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16
  • 回覆: 1
[隱藏]
在新冠疫情全球爆發一年後的2021年5月,國際旅行仍未開放,但令人鼓舞的是美國已開始大面積接種疫畝,且統計結果也顯示效果不錯,疫情在改善。我們就計畫了這次多個美國國家公園旅遊,希望用兩週的時間,好好在戶外走走看看,也順便檢驗一下疫情期間一直為徒步旅行在家鍛練積聚的耐力。
從亞特蘭大機場飛到賭城拉斯維加斯,沒有計畫在賭城觀光,所以取了車之後就直奔第一站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附近的旅館。出賭城不久在路上吃中飯,先領略99度華氏溫度的熱情:停車吃個飯,短短的時間再上車已經覺得熱不可耐、方向盤滾燙得手不能摸。我們先上15號再轉99號公路往北加州方向去,沿途所見從寸草不生的沙漠景觀逐漸轉變成鮮花燦爛綠樹成陰的江南風光。路邊經過成片的橘園,翠綠成行;也有一望無際壟上的草莓農場;大面積的葡萄園木架橫豎畢直,堪比最好最佳軍事方陣的隊列那樣整齊。晚上到達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門口附近的森林深處的木屋旅館,溫度已降至32度,幾個小時似已經歷過酷暑和初冬。一天的舟車勞頓,加上領導又暈機暈車,我們都已疲倦。好在住在深山裡的溫馨小屋,周邊晚上特別寂靜,顯得也很黑,正是適宜休息的極好的地方和環境,因此我們熄燈打烊(不再刷屏),早些休息,為準備明天出遊積贊能量。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以她的眾多瀑布,巨形石頭構成的奇特地貌,和秀麗的山水及峽穀草地聞名遐邇,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遊者、徒步俠、攀岩愛好者們。我們清早9點來到公園門口,因為在家時已從REI買了國家公園年票,也在網上訂購了三天的門票(疫情期間附加條件),很快進入公園。從公園門口到公園遊客中心,開車還需用一個小時左右。但心裡要先有準備:在這段道路上開車像是開過山車,特別刺激,盤山公路帶你進入公園一個又一個山頭或高地,或左或右近處是懸崖深谷遠處是連綿山巒起伏,喜歡的會興高采烈欣賞,恐高的會自己害怕還要讓整車人安靜。不過誰都會覺得沿途都是景色,峰迴路轉目不暇接。

途經將近一邁長的畢直的隧道,真正可以讓你體會隧道盡頭的光線、柳暗花明的希望。

接下來在剛過隧道的觀光點,可以先睹優勝美地峽谷和高山在煙霧繚繞中的夢幻一般的浪漫風情。


到達公園的遊客中心,稍加準備,我們選擇比較容易的觀光遊覽景點:先走較為寬廣平坦的優勝美地大瀑布低處徒步線,看大瀑布。在這裡,你可以頓足體會在公園峽谷綠草鮮花中偶有蝴蝶伴舞的平靜,慢步享受在巨杉樹下羊腸小徑一縷縷陽光清風沐浴下的閒逸;又能從低谷往上仰望領略El Capitan 和Half Dome的雄偉,更可以觀賞優勝美地大瀑布飛流直下的壯觀。其實飛流直下三千尺,更能形容這個二千四百多英呎的瀑布了。大小恰當的南風將優勝美地大瀑布打扮得體態輕盈、婀娜多姿;陽光將瀑布周邊的細霧更是不時劃出五彩斑斕的彩虹。除了說美極了,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詞。

乘車40分鐘,到冰川點。這裡遊人如梭。數億年的冰川已經消失,沖刷成了眼前的奇峰秀嶺。近觀腳前,你盡收眼底的是懸崖下的峽穀草地綠茵如毯;定睛對面,你看到峭壁陡崖上的瀑布如銀河落在人間,似天使般的純潔;放眼遠眺,你會想去探摸數個山峰頂端仍是白雪皚皚冰雪消融後留下的猶如浮在雲端的殘雪!在冰川點有個遠望亭,正可以領會窗含西嶺千秋雪的美景。


第二天,我們去走優勝美地大瀑布高處徒步線,這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徒步線。早10點開始,先走在山中樹蔭底下,溫度40多度,特別舒適,是徒步的最佳條件了。但一路上升,太陽慢慢開始曬在頭上,溫度到80多度,你這時就想到先前聽到的要穿多層衣服去徒步的忠告是多麼有智慧的了。時不時仰望山顛或回看山底,可以從不同的視角觀看難已數得清的風景、盡享優勝美地峽谷美景。面對如此多的景觀,你可能會東奔西顧或左顧右盼,但你肯定要回眸多笑了!瀑布形成的細霧水珠給登山徒步者們帶來清涼,助人完成徒步努力。如果說在峽谷看優勝美地大瀑布,像是看她在翩翩起舞;在遠處的冰川點看她,猶如看她正亭亭玉立;而在徒步時近距離在瀑布周圍,則是與她在懸崖共舞! 在優勝美地大瀑布的最頂端,可以盡情休息欣賞,或將腳泡在水裡或坐在溪水旁的石頭上。不過,雖有爬山的灼熱和烈日當頭暴曬,但涼風一起,馬上想到高處不勝寒,又得加一層衣服了。我們1點到山頂,遊玩休息後,2點開始下山, 6點到山下,將近用了8小時結束徒步。全程共8邁,完成落差3000多尺。




