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5
[隱藏]
行業在這次整頓前已經認識到亂象的存在,市場也一直在不斷修正,摒棄流量時代、粉絲經濟、飯圈文化帶來的負面影響。

流量的力量是巨大的,但相對而言也是危險的。

從“清朗行動”整治飯圈文化,到中紀委官方發文“流量明星翻篇了”,近期的娛樂圈正在經歷一場大地震。

2014年起,內娛進入流量時代。流量藝人曾作為一股新生力量,為娛樂圈注入新鮮血液。但在七年的發展中,流量的概念逐漸畸變,並且衍生出集資、打投等飯圈亂象,也出現了日薪208萬這樣的天價片酬,改變了娛樂圈的生態。

在流量經濟和飯圈文化逐漸失控後,國家終於出手整頓。

違法亂紀的頂流明星被封殺、一線紅星的官方粉絲後援會被禁言……此次的整頓給所有娛樂行業的從業者敲響了警鐘。



娛理工作室和十位來自藝人、品牌、時尚、影視、音樂等領域的資深從業者,覆盤了過去七年間亂象滋生的原因,展望整頓後娛樂圈的未來。

正所謂不破不立,大家都期待著,業界能夠藉此機會重新思考,走向正軌。

(應被訪者需求,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藝人方:我們也被飯圈文化裹挾

流量時代和飯圈文化這兩個概念是相伴而生的。

2000年之後,韓流、日流逐漸進入中國,日韓娛樂圈文化對內娛開始產生強大影響力,培養出了大批韓流粉絲。2014年,隨著韓國男團EXO中國成員回國,也帶回了初級的飯圈生態。

EXO組合舊照

資深經紀人何姐分析,當時的飯圈生態讓商業客戶第一次看到了流量的作用、第一次意識到明星可以帶貨、對品牌有很強的助推作用。

“這其實來源於日韓的粉絲養成,日韓經紀公司的收入一半來源於作品,一半來自粉絲周邊,粉絲有消費能力和消費意識。當時內娛的整個粉絲圈越來越擴大,大家意識到商業對藝人有加成作用,粉絲會大力做資料、打榜。”

起初,粉絲的行為在助力偶像事業,但在這樣的模式下,粉絲影響力漸長,話語權也逐漸變大。何姐認為,在對粉絲的管理上,藝人團隊、品牌、平臺等各方都有責任,最初沒有引導,而是助長飯圈打投之風,這讓飯圈文化的發展逐漸脫離了各方的控制。

“其實作為藝人經紀團隊,我們也是不喜歡這種飯圈文化的。我們也感覺到被粉絲裹挾了,我們也得聽粉絲的、也得看榜、也得通過資料去跟合作方爭取商業價值和利益”,何姐認為,這明顯是不健康的生態。



資深藝人宣傳阿藍說,她的日常工作就包括回覆粉絲的各種要求、安撫粉絲。比如粉絲經常會有反黑、撕番位的需求,很多時候團隊和藝人共同商量的結果是想息事寧人,但粉絲都是絲毫不讓,動輒就罵團隊廢物。

一位資深娛樂法律師透露, 從他的個人執業經歷來看,僅論案件數量的話,與流量藝人有關的律師宣告和訴訟案件更多。“我認為無論是在何種時代,藝人都有維權需求。但進入流量時代後,因網路資訊傳播的迅捷與便利,以及娛樂產業的蓬勃發展,黑粉、網路暴力等現象也逐漸多發,這導致了藝人遭受侵權的可能性和風險增大,藝人的維權需求也就因此旺盛。”

此前在網路上轟轟烈烈的粉絲罵戰,大多是因為對家互罵、撕番位等引起的。很多藝人發律師函告黑粉,其實黑粉的代表往往是對家粉絲,由此又掀起了新一輪罵戰。







而撕番位更是戰線長久,番位在後的一方粉絲往往以他們不配合宣傳、不做資料為籌碼,要挾片方和藝人方。這種生態導致的結果是,咖位相當的藝人越來越難合作,很多作品難以找到相匹配的男女主角,這其實對作品、對藝人的發展都是不利的。

除了飯圈文化在影響藝人工作的正常開展,一些藝人本身也在粉絲的簇擁中、在娛樂圈的高薪中迷失了自我。

一位藝人工作人員透露,有的藝人拿著上千萬的代言費,甚至不願意好好閱讀品牌方的臺本,也不願意多回答幾個問題,“一些藝人想的總是拿最多的錢做最少的事。”





品牌方:我們曾被粉絲效應矇蔽

在流量時代,品牌和時尚資源明顯展現出了對流量藝人和粉絲經濟的親近。

頭部流量藝人基本手握15個以上的代言,品牌方更會爭搶新晉流量。粉絲意味著購買力,從製造話題和促進銷量的角度,流量藝人的確成了品牌方上佳的代言人選。

某國際品牌方工作人員小榮介紹,從奢侈品牌2000年初逐步拓展中國市場直至2014年,為了能夠確保完整地傳達品牌DNA,樹立品牌形象,絕大多數奢侈品都是沿用總部給予的品牌推廣畫面物料。

