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1
[隱藏]
吉永小百合主演電影《生命的停車場》亮相北影節。


新浪娛樂訊 2021年第十一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於9月21日開幕,此次也有諸多國內外電影在這裡進行展映。其中值得關注的一部是日本著名女演員吉永小百合主演的電影《生命的停車場》。這部電影已經在日本上映,獲得了非常好的口碑和票房,此次也是首次跟中國觀眾見面。

我們採訪到了電影主演吉永小百合與導演成島出,一起走進這部溫馨作品的背後故事。

Q:首先想問一下導演這次《生命的停車場》的創作背景?

成島出:我和吉永小百合老師的第一次合作電影是《不可思議的海岸物語》,在這之前我拍過一部電影叫《孤高的手術刀》,吉永小百合老師有看過,她就跟我說她想演醫生,但是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角色,找了10年左右了,我終於找到了合適她的作品,也就是《生命的停車場》的同名原作。我覺得吉永小百合老師應該會喜歡,也很適合這個角色,這就是此次企劃的開端。

Q:關於臨終關懷,導演有做過事前調查嗎?

成島出:是的,這在日本中國等大多數國家都是一個很嚴峻的問題,在思考如何讓大家能有一個快樂的晚年時,不管怎樣,醫療都佔了很重要的部分。日本近年家庭醫療有著飛速的發展,希望通過這部電影,在如何擁有一個快樂的臨終期上給大家帶來新的靈感,這是我讀完原作後的感想,同時也很高興能邀請到吉永小百合老師來出演這個家庭醫生的角色。

Q:吉永小百合老師您聽到這個企劃時,有什麼想法嗎?

吉永:我看了導演拍的《孤高的手術刀》後,就跟導演說自己很想演一次醫生,我想象的是在《孤高的手術刀》中的那種外科醫生的角色,但這次的角色雖然是外科醫生,但是是從急診醫生轉職成家庭醫生的一個角色,這之間的心情轉換很難詮釋,所以一開始我還是很擔心的。但是嘗試了之後我瞭解到對家庭醫生來說心理關懷是很重要的,通過這個來加深與病人之間的羈絆,雖然剛開始不是很順利,但隨著故事的發展,在表演的同時也讓我接觸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Q:寫劇本是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成島出:不能說是困難吧。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當然臨終關懷是一個方面,還有一個方面是吉永小百合老師演的主角在東京是頂級的急診醫生,回到金澤後第一次接觸家庭醫療,這個成長的過程是我很在意的點,人只要活著不管幾歲都是可以進步的,我也希望把這種可能性傳達給大家,這也是這部作品的一大主題,在不斷的成長過程中,再加入給父親,小女孩送終的經歷,這是我從寫劇本是就開始計劃的電影構造。

Q:吉永小百合老師,您讀了劇本以後感覺怎麼樣?

吉永:很難演啊。如何來表現才好,在沒有行為表現的情況下,如果不用心去演繹的話會很虛假,又因為在特殊時期,也沒辦法在醫院接受醫療執導。不過,這次醫生們來到了拍攝現場,非常仔細地指導著我各個方面,像急診的處理方式,在宅醫療的測血壓方式,測含氧量方式包括打針的方式全部都有教我,真的很感謝大家,如果醫生們沒來的話,又去不了醫院,看網上的視訊也都是不懂的地方,在這方面真的很謝謝大家。

Q:吉永老師有和導演商量過劇本嗎?

吉永:這次最難的地方是,因為剛開始讀劇本時疫情還沒有開始,所以關於如何為父親送終這段劇情的表現非常難,我也是困擾了很久,和導演討論了很多。

成島出:因為發生疫情後,突然多了很多無法為自己重要的人送別的事,每天新聞報紙都是報道今天的死亡人數,好像回到了戰爭時期一樣。一開始關於主角為父親選擇安樂死這段故事上我想表現的更激烈一些,但是在疫情陰影的籠罩下電影公映的話,應該如何表現我真的也是猶豫了很久。

Q:導演也有鬥病經歷,這對劇本產生影響了嗎?

