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10
[隱藏]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創

燃財經出品

作者 | 侯燕婷

編輯 | 饒霞飛

自從北京環球影城將於9月20日正式營業的訊息公佈後,北京人們可謂是喜大普奔。進行中的試營業已經如火如荼,有網友調侃道,“朋友圈的北京人都去過環球影城了。”而在微博,全國各地的明星藝人也都在爭相打卡。資料顯示,訊息公佈當天,僅前往北京的機票搜尋量就翻了11倍。“這背後都是商機。”

但環球影城周邊的民宿主們,感受卻是“冰火兩重天”。

按照預期,小野也許會在北京環球影城開業後,賺得盆滿缽滿。“手上有十幾套房,維持了小半年,僅僅看成本的話,我已經投入幾十萬元。”小野4月份開始在北京環球影城周邊的自由築(商住兩用)收房、裝修,到了7月份正式上線,只等著樂園開業,接待洶湧而至的人群。


環球影城試運營現場 圖/ 小紅書 燃財經截圖

但還沒等來開業,小野先迎來了民宿的強監管。

根據《北京城市副中心報》8月23日報道,日前,北京市通州區組織市區網信、公安、住建等部門聯合召開規範短租住房經營管理工作部署會,面向途家、愛彼迎、去哪兒、小豬民宿、同程藝龍、攜程、美團、木鳥、飛豬一共9家短租住房平臺進行了政策宣貫,不合規房源將在7日內完成下架。

8月27日,小野的十幾套民宿在全平臺下線了。“8月中旬開始,通州的民宿就開始陸陸續續下線了,我的是最後一批。”這種情況首先發生在環球影城周邊所有民宿上,至8月29日,北京範圍內民宿亦全數下線。

線上民宿頭部平臺途家和愛彼迎均釋出通知,自8月29日零點起,北京市全市範圍內房源暫不得開放經營,歷史已確認訂單不受影響。

日前,燃財經搜尋各大OTA平臺發現,北京市區已無傳統民宿產品,剩下北京郊區如懷柔、密雲、平谷、延慶等地的鄉村民宿,也就是獨棟別墅等高階產品,市區範圍內是酒店式公寓、傳統酒店形式,類似民宿的僅餘極少量四合院、衚衕平房、別墅房源,且價格較高。

一位接近途家的行業人士對燃財經表示,此次政策調控的大趨勢向好,但確實對商戶和平臺影響較大。

北京市對民宿的監管從去年底就開始了。早在2020年12月,北京市住建委、北京市文旅局等部門正式印發《關於規範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並提出自今年2月1日起正式實施。

《通知》明確了經營短租住房的條件,包括:應當符合本小區管理規約,無管理規約的應當取得業主委員會、物業管理委員會書面同意或取得本樓棟內其他業主的書面同意;取得出租住房業主的書面同意;房屋符合建築、消防、治安、衛生等安全條件;經營者與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簽訂治安責任保證書;書面告知所在小區物業服務企業,無物業服務企業的書面告知社羣居委會。

“開在小區裡的民宿,要辦業主書面同意書,基本上很難做到。幾百上千戶的小區,你都找不齊業主,更別提簽名。最主要的是,如果存在安全和監管問題,業主不可能擔責,這也不合理。”民宿主小魏對燃財經表示,如果必須辦齊這六證,等同於給民宿判死刑。

對於北京民宿來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面臨考驗。

“其實並不是一個突然的行為,北京市場一直這樣,我在北京已經待了6年,每年(民宿)都會關停一兩個月。做生意嘛,就得跟著政策走,這是很正常的事兒。”民宿主小安表示,她對下線並不感到意外,她早有準備,不依靠這些主流平臺,“我有自己的引流渠道,也有固定的老客人,受到影響不大。”

“希望監管能讓這個行業往良性的方向發展。”這是大部分北京民宿主的心聲。畢竟,民宿確實解決了不少旅者的需求,也是很多人的詩與遠方。

環球影城周邊民宿歇業

北京環球影城9月20日開業的官宣資訊一出,全國“進京”熱情飆升。

攜程資料顯示,8月30日下午環球影城官宣開業日期1小時內,平臺“北京環球度假區”的訪問熱度迅速上升830%。去哪兒資料顯示,環球影城正式開放日期公佈後,周邊酒店預訂熱度增長超10倍,整個北京酒店搜尋熱度增長達3倍。同程的環球影城周邊酒店住宿搜尋量也同步上漲,漲幅超過200%。