2014年之後,中國奢侈品市場蓬勃發展,中國消費者對奢侈品牌與中國市場的關聯度、契合感或認同感的要求越來越高,導致品牌開始逐步為了迎合中國消費者的需求去合作中國內娛明星。“一開始的初衷是為了加深品牌對中國市場的認可度,慢慢地被流量時代所帶來的粉絲經濟效益束縛。”



而與品牌方關係密切的時尚雜誌,同樣在過去的七年間越來越依賴流量藝人。

資深時尚雜誌編輯西西回憶,之前女刊封面就是女藝人,而且選擇非常慎重,封面是一件對藝人、對雜誌都挺重要的事情。2014年,第一波真正意義上的流量藝人出現,在很短時間內從內頁升到封面人物的級別,打破了原來的規則,男藝人逐漸成為女刊封面的主流。

“封面變得‘不值錢’了——好像只要有流量,誰都可以要求封面,作品反而是無所謂的。吳亦凡當時歸國不久就上了芭莎、Vogue的主刊,這在之前是無法想象的。

但封面又變得‘更值錢’了——之前編輯主導的內容,逐漸變成了品牌的旨意,品牌需要看到資料,而最容易創造資料的是粉絲,這幾乎成了一個閉迴圈。但值得被採訪被拍攝的人,反而不一定能擠入這個迴圈裡,是否有品牌買單成了拍攝最重要的指標之一,於是封面來來去去就被那些人佔領了。



僅為展示,與本文無關

一開始,雜誌方面也有過懷疑甚至不屑的態度:這個人值得上雜誌嗎?但到2015、2016年往後,這種問題幾乎不復存在,雜誌甚至主動去接近、討好粉絲,因為一些流量的‘記錄’是爭取到廣告的硬指標。雜誌有時甚至需要和粉絲會聯動,商量如何上架,如何鋪排宣傳等等,雜誌本身變得非常被動。”

近兩年,電子刊應運而生,很多不夠格上紙刊、但又擁有粉絲的藝人,在電子刊中比拼銷量。西西透露,其實有些藝人團隊在拍攝時就已經要求限量發行,這在某種程度上制止了惡性的資料膨脹,但歸根究底這還是一種“割韭菜”的形式。

品牌方和時尚圈“合謀”,助推了很多流量藝人的江湖地位。

比如在吳亦凡被刑拘前,他曾是品牌方和時尚圈的寵兒,即使多次被爆出私生活混亂,仍然擁有眾多高奢品牌的代言,屢屢登上時尚雜誌封面。

小榮認為,這是因為品牌方被流量級藝人所帶來的粉絲效應所矇蔽。

另一位品牌方工作人員則認為,很多事情在沒有被證實之前,品牌還是會比較相信輿論的風向。“另外就是娛樂圈真正的優質藝人很少,很多時候品牌也是面臨無人可選的境地。”

各家知名雜誌2019年某階段推出的電子刊



作品方:近兩年流量已經祛魅了

2014年之後,流量明星也獲得了很多影視專案頭部資源的青睞,比如吳亦凡就曾在多部電影大片中當一番。

一位製作人表示,流量明星確實對影視專案有一定助力作用。“影視作品最稀缺的就是確定性,我們拍一部作品,不知道會不會爆、會不會有很多人來看。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是迷信IP還是迷信流量藝人,其實是增加專案的確定性,或者說希望專案在上線之前就受到一些關注,有了第一波的基礎,之後才好做營銷宣傳。”

但事實上,作品選角,歸根到底還是需要角色合適、演技過關。流量明星只當了一段時間的影視寵兒,在此次整頓前,其實影視專案方對於流量的認識已經趨於理性。例如吳亦凡在連續幾部電影中未能交出合格的表演,近兩年基本喪失了電影資源。

待播劇《青簪行》,吳亦凡

藝人宣傳阿藍說,如今藝人方在面對品牌方這樣的“金主爸爸”時,都是很強勢的。只有面對專案方、面對平臺,會相對處於弱勢一方。如今市場上好專案少,藝人為了延長演藝生涯,都在競爭好專案。

一位電影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在大環境下,電影作品地位更高,演員們也都想轉型做電影演員。此前市場已經證明過流量藝人對票房助力作用有天花板,所以流量藝人在電影市場的競爭中並沒有優勢,現在能被稱為電影咖的仍然是實力派藝人。

相對來說,劇集市場更需要網路熱度,粉絲能起到一定作用,所以流量藝人們主要還是在電視市場發展。但頭部的電視作品、厚重的現實主義題材,仍然是電視圈大咖們的資源,很多流量藝人仍然在古偶、甜寵題材裡打轉。



選秀限定團出身的楊超越、翟瀟聞、徐夢潔、林彥俊相關作品,均為近期播出劇集。與本文無關,僅為展示

一位影視公司老闆表示,過去兩三年,大家已經發現流量失效,所以現在不是唯流量論的時代了,製作方和平臺方肯定想用更紅的藝人,但是大家還是更看重這個藝人合不合適角色、戲好不好。在這樣的大環境和市場、政策的調控下,鄭爽被爆出的天價片酬應該也不是普遍現象。

