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8
[隱藏]
財聯社|新消費日報(研究員 樑又勻)訊,距離和府撈麵拿下8億元E輪融資,重新整理行業記錄的高光時刻已經過去3個月。

一直以來,和府撈麵作為一個主打“書房麵館”特色、擁有中央廚房供應鏈的麵食品牌,被視為國內新興餐飲賽道的龍頭。

而在最近的3個月,麵條生產基地正式揭牌投產;多個子品牌門店快速落地;註冊電商子公司計劃進軍線上……和府撈麵似乎在告訴消費者,它不僅僅是麵館,而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消費品牌。

和府撈麵的擴張野心,能讓它抓住瞬息萬變的新消費風口嗎?

比開店還激進的中央廚房

9月底,和府撈麵的麵條生產基地在江蘇如皋正式揭牌投產,可實現年產2萬噸麵條,支撐1500家門店的原料供應。在此前,和府撈麵已建立起足以支撐上千家門店的中央廚房。

但根據7月公佈的門店目標,即使到2021年底,和府撈麵的門店的預計也只有450家。為何一個麵館會如此激進地砸錢做產業基地?

和府撈麵創始人李學林曾表示,對比歐美日等成熟餐飲市場,缺乏標準化、資訊化和組織人才的支撐,是制約中國餐飲行業發展的核心因素。“在中國,絕大部分的餐飲企業還處於一個非常原始的狀態,只用了一些非常簡單的資訊化工具,有些甚至連財務系統都沒有。”

因此2013年起步時,和府撈麵採取了極為燒錢的“先建中央廚房、再開店”發展模式:開一家麵館,從下定決心到店面落地,前期投入近6000萬,這些錢主要花在中央廚房建設、資訊系統搭建和高階人才引進上。

與眾不同的發展模式也決定了和府撈麵的收益將與規模化生產牢牢繫結,如果無法達到一定的門店規模,則必然會導致無盡的虧損。

公開資料顯示,在30家門店左右的時期,和府撈麵幾乎很難盈利;門店開到30~100家時,和府撈麵規模效益的優勢初顯,食材成本佔比從35%迅速下降至25%左右。門店超上百家後,全產品線平均成本可降至22%左右,將門店成本導向可以調節的租金和裝修費用上。

曾參與E輪融資的CMC資本夏蓓表示,之所以投資和府,是看到品牌有著強後端供應鏈能力、強團隊執行力,具備支撐門店持續快速複製和擴張的能力。

獲得資本持續青睞、幾乎不差錢的和府撈麵中央廚房策略還在繼續。除了已建成的產業基地外,目前正在規劃一個近10萬平米的現代食品產業園,支援和府5~10年的發展。同時,和府撈麵負責人還表示,產業園可以向同行開放,承接OEM或ODM業務。

試水新品牌,開闢第二業務曲線?

近兩年,和府撈麵努力拓展子品牌,如小面小酒、財神面、和府到家、財神小排檔、和府快捷店等。

其中,“小面小酒”品牌以上海為起點,門店數量在全國一二線城市增長迅速。公開資料顯示,10月“小面小酒”全國門店數已達到20家,預計2021年底可達到50家。同樣潛力十足的還有“財神小排檔”,已在上海開試水多家門店。

與和府撈麵不同的是,“小面小酒”和“財神小排檔”都採用了“餐食+酒水”餐品模式。而面向年輕人市場、製作成本不高的低度酒,則是今年以來備受各路資本青睞的新消費賽道。

“小面小酒”為例,人均消費75元左右,根據不同時段推出不同餐品:午市供應麵食、炒飯;下午茶時段有小食、茶飲;晚市則供應低度酒和下酒菜。

“財神小排檔”人均消費45元左右,在“小面小酒”的基礎上,全時段供應麵食、炒飯等主食菜品,同時還有燒烤和酒水,但種類相對較少。


(新消費日報攝於財神小排檔上海某門店)

在美團點評上,新消費日報觀察發現,消費者對於兩個品牌的評價大都為好評,但也有部分差評集中於服務和口味上。值得一提的是,在晒圖評論中門店小食燒烤時常出現,而酒水產品的存在感偏弱,甚至少有評價。

和府撈麵希望拓展更多的消費場景,但“酒館+”的跨界並非那麼好做,兩個新品牌依舊是中式“餐館”,店內的低度酒正在變成與飲料、果汁類似的正餐點綴。

酒水錶現差強人意,但這並不意味著新品牌不受歡迎。

新消費日報在午餐時段來到“財神小排檔”發現,不僅店內人滿為患,店外也站著不少等位的顧客,他們大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年輕白領。與選擇和府撈麵的理由一樣,他們大都是受特色湯麵和門店裝修吸引而來。

和府撈麵還要做什麼?

十月初,天眼查資料顯示,和府撈麵全資子公司海南和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註冊資本500萬人民幣,經營範圍包括餐飲服務、日用百貨銷售、家用電器銷售、廚具衛具及日用雜品批發、食品銷售(僅銷售預包裝食品)、網際網路資料服務等。

從子公司經營範圍來看,未來的和府撈麵或許將突破現有的天貓、京東旗艦店銷售品類,從速食方便麵、拉麵、炒飯,拓展到百貨、廚衛、雜貨,甚至預製包裝食品。

和府撈麵方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公司的確有推出一個獨立線上品牌的規劃,不過具體情況還有待後續披露。全新的電子商務公司是否會服務於該線上品牌,和府方面暫時還沒有迴應。

“這個產業從來不缺乏機會,缺乏的是基礎。”李學林還表示,如果是為了擴張門店,和府撈麵並不缺錢。供應鏈的建設始終被李學林擺在首位,據悉,近8億元的融資將被用於全產業鏈體系深入佈局、打造新品牌、渠道建設以及數字化建設。目前,投入成果已初步顯現。

儘管全渠道擴張和孵化子品牌的事,呷哺呷哺、西貝莜麵、九毛九、海底撈,甚至奈雪的茶也在做。但大部分品牌在熱鬧一陣後,最終陷入默默無聞、難以為繼的尷尬境地,營收主力還需依靠主品牌。

和府撈麵看似與同行一樣“追求新潮”但從品牌運作模式來看恰好相反,產業園和各級中央廚房才是一切運營的核心。甚至有評論表示,各式新品牌、新門店、電商鋪面都是消耗產能的工具。

最新一輪融資過後,和府撈麵的估值已達到70億。而李學林曾表示,他“崇拜”的品牌只有星巴克、麥當勞,並堅信和府未來一定會成為像星巴克、麥當勞一樣偉大的品牌企業。此前幾年,他甚至為出海做好了準備,今年年初終於獲得了進軍國際市場的出口資質。

“國內餐飲龍頭”的稱號似乎已無法承載和府撈麵對未來的野心。

但事情不會總是一帆風順,除了同行競爭者,內部管理上的意外和疏漏也是潛在的隱患。今年7月,和府撈麵上海某門店被爆餐桌下出現死老鼠,引發熱議,食品安全問題永遠是關係品牌聲譽的關鍵。

作為一個餐飲品牌,如何能保證持續贏得顧客的喜愛?除了關注供應鏈和品牌運營,和府撈麵的工作還需做得更細緻。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8億融資後,“麵館”已裝不下和府撈麵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