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8
[隱藏]
文 | AI財經社 鄭亞紅 牛耕 唐煜

編輯 | 趙豔秋

暴雨下找不回的電腦

持續的強降雨摧毀了鄭州的水電,也將無處不在的網際網路衝“垮”了。

7月21日,劉清新從一輛計程車上下來後,裝滿她工作資料的電腦與計程車一同朝著與她相反的方向急駛而去。就像一滴水匯入汪洋一樣,在城市網路“罷工”的時刻,劉清新花了兩天時間,用盡了各種辦法,至今未找到當時乘坐的那輛計程車以及落在車上的膝上型電腦。

前一天晚上,因為一天的暴雨,劉清新所在的公園道1號小區開始停水停電斷網,跟鄭州大部分地區一樣陷入了黑暗之中。

7月21日,她得知親戚家還有網,就決定去蹭網幹下手頭的工作。由於前一天她出門採購時發現超市斷電斷網,已經無法掃碼支付,只收現金,所以出門的時候,她特意帶了現金。

網約車是不可能了,所有約車App都上不去了,她只好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路上天又突然下起了一陣急雨,司機跟她說“等會兒我得趕緊回家,怕雨再下大”。劉清新也感到一絲緊張,想著下車得走快點。下車時由於無法掃碼支付,她付了現金,一關車門,司機一踩油門急駛而去。

走了幾步,她突然發現,電腦沒拿,落在了計程車後座上,但這時車已經開得老遠,車牌號也看不清。接下來兩天裡,為了找回丟下的筆記本,劉清新嘗試了幾乎所有想到的辦法。

她告訴AI財經社,她先後去了上車點和下車點所屬的派出所,結果由於斷網斷電,兩間派出所表示都無法檢視監控和車輛資訊。

實際上,即使能檢視,恐怕攝像頭當時也沒能記錄下來。一位視訊監控行業人士告訴AI財經社,道路上普通的攝像頭,“斷電斷網之後就起不到作用了”。那些城市中隨處可見的視訊監控攝像頭,除了需要電,一般也會通過網路傳輸資料。而這次暴雨後,鄭州大面積斷電斷網,攝像頭很可能已經不工作了。


另一位行業人士表示,道路上的視訊監控“三分建設、七分維護”,裝置的生命週期一般只有三年。如果不維護的話,甚至在沒有暴雨這種惡劣天氣的情況下,一年下來,有些地方只有5%的攝像頭能正常工作。

派出所調取監控無果後,劉清新又在親戚家上網查了計程車客運管理中心的電話,結果對方告知目前中心也是斷網狀態,如果是以前,他們可以根據使用者提供的車輛行蹤資訊、上下車時間鎖定車輛,但沒有了網路,這一切都不再能實現。

有計程車司機告訴她可以打給12328,或許有希望。這是全國交通運輸服務監督電話,不過由於斷電斷網,她從7月22日上午打到下午,才終於撥通。工作人員告訴她,如果她有發票資訊或者是網路支付了車費,就能幫助她查詢車輛資訊。遺憾的是,這些劉清新都沒有。

她想到可能司機也發現了電腦,卻不知道怎麼才能聯絡上她,於是她還打給了交通廣播電臺,希望用這種形式能讓司機捕捉到自己留下的訊息。但工作人員告訴她,現在電臺的所有精力都用在尋找失聯人員,已經顧不上找一臺落下的筆記本了。

“我非常理解,就這樣吧。”她無奈地表示,“我已經放棄了,誰讓正好卡在這樣的時間點丟。”

在劉清新找電腦的短短兩天裡,她發現幾乎所有公共部門的基礎設施都在暴雨的蹂躪下走向了癱瘓。比如,相關部門統計,截至 23 日 8 時,鄭州因災退服(推出服務)基站 3.52 萬個,佔到基站總數的45%;目前已恢復部分基站,但退服基站仍佔基站總數的 10.5%,導致部分地區無網或者訊號微弱。

電和網路的停運讓人們回到了原生態的過去。從7月20日晚上8點半開始,卡卡所住的小區就已經完全斷網了,這引發的最大困擾就是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沒法用了。21日早上,卡卡去附近批發市場買東西,老闆上來先問有沒有現金,有現金才能拿貨。

但是,有的人發現附近的ATM取款機也無法取款了。有銀行人士告訴AI財經社,ATM裝置也需要電和網路,才能與後臺業務系統聯網。也有一些銀行網點因為大雨積水,考慮人員安全對ATM進行了斷電處理。

在商店門口,很多人一遍又一遍地刷網路,最後無功而返。

電梯停運,既打不了電話也發不了微信,住在高樓層的人一切通訊全靠喊,卡卡看到,很多人站在樓下喊樓上的家人送錢或者下來提物資,覺得小區裡簡直比過年還熱鬧。她的一些同齡朋友更慘,家裡基本沒留什麼現金,也沒法到ATM機取款,只能到處借錢買東西。

習以為常的外賣更是沒法點了,沒水洗菜的情況下,卡卡和家人們只能用燃氣煮泡麵吃。以前飯後大家的消遣就是各自玩手機,而這兩天的夜晚,他們則是靠在燭光中打撲克度過。

網際網路為何突然癱瘓?

