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40
[隱藏]
在暑期的尾聲,《披荊斬棘的哥哥》播出了,被稱為男版《乘風破浪的姐姐》(以下簡稱《浪姐》)的它在社交平臺上引起了一些有趣的熱點話題,比如“大灣區男團”“趙文卓 哈人剋星”等等,打破了近期國產綜藝市場上的沉悶之氣。


作為一檔全男性節目,《披荊斬棘的哥哥》(以下簡稱《哥哥》)試圖以觀賞性強的節目內容,引起人們對30+男性全方位的話題討論,以塑造中年男性群像,好比當年《浪姐》那般。如今《哥哥》尚未播完,還不好定論,但從目前播出的幾期內容來看,《哥哥》和《浪姐》,從節目賽制到明星們的表現到社會對男女要求的不同等等,註定會迎來不同的結果。

初舞臺

懷舊金曲大聯歡

和《浪姐1》一樣,《哥哥》也是突然就定檔了,從官宣定檔到開播,留給觀眾反應的時間並不多。但節目組估計怎麼想都想不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節目還能出么蛾子,或者換個角度看,節目的第一個熱點話題,居然是藝人退賽。8月上旬,霍尊因為私人感情問題在網上掀起巨浪,網友們罵他德行有虧,官媒也點名批判他人設崩塌,言談舉止影響公序良俗。

這件事的最終結果是霍尊退出《哥哥》,以及退出娛樂圈。而《哥哥》也因霍尊未播先火,收穫了節目的第一波熱度。這樣的熱度或許不是節目組最想要的,但隨著節目的開播,霍尊帶來的影響慢慢被節目中其他32位哥哥所掩蓋——囊括了搖滾圈、說唱圈、舞蹈圈、武術圈、演員圈等多位重量級明星,平均年齡去到40歲,年齡50+的有好幾位(黃貫中、林志炫、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張智霖、樑漢文),年齡接近50歲的也有好幾位(趙文卓、陳輝、黃徵、張晉),這群身材體態清爽乾淨的中年男人,初舞臺就給觀眾帶來了一場視覺和聽覺都非常愉悅的懷舊金曲大聯歡。從60後到90後,甚至00後,無人能逃出這場對過往青春的懷念。



最先炸上熱搜的當屬來自大灣區的哥哥們——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張智霖、樑漢文,還有Beyond的黃貫中,前五位哥哥在第一次分組的時候組成了同一個部落,網友稱他們為“大灣區五人組”。《哥哥》首期播出後,火速出圈的也是這幾位大灣區男人,他們憑藉過硬的實力和超nice的綜藝感,給觀眾帶來滿滿的回憶殺。

陳小春的《叱吒紅人》旋律一出來,多少人腦中立刻浮現出當年那部經典的《鹿鼎記》,當年的韋小寶,如今的陳小春,一切彷彿變了,一切彷彿又沒變。接下來陳小春和謝天華、林曉峰合唱的那首《友情歲月》更是讓人瞬間夢迴“古惑仔”年代,“來忘掉錯對,來懷念過去,曾共度患難日子總有樂趣”,經典的歌詞點燃唱的人和聽的人各自擁有的熱血青春,“爺青回”這三個字已經刻在了《哥哥》的舞臺上。

接下來張智霖的那首《祝君好》和樑漢文的那首《七友》,更是令聽著粵語歌長大的80後90後倍感親切,彷彿回到守在電視機前追TVB劇集的時代。而黃貫中的那首《不再猶豫》更是炸出了從70後到90後所有人的青春歲月裡最刻骨銘心的音樂信仰——Beyond,這是真正國民級的樂隊,很多人不會說粵語,但所有人都會唱Beyond的歌。1991年,“BeyondLive 1991 生命接觸演唱會”,一首《不可猶豫》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被唱響,這也成為Beyond播放量最高的一場演唱會。那一年,黃貫中27歲,還是Beyond的主音吉他手。

30年後,黃貫中揹著吉他,走上《哥哥》“初次見面請多關照”的舞臺上,再次唱起這首歌,開口一句“無聊望見了猶豫,達到理想不太易”,不僅現場的哥哥們瞬間淚目,彈幕上網友們“不再猶豫yyds”“誰哭了?是我哭了”的回覆也讓人情緒破防。偶像的力量,時代的眼淚,“大灣區代表隊”帶來的回憶殺為《哥哥》這個節目帶來了第一波正面的出圈話題。



