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35
[隱藏]

明星的伴舞,“大哥”的小弟,愛情的備胎。這三個人生切面,都是陳小春。

他有一張江湖的臉,不高、不帥,性格冷硬,線條緊繃:出生在廣東惠州極貧窮的家庭,為避免亂跑、曾被父親用鐵鏈拴在家,曾目睹幼弟被父母用3000元賣掉。

13歲,陳小春輟學務農,隨後一家人遷到香港。他先後在工地打工、大排檔跑堂、理髮店做活,偶然成為舞蹈藝員,當了7年伴舞,才出道。

生活不易,陳小春姿態放得很低,在歌裡說盡備胎心事,“我沒那種命啊,她沒道理愛上我”;

對待工作機會,認真到謙卑,努力拍好每一部戲。曾說,明星是天上星,而他,如果能被觀眾記住角色,稱為山雞、韋小寶,就很好。

無論處境多艱難,都善良、熱忱地綻放生命,是陳小春最讓人喜愛的地方。

光憑外貌,他可能不能與張國榮、梁朝偉等大帥哥並肩,但他在歌曲、影視作品中呈現出的,那種不向命運低頭、瀟灑地活的形象,鼓舞著每一個人。

如此普通,又如此特別。


54歲的陳小春,正被00後觀眾重新愛上。

近期,他參加某音樂競演綜藝,成為反內卷達人,在10到14小時不等的訓練時長選項前,果斷選擇了練習半小時;

又和一眾50多歲的大灣區哥哥,穿T恤、踩拖鞋,跑到隔壁觀看他人訓練,慵懶的神態、衣著,活脫脫一個廣東老男孩的形象。

痞子、混混、小市民……底層出身的平民性,讓陳小春成功勝任自己演的諸多角色,通過個人奮鬥,在陌生的港島闖出一片天,歌曲裡傳達的繾綣情感,亦成為都市男性抒發的出口。

而當我們討論港片,陳小春、鄭伊健、謝天華等人勾肩搭背穿過香港街頭的畫面撲面而來,這些生活貧窮但充滿血性的嶺南青年們,構成了熊熊燃燒的友情歲月。

其中傳達了某種無往而不勝的草根精神,讓觀眾觀看時,心生諸多奢望,覺得自己生猛、有勁,什麼都能錘得了,有能力讓一切變好。

但血氣方剛的陳小春,背後也有脆弱。他自曝社交恐懼,害怕溫柔與客氣……不習慣笑,所以最後娶了長相明豔、最最愛笑的女孩子。

陳小春臭臉、不善言辭,好在,妻子應採兒總能理解,並將其轉換為溫和的訊號,釋放給世界。

人生已進入下半場,陳小春卻正越來越開闊。

亂世巨星(Live)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錢嘉樂;林曉峰 - 歲月友情演唱會



歌手陳小春的代表作,大多說盡備胎心事。

自己作詞作曲的《神啊救救我》,苦於“沒有人愛我”;《沒那種命》的嘆息,蘊藏不敢開口的膽怯;《取消資格》唱的是忐忑,女生喜歡別人沒關係,自己可以爭取,僅擔心沒有爭取的資格。

被分手後,他在《算你狠》放了狠話;卻又在《獨家記憶》(《我不是偉人》國語版)裡表達了分開後餘情未了的思緒。最後,在《我愛的人》傳達了喜歡的人結婚後,自己深深的想念。

正是在金曲陪伴下,聽眾一次次走進情感主場。

愛恨嗔痴本是情歌的永恆主題,但在那個天王輩出的摩登年代,陳小春還是相當特別。

36張音樂專輯、66次專業獎項,他將得不到的愛情唱得引人共情、垂憐,又為配角發聲,把痴男怨女帶入大眾的聚光燈下。

在他的歌裡,愛情真切地存在,備胎亦能作為主角、閃閃發光。

“備胎”是種哲學,即,即便現在只是配角,也要伺機等待、爭取機會。而拍戲時,陳小春堅信,很多事情,假使去爭取,真的可以爭取回來。

他最廣為人知的那部《古惑仔》,導演起先沒有找到他。得知當時原型漫畫非常暢銷,1周在香港賣了5萬冊,他主動跟經紀人申請拍這個戲。

拿到山雞的角色後,陳小春又特意自己設計造型,第一集染髮、第二集光頭、第三集戴帽子,以此沉浸角色,最終呈現出還原度極高的畫面。

爭取、拼搏、主動抓住機會,也是陳小春一直以來的人生態度。

1967年,他出生在廣東惠州一個極貧窮的家庭。小時候,因為是家中老大,又有點皮,父親將他用鐵鏈鎖在家裡,然後清晨4、5點去工地勞作、18點回家。

當時,全家都得根據頂樑柱父親的作息生活,19點關燈睡覺,不能看電視、不能有光。

1980年,父親帶著全家遷往了香港,陳小春13歲輟學務農,然後去工地打零工。突然有一天,父親跟他講,“這個家就交給你了”,然後在幾年後回到了廣東。

接過重擔時,他才十幾歲。


年少時的陳小春

早早地靠雙手拼搏,陳小春懂得生活的滋味。工地打零工、大排檔跑堂、又去當理髮師,在偶然的機會下,他得以報名成為了一名舞蹈藝員,開始了為張國榮、梅豔芳等大明星伴舞的7年生涯。

