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5
[隱藏]

文 | 星星 郝琪

編輯 | 向榮

出品 | 貴圈·騰訊新聞立春工作室

* 版權宣告: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娛樂圈地震爆發後,微博熱搜安靜下來,八卦小組和營銷號也消停了不少。

水面之下,許多曾經和娛樂圈有千絲萬縷關係的人,正在觀察這場變局,試圖用經驗進行解釋和預測。我們和娛樂行業上中下游的從業者聊過後發現,很多人在為整治流量大聲叫好,似乎又沒受到政策的實質影響;每個人都在嘆息“天下苦流量久矣”,卻無法統一對“流量藝人”的定義。

兩個星期過去了,吃瓜群眾的興趣在淡去,但我們的許多疑問還未解決:

有作品也有人氣的演員是否屬於流量的範圍?追星族早就存在,為什麼在近年來發展成失控的飯圈?人人都在慶幸流量的倒掉,那到底是誰在推動這個系統高效地運轉了這麼久?很多人將流量的罪惡歸咎為資本,那麼“流量”被放棄之後,下一個能夠被行業各方共識的標準是什麼?

我們邀請了6位和娛樂圈有關的朋友,就你可能關心的話題,深入地聊了聊。

Q1 簡單介紹一下你是誰?

小許(追星達人):

追星十年有餘,追過歌手、演員,也追選秀愛豆。目前參與管理一個關注人數超五位數的偶像後援會。

小胡(資深經紀人):

在娛樂經紀行業從業多年,給流量藝人當過經紀人,也幹過藝人統籌和藝人商務。

小孟(綜藝製片人):

某平臺綜藝製片人,參與過S+級別專案的製作,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和各類藝人及他們的團隊、粉絲打交道。

圈圈(資深媒體人):

多年媒體人,最近3年做過許多娛樂報道選題,採訪中不可避免地接觸過藝人、粉絲、經紀團隊。

劉翠萍(資料服務商):

藝恩解決方案中心副總經理。藝恩是國內領先的資料智慧服務商,該公司開發了代言人評估體系和風險評估系統,國內多個品牌公司在使用其提供的代言人全流程評估服務。

王珊(電子刊從業者):

電子刊行業從業者,同時也是沒有加入飯圈的追星少女。

Q2 你怎麼看待流量?

小胡(資深經紀人):

所謂“流量”,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商業邏輯的定義,有流量才能變現。

前段時間,趙麗穎、王一博粉絲互撕被點名批評,你說趙麗穎算不算流量?往前推一推,這些小花也是因為作品被大眾看到了,才有的流量。再想想我們之前追過的星,當年周杰倫有很多代言嗎?沒有。但是他不紅嗎?他超紅。只是那個時候大家沒有把流量和商業變現這兩個東西扯到一起。你說現在的“頂流”有周杰倫作品多嗎?根本就沒有,但是他們的代言可比周杰倫多得多。

反觀現在,內娛限定團只有兩年,兩年內要接商務,要錄團綜,要上綜藝,要準備單曲,沒有那麼多時間修煉基本功。而且限定團的首要目標就是變現,就連出作品也是為了上通告,不能等到上節目時沒歌可唱。你看有些限定團出道後,直播上得比李佳琦都勤。不停地跑商務,但是他們對大眾的貢獻是什麼呢?就是那幾首難聽得要死還死貴的歌。

流量的時代,慢慢在抹去一些真正有作品的人的痕跡,把他們也商業化了,市場就用流量來判斷他的價值。仔細觀察能發現,小花粉的battle也隨著流量時代的到來而轉變。最開始都是比獎項,沒有人會把代言寫在戰報上。現在就是比代言,高階奢侈品有幾個。市場現在用流量來判斷藝人的價值,但是藝人價值並不一定體現在流量上,這一點我覺得國家整治是很對的。

小孟(綜藝製片人):

我第一次直觀感受到流量的影響應該是2015年。當時我們在平臺做一檔選秀節目,恰好趕上歸國四子,流量巔峰。節目需要一個爆點,需要有人導流,他們就是最好的選擇——其實身份只是推薦官,相當於專案的品牌宣傳人,沒參與錄製,只是將一首歌曲授權給節目作為推廣曲,但拿的費用比其他嘉賓都要高非常多。

圈圈(資深媒體人):

