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60
[隱藏]

不知不覺,東京奧運會賽程已經過半。

在這幾天的比賽中,我們的抗日精神與民族自豪感無限高漲。

總有一些專案,總有一些運動員讓國人很省心。

比如乒乓球,比如龍隊。


又比如在各大國際賽事中具有壟斷地位的“跳水夢之隊”。

在今年女子雙人10米臺決賽中,張家齊和陳芋汐以無可挑剔的零失誤,為中國跳水隊拿下本屆奧運會的第二金。


認真說起來,這兩個小姑娘面對郭晶晶和伏明霞,要喊一聲大姐。

而郭晶晶和伏明霞面對高敏,也得喊她一聲大姐大。



或許很多人沒聽過高敏的名字。

她是中國第一位奧運會跳板跳水金牌獲得者。



都說賽場上沒有常勝將軍,但高敏似乎是個意外。

從1986年到1992年,她壟斷了參加的所有國際跳水比賽的冠軍,拿到70多枚金牌。

並連續7年被美國《游泳世界》雜誌評為最佳女子跳板運動員,這一記錄至今無人能破。



以至於有外國選手感嘆說:“跟高敏生在同一個時代,是一種悲哀。”

而當時很多人並不知道這位常勝將軍的運動生涯,也並不是那麼一帆風順。

曲折奪冠路

1970年,高敏出生於四川自貢,父親曾拿到過重慶少年游泳冠軍。

4歲那年,高父把高敏扔到老家旁邊的小河中,誰也沒能想到,這一扔就扔出了個初代“跳水女皇”。



年幼的高敏看到大人們在河裡自在地游來游去,暗自在心中給自己定了人生第一個目標:從河這一頭游到另一頭。

“我的第一次跳水是從一塊兩三米高的石頭上往河裡跳,跳出了騰雲駕霧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驚恐和愜意。”

6歲那年,父親讓高敏進了體校學體操。

枯燥乏味的肢體柔韌訓練對“勇猛”的高敏來說沒什麼吸引力,三年後的一天,她正在游泳,被旁邊的一位老師看上了。



老師問她,“想不想學跳水?”

“剛開始這兩種運動沒什麼兩樣,都得壓腿。但被選入跳水隊的時候,第一次跳,一下去大家就鼓掌。我從水面抬起頭來,好,就她了!”

或許是得到了肯定,也或許是天性使然,反正跳水滿足了高敏好勝的虛榮心,打這兒起,便正式開啟了她的跳水生涯。

12歲的時候,高敏第一次參加全國跳水比賽,那會兒她心氣兒也沒太高,就給自己下了一個小目標:擠進前25名,這樣就好參加下半年的全運會。

不知道是對手太弱,還是賽場上發揮得太好,她一不小心就拿了個人生中第一枚金牌。



可再接下來,高敏便經歷了一段噩夢時期。

1982年,高敏肘關節骨裂。

兩年後,由於訓練不當,她在身體落下後橫拍在水面上導致嚴重受傷,持續吐血一個月。

1985年,耳膜穿孔,接二連三的受傷,讓她對自己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好的運動員,不是嗎?沒有幾個運動員能在12歲拿到全國冠軍,並拿到兩個世界分齡組冠軍......但,那又怎樣?受傷,再受傷!是不是老天在暗示我該退役了?”

關鍵時刻劉指導找她談了話,由於在國際賽場的出色表現,國外的專家都認為她能成為1988年的奧運會冠軍,可如果現在就放棄,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費。



於是她再次給自己定下目標:進國家隊。

可這一年的青少年運動會上,三米跳板高敏拿到第七名,十米跳臺拿了倒數第一,向內3周半和向後3周半裁判都給了0分。

面對這個成績,高敏還是笑著面對,有人誇她心態真好,得0分還笑得出來,但其實這個成績使她的自信心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想來也是,原本一個被所有人看好的天才少女,接二連三負傷,已經身心俱疲了,老天還突然給了這麼一個0分噩耗。

或許是愛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太差的緣故,一個月後,高敏接到了國家隊通知去北京集訓的訊息。



15歲的高敏在集訓組中算是“高齡”,年齡大、起點低、基本功差、訓練不動腦筋是徐益明教練對她的評價。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高敏,大多數小隊員一年前就已經在這裡集訓了,而那會兒的她還在省隊因為傷痛陷入低谷期。

她安慰自己,“反正只是試試,實在不行,混身國家隊的隊服回去,也算沒白來北京一趟。”



當然,她的試試可不是玩玩而已。

“每天早10分鐘到訓練場地,減少10分鐘準備活動時間,這樣每天就可以比別人多練20分鐘,一年下來我就能比別人多練7000多分鐘。”

