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6
[隱藏]
撰文/ AI財經社 周享玥

編輯/ 趙豔秋

2011年10月5日,大洋彼岸發生了一件震驚整個科技圈的大事,被譽為“蘋果之魂”的蘋果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因胰腺神經內分泌腫瘤轉移,在美國加州的家中突然停止呼吸,終年56歲。

而就在前一天,喬布斯親自選定的蘋果CEO繼任者蒂姆·庫克,第一次取代喬布斯,站到蘋果新機的釋出臺上,宣告了喬布斯的臨終之作iPhone 4s的正式釋出。

自此,兩個男人的命運徹底發生轉變。

喬布斯的離世將其在科技圈的地位定格在神壇。在其去世後的一個多月裡,喬布斯家門前、蘋果公司總部門口,以及各地的蘋果專賣店入口,都擺滿了果粉們送來的鮮花、蠟燭等紀念物品,甚至連蘋果的死對頭微軟公司也一度為其降半旗致哀。中國的果粉和喬布斯信徒們,則親切地稱其為“喬幫主”,並紛紛在社交平臺上發文緬懷。

而庫克雖然取代喬布斯成為了蘋果的最大掌權者,但在此後10年間,一直活在喬布斯陰影之下,不斷被世人拿來與喬布斯進行比較和質疑。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十年,iPhone 4s都迭代到iPhone 13了,失去喬布斯的蘋果,庫克守住了嗎?


庫克守住了蘋果,但蘋果只算成功不算偉大

1998年初,重返蘋果兩年的43歲蘋果CEO喬布斯三番五次託關係、找獵頭,終於見到了37歲的康柏電腦公司副總裁庫克。兩個人短短聊了5分鐘,庫克就決定拋棄自己所有的謹慎,應喬布斯之邀,加入蘋果這家當時“瀕臨破產的小公司”。

這是蘋果兩代CEO喬布斯和庫克的故事開局,也是庫克和蘋果故事的開端。

喬布斯對庫克顯然是表現出了極強的信任的。作為喬布斯為蘋果尋求的一個可能解決蘋果當時最大弱點——供應鏈管理問題的關鍵人物,進入蘋果後,供應鏈出身的庫克就被針對性地放到了全球運營高階副總裁崗位上。此後,庫克為蘋果打造了高效靈活的供應鏈,助力蘋果的產品神話。2004年,喬布斯因手術離職期間,庫克更是曾代為管理蘋果兩個月,緊接著又在2005年被正式任命為了COO。

但有時候,擁有前任掌門人的信任,並不等同於能在繼任後獲得外界的信任,特別是在擁有一個足以被稱作“天才”的前任CEO時,繼任者反而可能會被冠以更為苛刻的評價標準。

喬布斯的成就毋庸置疑。從1976年到1985年,喬布斯經歷了創業的黃金十年,打造了Mac電腦,並以此開創了個人電腦時代。而在千禧年之後,移動網際網路和智慧手機高速發展的十年中,他又用iPod、iPad和iPhone三款產品,分別顛覆了音樂行業、PC行業和手機行業,奠定了蘋果在個人移動電子裝置帝國的牢固根基,讓蘋果成為了一個“成功而偉大”的公司。

也因此,外界毫不吝嗇地為喬布斯冠以了“矽谷精神象徵”、“天才”、“聖徒”和“獨裁者”等稱號,稱他是一個“百年不遇的傳奇”、“神一般的人物”。

相比之下,庫克可就平庸多了。他可以是一個“優秀的商人”、“有煙火氣的CEO”,也可以是“實用主義者”、“供應鏈管理大師”,但每每在被人們將其和喬布斯對比起來時,永遠“遜色不少”,他的產品被批評,理念被否定,就連著裝風格都被嘲笑土氣得不像蘋果CEO。甚至每年都會有人發問,“喬布斯走後,蘋果到底還有沒有創新?”