流量的邏輯很容易洗腦,因為它可以量化。我還記得我是如何被流量這個標準說服的——3年前我在雜誌社工作,主編是一位娛樂雷達滯後至少10年的中年男性,選題會上報題,無論是熱播作品的男女主角,還是討論度高的綜藝新秀,在主編那裡都查無此人,只有微博粉絲數可以驅散他眼神中的迷茫。雖然對流量藝人的採訪可能雞同鴨講,但是他們龐大的粉絲群體,的確是閱讀量的有力保障。

雜誌社的採編團隊最初對流量藝人完全不屑一顧。被經營部門按頭做小鮮肉的採訪,是要靠攤派才有記者接活兒的,比派商業軟文還困難。有時採訪前,記者和當紅小鮮肉對面而坐,兩人臉上都寫著拒絕。但是沒辦法,必須做。媒體對流量的妥協,就是從爭相給不到20歲的小孩,寫萬字報道開始的。

流量崛起的這幾年,也是傳統媒體極速衰落的幾年。流量兩個字,對於媒體人也很重要,只不過指的是閱讀量、點選量、播放量。我認識的很多媒體人,沒用多久就自發地成了娛樂圈流量的共謀。追流量當然不好聽,換個說法叫追新聞熱點,就堂皇得多。當大多數人都認同了某個標準後,從業者就會迅速陷入集體無意識。

Q3 流量氾濫真是資本的鍋嗎?

小孟(綜藝製片人):

我記得2015年就開始有所謂的“PPT神獸”的概念了。無論是給客戶的提案還是給平臺的提案,只要你的PPT裡擬邀嘉賓有流量藝人,別人就會高看一眼,提案也會很好通過。這種東西現在水分比較高,是個PPT陣容都不差,都敢亂寫。但在五六年前,敢寫的前提是認識這個藝人,關係很熟,知道他有檔期,那這就得是頭部製片人了。

期間還興起一個壞風氣,就是平臺為了搶流量,和藝人談價格時競相加價,“別人給你多少我比他多”,逐漸出現了選秀藝人出道報價就到了三五十萬這種情況。我剛入行的時候,這種成團上節目的,最多給你出個機酒,甚至連妝發費都不會給的。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金主聽你提案,都不太看中內容,就看嘉賓陣容。我也能理解,你擺出三檔旅行類節目和人家分析有什麼不同,他真的看不懂,但他看到你把張藝興擺在這,他代言的東西賣得好,有轉化率,很直接,就是有吸引力。


小胡(資深經紀人):

現在品牌都喜歡找明星代言,越是大品牌,越要找頂流,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行業裡的佼佼者,只有行業裡目前熱度最高、最有話題度的藝人才配得上。

這些品牌需要的是擴大知名度,還有的國民品牌是需要年輕化。其實品牌不缺粉絲衝的那點銷量,他需要的是粉絲給他做推廣。單鏈銷量好,品牌PR頂多在群裡說句感謝,一旦藝人的熱度沒有了,該不用還是不用。

對品牌來說,砸錢請流量是最簡單的推廣方式,不需要辛苦想創意、搞營銷。新一季產品推出,有針對性地找目標消費人群推崇的明星就好。

劉翠萍(資料服務商):

很多品牌找代言人,從一開始做選擇時,就會找我們這樣的資料公司做評估,選完之後,我們還會做長期監測,評估代言效果。以前,品牌普遍更看重流量和熱度,誰最火就選誰。

現在他們會覺得要取捨,尤其是頭部的明星,會關注他們風險高不高,都是什麼風險,還會細化到過往的負面口碑和輿情。以前他們參考我們的資料選擇代言人時,我們也會提示風險,他們重視程度不夠。比如去年12月,我們做了關於吳亦凡的風險評估,那時他還不算高風險,他要重點關注的主要是道德風險和粉絲團風險。道德風險主要是他的私生活、緋聞女友、不專業、不敬業等等。我們的監測資料顯示,他的正面評價和負面評價分別佔59%和41%,相當於這個人的正負面評價幾乎一樣多。我們會給品牌做此類風險提示,至於品牌是否選擇用他,不在我們決策範圍。

現在,吳亦凡在我們的系統裡已經查無此名了,鄭爽也沒有了。霍尊雖然還在,但也沒有什麼新增資料了。

圈圈(資深媒體人):

如今討伐流量都要捎上背後的資本,我一直都沒搞明白,這個面目模糊的背後資本,到底是誰?有人說是平臺,可是平臺製作的劇、綜藝也是為了招商。如果說資本是品牌,是冠名商,那麼他們選擇流量無非是為了迎合消費者。

這就是個惡性迴圈,單獨抽出哪一個環節,都無法承擔全部的責任。

Q4 飯圈行為困擾你了嗎?