第三天,因為我們仍在昨日疲憊的恢復中,選擇輕鬆一下,去看宿營地,走2邁的弗納爾青春瀑布,途中還遠遠欣賞那高高在山頂之上的內華達瀑布。


我們只計畫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走馬觀花遊玩三天,行程安排緊,只是初嘗她的芬芳。下次有機會再來,應有更多時間去好好品位她極其豐富的內涵;也可爭取去走更有挑戰性的徒步路線,繼續探尋她的秀美。



熱賣及精選
美國國家公園自駕游 (2) 國王峽谷和紅杉樹國家公園



從北加州的優勝美地往南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就是國王峽谷和紅杉樹國家公園。實際上這裡是兩個國家公園但是在同一個公園管理部門之下運作。我們第一天有半天多一點時間,先遊覽國王峽谷國家公園(原來的名稱是格蘭特將軍國家公園),第二天整天再游紅杉樹國家公園。

從山下開車到6千多英呎的山頂,是我開過的最刺激最險峻的山路了。從山底到山頂停車,將近半個多小時,許多彎道限速10mph,可以說是不敢分心半點。開車的坐車的都好像是喘不過氣來,或者大氣也不敢出。在最高的萬丈懸崖旁邊,有時候一連幾道彎,沒人敢說一句話,似乎有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的意思。我想要是在星光閃爍的晚上在那裡開車,肯定會有手可摘星辰的想法了。

國王峽谷也是冰川洗刷形成的一個落差超過一千六百米的峽谷,風景優美景色迷人。

紅杉樹在北加州一帶,因為溫度濕度陽光適當,生長茂盛,成片的巨紅杉樹林與松樹林為主構成冷氣侯地域多見的針葉林。國王峽谷有一顆一千七百多歲的格蘭特將軍樹,其樹幹直徑12米,高82米。而世界最大的樹是紅杉樹國家公園的謝爾曼將軍樹了,有二千二百多歲,更高更大。但最老的巨型紅杉樹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有三千二百歲了,體態卻稍小稍矮。

不知為何以將軍的名字給樹取名。但是在山林裡徒步,你會看到許多成片的巨型紅杉樹林。國會徒步線,是我走過的最輕鬆最容易走又最有意思的路了。巨型紅杉樹林立,給遊人提供的是即可以觀賞的景象,又是一種精神:是一種穩重、是一種堅實、是一種獨立可靠的特質!再看周邊有總統樹,眾議院樹林,參議院樹林。也許人們寄希望於國家的總統將軍們立法機關並希望他們具備象紅杉樹的一些特質。許多巨型紅杉樹從樹底到幾十米高的部位都有燒焦的印記,這告訴我們,在過去的千百年中,山林裡發生過不少火災,但巨型紅杉樹仍然挺立。再細看紅杉樹的皮,有將近一尺的厚度,是由無數層很薄的纖維狀的織地組成的,自然災害即使能毀掉一些皮,另外的還能補上,將水份和營養成分從地上輸送給高大的樹幹和葉子上。這也許是紅杉樹能經歷歲月坎坷而不倒的一個原因。紅杉樹死後仍要經歷千百年才會爛掉。所以偶爾也會見到完全燒黑了的紅杉樹樹幹,但其近在咫尺的周邊卻是幾百年老的巨型紅杉樹林,絲毫沒有被火燒著的痕跡。據推測當年應該發生了大火將一切燒燬,歷經數百年,其他的樹的樹幹已經完全爛掉,但少數紅杉樹樹幹爛得極慢,乃至新的紅杉樹因為獨賞當地的營養而生長更快,以至成了新的巨型紅杉樹林,而燒焦的舊的紅杉樹樹幹卻仍挺立在側。冰川數億年沖刷成的峽谷,紅杉樹數千年的生長週期,而自栩充滿智慧與知識的人也就七八十年,人在自然的面前顯得很緲小真應謙卑下來。

再開車經過巨型紅杉樹洞,開車只需二十分鐘,就可以到達巨石Moro下的停車場,來到走Moro Rock徒步線往石頂登攀的進口。這塊巨型石頭,象優勝美地的El Capitan 和Half Dome,也是單個的一整塊石頭,但與前者相比要徒步二十邁才能到達石頭山頂的險峰,這裡卻是最容易上去的了:再用不到三十分鐘就可到達巨石頂端。實際上,停車場到石頭頂端也就四百步樓梯的高度,但很多拐彎的地方只能容一人通過,陡峭石梯有鐵欄相護,一步一個景色讓你經歷不一樣的天地。

爬上石頭最頂端,你馬上就有只有天在上的感概了。巨石頂端是一長條型平面約有十平米左右大小,但足以讓你盡情享受360度全方位視覺景觀,鳥瞰國王峽谷和紅杉樹公園的整園秀色。在巨石頂端在此時此刻此地你也更能體會到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的這種意境了。

而遠處超過一萬多尺的山峰積雪,也似乎近在眼前。只要不恐高,據說你可在這裡經歷的就好像是只有登山達人才能感受的登Half Dome的一個縮影!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