成島出:我當時在築地的癌症中心接受治療,當時吉永小百合老師來看望我還送了我護身符,跟我說一定要戰勝病魔迴歸片場,那對我來說比任何抗癌藥都有用。劇本方面的話,最後有一個黎明的鏡頭,那是我在鬥病過程中想到的,當時還不知道能不能得救,晚上在醫院睡不著覺,看著窗外築地的彩虹橋,太陽慢慢的爬上來,真的非常漂亮。在自己生死未知的情況下看到了這樣的景色,像是被淨化了一樣,我留下來眼淚,不是喜悅或者悲傷的眼淚,就很自然的流了下來,真的太漂亮了。所以這次完成劇本的過程中,也希望咲和子能看到這樣的黎明。

Q:吉永老師覺得導演的映像表現怎麼樣?

吉永:剛剛是我第一次聽到關於最後一個鏡頭的故事,真的很直擊心靈,當時元花樣滑冰選手的淺田真央看了這部作品後就有說,這部電影的主題在最後一個鏡頭中完全表現出來了,說明真的很好的傳遞給了觀眾,我也被她的的感想給震撼到了。

Q:演醫生的感受怎麼樣?

吉永:真的太難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希望通過這部電影能讓大家感受到家庭醫療的重要性,大家都是全心全意為病人著想的,我雖然還沒有生過什麼大病,有很多不知道的東西,萬一以後生病了希望也能遇到這樣的家庭醫生。

Q:第二次和吉永老師合作,感覺怎麼樣?

成島出:因為這次是在疫情中進行的拍攝,所以還是遇到不少困難的。一直以來我都是試拍很多條,確定了真正想要的以後,才開始正式拍攝的,但這次的話演員都帶著口罩,用遮面的話燈光又會影響,所以沒法試拍,一旦流程確定了,就馬上正式拍攝了。吉永小百合老師有很多鏡頭臺詞很長,因為不能試拍,這能一開始試演一些走個流程,但每次吉永小百合老師的臺詞都很完美,鈴醬和桃李君等大家看到了這個情況都覺得自己不能NG,所以雖然在疫情下拍攝很辛苦,說真的我不想再這樣了,但多虧了吉永小百合老師在那裡坐鎮,大家集中力都很高,大多都是一條過。

吉永:我相信這部作品會一直留在日本的電影史上, 片場的緊張感也是我至今為止從未體驗過的,因為大家都秉持著絕對不能在劇組出現感染者的原則,所以非常遵守規則,這樣的情況下,緊張感反而起了好的作用,大家都儘量一條過,一下都集中起來了,所以這方面來說是很珍貴的體驗。

Q:請談談關於影片中的廣瀨鈴和鬆板桃李

成島出:兩位都很優秀。他們需要配合吉永老師和西田敏行老師的表演節奏,這應該和他們如今的表演方式不太一樣,但他們完全沒有自我主張,很尊敬前輩,這對他們這個年齡段的演員來說很難得。我和吉永小百合老師也聊到過,希望他們能漸漸轉型成電影人,在日本的電影產業中發光發熱,真的都是逸才。

吉永:是我很期待的事,每天都很激動,有很多設定很難鏡頭,他們都是毫無怨言的從心底來演繹的,這對我這個演了幾十年電影的人來說都是很新鮮的,我十分珍惜當時的那份心情。

Q:請談談這次西田敏行老師的出演

成島出:西田老師的話,他的《天國車站》等作品我都有看,我是他的粉絲,他也是我的大前輩,一直想和他合作。影片中有一個場景,我能拍到真的非常幸運。真的因為是西田老師和吉永老師才能演出那個感覺,很出乎我的意料,雖然劇本上寫著會發生什麼,但是片場的表演已經超越了這個範疇,真的很感謝,讓我有了自己是在拍電影的實感。

吉永:從前我就有收到過中國觀眾看了《天國車站》的信,我很高興,當時我們都很年輕,在雪地裡一起玩耍,現在的話大家都到了中高年,能以這樣的形式再次合作真的很棒,西田的話身體也會有些問題,希望他能好好照顧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拍攝更多優秀的作品。

Q:影片中出現的診療所可以說是作品最重要的配角之一

吉永:一開始我也覺得怎麼是這樣的一個地方,但是漸漸的我感受到了溫暖,正是這樣的地方才有生活氣息,拍攝的時候不是會用煙霧來製造效果嘛,我們的場景也採取了類似的方式,但是真的很好的展現了以前那種柔和溫馨的氛圍。