為什麼大雨一下就沖垮了網際網路?

“支付寶、微信走的是移動網際網路。行動網路斷掉有幾種情況。”Strategy Analytics無線網路服務總監楊光告訴AI財經社,首先是基站斷電。鄭州大雨後,市政供電大面積中斷,雖然基站通常有備電,即蓄電池和柴油發電機,但鄭州作為河南省會城市,市政供電是比較可靠的。“大城市基站配備柴油機的可能性不大,就靠蓄電池,電池用完就宕機了。”

除了斷電,基站有很多部件直接被大水浸泡損壞。對於4G和5G網路,有相當多的基站是路邊站。這些基站的射頻雖然安裝在高高的抱杆上,但數字訊號處理的部件仍放在杆下的機櫃裡。這些機櫃雖然經過一定防水設計,但經不住長時間浸泡。因此這些路邊基站也紛紛罷工。

除了基站,光纖傳輸也遭遇類似問題,光纖節點的路邊站容易泡水而損壞,而區域性塌方或沉降,也會讓光纖斷裂,修復起來十分耗時。這不僅影響手機訊號,家裡的寬頻也會中斷。

此外,運營商的機房如果斷電進水,也會造成沒有網路。

在風雨飄搖之時,一些小區的業主會交流起哪家運營商還有訊號。在媒體的報道中,21號下午有人準備騎共享單車回家,很快就掃開了鎖,而身旁的人已經開了一個小時了。“當下的我只能感謝中國移動雖微弱但至少有的訊號,立馬跟小哥共享了熱點,讓他開了另一輛共享單車。”掃碼開鎖的人稱。

但楊光告訴AI財經社,“這是趕巧了”,恰好這個人附近有中國移動的基站還在工作。


“其實鄭州是中國聯通的‘地盤’。”另一位行業人士稱,理論上,中國聯通在那裡的機房多,可以有更多的基站裝置放在機房裡,如果不斷電、不進水,聯通的網路會更好。但客觀來說,幾家運營商在大城市的佈網都很密集,訊號水平都不會太差。

大雨後,鄭州部分行動通訊已經開始恢復。由於市政斷電導致的通訊問題是最容易解決的。但如果裝置被水浸泡,需要換零部件,則要等到運輸和供應正常,可能耗時幾天。

而本次鄭州大雨後,即使通訊已經恢復,有部分市民仍發現網路應用無法使用。這是因為資料中心宕機了。

景安網路是鄭州最大的民營資料中心,它在經濟開發區的資料中心有大約1000個機櫃。“河南很多龍頭企業,如宇通、思念、三全,以及鄭州大學、奇虎360的部分網際網路應用都放在這個資料中心。”景安網路人士告訴AI財經社。


景安網路人士稱,他們的機房因為地勢較高,並沒有被水淹。但由於市電中斷,在7月20日晚上七八點,機房斷電。7月21日,景安網路建議客戶遠端關機。直到7月22日下午四五點市電恢復,景安機房重新上線。據AI財經社查詢,幾家大客戶網站都在陸續恢復正常。

值得注意的是,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這家亞洲最大的醫院,頁面仍無法開啟。這說明其後的資料中心還沒有完全恢復。

理論上,大的資料中心都會自備柴油發電機。“在極端天氣能儲存大概24小時的油量,一旦柴油發電機沒油,或者柴油運輸不到,就沒有電力支援了。”某網際網路資料中心人士張藝稱。

但遇上這樣千年一遇的大雨,就連很多柴油發電機也派不上用場了。資料中心研發人士羅鵬告訴AI財經社:“雖然資料中心建在二層或更高,但配電室、列頭櫃、柴油發電機這些,都在一層或地下室。”如果進水被淹,機房也只能宕機。

羅鵬就是河南人。在這次大雨之後,他打算未來自己買太陽能板和儲能電池包。“個體的電力供應會越來越自主化,可以自用也可以賣到電網。”他認為,許多設施的電力供應會更自力更生。

楊光感嘆,“我們的城市是非常脆弱的,通訊設施是建立在更底層的供電之上。”根據鄭州供電公司的資料,此次暴雨導致鄭州市電大面積斷電,停運配電線路473條,736臺變壓器受損,77.5萬戶用電因而受到影響。

有電網人士告訴AI財經社,電力從發電站出來,經過輸配電最終到達使用者,其中任何鏈條泡水都會引起斷電。其中配電線路和使用者配電房泡水可能性最大。“大部分使用者的配電室都在一樓或負一樓,遇到持續大雨最先遭殃。”

這樣的暴雨,其他大城市能抵擋嗎?

