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502
  • 回覆: 15
考古發掘的劉非墓
出土不少西方的文物
其實三星堆又好
南越君主墓又好
已證實南方絲綢之路

有無可能根本董仲舒將江都侯拿來的西方物件給漢武帝
令漢武帝有心建立貫通中西的絲調之路
所以先派張騫出使西域
再全力打退匈奴
以國恥同隱固國防而言
冠軍侯奪河套,平陰山已經可以收手
不過要確保絲調之路通西域到埃及波斯就不同了



阿仙奴忠實球迷
希望阿記係阿聯球場捧上聯賽錦標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復活高貝利 於 2021-8-25 04:21 PM 發表

漢武帝吾係開拓絲路,
嚴格來說佢係光復絲路,
光復被匈奴阻塞了的絲路
咁三星堆 南越國 四川雲貴行的是古南絲
不過司馬相如的南絲同之前的古南絲又有分別

定係你覺得秦國本黎可以經敦煌 武威直通西域?

[ 本帖最後由 十九八 於 2021-8-25 04:44 PM 編輯 ]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復活高貝利 於 2021-8-25 06:46 PM 發表

三星堆  四川雲貴既有古南絲文物, 亦有北方草原傳過來的文明,
南越國沒有太多考古發掘, 所以不清楚,

但在先秦時期, 河西乃至草原都有遊牧民族傳遞地中海, 西域, 南西伯利的文明到中土,
而且中原與西域之間有一條崑山玉石之路, 和田玉經過這通道傳到中原,
如果當時中原有人敢冒險, 那是可以從中原走出西域的
崑山古道
完全超乎我的知識範疇
佢點行架

係先秦時代的交流
一定經秦 趙 蜀 的其中一個位
如果經蜀的多數用古南絲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復活高貝利 於 2021-8-27 12:24 AM 發表

崑山玉咪即係和田玉囉,
殷商玉器多用和田玉來做,當時西域與 中原之間肯定有貿易通道,而且不只一條,
另外殷商對山西如臨大敵,對西北也是大打出手,但東北似乎關係很好,東北那邊可能有殷商的小臣,所以通道可能走東北那邊
上 網揾到玉石之路
早絲綢之路三千年
但係經甘肅 寧夏 山西
正常東北要繞過/橫過蒙古草原
都要同西北的遊牧民族交手
所以唔多合理

[ 本帖最後由 十九八 於 2021-8-27 07:06 AM 編輯 ]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復活高貝利 於 2021-8-27 11:14 AM 發表

首先經營玉石之路嘅亦包括那些騎馬民族,而且當時亦沒有遊牧民族能及得上商人
是否塞種人/斯基泰人?



[隱藏]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復活高貝利 於 2021-8-25 04:21 PM 發表

漢武帝吾係開拓絲路,
嚴格來說佢係光復絲路,
光復被匈奴阻塞了的絲路
同意 ... 我覺得係蒙古之前 , 相對起入主中原 ,
北亞政權其實更希望控制貿易 !!!



引用:
原帖由 派閥政治 於 2021-9-3 10:41 AM 發表

同意 ... 我覺得係蒙古之前 , 相對起入主中原 ,
北亞政權其實更希望控制貿易 !!!
咁又唔係
遊牧民族想要河套西部
由匈奴到 黨項(西夏)
佢地覺得南下打草䍍又得
水草又豐盛
遊牧民族同農耕民族都爭的地方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引用:
原帖由 十九八 於 2021-8-25 12:51 PM 發表
考古發掘的劉非墓
出土不少西方的文物
其實三星堆又好
南越君主墓又好
已證實南方絲綢之路

有無可能根本董仲舒將江都侯拿來的西方物件給漢武帝
令漢武帝有心建立貫通中西的絲調之路
所以先派張騫出使西域
再全力打退匈奴
以國恥同隱固國防而言
冠軍侯奪河套,平陰山已經可以收手
不過要確保絲調之路通西域到埃及波斯就不同了
武帝因甚麼特定原因而生經營西域之心,或董仲舒對西域的具體政策取向如何,當然可以發覆,
除了如高兄所言外,如果要認為可歸因武帝是因南方風物或董仲舒而起,
必與須考慮到對引入弘舒二人的制詔論述,
要如何理解班氏,為何在〈武帝紀〉中一份有提及到「天下」觀的文獻後,才有二人出山的因果關係的敘事理由。

其次,如相如〈大人賦〉等,到底是配合武帝口味,還是「始邪末正」?相如的取向如何?
徐復觀認為相如入蜀,其實並沒有十分進取鑽營之意,相如是否有主動角色?或者會主動鼓勵到武帝?
若是,這是文學中對外界珍品的描述和地理描寫,尤其是這些物品的實際上獻,是否和其他事件有連鎖關係?
《文心》謂河洛書有益文學;而班《書》〈舒傳〉謂時方治四夷,弘治《春秋》不若仲舒而至拜相,《春秋》重天下觀和用兵,當中二人對外政策是否因而有不同見解?相如、仲舒、弘之間的學問關係怎樣呢?
而〈弘傳〉有朔方之辯,已反映到他部份主張。但舒則被弘壓制。兩人如有不同主張,這只是內部人事問題而引發的政策觀對立嗎?

我心中沒有答案,也不認為分析問題只有一個角度,
但看到這個問題,則認為這個問題如要成立,
問題不止在於西域,更在於:
1)武帝選文 / 儒學時,他是否已有那種無遠弗屆的天下觀?
2)弘、舒二人的政策取向,各階段是否一致?各階段的同異關係何在?
3)甚麼時候是政策主張不同,甚麼時候屬地位之爭?他們都用同一套文本術語,必與區分他們的引用背後的話語和動機。

[ 本帖最後由 司令官 於 2021-9-6 03:03 PM 編輯 ]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司令官 於 2021-9-6 02:54 PM 發表

武帝因甚麼特定原因而生經營西域之心,或董仲舒對西域的具體政策取向如何,當然可以發覆,
除了如高兄所言外,如果要認為可歸因武帝是因南方風物或董仲舒而起,
必與須考慮到對引入弘舒二人的制詔論述,
要如何理解班氏,為何在〈武帝紀〉中一份有提及到「天下」觀的文獻後,才有二人出山的因果關係的敘事理由。

其次,如相如〈大人賦〉等,到底是配合武帝口味,還是「始邪末正」?相如的取向如何?
徐復觀 ...
引到高兄已經滿足
估唔到連司令官都黎解答

不過我都只係知董仲舒當過江都相
而當時的江都王墓穴有不少埃及 波斯等中亞陪葬品



鍵盤翻頁
左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