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17
  • 回覆: 7
[隱藏]
第1章這下麻煩了,shy哥手傷發作,咱們還怎么跟RNG打?”
第一局已經輸了,要是第二局再輸,這個BO3就沒了。”
shy哥也不知道能不能繼續上場,不能的話,咱們可就難打了。”
唉,今天輸了,就等着被黑粉們全網爆破吧!”
休息室內,幾個身穿極”字隊服的青年,正在唉聲嘆氣的討論着,教練也是滿面愁容,一籌莫展。
蘇鳴坐在角落,有些懵逼的看着這一幕。
什么情況?
話說間,一股澎湃的記憶在腦海中湧現,讓蘇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來,他重生到了S10的春季常規賽,成為了IG戰隊的一名替補上單。
今天是4月5號,對陣的戰隊是IG和RNG。
兩大戰隊的粉絲結怨已久,所以這兩大戰隊的每一次對戰,都是萬眾矚目、備受期待,更被諸多網友們戲稱為電競春晚。
今天這場BO3已經開打,但是第一局,被廣大網友看好的IG,居然輸了。
在前期,IG還是大優勢,但是到了中期,TheShy的手傷突然發作,操作拉跨,被RNG眾人找到機會擊殺,從而引起一連串的蝴蝶效應,導致IG最終輸掉了第一局。
如今是中場休息時間,theshy去看隊醫,教練和隊友們,正在等待消息。
沒過一會兒,一個工作人員走到教練Fly身邊說了幾句話。
Fly臉色一變,然后開口道:theshy手傷太嚴重,下一場沒法上了。”
聽到這話,隊友們都是重重的嘆了口氣。
肉雞忍不住問道:theshy不上的話,那咱們上單誰來打?”
教練fly猶豫了一下,看向寧王道:要不你上一下,代替theshy吧,小樂言繼續打野。”
寧王一聽,連忙擺手:那咋行啊,我上單那么菜,上去豈不是找虐?”
實際上,他是怕上去之后打輸了會背鍋,被廣大網友和粉絲怒噴,所以不敢上。
再看向幾位替補輔助,發現他們也是各個低着頭,很明顯是不想上,這讓教練fly皺起眉頭。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辦時,突然瞥到角落處的一道身影,正在悄悄的往旁邊溜去。
他眼睛一亮,連忙喊住:蘇鳴,你幹嘛去。”
眾人的注意力,也隨之全部放到了蘇鳴身上。
蘇鳴暗道一聲完了,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作為替補上單,如果theshy不上的話,那肯定就得拿他往上頂。
可是,前世蘇鳴就是個青銅級選手,連補刀都非常拉跨,讓他上場跟這群王者級的職業選手一起打比賽,那不是找虐嗎?
到時候輸了,背鍋的絕對是他,然后被廣大網友噴的狗血淋頭,當場退役。
重生前,蘇鳴就是個三無屌絲,如今重生了,發現這具身體的年薪,至少有個幾十萬,蘇鳴可不想放棄這么高的薪水去退役,然后再跟前世一樣窮困潦倒,只能每天吃泡麵。
所以,在意識到這個情況后,蘇鳴就想偷偷溜到外面躲着,避免被教練叫上去打比賽。
可沒想到,平時作為小透明,在訓練基地不管怎么走動,都會被隊員們無視的他,如今一下就引起了教練的注意。
蘇鳴欲哭無淚,然后支支吾吾道:我...我去上廁所。”
Fly點點頭:趕緊去吧,上完了準備一下,等會兒你代替theshy首發上場。”
Fly也很清楚,今天這場比賽無論如何都是輸了,關鍵就在于輸了以後誰背鍋,寧王好歹也是S8的FMVP,在隊伍里的地位不小,他不想背鍋的話,Fly也不好強迫,其他輔助同理。
但蘇鳴不一樣,他一個小透明,名不見經傳的替補選手,Fly也不怕得罪,到時候輸了讓蘇鳴背鍋是最好的。
肉雞這時說道:教練,讓蘇鳴上場,他能行嘛?”
他沒有fly想的那么遠,作為IG裡面的老大哥,也是最敬業的一位,肉雞現在想的還是怎么去贏比賽,但是平時蘇鳴連訓練賽都沒機會打,跟隊伍磨合幾乎沒有,臨陣磨槍讓他上場,所以對于蘇鳴的實力,肉雞有些不太相信。
聽到這話,蘇鳴也想說一句,對啊教練,我不行啊!
但他不敢說,就怕教練來一句不行你就退役吧。
退役可就沒錢了啊!
Fly開口說道:不行也沒辦法,而且他是替補上單,一直不讓他上場,他這個替補的存在就沒有意義,這次就當給他個機會,讓他試試吧。”
寶藍、南風還有泡芙他們都很聰明,已經明白了教練是想讓蘇鳴背鍋,紛紛用着自求多福的眼神望向蘇鳴。
蘇鳴露出苦笑,試圖再說些什么,讓教練放棄自己,但耳邊突然傳來了奇特的聲音。
神級天賦系統已啟動。”
系統?
蘇鳴一愣,隨即便是大喜,知道屬于自己的重生金手指來了,連忙在心中問道:你這個系統能幹嘛?”
本系統將會為宿主在每局比賽開始時抽取一個神級天賦,天賦不固定,每局比賽結束后,天賦收回。”
當宿主利用該神級天賦贏得比賽勝利后,將會獲得天賦點,達到一定天賦點,可以兌換永久天賦。”
蘇鳴恍然大悟:行,我明白了。”
這一下,蘇鳴便是有了底氣。
系統在手,還怕打不贏嘛?