但另一方面,雖然質疑不斷,蘋果業績和市值的增長卻毋庸置疑,屢創新高。

從庫克接任後的2011財年到2020財年,蘋果全年營收規模從1082億美元漲到了274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超1.8萬億元),淨利潤也從259億美元增長到了574億美元(超3800億元人民幣),並連續多年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之一。

而在市值上,2011年8月,蘋果還不到4000億美元,2018年8月卻已經成為世界上首個突破萬億美元市值的上市公司,2021年8月再創新高,突破2.5萬億美元,至今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顯然,就這一點來看,喬布斯走後,庫克的確守住了蘋果的基本盤,讓蘋果和一眾投資者賺得盆滿缽滿。但在不少人心目中,庫克帶領下的蘋果依然算不上一家偉大的公司。一種廣泛的說法是,庫克領導下的蘋果遠不能說是一家偉大的公司,庫克是一個“優秀的商人”,但顯然還不是一個可以比肩喬布斯的時代和產品締造者。

一個重要的評判標準是,庫克雖然在任上釋出了多款創新性產品,但似乎依舊缺乏一款具有足夠“顛覆性”的產品。

儘管庫克已經於2014年和2016年先後推出了Apple Watch和AirPods兩款代表作,分別引爆了個人可穿戴市場和無線耳機市場,但這些代表作是一些“周邊”產品。庫克沒有定義新的引領時代的大產品。

至於iPhone系列,雖然在庫克上任後,銷量一度創下新高,例如iPhone 6和iPhone 6 Plus開售24小時預定量就超過了400萬部,開售三天售出超過1000萬部,達到了iPhone史上之最,並靠著2.2億部的總銷量成為了歷史上銷量最高的智慧手機,但這些都被看作是喬布斯奠定基礎下的順勢而為。且其迭代的主要方向依舊延續迭代的晶片以及更為多元的顏色上,而這對習慣了喬布斯時代蘋果硬體設計藝術的果粉來說顯然不夠“顛覆世界”。

漸漸消失的矽谷崇拜

“喬布斯有一天也會死,所以我們還有機會。我們生存的意義,就是等待著他掛掉……”

2011年8月,剛剛釋出了小米第一代手機的雷軍在和一家媒體聊天時曾說到過這樣一句話。

當然,雷軍並不是真的盼著喬布斯死。為了避免產生歧義,他在這句話後面,小心地補了一句,“一方面,我們衷心希望他萬壽無疆,另外一方面,我們不希望他太強的光芒使這個世界黯然失色,我們希望這是個五色斑斕的世界”。

但這番話語,還是為他惹了麻煩。同樣被稱為“喬布斯門徒”的周鴻禕迅速發難,表示自己“被雷到了忍無可忍”,並炮轟雷軍不要拿山寨貨來忽悠年輕人。

輿論發酵下,雷軍最終不得不在微博上道歉,表示這是“一次閒聊引起的誤會”,自己一直認為“喬布斯是人類無法超越的巔峰”。

然而,一直到一個多月後,喬布斯真的病故,雷軍的這番話語依舊沒被外界忘卻,反而讓他因此出現在了一個“喬布斯如雷軍所願去世了”的標題中,並一度因小米官方微博釋出的兩條調侃喬布斯的微博再次道歉。

雷軍如沒如願不知道,但喬布斯一定不會想到,將來有一天,被稱為“華米OV”的中國手機企業能分別坐上全球手機銷量第一、第二的寶座。雖然利潤不及蘋果,但他們在部分產品設計上已經領先蘋果,比如大屏、長續航、快充、120MHz..... 根據IDC公佈的2021年二季度中國市場資料顯示,OPPO、vivo、小米分別憑藉著1860萬臺、1650萬臺、1340萬臺的出貨量,佔據了市場份額前三名,蘋果則排名第四。

而一度以喬布斯作為典型代表的“矽谷精神”,也會從中國網際網路人的崇拜中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可以與矽谷一爭高低的一眾中國網際網路大小巨頭。