7月22日,鄭州市工信局局長範建勳表示,力爭在22日晚間恢復對高層居民小區、一二類使用者的供電,力爭23日基本完成市區恢復供電任務。

對於行動通訊,鄭州市通管辦主任朱焰天說,一旦供電保通,全市基站可以在1天內恢復正常。

鄭州這座城市正在頑強地恢復過來。而這場大雨能給我們什麼啟示?

楊光告訴AI財經社,儘管鄭州的行動通訊遭到重創,但他不認為此前的建設有什麼錯誤。“如果北上廣遇到這樣的極端大雨,網路狀況也不會太好。”他解釋說,如果雨下到積水一米深,市政供電部分中斷,無論什麼通訊裝置都束手無策。

“鄭州是遭遇了極端情況。不可能每個基站為此都配一個柴油發電機機,裝置達到軍規級防水,然後覆蓋300個地級市,這從成本考慮就不現實。”

他認為,這次暴雨中,更值得借鑑的是中國移動的“翼龍”無人機模式。7月21日,搭載著通訊基站的翼龍無人機從貴州起飛,直抵暴雨受災最嚴重的米河鎮通訊中斷區,為大約50平方公里範圍內提供行動網路訊號。很多民眾都收到了簡訊:“受翼龍無人機滯空時間限制,公網恢復時間只有5小時,請儘快報告情況、聯絡家人。祝平安!”


如果遭遇大規模的暴雨、地震、洪水等天災,地面設施很難馬上恢復,應急通訊車也開不進去。但空中無人機、氣球和飛艇卻可以提供大範圍的通訊網路。“這種高空平臺的能力,也是近兩年在國內和國際上,通訊行業討論比較多的。”據他了解,中國移動從去年就開始做試驗。

2017年美屬維爾京群島遭遇颶風襲擊,谷歌利用Project Loon熱氣球為當地民眾提供了網路。2020年9月,日本軟銀測試了無人機Sunglider,可以在20千米高空提供行動通訊網路。楊光認為,未來運營商可能會加大這方面投入。

除了空中基站,中國電信也在此次暴雨中用到了衛星通訊裝置,將100臺“天通衛星”運往河南,幫助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某院區轉移了11350名患者。據公開資料,“天通衛星”是中國自主建設的第一個衛星行動通訊系統。

根據鄭州氣象局披露,從7月17日晚八點到20日晚八點,鄭州全市降雨量617.1mm,是以往一年的降雨量,相當於將317個西湖倒進了鄭州。這對內陸城市鄭州無疑是個巨大挑戰。但在積極救災和科技的幫助下,這座城市正在迅速恢復建設。


從7月23日開始,一些區域的網路在緩慢恢復中。AI財經社打通了鄭州一家工商銀行分部和在河南只有一家分支機構的客服電話,兩家銀行的工作人員稱ATM現在已經可以使用。

幾位鄭州市民對AI財經社稱,7月23日早上醒來後發現手機有訊號了,微信能用了。不過,住在鄭州北三環的小麥發現,網路訊號不穩定,只能看文字資訊,圖片和視訊仍打不開。

國家電網客服告訴AI財經社,鄭州已經集全省的人力進行24小時搶修,但有的區域裝置泡水了,受損嚴重,需要等烘乾之後才能檢修,什麼時候來電無法確定。位於鄭州市南四環外廠房裡的一位男士,與AI財經社通話時,他的聲音仍然時斷時續,只有幾個字能被聽見,其他文字聽起來像是被不穩定的電波扭曲成了一段不可解開的密文。

7月23日早上,小麥在樓下掃出了這幾天第一個付款碼,花6元買了一個雞蛋灌餅。而卡卡嘗試點了一個外賣,她等了20分鐘都沒有騎手接單,最後找了街邊已恢復通電的商鋪解決了午飯。這也意味著儘管吃喝住行的App恢復了正常,但要正常使用,仍要等待商家、騎手、司機和一系列從業人員的復工,以及水電各類基礎設施的到位。

復甦剛剛開始。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暴雨中,為何一座城市突然失去網際網路,會將生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