“我覺得鄭爽的天價片酬應該是個意外,2018年國家整治天價片酬後,據我所知行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是遵守規定的,大家還是按照法律法規規定的片酬來的。我們也是看到新聞後才知道還有人敢這樣幹。”

總體而言,影視市場已經給流量祛魅,市場內部已經對行業出現的問題進行了調節。在影視作品領域,其實沒必要過分放大流量的亂象,音樂領域也是如此。



近期,音樂平臺對數字專輯購買進行了限購,蔡徐坤等藝人預售賒歌的形式也引起爭議。

某音樂版權公司老闆認為,其實沒必要過分懼怕所謂資料、流量對音樂行業的衝擊。

“音樂平臺其實也是音樂市場,收藏數、翻唱數、播放量這些資料是把一首歌的市場影響力量化了。流量歌手還是在流量藝人的領域裡被比較,如果你覺得他們的歌汙染了你的耳朵,其實也可以選擇不聽,真正好的音樂其實不會因為流量歌手的存在而被埋沒。

近幾年流量、粉絲的影響力增加,反而讓樂隊、說唱一些小眾的音樂領域被關注。我們也看到了為了讓一首歌被更多人聽到,有人用心做歌、有人用心做宣傳、有人通過短視訊平臺或者影視劇做推廣、有人找網紅翻唱,整個音樂市場更豐富,音樂人能夠互相激勵。”

一位傳統唱片公司工作人員則認為,飯圈文化對音樂行業的最大沖擊是粉絲打榜、做資料,導致大家對流量歌手的音樂過分關注,但其實傳統的唱片公司還是像以往一樣認真做音樂,一些流量歌手也有自己的音樂追求。





未來娛樂圈藍圖

未來需要做出改變的,不僅是粉絲,還有全行業。

品牌方說——

奢侈品牌大方向的調整應該是會適當減少以中國藝人為中心的物料產出,加大利用總部的物料,以規避一些不可預測的風險。對要長期合作的藝人的考察期會加長,總部的審批週期也會加長。

時尚雜誌說——

對雜誌方來說,會看到銷量的真實脫水資料,可能需要和品牌重新商討下如何達成新的平衡,以及如何擺正藝人和雜誌的關係。雜誌恢復到雜誌,而不是一個軟文公司或者粉圈特刊。

“流量”不是個貶義詞,那麼多人喜歡他們,肯定有他們自身的魅力,但是希望他們也放慢一點速度,有話想說、有所表達的時候大家再找合適的機會。雜誌也不需要一個月拍四個封面來應付不同的客戶需求,可以把專業的要求往上提一提。

音樂人說——

未來完全把評判的維度從資料迴歸到作品,在音樂領域比較難實現。音樂是各花入各眼,在不同的年齡段聽同一首歌會有不一樣的理解,對同一首歌不同人有不一樣的感受和心境,所以很難去評判一首歌的好壞。做音樂其實應該純粹一點,寫下這首歌,難道是為了獲得全網的好評嗎?對於音樂作品,我覺得可以有不一樣的審美。





影視人說——

1、 未來選藝人很重要的一個考慮因素是,這個人有沒有一些負面新聞。如果聽說這個藝人比較事兒,私生活上比較愛玩兒,我們都會比較慎重。

2、 作為製作方,怎麼去判斷公德和私德,怎麼去判斷一個藝人能不能用?我們也需要一個明確的道德規範。很希望能看到白名單,我們只用白名單裡的藝人。或者給我們一個黑名單,哪些藝人絕對不能用,我們也會規避。

藝人方說——

1. 不管在娛樂圈當演員、當歌手、當經紀人,我們本質還是覺得自己從事的是文藝行業。但流量真的是文藝作品嗎?其實不是,流量更像商業工具。流量是一門好的生意,但對於行業整體健康發展,並不是好事情,流量的影響力是巨大的,但相對而言也是很危險的。

希望這次整頓後,從業者能找回做出好的文藝作品的初心,不要被大環境裹挾。其實流量明星數量有限,更多藝人還是在同一起跑線競爭,有實力的藝人還是有機會。

2.作為藝人的工作人員,跟藝人還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藝人熱度下降,總是覺得團隊不努力,很少有藝人會反思自己。此次整頓飯圈和流量,藝人本身也要提高藝德和業務能力。





結語

從受訪者的講述中,娛理工作室發現行業在這次整頓前已經認識到亂象的存在,市場也一直在不斷修正,摒棄流量時代、粉絲經濟、飯圈文化帶來的負面影響。

每個行業的成長都需要時間,希望大家也給予更多的耐心讓娛樂圈成長。最近可能外界會放大一些個例帶來的負面影響,但不要因為一些個例就妖魔化整個行業。

另一方面,業界也多次呼籲粉絲、市場要回歸理性,但很多亂象僅靠呼籲是無法解決的。此次大力整頓飯圈,是娛樂圈各個環節進行反思和做出改變的契機。

相信在這次的引導下,整個大環境會進一步變好,希望藝人迴歸作品、粉絲迴歸理性、行業迴歸初心。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流量和飯圈被整頓後,未來我們將擁有怎樣的娛樂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