此前,首旅董事長宋宇就公開表示,開園以後,每年北京環球度假區預計接待遊客數量在1000-1200萬人次。據此,環球影城日均人流量在2.7-3.3萬人次。

這一資料的背後,將是爆發性增長的住宿需求。環球影城一期內有環球影城大酒店、諾金度假酒店,這兩家酒店分別擁有800間、400間客房。而從周邊的酒店數量來看,9月7日,在攜程APP上定位環球影城周邊4公里範圍內,如果選擇9月20日入住,僅顯示54家酒店。

“之前看到說,目前環球影城日均的客流,對於附近房源的需求大概是在9000套左右,但是目前周邊的酒店能提供的房間數大概是在1000多左右,缺口大概是8000間,這也是我們決定來做民宿的一個先決條件。”民宿主小林對燃財經表示,也是看到環球影城開業對於民宿經營來說是一個機會,他們一批人才入場。

這些民宿主入場有因可考,如上海迪斯尼就帶火了周邊民宿的生意。公開資料顯示,上海迪士尼樂園正式開業5年以來,以迪士尼樂園為核心的上海國際旅遊度假區累計接待遊客超過8300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超過400億元。6月,上海鄉村民宿協會會長、宿予民宿原市場總監陳宇蕘公開表示,全國民宿整體入住率在30%左右,上海迪士尼周邊的民宿入住率最多能達到90%。

小林也是今年四五月份在加州小鎮小區租了一套兩居室,跟房東簽訂了三年租期,租金5000多元/月,前後投入七八萬元。“本來想準備多幾套,但環球影城開業時間一直在延遲,擔心前期空置造成太大成本,畢竟都是在往裡搭錢。”

她本想,9月份環球影城開業,就可以有所收入,沒想到試營業前三天,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房子全部下架。“大概是8月24、25日的時候,平臺發站內信,說27日以後就不可以再接新的訂單了,如果已經有27日訂單需要提前跟客戶溝通一下,不能接待了。”



圖片來源 / 途家APP

小林表示,接到通知後,她去相關部門進行過了解,但發現目前六證還無法辦理。“很多相關部門可能也沒有接到正式的通知或指示,所以他們並不能給我們出具這些資質的證明,這也是影響我們恢復上線的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

對於接下來的應對,小林表示,由於租金交到10月份。“暫時先觀望兩個月,有一些業主房子拿得比較多,可能沒有那麼容易輕易放棄。”

多位民宿主對燃財經表示,目前都在觀望狀態,如果不能繼續經營,就得跟房東退租,或者轉租出去。但無論如何,都是虧損狀態。小林坦言,“一下有太多的房源流出來,租金也會被壓得比較低,靠轉租沒辦法回本。”

跟小安相似的,很多民宿主也想在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媒體做一些引流,但同樣在加州小鎮拿了一套房的大莉表示,這樣做也有風險。此前於8月17日,大莉接到派出所電話,讓她去現場籤份告知書,“現在小區會有片警巡查,如果簽了告知書,沒辦證卻繼續經營,就屬於知法犯法了。”



通州治安支隊下發告知書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小野手上有十幾套房,一天不營業,都在虧損,而他表示,在環球影城周邊,他還算是規模小的。“有人收了兩三百套房,還開了小公司,甚至辦了貸款,都是因為看好環球影城這裡的民宿生意,如果全部倒閉,將損失慘重。”

目前,他考慮要跟一些旅行社、分銷平臺談合作,看看有沒有可能往前推進。“我們也在積極地跟相關部門溝通,我們也想配合相關部門,去正規化管理,希望能夠上線平臺。我也認為,行業規範化是一件好事。”

小林還表示,她一直在關注環球影城周邊酒店價格,民宿下架之後,她發現酒店價格上浮了近一倍,“周邊一些快捷酒店,之前的價格就是300元左右(每晚),而現在價格已經在500元(每晚)以上,有的甚至上千元(每晚)。”

北京城市民宿難再上線

“下線就是下線了,普通住宅裡的民宿,不太可能合規經營。”景鑑定智庫創始人、首席分析師、世界旅遊論壇中國區戰略顧問周鳴岐對燃財經表示,相對於酒店及商住公寓,傳統意義的民宿很難解決安全問題,要辦齊六證更可謂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些民宿恐怕難以再次上線,或將不再開張。

“住酒店都是要進行身份證登記的,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人不登記的話,甚至對這個酒店會有很重的處罰。民宿這個問題就沒法解決,最多網上實名註冊,但無法控制具體進出的人數。”他指出,民宿都是分散的,沒法集中管理,比如沒有前臺,人員登記的漏洞補不上。

