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5
[隱藏]
《披荊斬棘的哥哥》播出過半。

觸動飄的,除了舞臺的精彩,還有哥哥之間的化學反應。

淘汰場面,就很值得玩味。

前幾期淘汰,有人被誇大氣,有人被罵綠茶。

而最新一期李雲迪的淘汰場面,卻讓飄深刻體會到:

什麼叫體面。


這次是由隊長宣佈淘汰名單。

為了避免難堪,隊長陳小春選擇讓每個人輪閱名單,心知就好,可即便如此,氣氛還是頗為凝重。

打破這層尷尬的,卻是出了局的李雲迪。

得知自己被淘汰後,他沒有任何懊惱和不滿。

反而主動講述自己在節目中的得失,安慰眾人。

有彈幕說:“李雲迪自己走了,還要安慰別人太慘了。”



在飄看來,這不是慘,而是李雲迪在節目中最折服人的地方——

一眾哥哥里,他是待人接物得最體面的那一個。

每一次出場,都不會讓人感到突兀。

每一次亮相,也都舒舒服服地呈現。

這份體面,其實是一種出色的社交能力。

這種能力,用最近網友的話說就是,社交牛逼症。



代表人物?

《喬家的兒女》裡積極熱情的喬四美,《雲南蟲谷》裡天不怕地不怕的王胖子。



但,飄也發現了,一旦熱詞出現,梗永遠越玩越跑偏。

現在,好像只要厚著臉皮,強行與他人搭話,都能稱之為“社交牛逼症”。

事實上,出色的社交能力,遠不止如此。

今天正好借幾位哥哥聊聊:

真正優秀的社交行為,應該是什麼樣的?



如果要在33位哥哥里,找一個最符合“社交牛逼症”表面症狀的。

相信不少人首先提名布瑞吉。

布瑞吉,令全員社恐的大灣區無比依賴的哈人。

舞臺拉票,cue他。



刺探“敵情”,找他。

連制訂戰略,也少不了這個智囊。



不得不說,對比起二次公演前,連尋找聯盟隊員,近在咫尺還要靠打電話搭話。


布瑞吉加入之後,大灣區哥哥們無論是對外相處,還是對內交流,都遊刃有餘了不少。


張智霖扭胯不能入戲,他幫忙活躍氣氛

到後來就變成,春哥逢人就誇他。

張智霖乾脆在節目裡稱,要收他做“乾兒子”。

布瑞吉這個哥哥團社交牛逼頭號種子,厲害在哪?

無外乎兩個詞兒:會玩,也玩得起。

前者,其實很多人都做得到。

難的是,讓後者長期成為前者的前提。

布瑞吉的出場,其實是個先抑後揚的過程。

第一期,各位哥哥初亮相。

其他哥哥再自信,話術上還是保持謙虛。

比如李響,哪怕說一定要在臺上展現最好的自己,也只是強調“你跟我比拼,(我)是配得上你的”。


布瑞吉卻從一開始就很張揚:

“遇到再強的對手,都不會去後怕。”


這導致很多人對布瑞吉的第一印象極其不佳。

這麼一個閱歷單薄,作品不多的年輕藝人,有什麼資格那麼狂。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轉變印象?

