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71
  • 回覆: 1
[隱藏]
為什麼吳亦凡到今天才“崩塌”?

文 | 李秋涵 宛其

編輯 | 魏佳

本文轉載自深燃(ID:shenrancaijing)

吳亦凡事件最新訊息來了。

7月31日晚,“平安北京朝陽”在微博上通報,針對網路舉報的“吳某凡多次誘騙年輕女性發生性關係”等有關情況,經警方調查,吳某凡(男30歲,加拿大籍)因涉嫌強姦罪,目前已被朝陽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被都美竹舉報之前,吳亦凡曾多次"被錘"。

2013年,吳亦凡還是韓國男團EXO成員時,與練習生林西婭聊天記錄與親密照片被曝光。接著是2016年,網名為“小G娜”的網友釋出微博,稱與吳亦凡談戀愛對方玩消失,後又曝光語音和聊天記錄。還有一則是發生在2019年8月17日,吳亦凡被拍到與一名女子(秦牛正威)在地下車庫牽手的瞬間。後兩次事件裡,同時不止一位網友爆料出與吳亦凡的聊天記錄、照片甚至視訊。

這些事件發生後,吳亦凡還能安然無恙繼續做頂流,反而是事件中的女主角,都被輿論扣上了"自我炒作"的帽子。

此次,根據都美竹公開分享的資訊,吳亦凡以各種方式物色、誘騙年輕女性發生關係,受害人超8個,甚至涉及未成年人(真實性尚待驗證)。

目前警方對於吳亦凡案件的偵辦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次比道德層面的“偶像塌房”更嚴重的事件,因為已經上升到刑事案件層面。

吳亦凡走到這一步,罪魁禍首無疑是他自己。但在警方通報來臨之前,一次次偶像失格、塌房事件,仍不影響吳亦凡沉浸在娛樂圈鎂光燈和偶像光環裡,甚至把一次次“放縱”推至犯罪邊緣,這背後的原因同樣值得深思。

吳亦凡,只是當下唯流量論的娛樂圈,一個極端的縮影。

經紀公司、合作方能約束吳亦凡嗎?

通常來說,能直接管理、約束藝人行為的是經紀公司,而此次事件裡,吳亦凡背後的經紀團隊是誰?

根據天眼查資訊,吳亦凡擔任四家企業股東,其中三家法定代表人都為吳亦凡表哥吳林。而根據一名前員工接受媒體採訪的資訊來看,料理日常事務的人是吳亦凡的母親吳秀芹,並表示“公司就三人,吳媽、大哥(指吳亦凡)和表哥,其他都不是人,是工具。”

吳亦凡擔任股東公司的法人為表哥吳林(來源/天眼查)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典型的“家庭式作坊”工作室。

這在娛樂圈並不罕見,偶像藝人經紀人王飛告訴深燃,行業裡很多知名藝人都是由家人或親戚負責,“娛樂圈裡,裙帶關係、資源、人脈、圈子,是比專業能力要重要的東西”,他表示,“如果家人懂行業還好,如果不懂,那麼藝人的權利就會無限放大”。

跟過多檔選秀節目的統籌喬喬表示,在這種畸形關係下,明星本人的三觀、思想就尤為重要。

都美竹在“決戰”微博中(由徐某代筆)描述吳亦凡時,曾形容他“在單親家庭長大,有一個過分溺愛你的媽媽”。而吳亦凡工作室前員工也對媒體提到,吳媽所做的一切全是圍繞著吳亦凡,只要對兒子有利,怎麼樣都行。或許,在眾星捧月裡,吳亦凡早已迷失了方向。

根據都美竹的爆料,吳亦凡團隊工作人員,曾多次以選MV女主角的幌子帶女生到吳亦凡家中參加聚會,自己就是其中之一。朝陽警方此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也提到,“都美竹提到聚會時手機被收走,吳亦凡公開發文否認了這一點。但根據我們後來的調查,他們這種聚會,在開始前都會將手機收起集中統一保管”。吳亦凡背後的工作人員,都在為他一人服務,即便真實目的並不一定正當。

在行業人士張紅看來,“家庭式作坊”運作還不是根本原因。“董子健的經紀人是他媽媽王京花,圈內知名經紀人,也不見出問題”,他覺得在當下的娛樂圈,大家都還是圍繞藝人名氣轉,“給個專業的經紀人又能怎樣?成名藝人自身就能形成人脈和資源,工作團隊只要負責執行,自己家人能做,就沒有必要交給外人了。”

在眼下的娛樂圈,頂流藝人還不止是他經紀團隊裡的“國王”。

“吳亦凡們”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編劇匆匆跟深燃分享,她之前跟過一個劇組,一位流量演員是男主,但並不是科班出身,演戲時需要導演一句話一句話地教,讓整個製作組都很崩潰。但是他有粉絲,是平臺推薦過來的人,沒人敢換掉他。