就在北京民宿下線前夕,《北京日報》於8月18日和8月20日分別發表了《“民宿”變群租 不查證不掃碼》、《違規出租“短租房”成防疫隱患》兩篇報道。據報道,北京居民區的民宿,有一些是低價群租房,如十多平米的房間住著十幾人,而房東大多不檢查顧客的健康寶、不測體溫,有的民宿還疏於清潔,沒有進行衛生消殺,存在防疫隱患。

周鳴岐指出,民宿存在問題的比例較高,只是不合規程度有所不同。多位民宿主也對燃財經表示,民宿確實在管理上存在很多漏洞。

小野指出,民宿主大多把握不了人員流動的情況,訂房只是通過線上交易。“沒有見面的形式,登記的身份證都不一定是入住的人,也不知道他們會在房子裡做什麼,有可能會出現違法犯罪的行為。”

他還發現,有些民宿主其實只做投資,並不親自運營,“比如找很業餘的人來管理,根本不上心。”

因此,他也希望,民宿能夠實現規範化、標準化管理,“我們也希望有一套行業的標準來執行,有一套遊戲規則,減少安全隱患。”

小林也持相同觀點,“民宿存在一些問題,我們肯定希望能夠規範的管理,這樣可以降低風險,一個是客人的風險,一個我們的風險,還有給社會造成的風險。”

但小林也認為,如今政策執行較為迅速,沒有緩衝餘地。“我個人認為政策可以逐步收緊,給大家一個過渡期,比如先滿足一些基礎要求,然後再看哪些地方是需要逐步完善的,讓我們能夠一步一步來達到這個標準,而不是說一下把標準定得很高,所有人都達不到,這樣也不太利於行業的良性發展。”

除了居民樓裡的民宿,此次下線的也包括一些商住公寓產品,在望京SOHO擁有十幾套房的大皮對燃財經表示,此前正常入住率達到96-97%,平臺下線後,入住率直接為0。“雖然是公寓,也是在小區裡面,外面也沒有招牌,不通過網路,沒有人知道這裡有民宿。”她說,歇業一天就能虧損幾萬元,相當於一個月的淨利潤。

不過,作為商住公寓,大皮的六證辦起來不算難,“我已經跑完五證了,就差派出所的治安責任保證書,主要是他們還沒收到明確通知,沒法開這個東西。”原來,民宿最難辦的業主同意書,在商住公寓方面比較寬鬆,符合小區管理規劃或業主委員會簽字或物業管理委員會簽字,三選一即可,大皮就跟物業管理委員會簽訂了證明。

北京市住建委對《關於規範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的解讀文章中提到,隨著“網際網路+”和共享經濟的興起,我市大量居住小區內的民宅以“城市民宿”形式對外出租。“城市民宿”本質是“日租房”、“鐘點房”等短租住房。“民宿房”、“短租房”混雜在居民樓內,由於房客流動性大、入住時間不定、人員混雜、夜間活動、不守公德等情況,擾民現象頻發,嚴重影響小區住戶正常居住生活,引發了大量投訴舉報。

周鳴岐指出,北京此次政策主要針對的是城市民宿,而旅遊民宿(鄉村民宿)反而是受政策鼓勵的,“京郊的民宿都是1000元以上(每晚),裝修豪華,但城市民宿兩三百元的定價,產品形式、針對客群都不一樣。”

2020年11月,《鄉村民宿服務質量規範》國家標準正式釋出實施,填補了鄉村民宿服務和管理標準的空白。今年4月,國務院印發檔案,提出“鼓勵各地區適當放寬旅遊民宿市場準入,推進實施旅遊民宿行業標準”。

8月,《北京市“十四五”時期鄉村振興戰略實施規劃》印發,其中指出,推出一批鄉村精品民宿,打造一批鄉村民宿特色鄉鎮,實現全市鄉村民宿從規模到質量的全面提升。到2025年,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年接待達到4000萬人次,經營收入達到50億元。

實際上,燃財經搜尋發現,上海迪斯尼周邊的民宿也多為旅遊民宿,基本上是別墅、老洋房、木屋等改建而來的獨棟民宿,經營形式也較為清晰。

在北京做了6年民宿的小安,既有城市民宿產品如四合院、公寓,也在京郊幾個區擁有鄉村民宿,她指出,在北京環球影城周邊的村裡也有鄉村民宿,“村子裡的民宿不一樣,他們也要辦證,但是辦證容易很多。”這是因為,農村希望這種民宿可以帶動當地的旅遊經濟發展。