轉折是在1992年,陳小春在慶功酒會上唱了《水中花》,吸引了公司老闆的注意,得以和朱永棠、謝天華組成組合風火海出道。1994年,他憑藉《晚九朝五》中的阿寶一角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之後歌唱和電影事業開始一路向好。

4年內,陳小春發行了粵語專輯《大件事》《愛妻號》和普通話專輯《人見人愛》,接拍了4部電視劇、28部電影。


《朝9晚5》 陳小春 劇照愛

其中最讓人稱道的就是,1996年,他在《古惑仔》飾演的山雞,以及1998年在《鹿鼎記》飾演的韋小寶。

“來忘掉錯對/來懷念過去/曾共渡患難日子總有樂趣/不相信會絕望/不感覺到躊躇/在美夢裡競爭/每日拼命進取……”

山雞陳小春和他的大哥陳浩南等人的友情歲月,極有生命力,生猛、有勁,彷彿什麼都能錘得了,無往而不勝的草根精神足以讓所有人共鳴。


《古惑仔》

而《鹿鼎記》裡,這版靈動、痞氣的小寶,被觀眾一致評價,“把金庸的本子演活了!”

明星的伴舞、“大哥”的小弟、愛情的備胎。回顧陳小春的成名史,正是他緊緊抓住了每一次做好配角的機會,才會發光發熱,日後當上主角。

但成名後,陳小春依舊謙卑,他不覺得自己是明星,梅豔芳、張國榮、劉德華才是明星,而他,觀眾能記住名字就好。

山雞、韋小寶……他說叫我陳小春就好。


《鹿鼎記》劇照


韋小寶和山雞,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成熟男人,陳小春本人的真實性格也像一個大男孩。

臉臭又眼淺(粵語:容易哭),粗暴卻謙卑。喜歡自省,易動感情,常常尷尬,社交恐懼。

這樣的男性當然不油膩,但也極有可能對愛無措,不善表達內心情感。

陳小春就曾說過自己不會處理溫柔這種情緒,“(對Jasper)太溫柔就……覺得太假。”


陳小春和兒子Jasper

2017年與兒子Jasper一起上的那檔親子節目,他說話很硬,經常命令性地一個短語、一個短語往外蹦,容易不耐煩,一旦眼神嚴厲、面部線條繃緊,就是對兒子發火的前兆。

這讓一些觀眾不解,但軟萌的Jasper卻儼然已習慣父親的粗暴。事後,陳小春接受採訪時講,童年時,自己的父親對自己比這個凶十倍。

粗暴並不是不愛兒子,陳小春生活在傳統的中式家庭,又是家中老大,十幾歲開始養家,不知道怎麼教育,只能模仿自己父親對待自己的方式。

也正因如此,陳小春向幼子道歉後那抹寵溺的微笑,又是那麼真誠、可貴。

這對父子有時像朋友,陳小春陪兒子等午飯時,開玩笑問他一會吃什麼?大便可以嗎?Jasper說可以的時候,陳小春笑著趕緊否了。

之後的另一個節目,陳小春與兒子在泳池打水仗,先是幅度輕微,後來玩性大發,搬出水管,把兒子澆得都是水;兒子和外公玩得好,應採兒形容陳小春有時有點吃醋,“我才是你的爸爸”。

愛開玩笑、調皮、孩子氣,這是陳小春“老男孩”的有力證明,冷硬只是表象,柔軟才是內心。


陳小春和兒子Jasper

近期,陳小春上的音樂競演綜藝,也讓不熟悉他的00後網友感受到了有趣。他不愛主動說話,覺得互相打招呼太客氣,卻是個格外好相處的人。

備採環節他暴露出了一種鈍感,承認不記得李承鉉名字時,不好意思地咬起了手指,“李什麼?什麼鉉?”身體前傾、極力想記住,道歉相當誠懇。

說自己不會像大家期待的那樣苦練十小時時,陳小春自然地撇了下嘴,像個孩子;與大灣區哥哥們坐在一起,他擔心觀眾聽不懂粵語,主動回頭要求大家講的不好也要說國語;演出競拍環節,他一直主動對別的組做出認可的反應。

禮貌行為與冷酷面孔形成反差,很難想象,他不僅是冷場會主動救場的人,還是照顧別人的人。


更讓人覺得反差的,還有陳小春的多次哭泣。

2010年,應採兒覺得已經是時候,和這個善良、不自私的男人步入婚姻。VCR記錄下了陳小春求婚時,淚流滿面的鏡頭。

或許是心潮澎湃,陳小春捧著玫瑰雙膝跪在應採兒面前,喉頭哽咽、眼眶通紅,哭到說不出話。

岳母著急,天大的喜事,女婿再不講自己就要幫講啦,岳父搶女兒臺詞,“小春,我願嫁給你!”

