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4
[隱藏]
“一年有365天,而我不僅僅有365個故事,我是行走的二次元,在企鵝號,把故事講給你聽。”



1958年秋,敦煌,莫高窟

三個身穿厚棉衣的男人走進洞穴,在黑暗中,用指尖擦燃了一簇火苗。瑩光微亮,洞穴內的壁畫打破沉睡,浮現千姿百態的身形。

“這是西魏的窟。”帶頭的說。

“怪不得人們都說,敦煌到處都是寶。”另一個人說。

環視一週,帶頭的停在一處飛天壁畫前,眼神聚焦,眸光顫動,像是要把那畫透過光亮看穿,良久,只聽他嘴裡喃喃自語:

“翩翩舞翩翩,年年復年年,千古飛天夢,何日上九天?”



2021年夏,甘肅,酒泉

三名航天員走進船艙,除錯、屏息,帶著十幾億人的目光進行最後的準備。

“三、二、一、點火!”

烈日晴空下,神舟十二號直奔九霄,千古飛天夢,從18年前首次實現,直至今日,敦煌石窟內,那句喃喃自語早已變成一次次成功實踐,在距離火星5576萬公里之地,蕩氣迴腸。





DAY 1

東經116°北緯39°,氣溫20°,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北京,距離火星2593公里。

我在睡夢裡醒來,腦中飛天壯舉還未全部消失,心中有萬丈豪氣凝聚不散。敦煌,火星,西北,大漠,前路就像溝壑裡的石塊,充滿未知與挑戰。起床,整理行囊,出發,落地,乘坐專屬接機的奧迪Q7,在鴻鵠逸遊的“西北馳騁火星野奢穿越之旅”中,我踏上了無畏征途。





東經92°北緯40°,氣溫20°,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敦煌,距離火星354公里。

入住敦煌賓館,園林式的國賓樓,飛天雕塑和極具特點的陳設,彷彿瞬間夢迴那個樂舞昇平的大唐,享受一餐特色“敦煌之宴”,月色清冷,群星共眠,五味在舌尖生香,讓我對第二天的穿越火星之行愈加期待。



DAY 2

東經92°北緯39°,氣溫22°,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莫高窟,距離火星374公里。

我無法知曉19658年秋天,莫高窟內三個懷揣飛天夢的人在見到壁畫後的期盼與嚮往,作為飛天的伊始,跨越六七個朝代,擁有735個石窟的這個佛教藝術之地給世人提供了太多靈感和想象。





海子曾說“敦煌是千年以前,起了大火的森林”,前世輝煌,今世燦爛,雖然某段時期歷史裡的它滿是創傷和窟窿,可抵達火星前,我還是再次來到這裡,尋一場夢的起點。私人訂製的行程,在人滿為患的莫高窟,無須排隊,簡直不要太過癮!









敦煌研究院內吃過午餐,在專業自駕領隊的保駕護航中,駕駛奧迪Q7前往沙漠腹地,越野衝沙,效能出色,蒼涼大漠裡速度與激情輪番上演,澎湃動力自如操控,在自由和未知的旅途上演著極致駕駛。













DAY 3

東經94°北緯39°,氣溫25°,風力2級,風向東北,座標阿克塞,距離火星236公里。

從熱鬧的人聲鼎沸到荒廢的風沙滿地,你覺得需要多久?博羅轉井,阿爾金山下失落的城鎮,陽光下的它,凋敝且破敗,像一部找不到顏色的黑白默片。





乍聽“博羅轉井”,很多人可能並不熟,但是提到《九層妖塔》和《西風烈》,那個令人生畏的地方是不是立馬變得具象化了,只可惜,舊時的油田,今日也只剩憶念。







道阻且長,在前往火星的路上,戈壁阻攔,礫石作亂,“黑獨山”,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冷酷得不被容許輕易接近。似乎,無論是此程我的穿越之旅,還是中國幾十年的飛天之夢,去往“火星”的路,總是充滿坎坷和挑戰。









東經97°北緯37°,氣溫28°,風力2級,風向東北,座標海西茫崖,距離火星公里。

在奧迪Q7的23個揚聲器音樂交響中,我們終於抵達火星營地,茫然大漠,頭頂藍天,撲面而來的沙塵冷冽,這裡是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一切看起來如同電影裡的情節。









入住膠囊睡眠艙,吃一頓火星特色餐,換上宇航服漫步在萬物不生的黃土上,大地失重,來電轉駁,彼時彼刻,我在宇航服內極目眺望遠方,企圖與光年之外的浩瀚星河靈魂相撞。









DAY 4

東經97°北緯37°,氣溫20°,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海西茫崖,距離火星公里。

如果前一日的火星營地體驗只是穿越火星的鳳毛麟角,那行程第四天的彭拜奔襲才是開啟火星全貌,衝破禁錮的挑戰。







沿著火星一號公路出發,途徑西臺吉乃爾湖,深入俄博樑雅丹地貌群,怪石溝壑,荒灘鬼城,沒有路標,不見人煙,訊號消失的那一刻,彷彿與地球的最後一點聯絡也至此終結,“無人區”三個字的未知與恐懼逐漸無處遁形。









