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766
  • 回覆: 5
[隱藏]
這個夏天,最火的綜藝,非《披荊斬棘的哥哥》莫屬了,被重新帶火的哥哥有很多,李雲迪是讓人最意外的一位。

誰能想到“鋼琴王子”一天之內上兩次熱搜,沒有一次是因為鋼琴,全部是因為“綜藝感”呢?

線下李雲迪更是行走的造梗機。

網友吐槽“這節目就不能請點人類高質量男性嗎”,李雲迪親自下場回覆“我都不算人類高質量男性嗎?”

天吶,這還是我們認識的那位冷豔高貴的“鋼琴王子”嗎?

然而,時間往回倒流20年,年輕時的李雲迪,根本就不屑於像如今這樣的娛樂包裝。



少年時期的李雲迪,有多厲害?

年僅18歲的他,便拿下了沉寂15年的“肖邦國際鋼琴大賽金獎”,成為開賽73年以來,最年輕的金獎得主。截止目前,依然沒有人打破這個記錄

然而,他的厲害,遠不止於此。

當李雲迪接到國家文化部通知,讓他代表中國去波蘭華沙蔘加肖邦國際鋼琴大賽時,那是他第一次參加這麼重要的國際大賽。

那時他並未深層次地學習過肖邦的音樂作品,而且距離比賽只剩下8個月的時間,他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準備。

但是8個月後,在比賽現場,當李雲迪指尖的最後一個音符迴盪在演播廳時,觀眾全部起立為他喝彩,就連來自世界各地的23位頂尖評委,也罕見的紛紛起立鼓掌,如潮的掌聲一波接一波,久久沒有停息。

當評委宣佈完第三名和第二名時,還沒等到宣佈第一名的時候,臺上參賽的選手集體把李雲迪高高舉了起來,所有人都發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李雲迪還拿下了第十四屆肖賽金獎,這個金獎,就算選手拿到第一名,也不一定能夠得到它,只有來自世界各地頂尖的評委覺得你有資格拿金獎才可以。


李雲迪獲得金獎的訊息一出,在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鮮花、掌聲、鏡頭,將凱旋而歸的李雲迪包裹了,記者們爭先恐後採訪李雲迪。當晚的新聞聯播,專門報導了李雲迪回國的盛大場面。

輝煌的成功使李雲迪被國人視為民族英雄,為中國翻開了鋼琴藝術歷史的光彩一頁,這次大賽就像一次加冕典禮,將“鋼琴王子”的桂冠戴在了李雲迪的頭上。


一夜成名的李雲迪,除了被鮮花和掌聲簇擁著,還以“鋼琴王子”的身份出入國家級各大晚會現場。

他曾被江主席接見過5次,其中最難忘的一次是2001年的元宵節。

李雲迪在人民大會堂演出,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領導人, 面對如此隆重的場面,李雲迪有點緊張。

就在李雲迪感到手足無措時,江主席的一個舉動,讓李雲迪徹底從緊張的情緒中抽離了出來。

他主動走向李雲迪,站在他身旁,拉過他的手,親切地給其他人介紹:這位少年就是肖邦大賽的金獎得主。

那一刻,李雲迪害羞的笑了,內心充滿了感動。


能為國家贏此殊榮,是李雲迪一生的驕傲,能被國家領導人如此賞識,讓李雲迪受到莫大的鼓舞。

每一次會見分別時,江主席都會把李雲迪拉到身旁,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不要驕傲,要繼續努力,為祖國爭光啊。

面對領導的悉心教誨,李雲迪一直把“不驕不躁”作為自己藝術生涯中的信條,不被浮雲遮望眼,不受功名牽絆。

人一旦有了精神引領,那麼未來的道路,即便滿是誘惑,也不會偏離軌道。


一戰成名的李雲迪, 接到了很多影視公司的合同,他們都想要包裝他。

有一次香港嘉禾集團根據李雲迪的成長經歷,撰寫了一部電視劇,一共20集。 甚至連名字都取好了,就叫《琴膽童心》。

嘉禾的工作人員興沖沖的把劇本拿給李雲迪看,很希望能和李雲迪合作成功。

思索片刻後,李雲迪委婉地拒絕了嘉禾公司的商業合作,他心裡始終有一桿秤,這桿秤是江教員給予的鼓勵和引領,是自己對於古典音樂的完美追求。

之後很多家影視公司找上門來,也都被李雲迪一一謝絕了。


享受完鮮花和掌聲之後,李雲迪始終保持著一份清醒。

在他眼中,快餐文化和自己追求的高雅藝術是背道而馳的,彈奏肖邦的指尖,怎麼可能會降低格調,去附和大眾娛樂的節奏呢?