除此之外,初舞臺還有很多令人感慨又讚歎的作品,比如言承旭帶來的紅遍亞洲的《流星雨》,當年那個霸道又可愛的道明寺,原來私底下一直是內斂又羞澀的大男孩。

如今44歲的言承旭來到《哥哥》嘗試突破自我,希望蛻變成2.0版的道明寺,這既令人感慨,也令人感動。年少爆紅,是動力也是壓力,後續的路要怎麼走,很考驗一個人的智慧和毅力。



另外,帶來驚喜的還有戚薇的老公、lucky的爸爸——李承鉉,這位當了七年全職奶爸的年輕哥哥,用一個偏暗黑風格的作品,將他的才華與顏值糅合成高階的性感,迅速圈粉,成為這個瓜田遍地的8月觀眾喜愛度飆升最快的藝人。

在於曉光事件之後,全網人將希望寄託在了李承鉉身上,期待他不要塌房。不知李承鉉知道之後,是感到榮幸還是感到壓力。



《哥哥》的初舞臺,在賽制上和《浪姐》有很大不同,沒有即時表演,沒有評委打分,形式上更像一場懷舊金曲大聯歡,但也正因為這樣的形式,讓明星和觀眾都更鬆弛,多了幾分《浪姐》系列沒有的歡樂。

從《浪姐》系列追到《哥哥》的娛樂記者小楓表示,《哥哥》的好看是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是因為每位哥哥都很有實力,不是像某些流量只有粉絲,自己卻沒有什麼料。

哥哥們都是以前老一輩實打實走出來的歌手、演員、藝人,隨隨便便一個舞臺都很能打,然後又都是童年偶像的那種型別,一出場就很有看點。

意料之外是節目組走對了路線,整個呈現的形式比較舒服,沒有讓一群中年男人去做一些很油膩的動作,也沒有刻意複製《浪姐》的那種拼搏、努力的精神,嘉賓本身是怎麼樣的,節目就順勢而為,把一些輩分之間的代溝呈現得很真實,但是又不嚴肅,情懷路線抓得很棒。”

小楓的觀點和大多數網友對《哥哥》的觀感相似,“實力+舒服”是這個節目給大家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如果初舞臺不足以凸顯這個印象,那接下來哥哥們的日常訓練和一公舞臺就再一次印證了這是一場“追風逐浪的狂歡”而非一場“披荊斬棘的搏殺”。

日常訓練&一公舞臺

很歡樂,很精彩,很嗨

第一期節目中,哥哥們亮相之後都有一個環節,簽署並朗讀規劃書,承諾每天練習多少時間。陳小春一上來就承諾了,半小時,是的,你沒看錯,半小時,但這還不是最少的,在他之前亮相的黃貫中承諾得更少,零小時,他給出的解釋是:“我已經每天都在練習了,來到這裡就不用特別練習了。”

這樣一對比,陳小春的練習時間還不是最少的。之後還有寫一小時、兩小時、四小時、六小時的,相比之前《浪姐》中覺都不睡,動輒24小時練習的姐姐們,哥哥們是真的很佛繫了。

偶爾出現一個練習了24小時的哥哥,導演問陳小春怎麼看,陳小春還反問一句:“誰?那我們是需要去呈現一些很勤奮很賣力……我們不需要吧,對吧?”

陳小春這種淡定 、霸氣的大佬語氣,與當年《浪姐》中寧靜那句“我還需要自我介紹?那我這麼多年白混了”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大佬,只有規則適應大佬的份兒,沒有大佬適應規則的份兒。



和陳小春一樣佛系的哥哥還有很多,比如“大灣區五人組”的其他四位,也是跟著他一起喝茶、聊天、遛彎,看到劉迦在住處一樓鏡子前加練還感覺很新鮮,齊齊伸個頭去看。

其他哥哥也沒有多勤奮,在搞定了歌曲的分工之後,練習的部分,看得出來,哥哥們並沒有多拼多緊張。

林志炫組在分工部分鬧了些小矛盾,舞蹈跳得很好的李響和劉迦都不甘於只是默默跳舞,沒有唱的部分,而對唱歌有著高要求的林志炫又不肯妥協,彈琴的李雲迪夾在中間,只好彈琴來緩和尷尬。

但回到宿舍之後,林志炫和李響、李雲迪等人又開了個會,林志炫做出了退讓,他分了幾句歌詞給李響、劉迦,還教他們如何開嗓、用胸腔唱歌,最終在一公舞臺上的表現是隻有李雲迪一句詞都沒有,全程伴奏,林志炫負責大部分的唱,李響和劉迦負責大部分的舞,最終的分數還是不錯的。