不過勇者無畏,行者不懼,在這場硬碰硬的穿越之旅中,奧迪Q7的全方位守護,同樣給足了我安全感,隨性穿梭其中,乾涸似韻,砂石天成,一份大美無言生動。





駛離俄博樑,駕至水上雅丹,這個深藏於柴達木盆地腹地、形成於260萬年前的水天一色,是足夠驚豔地球的獨一無二之景。目之所及,一望無際,在戈壁灘塗縱情釋放一把,跳躍一次,儘管霧靄層起,孤鶩仍可與落霞齊飛,漁舟唱晚,響窮茫崖之濱。











DAY 5

東經90°北緯38°,氣溫22°,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國道315,距離火星公里。

一路向西,前往國道315上的“中國版66號公路”,筆直的荒漠公路直通前方,來上一組西部風格的公路旅行大片,張開雙臂被風撲個滿懷,此時此刻,我為群山傾倒。當然,在此拍照時不要妨礙交通且不要在公路上駐足停留,可以選擇高點位長焦端角度拍攝。







告別G315,繼續在青海沿線尋找一份失落的美景——紅崖壑谷。它位於柴達木盆地邊緣,是一片由彩色土丘、丹霞以及雅丹混合而成的地貌形態,此地被天然河谷衝擊而成,溝壑縱橫,亂石林立,腳步所到之處,滿目猩紅,而且越往深處,風景越加原始。











穿越這片致美天成的無人戈壁,在無人區中享受一份野奢定製的專屬餐飲,大漠茫茫,食之有味。









心跳在疾馳的車輪中頻率加劇,周遭廣袤呼嘯而去,路途中幾次滑坡阻斷去路,幸好奧迪Q7擁有無懼崎嶇險阻的高通過性,不論是荒漠戈壁還是粗糲砂石,都能從容應對。





所謂旅行與生命,不也正是一次次面臨險境,又一次次戰勝挑戰嗎?古與今,壑與谷,在崎嶇的沙海古道上,我好像看到了生命的意義,也遇見了無畏的自己。





落日餘暉,天地蒼茫,攀登高峰飲一杯山頂下午茶,清風四起,紅崖全貌盡收眼底,美景當道,美食在手,還有什麼能比此刻更值得炫耀和記錄呢?





DAY 6

東經90°北緯38°,氣溫26°,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翡翠湖,距離火星306公里。

穿越了火星,行程也即將接近尾聲,旅途最後一日,首站翡翠湖。如果說人間真的有仙境,那位於西北大環線上的翡翠湖一定是其中之一。





晨光中的鹽湖,宛若一顆被上天不小心遺失的寶石,翡翠般的湖面倒映出藍天白雲和山峰皚皚,即便天公不作美,可那一份清透澄淨仍然直通心底。





目前景區門票免費,可以提前預約擺渡車,也無需擔心拍不出好看的照片,因為隨手一拍就是大片,無人機拍攝效果更好。但湖水腐蝕度高,不建議長時間接觸,最好做足防護。









東經94°北緯40°,氣溫23°,風力2級,風向向東,座標鳴沙山,距離火星354公里。

離開翡翠湖,啟程最後一站——鳴沙山與月牙泉。“銀山四面沙環抱,一尺清水綠漣漪”,鳴沙山和月牙泉從被人熟知時,就是一對連體嬰,呼吸與共。









停靠鳴沙山,月牙模樣的清泉一覽無遺,泉邊綠樹環繞,生生圍出一個不被打擾的世界來。踏步沙河,騎馭駱駝,一百元六十分鐘的駱駝之旅還算公道,嚮導幽默的介紹換來旅人的淺笑,駝鈴踩著駝印響,黃昏下,抖出一兩輕沙二丈豪。







夜幕襲來,第七天就要返程北京,夕陽下的歡送晚宴在篝火中情緒高漲,焰火在沙漠上空四散成花,為這一程穿越之旅畫上句點。







兜兜轉轉又回到敦煌,心境卻與六天前大不相同,我本感慨一路太過順利,如今才發現一切都是用過心思的安排,彼時一心只向火星,拼了力想圓一場飛天夢,此時腳下沙海滾燙,胸中熱血依舊難涼,只是回望來路,那些與鴻鵠逸遊、與奧迪Q7親歷過的,味似蜜糖,融進骨血裡,在2021年的夏天,回味無窮。







關於作者:

我是二叔,一個生在皇城根,在紅旗下長大的北京人,行至80個國家,最念念不忘的是祖國大美河山及非洲大陸的生靈古樸,旅行於我而言,是工作亦是生活,是發現亦是突破,是風景更是境界。如果世界是本集郵冊,那每一張郵票都值得被收藏。感謝關注,歡迎評論,與我分享你的生活方式和旅途故事。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旅行/神舟十二號發射升空後,我用七天,從地面穿越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