李雲迪心中的藝術,是在安靜的流光裡,滋生出來的高雅音符。

對於藝術的追求,李雲迪有自己的堅持,拒絕商業包裝便是第一步。


為了避免媒體的叨擾和影視公司接二連三的“求合作”,李雲迪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人生最高光的時刻,退出舞臺,去國外留學。

當所有人都以為他會乘勝追擊的時候,他卻選擇了激流勇退,這一行為,令很多人不解。

但是李雲迪卻十分清醒,他說:肖邦大賽為我開啟了一扇門,我這麼年輕就能獲這樣的大獎,一不小心就會陷進去。我還要努力學習,提高自己的知識儲備和文化藝術修養,永遠以“起點”的態度向前走。

在德國漢諾威留學的時候,李雲迪常常練琴到很晚才回家,有時候會練到晚上十一二點而錯過飯點。

曾經有記者好奇的追問:校園生活怎麼樣?有沒有被人認出來?

李雲迪說:在這裡,我就只是一名單純的學生,除了上課就是練琴。只有從國內的喧鬧中跳出來,才能靜下來站在高處去透視和反省自己的境遇。


人一旦進入反思,就會重新調整方向,只有人生的方向清晰了,心靈才能夠獲得一種解脫,完全放下聚光燈下的追捧,才能獲得足夠的平靜。

事實上,一位18歲的少年,一下子站在了藝術的巔峰,內心多少有些不安全感。

留學那幾個月,終於讓他重新找回了藝術的初心。

當你還沒能力展翅高飛的時候,就要努力先讓自己羽翼豐滿,更要學會愛惜自己來之不易的羽毛。


作為一名國際頂尖的鋼琴家,李雲迪的粉絲遍佈全國各地。

一次在日本演出時,李雲迪剛一出現,立刻引來一片尖叫聲,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孩子。

演出結束後,這些人仍聚集在出口,保安人員怕引起騷亂,讓李雲迪先上車,沒想到車剛駛出音樂廳大門,那些粉絲又尖叫起來。

李雲迪出於禮貌,把車窗搖下來向樂迷們招手迴應,這下好了,粉絲們全瘋了,圍在車前堵住去路,然後往車裡扔小禮物。

在大眾的認知中,李雲迪長了一張帥氣的臉,很符合偶像氣質。

但是,李雲迪卻拒絕被冠以“偶像”的稱號。

他曾公開對媒體宣稱:我希望大家關注我是因為我的作品,如果能切身領會到我彈的音樂才是給我莫大的安慰。現代社會是一個偶像時代,但在古典音樂的境界中,只存在大師,沒有偶像。

“偶像”這個稱呼,更側重長相而忽略了實力。

而“大師”才是李雲迪心馳神往的最高殊榮,這樣的稱呼才是藝術最終的歸宿。


李雲迪不但拒絕被定義為“偶像”,還特別抗拒商業化宣傳。

其實,無論古典音樂在李雲迪心中有著多麼高的價值,但是在市場的境遇,卻始終不景氣。

藝術需要商業化的宣傳,更需要噱頭,引起人們的關注。

一開始,為了唱片的銷售量,李雲迪曾經妥協過,答應在不影響自己學習和練琴的情況下,做一些商業宣傳。

一次,公司為了提升唱片的發行量,選擇在某個大商場的中廳,放了一架價值800萬的水晶鋼琴,時間選在了人流量最密集的週末,讓李雲迪空降現場進行演奏。

畫面就是:一位高雅的藝術家在商場最喧鬧的地方,用價值800萬的水晶鋼琴,彈奏著優雅的古典音樂;而臺下全是一波又一波不懂藝術的看客,時而互相議論,時而歡呼雀躍。

面對如此嘈雜的環境,就算是彈奏1000萬的鋼琴,又有什麼意義呢?從那一刻起,李雲迪開始厭倦這種毫無意義的商業宣傳。


日後,但凡公司提出商業宣傳,李雲迪就會斬釘截鐵的說:這不是我想要的,能推動古典音樂的只有古典音樂,不是充滿噱頭的商業宣傳,應該讓音樂開口,其他都閉嘴。

自此以後,李雲迪再也沒有給自己的唱片做過任何商業宣傳。


拒絕做商業包裝和商業宣傳,李雲迪人生的高光時刻逐漸暗淡下來,在大眾的視野裡,他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