而其他的哥哥,比如李承鉉組,就更多的是以歡樂的心態在對待訓練和舞臺。第一次接觸貝斯的他在同組的李銖銜的指點下,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他愛上了彈貝斯,玩得異常開心,像個青春期的大男孩一樣。

在訓練之餘,哥哥們聚在一起玩音樂玩遊戲,李承鉉也玩得很開心,張淇、瑞奇等哥哥彈吉他的時候,他就在旁邊用手打鼓伴奏,打得手都紅了還笑。最後哥哥們都散了回去睡覺了,李承鉉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給戚薇打電話,說自己今天玩的很高興,那個開心的表情,令觀眾對李承鉉甚至其他31位哥哥的歡樂感同身受。

對比《浪姐》裡面練習練到需要速效救心丸的姐姐,練習練到哭的姐姐,哥哥們真的過得太舒服了。音樂分享會開完了,禮物分享會開完了,日常練習也完成了,終於到一公舞臺了。

哥哥們分組之後的第一次作品檢驗,哥哥們很緊張嗎?也並沒有,從第一個出場的陳小春組到最後一個出場的趙文卓組,每個組的表演都很鬆弛,也各有看點。

哥哥們並沒有不努力,但一公舞臺更多的看點在於哥哥們依然在做自己擅長的事,結合燈光、舞美,作品很美,觀眾很喜歡,一切貌似就夠了。

比如陳輝組的《悽美地》,全程五個哥哥就在七塊不同的佈置得很美的草地上站著唱歌,言承旭、張雲龍、劉端端只負責唱,陳輝和黃貫中在唱之餘還負責彈,歌很好聽,整個作品呈現出來的視覺效果也很美。

其他組的表演也很好看,比如“大灣區五人組”的《3189》,穿著最酷的黑西裝,唱著最魔性可愛的歌,舞臺表現力滿分;比如李承鉉組的《Yellow》,藍色西裝,樂隊氛圍,李承鉉和張淇對彈,李銖銜敲大鼓,全員顏值天花板+爆發力十足的演唱,令觀眾彷彿來到了音樂節現場;比如林志炫組的《愛》,一個大師級的演唱+一個大師級的鋼琴伴奏+兩個大師級的舞蹈,這麼高雅脫俗的作品,不僅收穫了普通觀眾的心,也收穫專業評審的贊。

《哥哥》的一公舞臺更像是哥哥們交作業式的狂歡,而非帶著比賽性質的PK。或許有人會說,不要過分糾結什麼比賽不比賽的,只要節目好看就行了。

但真實的情況是,這檔節目叫《披荊斬棘的哥哥》,到目前為止,哥哥們到底是披了什麼?斬了什麼?和《浪姐》師出同門的《哥哥》被稱為男版《浪姐》,但除了名字和有點像之外,《哥哥》和《浪姐》從賽制到人選到風格都呈現出巨大的不同,這又是為何?

《哥哥》VS《浪姐》

到底誰才是披荊斬棘?

《哥哥》一開始並不叫《披荊斬棘的哥哥》,據節目組工作人員透露,一開始《哥哥》的全名是《哥哥的滾燙人生》。從這個略顯拗口的節目名字來看,許一開始《哥哥》節目組是有意弱化男版《浪姐》的標籤的。

錄了幾期之後,在開播之前,《哥哥》緊急改名,終於還是決定用回和《乘風破浪的姐姐》對仗的名字——《披荊斬棘的哥哥》。

節目組想藉助《浪姐》熱度的決心終於覺醒了。但無論用哪個名字,在觀眾心目中,《哥哥》和《浪姐》都是一個媽生的——都是芒果TV出品的,總導演都是圈內赫赫有名的“百萬文案”吳夢知。所以,不如乾脆告訴大家,《哥哥》就是男版《浪姐》(或者在開播之初,節目組想讓觀眾暫且先把《哥哥》當成男版《浪姐》)。

但幾期內容下來,相信觀眾都看出來了,《哥哥》並非男版《浪姐》,這兩檔節目,除了名字類似,其他方面並沒有什麼可比之處。



首先是賽制上。《浪姐》的比賽主題很明顯,是要組成一隊唱跳女團。但眾所周知,內娛的唱跳文化,也就是這幾年隨著101系選秀才開始被大眾熟知,以前出道的女藝人,很少有專業唱跳學習經驗。33位姐姐,最終成團名額只有7個,如此嚴厲的選拔制度,令“第一個吃螃蟹”的姐姐們即使不擅長唱跳,也依然勇敢地選擇了挑戰並且同時暴露了自己的缺點。

到了《哥哥》之後,節目組明顯弱化了唱跳的標準。這也是節目組從姐姐們身上得到的經驗,所謂唱跳女團,出道之後姐姐們不買賬,市場也沒有舞臺展示,所以節目組明白了,與其說為了組成堪比專業的唱跳女團,不如做好節目的綜藝效果。

所以,沒有一個哥哥在初舞臺時擔心“我不會跳舞怎麼辦”,哥哥們的初舞臺規則就是展示最好的自己。而且32位選17位成團,這過半的成團人數,明顯比《浪姐》容易了許多,既然如此,那哥哥們更是放開了玩,就算是要嘗試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也不用太擔心,因為成團人數、節目規則就在那擺著,何必要逼自己?