選秀節目統籌喬喬也吐槽,超一線的流量藝人都會比較強勢,溝通好的內容也會因為藝人不配合臨時取消。一位製片人告訴深燃,平臺也喜歡用流量明星。“今年的各種大平臺推廣會,宣傳時照樣以明星陣容帶動單體劇目。而平臺會與流量藝人或者背後的影視公司深度捆綁,也是行業公開的祕密”。

藝人話語權強,難以受到約束,就會出現問題。王飛告訴深燃,頂流藝人,即便是專業經紀公司、經紀人也難有管控能力。“只是名義上有,但其實頂流都自己單幹了,你不願意配合頂流,有的是人等著接盤”,他坦言,“頂流沒法管,約束力幾乎為零,只能靠自己”。

助長吳亦凡,粉絲有責任嗎?

誰賦予了頂流“強話語權”?強大的粉絲群體,是讓平臺和資本“屈服”的根源。

從2012年EXO出道開始就粉吳亦凡的宇宇,將吳亦凡的顏值稱之為“神顏”,長相是清冷帥哥,但性格愛哭,有反差萌。迷戀他的時候,吳亦凡參加的韓國團綜、打歌現場,宇宇都會下載視訊到手機裡,還會去“站子”裡收集吳亦凡的圖片。

2016年,小G娜拿出了與吳亦凡的語音聊天記錄,而網上還流傳了其他人爆料的語音視訊,“我當時就覺得是真的,那個聲音一聽就很像他”,她說,不過她當時認為,對於成年人來說,“約炮”不算大事,看在吳亦凡的顏值上,她依然是路人粉。


小G娜發微博控訴吳亦凡“消失”(來源/微博截圖)

到了2019年,吳亦凡被拍到與秦牛正威牽手,她以為吳亦凡是真的戀愛了,“看視訊還覺得有點甜”。但沒過多久畫風突變,吳亦凡與另一位女性的聊天視訊被曝出,這後來被爆料是來自另一位名為韓其原的女孩。


秦牛正威與吳亦凡牽手被拍(來源/優酷視訊截圖)

這一系列事件,只讓宇宇從鐵粉成為了路人粉。而吳亦凡不但沒有因為這一系列事件“塌房”,還樹立起了大帥哥談戀愛竟然是“傻白甜”的人設。在都美竹事件之初,對於吳亦凡的這類調侃仍舊是主流,是後續曝光才扭轉了輿論方向。

為什麼每次吳亦凡都能全身而退?

從與林西婭的緋聞開始,直到都美竹事件,輿論都往當事女生想要炒作上位上引。這背後有公關手法,但一部分無條件支援他的粉絲,也在推波助瀾。

2021年都美竹曝光吳亦凡事件後,林西婭釋出微博,表示“七年來我等到了最渴望的正義和正名”,但在她的微博評論下,此前一度堆滿罵聲。2019年,吳亦凡和秦牛正威被拍到牽手,聊天視訊是由女子遮擋攝像頭並全程手機錄影而來,當時被認為是秦牛正威所拍,後被證實拍攝者另有其人,但這不妨礙秦牛正威被扣上“想炒作”的帽子,還有吳亦凡粉絲將“證據”寫為了萬字長文發在知乎上。而2016年的小G娜事件,宇宇說,身邊的朋友還有依舊粉吳亦凡的,相信聊天語音是合成的,當時微博上粉絲也釋出了大量“證據”。


小G娜提供的音訊被質疑造假(來源/微博截圖)


秦牛正威被吐槽炒作(來源/微博截圖)

粉絲總能找到相信他的理由,而且還努力影響著輿論。

飯圈人士菜菜告訴深燃,粉絲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可以“控評”的手法。“有yxh(營銷號)發出有關自家愛豆的微博後,會有好幾個控評群,一旦有動靜,線上的人就立馬複製好文案,然後去評論,再讓大量粉絲去點贊。如果有大粉的話,大粉還會組織先贊哪個。而且大家平時會養號,保證是那個營銷號的鐵粉,這樣評論可以很快跑到比較靠前的位置。”

儘管她也疲憊於控評,但這樣的模式下,“能讓大家看到的都是好的評論”。

藝人經紀田倩就說,品牌偏愛流量偶像也跟粉絲有關。比如品牌官宣代言人後,粉絲們會自發地在各大平臺給品牌刷資料、拼購買力。“這樣一來,明星不用自己提升專業技能,就能獲得巨大商業利益,誰不飄呢?”她感嘆。

“頂流塌房”習慣了,王飛反而不擔心了,他說,“流量明星都有粉絲自己來做詞條的優化”,當粉絲做不了之後,經紀公司就會親自去,“只要事情無傷大雅,事情就能平穩過去”。