或許是當大夥發現,他的主動、積極和自信,並不因為具體境況而改變。

幾場公演下來,布瑞吉所處的逆境居多。

做隊長,沒拿到好名次。

加入大灣區,最新一期,更是險些被淘汰。



但只要鏡頭播到他,永遠是積極解決問題的姿態。

第一期裡,他和GAI都是說唱歌手,且朋友多年,在表演內容上不謀而合,聊得火熱。

而另一個組員瑞奇,在一旁卻有些格格不入。

是布瑞吉很快發現他的處境,並主動把自己當成“橋樑”,平衡彼此表演風格,突出瑞奇的存在感。


如果說,此時的主動,多少還因為他作為隊長,需要擔起職責。

那麼最新一期裡,他的主動,則更多出於本性。

同為隊內倒數三名,他本以為自己該走,結果李雲迪被淘汰。

傷心歸傷心,卻沒有一味沉浸在自責的情緒裡。

而是很快收拾心情,抱著不辜負李雲迪的目的,繼續投入比賽。

他的社交禮儀不為境況轉移,也不因具體物件而改變。

作為後輩,布瑞吉對待哥哥,做到了不卑不亢。

在一群更有資歷的前輩面前,爭取當隊長。

有禮貌也有姿態。

但必要時,他也心甘情願做輔助,幫助大灣區哥哥完成表演。

用張智霖的話來說,看著最小,最幼稚。

其實貼心又耐心。

且一直保持自己的能量場。

在與人交往這個命題上,飄一直覺得,真正會社交的人周圍一定有一個磁場。

自我能量團穩定,又能吸引他人的人,必然是社交場裡的香餑餑。



如果說,布瑞吉屬於顯型的社交牛逼。

那麼李雲迪,則是更隱形的。

在人群中看似透明,其實沒他不行。

很多時候,李雲迪其實是哥哥里最先感受到尷尬情緒,並在事件徹底膠著前,主動出面調和的那一個。

就比如《披哥》第一個名場面:林志炫“不讓”李響唱歌。

網友的關注點都在“林志炫太個人主義”上。

但很少有人發現,旁邊的李雲迪一直在為二人調和。

這其實並不是他的分內事。

完全可以像舞臺總監陳琦沅一樣,一看到吵架苗頭就立馬抽身,坐山觀虎鬥。



可他卻沒有袖手旁觀。

從始至終關注林李二人的情緒,為了緩和矛盾,光是站在雙方角度的“表示理解”之類的話,就說了幾次。







而當討論無果,回到宿舍之後。

也是李雲迪主動找兩人溝通,試圖解決問題,而不是讓關係繼續變僵。


從這裡其實可以明顯看出:

在社交場中,李雲迪對尷尬氣氛的容忍度,遠低於他人。

良好的教養,使得他往往主動緩解尷尬氣氛。


尷尬到無處安放的手指

但,體面的人,固然進退有度。

有時卻因為太過於高潔,而顯得冷漠。

難得的是,李雲迪的體面背後,是有溫度的。

這種溫度體現在,與他人的交往中,有著強烈的同理心。

他總能敏感地察覺到別人的情緒,完全代入對方,替別人著想。

節目裡,林志炫打算找熱狗結盟,堪稱哥哥社交另一名場面。

林志炫出於藝術家的堅持,自說自話,向熱狗提出“翻新rap”。

但對專業的rapper談創新,其實是很冒犯的。

所以,在旁的李雲迪趕忙補了一句“在可行性範圍內”。

一下子降低了這個建議的攻擊性。

林志炫接著說:“不做憤怒與敵視的。從容、對人生抱著說故事的態度。很輕鬆地跟古典做嫁接。”

為了減弱這句話裡,指手畫腳的挑釁意味。

李雲迪又補充到:“在不影響各自風格的情況下,你們和我們的風格能形成強烈反差,反而能凸顯各自獨立的風格。”