其次是人選。兩季《浪姐》,裡面的姐姐很多都是以演員為主業的,但《哥哥》這邊,專業歌手要佔大部分,而且還有林志炫這種大神級別的。論唱歌的專業程度,兩季《浪姐》其實都比不上《哥哥》。在《哥哥》裡面,為什麼男演員這麼少。



一是節目的賽制決定了這是一檔掛羊頭賣狗肉的音綜節目,要讓節目好看,唱歌好聽、顏值過硬的專業歌手明顯更佔優勢,那必然的,不佔優勢的男演員就相對要少。

二是這是一檔30+男性的節目,而30+的男演員正是他們事業的黃金時期,他們不需要來這種節目,片酬和商務才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而30+的女演員,除了頭部之外,其他的女演員如果不上綜藝,可能都快失業了。30+女演員的職場困境,是這幾年熱議的話題,也正因為有這個熱點話題,才有了《浪姐》的存在。但反過來,30+男演員是不存在這個困境的,所以天然的《哥哥》失去了這個立足點。

既然如此,那不如正視現實,做一場關於中年男人“歸來仍是少年”的歡樂節目。再結合當下中年男人常常被吐槽“油膩”“爹味”的點,《哥哥》就成了大家現在看到的那個唱著懷舊金曲,玩音樂玩遊戲,去油成功的大聯歡節目。



《哥哥》和《浪姐》沒有可比性,這點,包括業內人士在內的觀眾都看得很清楚。資深影視媒介琪琪表示,《哥哥》不管從賽制還是剪輯,和《浪姐》差別都挺大的。“17人成團的賽制少了一些關於比賽的可看性,起碼懸念少了。

剪輯節奏上,《浪姐》競爭性比較強,姐姐們也時常落淚帶來感慨,還會帶來一些職場話題的討論,而哥哥們感覺更像其樂融融的大學男生宿舍,偶有衝突,但也很快就過去了。”和琪琪觀點類似的影視文化觀察學者龍瀟對此做了補充,“《哥哥》沒有《浪姐》第一季引發的關注和話題多,這源於節目對哥哥們的深度發掘不多。

相比女性,純男性的圈子不太會聊太多家庭、婚姻、生活層面相關的話題。觀眾對哥哥們成團也沒有太大期待,就像張智霖說的‘把握機會多讓觀眾見見自己’就足夠了。”

因此,節目組不妨直接承認,《哥哥》不是男版《浪姐》,哥哥們不是來披荊斬棘的,他們只是來參加一場兄弟聚會的,彈彈琴、唱唱歌、跳跳舞,曲終人散,哥哥們就各回各家了,所謂成團大家也不要期待,那只是一個沒人當真的承諾。

拒絕油膩

《哥哥》如果有第二季,請繼續保持有趣

既然哥哥們的最終成團不值得期待,那成團過程中哥哥們的作品和日常便成了最大的看點。如果做好了,《哥哥》這節目就成功了。在吸取同型別節目的前車之鑑的基礎上,《哥哥》要怎麼做才能讓觀眾覺得好看?正確的答案如果一時半會找不到,錯誤的答案起碼是要牢記於心的,比如一定不能油膩。

去年《追光吧哥哥》的舞臺上,哥哥們用力過猛的表情和舞蹈的油膩想必許多觀眾依然印象深刻。到了今年的《哥哥》,節目組吸取教訓,從初舞臺到一公舞臺,節目組都多次強調“不可油膩”。

在初舞臺前的會議上,導演及舞臺總監陳琦沅便對敖犬、尹正等哥哥反覆強調“男生的質感很重要”“不可以油膩,不要眨眼睛和扭胯”,還宣告“(如果你們不小心)做了我就剪掉!”