在喬布斯的黃金年代,矽谷還是國內網際網路創業者們嚮往和崇拜的“聖地”,它代表著創新、開放、活力,更是無數創業者的模板。模仿矽谷是當時創業者主要的創業模式,阿里對標的是亞馬遜,騰訊靠模仿以色列ICQ的QQ起家,百度則被指模仿谷歌,而微博同樣被認為是模仿推特……事實上,當時的部分創業者甚至會毫不避諱地宣稱,“我們就是中國版的XXX”。

甚至一直到喬布斯去世時,中國網際網路行業的整體規模依舊很小,如今許多耳熟能詳的公司也都尚未發揮出屬於他們的“光和熱”。彼時,騰訊的微信剛剛上線不過9個月,要一直到半年多後使用者數才突破1億;阿里還沒上市,京東連虧7年,瀕臨破產,剛剛成立一年多的美團則想法設法在“千團大戰”中活下去;而今日頭條還要一年才釋出1.0版本,抖音更久,要等5年後才正式上線。

但隨後的十年,中國網際網路突飛猛進,一家家優秀公司成長起來。預示中國網際網路高速發展的一個事件是,2014年,首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正式落戶烏鎮,在當年的大會上,BAT三巨頭穩居C位,上臺發表重磅演講,臺下則坐著許許多多後來意氣風發的網際網路新秀。


而在十年後的今天,阿里、騰訊、美團等都已經躋身“萬億巨頭俱樂部”。

在更廣泛的層面上,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實際上正在移動支付、短視訊、直播帶貨等諸多領域,成為“被學習”的物件。

在移動支付領域,早在2019年,就有資料顯示,中國已經是移動支付滲透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大約86%的人群在使用二維碼支付方式。而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這兩個國內移動支付巨頭,還在迅速撬動著國外市場。據彼時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透露的資料,2019年,支付寶已支援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線上交易,全球活躍的支付使用者超過12億人,其中,海外約3億。

而騰訊的手遊業務雖然時不時就因為“未成年人沉迷遊戲的問題”被拿出來鞭撻,但其在遊戲江湖上的地位毋庸置疑。10月5日的最新資料顯示,自2015年發售以來,《王者榮耀》的累計收入已經突破100億美元 (約合人民幣 644 億元),是第一個達到這一成就的手遊產品。

短視訊則堪稱中國創新模式在海外發展最成功和被大力模仿的例子。TikTok作為承載張一鳴全球化野心的一個關鍵性產品,從2017年8月上線開始,就靠著優秀的演算法提供的極致體驗,迅速在海外流行起來,僅用了3年時間就成長為了8億月活,總使用者超10億,下載量超20億的短視訊內容平臺,達成了YouTube走了6年、Facebook花了12年才獲得的成績。

儘管TikTok後來在海外的發展勢頭因為一些不可控因素髮生變化,但其已經成為一個被國外公司反向模仿和學習的典型案例。Facebook一度為了應對TikTok,推出對標產品Lasso,但很快在2020年7月宣佈關閉,谷歌也同樣試圖在2020年9月推出過模仿TikTok的短視訊服務Shorts。

而隨著這些本土創業公司的迅速崛起,張一鳴、王興等人的創業故事開始被反覆提及,成為新的創業英雄,喬布斯的“中國門徒”們則慢慢減少,中國網際網路告別“矽谷崇拜”的趨勢也似乎越來越強烈。

但矽谷也並非沒有再值得學習的地方,例如在晶片領域,依舊是中國企業們暫時無法匹敵的地方。但國產晶片行業已經開始在CPU、GPU等大晶片領域開始了征途,更不用說在消費晶片、工業晶片上已取得成就。

雖然高科技領域的國人們仍然喜愛矽谷,推崇“矽谷精神”,但他們也正漸漸告別矽谷崇拜,以更平等的心態來參與到全球科技的競爭中去。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喬布斯離開10年,漸漸消失的矽谷崇拜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