,但視情節而言又大可原諒。在東站南路,一位揹著迷彩揹包的小夥,試圖掃碼一輛美團單車,多次嘗試無果之後,已是汗流浹背,他舉起手機在空中徒勞的轉了兩圈,彷彿荷賽金獎攝影作品《訊號》中的非洲移民,幾分鐘後他朝著美團單車的二維碼狠狠砸了兩拳。


東站南路一帶散落著近百輛共享單車,美團、青桔、哈囉三分天下,在半小時的時間裡,前後有超過30人試圖掃碼,但只有兩人捕捉到了微弱的訊號。一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成功掃碼之後,哼起了抖音裡的神曲,“騎著我心愛的小單車……”更多人只能去四處尋找與這失靈時刻更加匹配的網際網路產品——車鎖壞了的共享單車。

在這樣極端的情況下,更新的未必代表更好。美團單車在鄭州投放了新一代單車,放棄了傳統的車鎖,新鎖大概應用了電磁原理,還車時仍需掃碼,並由系統判定是否位於指定停車位,但多出來的一次網路通訊令此刻的鄭州人不勝其煩。

而另一方面,一些看似原始的技術卻有可能派上大用場。在水災前方媒體群裡,流傳著一份應急指南,當中提示了一項技術:如需微博求助,在沒有4G訊號的情況下,可以直接傳送內容到1069009009。微博系統通過2G網路留下了一線生機。

就像鄭州這座中原城市沒有為一天500多毫米的降水做足準備一樣,大多數的網際網路科技企業在網路通訊的地基之上,疊加了愈來愈精密複雜的設計,但如果不經歷一回,誰能知道那地基沒了之後會如何呢。


網際網路是新的基礎設施,是我們這個年代的水電煤。這話絲毫不假。尤其是當你沿著東站南街繼續朝西走去,一路上看到舉著手機茫然無措的人群時,更加不會懷疑這一點。

沿途的商鋪大多關門,尤其是麥當勞這樣的大型連鎖機構,仍在開門的都是小店。

“你好,我在攜程上預定好了。”在名為怡萊的小旅店,我對前臺說。

“攜程?”她指指面前的電腦,“我現在沒電沒網,你預定了我哪裡看得到?”她的手底下壓著一份紙質的表格,每一個房間號上都畫了粗粗的橫線。顧客源源不斷的進來,很多人走到前臺,瞅一眼黃色、綠色的各類共享充電寶,又扭頭走開了。

向西3公里,過了綠地中心之後電力恢復。在一家羊湯館,老闆告訴我,現在定不了外賣。“不是美團停了,我們自己手動關掉的。就是一個單子40分鐘了沒有騎手接單,然後客人就退,餐早就做好了,損失我們還是得自己承擔。乾脆關了。”

離開了網際網路,生活處處都需要重新適應。然而,不身在其中的人,似乎已經不能理解沒了網路之後的感覺。

21號晚間,美團發來一條簡訊,“為保障極端天氣下市民便利通行,美團單車於21日至28日在鄭州實行免費騎行,期間您所支付的費用已退還至原賬戶。特別提醒,騎行前務必確認路況及視野良好,積水路段,不要涉水通行。風雨與共,鄭州加油!”

收到簡訊後,我很想給美團的好朋友一個真情的擁抱,感謝他們的體貼,但同時也想在他耳邊悄悄說一句,笨蛋,問題根本不是錢。

當天晚上,鄭州再次下起大雨。8點半之後,我穿著雨衣,從省人民醫院趕往正興街附近的酒店。人民路一帶路燈、紅綠燈全部熄滅,視野和路況非常糟糕,步行40分鐘裡,沿途大概遇到十多輛共享單車,但依舊沒有網路,無法掃碼。

我開啟手機照明,一邊趕路一邊盯著離線下載的高德地圖。水災之後,高德上線了暴雨互助功能,在有緊急情況的地點,地圖上會顯示一個紅色標記。但如果不在有網路的綠洲地帶,你絲毫沒有點開它的念頭。北京的朋友可以用,但他們並不需要。

我根據地圖資訊,走到二七塔附近,在轉過一處柵欄之後,被一個身影攔了下來。

“大哥別走了,前面有個大水坑,你過不去。”他看起來比我還要年長,但那時實在是太黑了。

“走那邊繞一下,能過去,你看著點水坑,別踩。”他接著說。

我表達感謝,並問他是不是政府工作人員。

“不是。我就住附近,知道這有個大坑,我想著不行,在這站了好一會了。”他看到我手機中的地圖,“別光看那個了,不管用現在。”

毫無疑問,在電力和網際網路恢復之前,鄭州這座城市秩序的緩慢修復,靠的正是一個個普通人,是貨拉拉司機、馬路邊清掃汙泥的清潔工,忠於職守的交警,還有酒店樓下免費為路人開網路熱點的女服務員,是網際網路技術發達之前我們就擁有的同理心、責任感,甚至出於自利的目的。並非為這些“原始”的事物懷舊或者辯護,但說實話,因為發達的技術、精細的治理,有些時候我甚至已經快忘記這些了。