小孟(綜藝製片人):

越大牌的流量藝人給我們工作造成的負擔越多。因為他的一舉一動都有龐大的粉絲群體盯著,藝人團隊的干預也會增多。比如流量藝人拍攝外景,每天二十多個站姐在外面候著,很影響嘉賓狀態,最後影響的還是節目效果。


不過流量藝人尤其是打投機制選出來的藝人做嘉賓,粉絲對節目的造勢都不會太差。對傳統衛視來說,收視率還是衡量標準,粉絲貢獻率有限。但是粉絲對網路端播放量的貢獻就很大。

小許(追星達人):

我追星十年了,但我真的很討厭流量飯圈。以前我追的是真正的歌手、演員,不搞飯圈的這些玩法。後來追到流量才發現,什麼都要比——微博的點贊數、評論數要比,超話的簽到數、排名也要比,代言產品的銷量要比,應援的排場要比……反正只要有數字的東西就能比,很內卷,很病態。

比如偶像過生日,如果同咖位明星的粉絲搞了個100萬的(規模),我們再搞個20萬的,自己就覺得丟人。集資的時候粉絲就會主動說,“這次要多搞一點錢,要做得好一點”。

小胡(資深經紀人):

粉絲的很多行為其實是對自己的偶像、對偶像所在的經紀公司不夠信任,覺得除了自己沒人能救他的偶像。而粉絲話語權過大和專業運營邏輯必然發生衝突。

比如粉絲打投送自己喜歡的選手出道,不會考慮全團配置。經紀公司接手後就要從專業運營團體的邏輯和思維來打造,勢必會有取捨,唱得好的要讓他繼續唱,唱得稍微差的就要轉型。這時候粉絲又會跳出來維權,說自己砸錢投票選出來的第二名,團體出歌時演唱時長為什麼不是第二。那是因為他唱不好。錄音室可以修,到現場怎麼辦?假唱?

還有直播、上節目說自己愛豆鏡頭少了。每次直播我都要上導播車,但專業的事情就得交給專業的人做,人家導播就沒認清楚你的臉,我還能在後面指手劃腳嗎?彩排了5次,最後還是有一個人沒有鏡頭,那個導播從頭到尾就是不認識他,你怎麼辦?導播自己都說,媽呀,這化完妝和不化妝長得不一樣啊。你這怎麼辦?你沒法解決啊。

但是粉絲不理解,這種時候他們就會辱罵經紀人。我也收到過莫名其妙的辱罵簡訊,還有人在微博上面罵我,放我的照片,放我的身份證號。他們完全沒有辦法用理智的聲音和你對話。我希望大家都躺平追星,後來發現,在內娛的環境確實不太容易實現,有些粉絲“事業心”比藝人都強。

王珊(電子刊從業者):

雖然我有一部分工作算是“靠粉絲吃飯”,但我確實很看不慣現在的網路風氣和粉圈的一些行為:在網上口嗨;披著小號,假裝別家粉絲挑起罵戰——說幾句就能吵起來,每次吵架都是混戰。

如果以後沒有選秀了,電子刊可能真的做不下去。只有秀粉要在電子刊資料這塊支援偶像。他們是被打雞血打得最厲害的一批人。去年我們拍了5期電子刊,都是有選秀經歷的藝人。

我們也很難,要賺他們錢,也要照顧他們的心理,不能吃相很難看,把他們當韭菜割,他們會不開心的。雖然他們心裡知道自己是韭菜,但也要看怎麼被割。一遇到事情,他們就會在微博上瘋狂私信你,給你留言,搞得十萬火急。他們有的很禮貌,有的咄咄逼人,搞事情的多半是咄咄逼人的。我朋友傳授我,粉絲很難搞的,不講武德。官微回覆一定要斬釘截鐵,不然誰知道對方會不會拿著你的回覆掛到粉絲群或者微博上去搞事情。

劉翠萍(資料服務商):

我們的風險評估體系主要分為5大類。前4類分別為政治風險、法律風險、道德風險和其他風險。另一類就是粉絲團風險。風險等級又分為提示風險、警示風險和高風險。一般情況下,高流量也意味著高風險,特別是粉絲團風險。比如微博評論中,只要出現“腦殘粉”“飯圈”等標籤,都會被作為資料監測到。有的粉絲數量很多的藝人演技差,也屬於二級風險,因為演技差就會有人評論和批評他。

(來源:騰訊新聞)

* 封面圖來自視覺中國,部分圖片來自網路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貴圈|為什麼流量明星敢要天價報酬?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