最後哭到面部扭曲的陳小春,終於對採兒說出了“嫁給我!”的請求,應採兒捧起陳小春哭泣的臉安撫,流露出了藏在大大咧咧性格下的母性。

婚後,陳小春在童年時難以釋放的傷痛、難以表達的情緒,都有了出口。應採兒告訴兒子,陳小春偶爾會有一些奇怪的怒吼,這只是他表達情緒的方式,我們把爸爸當做嬰兒(來關心)就好。

2017年那場親子節目,小小的Jasper慢慢適應了父親不太成熟的發火,會主動問他生氣了嗎,並表示不希望父親變老,這讓陳小春又一次落淚。

他像一隻紙老虎,外表冷酷,其實比誰都柔軟。


54歲,人生進入下半場,除去外出“為妻兒討生計”,其餘時間,陳小春只想馬上回家。

2016年,離50歲還有一年時,他發行單曲《主題曲》總結了自己的上半生,雖然讀書沒讀好,但因為跳舞,一無所有的自己,得以給天王巨星伴舞,之後獨立發展了唱歌、演戲兩項事業,再加上,家裡還有一妻一兒,已經非常知足。

兒子Jasper中文名叫陳胤捷,最初名字是陳丁,正是陳小春和應採兒(本名丁文)的姓氏之和,

比陳小春小16歲的應採兒,給了他一個家。


2002年前後,童年缺愛、早早進入社會養家的經歷讓陳小春經常保持著“生人勿擾”的姿態,得了“孤寒城”的外號,這時,脾氣來了,他還會和偷拍自己的狗仔起衝突。

冷硬的外表下,陳小春有一顆渴望家庭的心,他一直嚮往愛笑的女生,而經紀公司新簽約的演員應採兒,正是那種會一直對人笑的人。

陳小春脾氣暴,年紀僅比應採兒父親小几歲,又常有被媒體添油加醋的負面新聞,應採兒父母原本反對女兒和他在一起。

為了愛情,陳小春開始改變,甚至對狗仔和顏悅色。終於,2007年,陳小春應採兒公開了戀情。


應採兒的明媚,彌補了陳小春內心的空洞,讓他不再孤獨。她也能真正懂他的好。

她知道,陳小春脾氣急,不善言辭,但有顆柔軟的心。

2008年,陳小春的孝順、善良、義氣,讓他進入了第二屆中國演藝界十大孝子名單,對此,應採兒不吝讚美之詞,認為這是好男人的表現,“如果你不對你媽媽好,你又怎麼會對我好呢?”

交往了兩年多後,應採兒感到,是時候和一個穩定性高、不自私的人,一起步入婚姻。

陳小春就是這個最佳人選。

2010年,陳小春和應採兒舉辦了婚禮,婚禮上,陳小春對妻子簽下了一份“賣身契”,許諾了下半輩子的幸福,這時,他43歲,應採兒27歲。

從此,愛情變成了,“你在鬧他在笑”。

2015年那場著名的演唱會片段,成為了無數人的心頭記憶。陳小春唱著《相依為命》,應採兒在臺下揮舞手臂,陳小春的兄弟們為他合聲,在後面輕聲叫著丁丁。

丁丁是應採兒的小名。

年過五十、一家四口,人生越來越圓滿,現階段,陳小春除了歡樂和感動,幾乎沒什麼悲傷的眼淚。

兒子Jasper出生之後,他感受到一種天然的幸福感,只要幼子稚嫩地叫一聲爸爸,心就融化了。

這些快樂都是從遇到應採兒開始,而有了實感。

可以說,沒有應採兒,就沒有乖巧的Jasper,沒有2020年5月出生的二兒子Hoho,不會有下班收工後“回家”的那個家,更不會有鬆弛的陳小春。


陳小春一家四口

長大後,陳小春去東南亞找過那個被父母用3000元賣出去的親弟弟,專門尋也沒尋到,那種傷痛感永遠在,他回憶這件事時,眼眶通紅。

—— “得到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所以他格外珍惜當下,收工後就早早回家。

時間慢悠悠流走。被追捧的頂流小鮮肉們名單年年更新,各種緋聞醜事頻出。而曾經的古惑仔,卻成了貨真價實的好男人。

那位唱著“沒那種命”的備胎之神,經歷過坎坷磨難,修成正果,現在很幸福。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陳小春的暴脾氣,被治好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