21號下午,在城東南路附近的一處小廣場,我遇到了附近的住戶張大哥。他已經有兩天未曾出門,當時正坐在臺階上放風。他跟我介紹附近停水停電的艱難,說起不遠處涵洞裡漂浮的汽車,末了卻又總結,“河南人怕啥,大災大難見得多了。”

兩天來,張大哥不太敢用手機,“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多的電。但是也省電,沒網。”

“那你怎麼看新聞和政府的通報?”我問。

“都是人家(鄰居)告訴我的,哪又要洩洪了啥的。我們這關係都很好。”

自水災發生以來,市政府的資訊大多通過網路傳播,電視臺也有相關的新聞,但還是老問題,沒電沒網。究竟有多少人因此隔離在重大資訊之外,大概是無法估計的。

眼下張大哥正在發愁,擔心手機沒電之後聯絡不上老家,打算開車回去,又擔心路上不安全。

他本是許昌人,在鄭州打拼多年。小女兒現在才3歲,只回過兩次老家。“我老想回去,讓老人看看孩子,我老婆怕回去麻煩,老說微信視訊看看就行了,一樣的。”

“那怎麼能一樣呢?”他說,“肯定不一樣。”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災後鄭州:當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網際網路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熱賣及精選
又話華為好勁嘅做乜冇晒網絡啊
又話支付寶好先進嘅唔使帶現金出街



引用:
原帖由 赤共 於 2021-7-23 06:35 AM 發表

又話華為好勁嘅做乜冇晒網絡啊
又話支付寶好先進嘅唔使帶現金出街
還是坐在荔枝角幸福
加油🌂



短暫啫,  只要i活著  !


[隱藏]
咁大篇輪文,應該出自大紀元手筆啦


引用:
原帖由 uturn2 於 2021-7-23 06:58 AM 發表


還是坐在荔枝角幸福
加油🌂
日本311果時咪又咁,災難呀!



一個垃圾專欄


講甚麼現金,電子支付都是廢話,人民素質和政府對人民的關愛最重要,
像美國遇到這種災難,就是用槍去搶,政府派軍隊用槍械救災,或者災民甚麼都不做,等政府救濟,新奧爾良就是一個好例子,一個月後都是數以百計屍體泡在水中,
反觀鄭州市民互相幫助,一同救人救災,市民和政府合作一起清理善後,一天時間就可以大致回復正常生活,
還在說三道四的,就不是人的所為



引用:
原帖由 赤共 於 2021-7-23 06:35 AM 發表

又話華為好勁嘅做乜冇晒網絡啊
又話支付寶好先進嘅唔使帶現金出街
無知真係可怕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kingking99 於 2021-7-23 08:33 AM 發表

講甚麼現金,電子支付都是廢話,人民素質和政府對人民的關愛最重要,
像美國遇到這種災難,就是用槍去搶,政府派軍隊用槍械救災,或者災民甚麼都不做,等政府救濟,新奧爾良就是一個好例子,一個月後都是數以百計屍體泡在水中,
反觀鄭州市民互相幫助,一同救人救災,市民和政府合作一起清理善後,一天時間就可以大致回復正常生活,
還在說三道四的,就不是人的所為
卡特裡娜死幾多美國人?



引用:
原帖由 bobho 於 2021-7-23 09:05 AM 發表


卡特裡娜死幾多美國人?
當市民不自救,只等政府救濟,會死多幾多人?
在災難時互相搶掠又會做成幾多傷亡?



引用:
原帖由 kingking99 於 2021-7-23 09:09 AM 發表


當市民不自救,只等政府救濟,會死多幾多人?
在災難時互相搶掠又會做成幾多傷亡?
美國大兵重拳出擊!帶槍救災制止種族大屠殺居功至偉。死1800人濕濕碎



千年一遇,始料不及

好似電影咁,成個島火山爆發; 全個城地震路陷; 各種天災出現……人係做唔到d咩嘢,全部高科技既嘢失靈係好正常



引用:
原帖由 日日新聞 於 2021-7-23 04:51 AM 發表

https://storage.inewsdb.com/0e6ec391dece3e82f087663cb38bd8e7.jpg
文:杜強

在水災之後的鄭州,一個同時擁有水、電、網際網路的人是無比幸運的。

停水最為普遍。超市中,大件的飲用水被搶購一空,剩下的小瓶裝也被成袋地提走。在二七塔附近的小酒店裡,顧客圍在前臺抱怨,“真的太臭了!”老闆從腳下拿出大塑料桶,指指門外的積了水的深坑,“灌滿,用 ...
電訊公司應急車開到一個,裝個臨時發射站,半日攪掂啦 吹到世界末日咁



[隱藏]
你估鄭洲只需要幾多日就可以recover?
同樣嘅城市擺係歐洲同美國,你估又會癱瘓幾耐?


我估嘛,中國鄭洲只需要1星期就復完基本網路,2個月就全面復完。
歐美嘅話,基本網路要1個月,全面恢復要6個月以上。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