成島出:這是我和攝影師相馬,還有照明師佐藤一起合作創造出來的氛圍,這次的目標是富有古味的,1960年代的光線和照明,用了很多老式的照明方式,但是以前的話,想要拍攝這樣的感覺要費很多的功夫,現在的話攝像機等都進步了,稍微努力一下就能等到差不多的效果,所以這次大家一起合作創造了這樣一個比較懷舊,令人懷念的空間。

Q:本片在日本上映後,反響非常不錯,請兩位談談本片想傳達給觀眾的資訊

吉永:該如何選擇自己的生存方式。雖然這部電影中有很多人過世,但是是一部想讓大家思考自己生存態度的電影,我自己也是,因為拍了這部作品,我第一次開始思考我以後想要以怎樣的樣子活著,看了這部作品的觀眾,也有很多人寫了這樣的信給我,所以希望也能給大家一些感觸。

成島出:這次的原作包含了很多主題,像醫療問題,安樂死問題,我認為其中很重要的一個主題是剛剛提到的《好地方》,現在社會在漸漸的分裂,老齡化問題越來越深刻,人與人之間可能無法很好的交流。我住在大久保,那裡有很多中國人,我經常去的一家中餐廳老闆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看了好幾遍,我的作品他都有看,他覺得這部最好,感受到了我想傳達的資訊。

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日本和中國,韓國的大家都相處的非常和諧,在那家中餐廳,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大家的關係都很好,都是朋友。在電影上也是,大家能夠相互傳遞想要傳達的資訊,通過這部電影能讓大家感受到這點的話就好了。吉永小百合老師也是,很早之前就開始致力於反原爆,反戰等問題,這次通過醫療這個主題希望能把這些傳遞給中國觀眾。

Q:這次《生命的停車場》入圍北京國際電影節,感覺怎麼樣

吉永:非常開心能夠以這樣的形式入圍第十次北京國際電影節,很幸福。1977年,中國度過了一段不能拍攝電影的時期。準備重新振興電影產業時,我和木下惠介老師,仲代達矢等一起去了中國,在中國的攝影所和很多導演演員一起聊天,當時就覺得將來中國會拍很多優秀的電影,沒想到真的不停的出了很多的優秀作品,感覺日本已經被超越了。這次在這樣的情況下無法到現場參加北京電影節真的很遺憾,希望能夠通過微博這個平臺和中國的觀眾交流。

成島出:我真的很想去北京參加電影節。之前有提到的《孤高的手術刀》,當時也有參加中國的電影節,那時我也因為工作沒能去成。我相信就中國對電影產業的重視程度來看,北京國際電影節在近幾年裡很有可能會發展成世界矚目的電影節,真的很想去,非常遺憾。不過希望還能有機會,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中國共同拍攝吉永小百合老師主演的作品。

在張藝謀,田壯壯開始拍電影的時候,我正好20歲左右,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也受了很多影響。田壯壯的話,當時在日活的攝影所進行過後期配音製作,當時還是有聲電影必須來日本完成的時代,那時我有和他握過手,好像是《藍風箏》這部作品,從那時開始我就收到中國電影很多的影響。此外,姜文導演的《鬼子來了》在中國沒能公映,不過我認為,那應該是日本人拍的題材,但是中國人拍了!我真的能夠感受到中國導演的力量,並受到了很多激勵。

吉永:中國電影的話,《那山,那人,那狗》我非常喜歡!是很久以前霍建起導演的作品。我還曾經策劃著想和導演合作,當時說著要符合當下情況,無關戰爭的作品,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劇本,最後也沒能合作非常遺憾。最近的話《春江水暖》,我今年看的,拍得真好。

日本有很多文化都是有中國傳入發展至今的,所以真的希望大家能夠好好相處,特別是在文化面上,今後希望能有更多的交流。

成島出:二,三十年前和中國電影電影人的交流還是很多的,但是現在的話,不知道為什麼交流反而減少了,我真心希望大家能夠有更多的合作。像京都有很多中國遊客,日本也有很多人去中國玩,希望電影也能像這樣交流,吉永小百合老師也是,能有機會和中國的明星一起合拍電影的話,我真的會很高興。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吉永小百合新片亮相北影節-與導演聊電影幕後故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