正是李雲迪的處理,使得林志炫那些聽起來有點刺耳的建議,更好地被理解與接受,也不至於挑起與他人矛盾。

他的一言一行,展現了一個有教養,有同理心的人,是如何在和日常相處中讓他人感到舒服。

比如擅長髮現他人的優點——

白舉綱和高瀚宇被李承鉉誇獎會跳會唱時。

是李雲迪及時補充,誇讚白舉綱的創作能力。


熱心幫助他人——

在趙文卓練舞難時,他主動幫助其養成肌肉記憶。

在接受他人幫助之後,會表示感謝——

首次唱rap後,感謝兄弟們,特別是熱狗為他寫的歌詞。

如此種種,如果要用一個詞總括李雲迪的行為。

除體面外,飄能想到的其實是“溫柔”。

這種溫柔,遠比我們想象的更難做到。



眾多哥哥中。

胡海泉和李雲迪,在為人處事上,其實是有一些相像之處。

比如二人都表示理解林志炫——

第五期聯盟時,團員直說沒人敢碰林志炫,胡海泉則為其解釋,說這是因為林志炫有獨到的藝術追求。

都會發現別人的優點——

互送禮物環節,一眾哥哥中,他將金條送給了最不引人注意的敖犬,還誇讚他有生活情趣。

都會主動為別人著想——

團隊與林志炫組結盟時,他看出了對方對說唱的顧慮。

雖然二人處事方式類似。

但細看,其實又有不同。

相比於李雲迪鋼琴家的溫柔,胡海泉更具備社會人的圓滑。

但這種圓滑就像臺上的那個wink一樣,雖然套路,但並不油膩。

這種特質,與胡海泉的“商人”身份有關。

相比起歌手,商人身份也許對胡海泉的影響更大。

大灣區用全部140分搶一個沒人要的《3189》時,胡海泉直接笑說他們可能不太適合進入到拍賣和收藏行業。

而跟哥哥展現的絕活,也是因為經常請朋友去自己飯館吃飯,從而練會的開瓶神技。

在娛樂圈以及商場沉浮多年,讓胡海泉比李雲迪更能摸透這社會的運轉規則。

比如根據多年經驗,胡海泉就能預判出第一輪不可能會淘汰。

要是李雲迪,肯定做不到。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久了,也讓胡海泉深諳語言的藝術。

推薦節目時,懂得包裝話術。

說雖然自己團隊聯盟並不領先,但“真正成為男人的,不是成功,而是面對失敗”。

選擇進入張晉隊伍後,還特意跑去跟原隊長趙文卓說抱歉。

解釋自己來的原因是,“想跟不同的人產生交集”。

想和李承鉉那組聯盟,被拒絕。

反倒誇人家第一時間亮出自己的態度,是非常負責任的行為。

這種既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又不讓別人感到冒犯的言語一度讓飄擊節稱歎。

但如果只是說話好聽,還只是嘴皮上的功夫。

更值得讚歎的是,胡海泉會去主動承擔,並有能力承擔責任。

這也是他無論在哪個隊,都被稱為“軍師”的原因。




在趙文卓隊伍,他是全組最關注排位的隊員,恨不得將整個身子都往前探出去。



而到了張智霖的團隊,又主動盤點和哪個隊對決。

但要說最讓飄驚歎的,還是在第四期plus版裡的一個片段。

節目組設計了一個考驗利益和人性的遊戲。

讓哥哥選擇,若自己乘車而同伴步行回去,團隊就可獲得100火力值,而一同乘車回去則沒這分數。



其他哥哥有的為了兄弟義氣,有的覺得100火力值不重要,都選擇了和同伴乘車回去。

而商人胡海泉是怎麼做的呢?

他想了一會,直接打電話給其他隊友,但並不說出遊戲規則,只說有個選擇可以讓團隊多100火力值。

然後問眾人,如果他們是Ricky,會怎麼選擇。

果然,在他的引導下,所有人都說“願意”步行回去。

乍一看,這像一種道德綁架。

但胡海泉最後的解釋,卻實實在在說服了飄。

他先是解釋自己的行為,“並非拋棄兄弟,而是給兄弟一個爭取榮譽的機會,讓其更驕傲”。



強調這並不是情感的傷害,而是為團隊爭取榮譽,還是替同伴爭取的。

而等到瑞奇走回來,又上去說:

“其他團隊,未必像我們團隊一樣,相信你會願意做這個事情。”

瑞奇本身就是新入隊的,很容易會誤解這一決定。

而胡海泉這句話一出來,不僅消除了瑞奇一路走回來內心的疙瘩。

還拉近了他與眾人的關係,增強了他的團隊榮譽感。

高情商發言的頂級言論了。

這個遊戲,是道很經典的利益和情感的選擇題。

雖然“商人本色”胡海泉最後選擇了利益,但他的解決方法可謂是皆大歡喜。

讓人舒服的原因,還是因為站在了瑞奇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所以發現沒。

無論是布瑞吉的熱情,李雲迪的體面,還是胡海泉的高情商。

讓眾人都覺得舒服的根本,還是因為在處事中,能做到處處為別人著想。

真正優秀的社交行為,或許具體表現不同。

但絕不是網上所謂的,突然冒頭,胡亂搭話,“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戲癮上身。

讓自己開心的叫自我,讓眾人開心的才叫社交。

與其說,大家是折服於三位哥哥的社交能力。

不如說,是被他們為人處事中展現出來的共情能力所打動。

優秀的社交能力,其實是對他人情緒的細膩體察,和對他人心思的體貼。

而我們羨慕、渴望一段良性社交。

其實是希望在與他人的往來中,獲得一份尊重,關懷與溫暖。

技巧易學。

而發自真心的推己及人,才是難得。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披哥”三大高情商選手,第一位熱情,第二位體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