在北京環球影城周邊,比如張家灣鎮的皇家新村,在愛彼迎上,目前還有30套左右的鄉村民宿,但都是獨棟別墅,按樂園正式開業9月20日入住來看,價格都在1000-5000元/晚。小豬民宿及去哪兒上,張家灣鎮也有一套鄉村民宿線上。而在途家、木鳥、攜程上,北京環球影城周邊仍無民宿上線。



來源 / 愛彼迎 燃財經截圖

燃財經調查發現,北京民宿品牌如隱居鄉里、原鄉里此次房源也在全平臺下架。原鄉里董事長曹一勇對燃財經表示,目前已經在逐步恢復上線。在途家上,原鄉里有2套延慶的院子可供預訂,隱居鄉里則沒有上線。愛彼迎則仍不見這兩個民宿品牌。

OTA平臺面臨考驗

經歷過疫情的停擺,再到政策的嚴管,2020年至今,北京城市民宿的命運走到關鍵時刻。對於主營民宿業務的愛彼迎、途家、小豬短租、木鳥等OTA平臺,可能產生較大沖擊。

環球旅訊報道稱,木鳥早在8月25日左右便開始對平臺內通州區房源進行下架整改,全平臺採取先下架再重新稽覈上線的舉措。木鳥此次下架的房源數量約有數千套,約佔北京房源總量的15%。

途家對燃財經表示,途家作為國內民宿預訂平臺,會按照規定加強對平臺的上相關民宿產品進行管理監督,並積極發揮平臺橋樑的作用,與房東和相關部門積極溝通,共同推進民宿業的健康發展。

“從大的趨勢上來講,國家希望這個行業有健康的發展,各地民宿的管理規範、管理條例層出不窮的出臺,都是為了讓行業能站在陽光下發展。北京的城市民宿在每個民宿網際網路平臺上都佔據了極高的成交量,北京如果能夠先立規後立法,為城市民宿真正走向合法化畫出一個清晰的界線,為民宿主申請到合法運營牌照提供一個完整的路徑,對全國民宿的合規化發展借鑑意義。”

短租平臺通過收取佣金獲得收益,房源減少,也必將對平臺業務產生影響。周鳴岐指出,北京是一個有風向標導向的城市,如果政策將推廣到其他城市,那對平臺、行業的影響就很大。

資料顯示,途家已經覆蓋國內400個城市地區和海外1037個目的地,線上房源超過230萬套,包含民宿、公寓、別墅等住宿產品及延展服務。

實際上,途家今年業務在五一小長假期間已經得到較好恢復。途家釋出的《2021“五一”民宿出遊大資料包告》顯示,途家五一期間的民宿訂單量同比去年增長超130%,對比2019年疫情前同期增長超50%,交易額同期增長超60%,全面趕超疫情前的假期高峰水平。

原途家CEO楊昌樂曾表示:“我們是一直虧損。途家2019年的虧損額度可能會變成2018年的三分之一,但它仍然是虧損。”2020年疫情一年,途家毫無疑問又虧損一年,而今年疫情轉好,如今又面臨監管等相關的不確定因素。

2020年12月,愛彼迎在美國上市。根據招股書,2019年,愛彼迎營收48.05億美元,2020年前9個月,營收僅25.19億美元,同比下滑31.89%,淨虧損近6.97億美元。



圖 / 微博@愛彼迎

愛彼迎在中國的日子也不好過。招股書中,愛彼迎雖列出了多條在中國市場可能遇到的挑戰,仍表示還將投入巨資擴大在中國的業務。但同時,愛彼迎也預計在中國的業務運營將繼續產生鉅額支出,並可能無法在這個市場實現盈利。

8月,愛彼迎公佈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本季度營收13億美元,同比增長近300%,但淨虧損仍達6800萬美元。

而如果中國市場加強對民宿的監管,短期來看,對於愛彼迎等平臺而言,顯然不是好訊息。

“目前情況對這些平臺依然是很不利的,因為這些平臺基本上都是虧損的。在虧損階段,就得依靠不斷的融資,就得跟資本市場表示公司規模在不斷擴大。而現在(規模)非但不擴大,反而縮小,還有不確定的、巨大的監管風險。資本痛恨風險,不會再投資。”周鳴岐認為,就算只在北京執行政策,如果資本市場不看好,公司缺血,一樣難以為繼。

*題圖來自於視覺中國。文中小野、小魏、小安、小林、大莉、大皮為化名。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旅行/在環球影城旁邊做民宿,我血本無歸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