如今,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李雲迪,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畫風完全變了。

如今的李雲迪,頻繁的現身各大綜藝,丟掉了“絕不做商業宣傳”、“不做偶像”的固執,開始在娛樂圈頻繁“接活”,增加自己的曝光度,提高流量。

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的他,不是穿著燕尾服在音樂廳裡彈奏肖邦的夜曲,而是穿著時裝出現在各大綜藝節目裡唱歌、跳舞、彈琴。


去年,他還以成團見證人的身份參加了創造營結營的錄製。曾經“高冷範”的李雲迪竟然和硬糖少女303團體,一起跳起了女團舞,雖然蹩腳到沒有一個動作是卡在點上的,但是李雲迪卻跳的迷之自信。

有網友調侃:鋼琴王子下凡辛苦了。

的確,最近幾年,李雲迪徹底“下凡了”,還憑藉自己在各大綜藝中的幽默、謙遜、和高情商,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熟知他,並且喜歡上他,從而瞭解到他所從事的古典音樂的演奏。

他不再執拗於以前的想法,他明白,面對流量當道的現下,古典音樂這種冷門藝術很難為自己發聲,他必須站出來作為大眾和古典音樂之間的傳播介質。

他不再堅持自己優雅的形象,如今,現身頂流綜藝《披荊斬棘的哥哥》的他,讓觀眾看到鋼琴王子也有“凡夫俗子”幽默搞笑的一面。

當林志炫和李響起爭執時,李雲迪眼看形式不妙,轉身離開現場。

就在大家都以為李雲迪是想清靜時,訓練室卻飄來了一陣又一陣激昂的琴聲,林志炫和李響爭執的越激烈,李雲迪的琴聲就越急切,音量大到蓋過他倆爭執的聲音。

幾個回合下來,林志炫和李響看出了李雲迪的用意,爭執的語調也逐漸變得緩和起來,李雲迪的琴聲也隨之轉向柔和。

李雲迪用自己獨特的處理方式,將這場一觸即發的“戰爭”扼殺在了搖籃裡,一下子圈粉無數。

網友紛紛調侃:這是節目組請的有史以來最貴的bgm嗎?


李雲迪在節目中,給大家帶來的歡樂還不止於此。

別人吃龍蝦的時候,李雲迪就把自己的減肥餐放在龍蝦前說:我就要坐在龍蝦前吃減肥餐,聞著這個味道,就感覺自己吃到了;

看見遊戲機時,他立刻活蹦亂跳的像個孩子,開心到自己一個人打了一夜的遊戲;

他生怕林志炫的直言直語傷害到其他人,便如影隨形的當起了林志炫的“語言翻譯”;

看完《披荊斬棘的哥哥》,有人說,李雲迪多年的人設翻車了,也有人說李雲迪終於抵制不住誘惑了。

其實,與其說李雲迪跨界是對過去清高人設的打臉,不如說是歲月帶給他的一種通透。

年少時的清醒是堅持對錯,因為我們閱歷尚淺,只有堅持對錯,我們才不至於把自己的路走歪;

而中年時的清醒就是順勢而為,當我們看明白一切的時候,識時務者,方能成為俊傑。

正如莫言在《晚熟的人》中所寫:年輕的時候,執著於什麼都不為過;成熟以後,放棄什麼都能理解。

所以,人到中年的李雲迪,與其說他在向商業低頭,向生活妥協,不如說是放棄執拗後的另外一種豁達與清醒。

——END——

【文|培培】

【編輯|柳葉叨叨】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從“鋼琴王子”到“銷聲匿跡”,李雲迪到底經歷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熱賣及精選
時光飛逝


太陽也有落山時,明天曰出又是一片光明。


整容整到咁,仲係日日扮木村,好心你啦!


[隱藏]
 
搵夠吧


李雲迪vs朗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