一公舞臺開始前,節目組先打出來一段“舞臺提示清單”,裡面列了五條溫馨提示,就差把“拒絕油膩”四個字打在公屏上了:“慎做鬼機靈表情”“慎用咬嘴脣”“慎用Wink”“慎用頂胯扭胯動作”“慎用與舞臺地板大面積接觸動作,包括但不限於俯臥撐和平板支撐”。經過這一輪輪的提醒,從到目前為止放出的這幾期內容,哥哥們的表演都很清爽,燃的燃、炸的炸、仙的仙,就作品的觀賞性來看,觀眾都給出了不錯的評價。

《哥哥》的“去油”成功,除了動作表情上的注意之外,哥哥們的自我身材管理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這32個哥哥能文能武,能唱能跳,各有所長。雖然他們平均年齡已經40多歲了,但身材表情管理線上,一點都不輸年輕時的他們,也不輸當下的年輕藝人。

尤其已經50+的“大灣區五人組”,一個個小腹平坦,精神爽利,網友們都喊著讓男藝人按照這個標準捲起來。武打宗師趙文卓和張晉更是不用說了,他們年輕時受港星文化影響,自我要求也高,再加上常練武功,身材更是沒得說。綜藝節目,說到底也是看臉,如果哥哥們都和姐姐們一樣,顏值高、身材好,觀眾也當然愛看。身材表情都不油膩的哥哥,除了精彩的舞臺,歡樂的日常也成了節目的一大看點。



這次的32位哥哥,其中有好多位都是多棲選手,不僅能唱能跳,能彈能演,還具備難得的綜藝感。這裡最出挑的當屬陳小春。他和其他幾個大灣區的男人初舞臺的時候令大家夢迴TVB輝煌時代就不說了,他在組隊的時候,那架勢彷彿是昔日的“古惑仔”在組堂口。中間想要拉黃貫中入夥,一不小心隊員就滿了,於是鬧了個烏龍,但陳小春絲毫不擔心,還讓人家去收小弟,然後再重組,做大做強。

在備採時,陳小春說到他欣賞的哥哥的表演,還賤兮兮地重現一遍,那動作神態笑點十足。一開始導演問他為什麼來參加這個節目,他直接一個大實話和盤托出,說是太太應採兒幫他接的工作。後來說到他記不住李承鉉的名字時,又來了一番“馬冬梅”式追問。這搞笑值拉滿的綜藝感,陳小春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除了陳小春之外,這次《哥哥》還發現了一位“寶藏”哥哥,就是趙文卓。一臉正氣的他,在大家眼中,是那種能把言承旭的《流星雨》唱成《流星錘》的人,但就是這樣的趙文卓,在唱《流星雨》的時候,直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反差,眼神非常堅定不說,還深情無比,吐字清晰。那一臉認真的樣子像極了堅持學習流行文化只為能和你多聊上幾句的你爸,這強烈的反差萌,誰不喊一聲可愛?

更搞笑的是,平時看誰都一副吊兒郎當樣的前輩級說唱歌手熱狗,在看到趙文卓之後,馬上恭恭敬敬,一副聽話乖巧的樣子。一公舞臺表演完之後,趙文卓保持ending的姿勢保持了很久,其他人都不動,熱狗忍不住了想放下來,扭頭一看趙文卓還不動,馬上又縮回去了。網友看到這一幕,都稱趙文卓為“平嘻王”“哈人剋星”,也是笑瘋了。哥哥們溢位螢幕外的綜藝感令這檔節目在少了競演的緊張感之後,多了輕鬆搞笑的氛圍,這點觀眾也是挺買單的。



一公之後,對於後續舞臺,大多數觀眾是期待的。網友“晚照晴空”表示挺期待《哥哥》能帶來更多驚喜的,“畢竟這次請來的咖位都很大。如果沒有帶來讓人驚喜的舞臺,那真的白瞎了這個陣容……我同時還很期待主題曲哈哈哈!”至於第二季,她暫時持保留意見,因為《浪姐2》她就沒看完,而且《浪姐2》的成團名單她也沒記住。

所以對這個系列的第二季,她不敢抱過於樂觀的態度。另一位關注《哥哥》的觀眾“熊老六”則表示對《哥哥》的第二季同樣期待,但她更期待的是其他視訊平臺也能出這種節目,而不只是芒果臺在做,“韓系愛豆選秀已經涼了,希望國內的PD能把眼光多投向這種有顏又有趣的綜藝節目吧。”如果《哥哥》還有第二季(大概率應該會有的),不妨大大方方給自己換個名字,不用為賦新詞強說愁,哥哥們是不用“披荊斬棘”的,“乘風破浪”用來形容他們也不合適,既然如此,不如面對現實,大方承認,再回饋給觀眾一個真誠、好看的節目。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披荊斬棘的哥哥》:一場去油成功的大聯歡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