粉絲真情實感的追星無可厚非,但對於偶像的迷戀,會模糊他們的判斷。

即便是到現在,吳亦凡被通報被刑拘之後,一位粉絲髮布微博吐露心聲,“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費的時間,使得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我們整個青春都在這朵獨一無二的玫瑰上,它枯萎腐爛,我會將它埋進土裡,但我與他建立了羈絆,它就是我的玫瑰”。

吳亦凡被官方通報後部分粉絲評論(來源/微博截圖)

小美是從小學二年級喜歡EXO的,最喜歡裡面的吳亦凡,現在她已經讀高二了。“算是我的整個青春了,他落魄的時候我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指責他。”小美說,這次官方通報不久後,與吳亦凡相關的超話被“炸”,她很難過,不過最後還是找到組織,被一個姐妹拉進粉絲群。群裡大家都在互相安慰:現在法院還沒最後宣判,我們要等待最後的結果。

為心中的“玫瑰花”付出太多,粉絲總在尋找原諒他的理由。

平臺流量至上,

誰在慣著“吳亦凡們”?

浮躁逐利,整個行業生態,也在助長著“吳亦凡們”。

作為前韓國男團EXO成員,吳亦凡回國時已經帶有巨大流量。2014年,他宣佈退團回國時,轟動社交網路。此後鹿晗、黃子韜陸續回國,與還在團裡的張藝興組成“歸國四子”,成為國內初代流量。回國之後,吳亦凡靠著《中國有嘻哈》開啟國民度,之後憑藉一首《大碗寬面》走上黑紅路線。

“他的商業價值很高,誰能確保一定能推出一個吳亦凡?”王飛說,吳亦凡作為早期的愛豆,積累了不少粉絲。“塌房”對於剛出道不久的愛豆很嚴重,但對於已經轉化為藝人的偶像來說,影響“還好”。

在張紅看來,行業唯流量論,吳亦凡事件,就是影視行業和資本合謀的結果。資本需要通過影視行業掙錢,行業也需要從資本那裡拿錢,而促成他們合作的重要參照物就是流量。“粉絲、資料這種東西能看得見,可以拿出來畫餅。也是因為影視作品本身的製作過程特別漫長,平臺、影視公司、資本各方都沒有耐心,就用簡單粗暴的唯流量論來解決”。

在資本的“翻雲覆雨手”裡,吳亦凡們是資本和平臺之間的商品,人設和形象都是經紀團隊和資本博弈後包裝而來。


在國內,有了流量,就有了資金,每年大量偶像藝人被推向市場,水平參差不齊。

從業者老馮對深燃介紹,在他接觸的練習生裡,“看到愛豆、演員都出去玩,會覺得不玩不混圈子好像就沒有資源人脈一樣,大家都那樣,他們很難不被同化。”不止一位藝人經紀從業者,向深燃表達過類似煩惱。

早在2019年,香港導演戚其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說,現在內地演藝圈都是流量明星當道,不僅片酬高,演技質量還不好,但是因為他們咖位大,有時候主角比導演還大牌,有的演員就憑著自己的咖位高凌駕在導演的地位上隨便改戲。

一位行業資深製片人也向深燃表示過疑惑,明星風險管控大,還有諸多不確定性,為什麼還要押寶在明星身上?

“這件事被爆出來是好事,給行業內外所有的流量們提個醒。”她說,這能讓平臺、製作方都冷靜思考,不要再被明星的一點風吹草動所綁架。在她看來,吳亦凡一系列事件已經讓他樹敵,失去部分路人緣,但遲遲沒有能拿得出手的新作品,路人緣消耗得也差不多了。

吳亦凡走到今天這一步,可以說是在家庭作坊的經紀運作模式縱容下,粉絲對他盲目擁護、合作方對他盲目追捧,讓他擁有絕對的掌控權,以至於不斷膨脹,不能剋制私慾,導致的結果。

對於吳亦凡,都美竹在“宣戰”微博中也曾總結過,“這十年國內文娛市場發展迅猛,但因種種原因相關配套沒跟上,資本逐利催化畸形飯圈文化,導致你走到了今天。”

一定程度上,也說清楚了吳亦凡最終崩塌的外部原因。但歸根結底,把吳亦凡推向深淵的主要是他自己。在浮躁畸形的娛樂圈,他也可能不是最後一個。

*題圖來源於《夏有喬木雅望天堂》。應受訪物件要求,文中王飛、小水、張紅、宇宇、菜菜、小美、匆匆、喬喬、田倩、老馮為化名。

END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誰在縱容吳亦凡?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熱賣及精選
悲催啊


主題標籤 #日日新聞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