雖然她這個演算法略顯不符合邏輯,但咱們都明白,這是她要開始發力了。

巔峰退役

1986年8月,國際泳聯世錦賽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因為此前在系列賽上接連獲勝,高敏已從幾個月前不知名的黑馬,變成了世錦賽的奪冠熱門。

果然,參賽選手中,年齡最小的她以創賽會紀錄的582.42分,獲得了女子跳板的冠軍,收穫了中國選手在國際泳聯世錦賽上的第一枚金牌,那時高敏16歲,進國家隊才不過10個月。



也是從這兒開始,高敏開始了她的封神之路。

體態優美、動作輕盈,穩定性極佳,這是所有看過她跳水比賽的人對她的綜合評價。

1987年她在荷蘭取得了第五屆世界盃跳水賽的冠軍,1988年漢城奧運會,高敏為中國跳水實現了跳板專案奧運金牌突破。

她成為中國跳水的第一位集世錦賽、世界盃、奧運會冠軍於一身的大滿貫得主。



在此之後,只要她參加的跳水比賽,其他人只能角逐第二、第三。

競技生涯,高敏共獲70多枚金牌,包括6枚世界盃金牌,3枚世錦賽金牌以及兩屆奧運會冠軍。

1990年,北京第11屆亞運會跳水比賽中,她的3米跳板跳水專案得到630分,成為世界首位突破600大關的女跳水運動員。



1992年奧運會前夕,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高敏的金牌毫無懸念。

其實當時她有肩傷,賽前只能帶傷訓練,因為肩傷手臂舉不到位,她不得不打了封閉走向賽場,預賽只列第三。

決賽中,獨聯體的拉什科前六輪排在第一,高敏落後六分,第7輪拉什科出現明顯失誤,高敏實現了反超,後面她在沒給對手翻盤的機會。

有力地起跳,漂亮的轉體,標誌性的入水絕技,高敏以近乎完美的最後一跳,蟬聯了兩屆奧運會女子跳板金牌。



在大家都為她喝彩蟬聯兩屆奧運跳板冠軍的時候,對著鏡頭一向笑容燦爛的高敏,這次卻落淚了。

身上的光環與責任,讓她連死也不敢死。

在比賽前她以傷病為藉口攢了很多藥片,“要是被人發現送去洗胃,活受罪還丟人;要是真死了,會牽連很多人”,於是那些藥片在她手裡握了一夜,終究沒有吃下去。



那屆奧運會後,帶著7年國際比賽不敗的非凡成就,22歲的高敏悄然退役。

“世界之巔的面積太小了,小得只能容下一個人;世界之巔的位置太高了,高得要時刻警惕不掉下去......在感到最光榮的時候,我的內心也遍佈恐懼。拿的金牌越多,我越害怕比賽,我怕壓力、怕輸。”

多年之後,有主持人在採訪中問她“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是否還會選擇這樣的職業運動員道路?”



高敏立刻肯定道,“當然,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可以代表你的國家。”

結語

退役後,她原本想過安靜的退休生活,但頻繁的應酬和活動,讓她喘不過氣來。

於是她就選擇了去美國重新開始。



“在國內,我的吃穿住行都在別人的評價中度過,當運動員時是人們期待中拿冠軍,在人們期待中去拼搏,這種生活很累。在國外,幾乎沒人管我,我做什麼、不做什麼很自由,這一直是我夢想中的生活。”

在這樣的夢想中的生活中,高敏結了兩次婚,有了兩個兒子,並在加拿大KINSMAN跳水俱樂部當過總教練,閒暇時間就種花、繪畫、養魚、寫書。

不過,隨著中加兩國的友好合作,高敏做出了回國發展的決定。

她熱心公益,拍賣世錦賽金牌並將錢全部用於幫助中國申奧,



在高校設立獎學金,擔任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的冠軍運動員基金領事致力於體育精神進校園。



甚至把眼光關注到自己曾經的同事們,幫助退役運動員再就業。



如今,她自己的生活過得很簡單。

住的房子很樸素,



空閒了就在家種菜,





種花,



偶爾出去旅行。



網上有把歷屆“跳水女皇”作比較的帖子,作為初代的高敏因為退役過早,且存在一定的偏科,常常被人遺忘。



但如果你有機會,看她游泳或者看她比賽時的視訊,一定會被她優美的身影折服。

作者:琳娜

責編:zeria

往期精選

李詠妻女開豪車住豪宅、生活太奢侈?他給女兒留下的可不止2個億

擊敗了對手,沒想到卻輸給了裁判

手握60多枚金牌、退役後卻當保安,無錢治病去世,妻女現狀也悽慘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29年前,她拿下70多塊金牌,卻因怕輸想過自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