這要是還能輸,那可就太丟重生者大軍的臉了。
當即,蘇鳴便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道:放心吧教練,保證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Fly心說等會兒打輸了,你別被噴哭就行,表面上還是點點頭,微笑鼓勵道:嗯,加油。”
肉雞則是依舊滿臉擔憂,望着蘇鳴欲言又止。
蘇鳴見狀,上前拍了拍肉雞的肩膀:相信我,義進哥。”
肉雞隻是回以笑容,心裏面依舊十分忐忑。
很快,到了上場時間。
蘇鳴坐上了原本屬于theshy的位置,心裏面激動緊張又期待。
誰能想到,他一個青銅級選手也能有機會打職業呢?
此時此刻,解說台上。
大家好,我是米勒。”
我是娃娃!”
跟前世一樣,這場比賽依舊由觀眾們熟悉又熱愛的這對‘海爾兄弟’組合來解說。
米勒: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我們的電競春晚,大家瓜子磕起來,花生剝起來...好了,跟大家開個小玩笑,咱們回歸正題,上一局比賽IG首戰不利,輸給了RNG,實在是讓大家意想不到,也不知道這第二局,IG能否力挽狂瀾,扳回一城。”
娃娃:同時要跟各位觀眾老爺提一嘴的是,IG上單theshy選手因為手傷復發的原因無法上場,IG戰隊選擇換上了替補上單選手DFT,這是一句英文的縮寫,全稱是defensetower,翻譯成中文就是防禦塔,這位選手的ID很有意思,哈哈!”
米勒:DFT這位選手是IG戰隊在DUKE離隊后,從二隊提上來的,算是初登LPL的新人吧,我有關注過他的比賽,乃是人如其名,非常穩健,LDL的觀眾也因此經常用‘上路怎么有兩座防禦塔’來形容他。”
聽到這話,娃娃差點忍不住笑場了。
說白了不就是混子一個,被人打得只能苟在塔下嘛?
但他也是老解說了,應變能力很強,立馬控制住情緒道:只不過LDL跟LPL的賽場可不一樣,這位DFT選手首次在LPL登場,就要面對實力非常強大的RNG,可謂是開局地獄級難度,也不知道,他是能夠依舊穩的像座防禦塔,還是成為RNG的突破口,讓我們拭目以待。”
米勒:好的,雙方選手已經準備就緒,正式進入BP階段,讓我們看下兩邊首先ban掉了什么。”
此時此刻,直播彈幕上,卻是吵翻了天。
臥槽,居然把我shy哥換掉了,這個叫DFT的逼是誰啊,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哈哈哈,送姜又斷手了,舒服了舒服了!”
萬狗高潮!”
雞雜們等着哭吧,IG已經輸了一場,現在沒了送姜,還憑什么跟RNG打?就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防禦塔嘛?哈哈哈,笑skr人了。”
這么關鍵的比賽,怎么shy哥的手傷會發作啊?肯定是管理層平時不作為,沒有照顧好shy哥,蘇小洛NMSL!”
最喜歡看雞雜氣急敗壞,只能甩鍋管理層的樣子!舒服了!”
皇雜你們也別太得意,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哎,shy哥不上,IG基本上是沒了,這個DFT在LDL的比賽我看過,完全就是個混子,指望他C是根本不可能的。”
教練有病吧,這么重要的春晚,讓一個新人上場,就不能學小東北三路搖擺,讓寧王打上路嘛?再不濟讓寶藍頂上也行啊!”
IG管理層沒媽!”
DFT你要是打輸了,老子噴死你!”
呵呵,這不是明擺着輸定了嗎?這個什么DFT能贏,老子當場把這塊電腦屏幕吃掉。”
DFT,能贏你就有媽,贏不了你就準備披麻戴孝吧。”
果不其然,彈幕的仇恨,逐漸開始轉移到蘇鳴身上。
比賽還沒開打,已經很多人在噴蘇鳴,甚至一些極端唯粉,敲出各種粗言穢語,恨不得蘇鳴當場退役。
好在蘇鳴看不到,否則的話心態肯定會受影響。
這時,正在ban選的蘇鳴,耳邊响起了系統的提示聲。
神級天賦正在抽取中。”
抽取完畢,本局比賽,您將獲得神級天賦...”



熱賣及精選
第2章抽取完畢,本局比賽,您獲得神級天賦《百發百中》。”
蘇鳴連忙查看起這個天賦。
百發百中:非指向性技能在技能範圍內,向敵方英雄釋放時,將會百發百中。
蘇鳴大喜,暗道這個天賦牛逼啊,簡直是玩那種全是非指向性技能英雄的福音啊。
解說席上。
米勒:好的,RNG這邊是藍色方,首先ban掉了肉雞最擅長的妖姬和現在打野非常熱門的腕豪,IG這邊ban掉的是這個版本最為強勢的AD厄斐琉斯還有上單狼行比較擅長的鱷魚,都是很符合版本走勢還有選手特性。”
娃娃:讓我們看看RNG第三ban是什么,我記得之前第一局是ban掉了theshy選手在rank中最愛玩的上路卡莉斯塔,不過在這局theshy選手不能上場,我估計也沒必要再ban了。”
米勒:咦,RNG還是ban掉了卡莉斯塔,怎么回事,難道這位新人DFT也擅長這個英雄?還是最近rank中有練過?但我感覺,就算是練過,也沒必要吧?不是我看不起DFT選手的實力,而是這英雄,真不是一般上單能打出效果的。”
實際上,他就是看不起蘇鳴,覺得蘇鳴打卡莉斯塔,絕對是找虐。
娃娃:不對,這個卡莉斯塔很明顯不是為了針對上路ban的,應該是ban泡芙,畢竟泡芙也是卡莉斯塔專業戶,玩得很好。”
米勒:哦,原來是這樣,那就可以說得通了,好的,再看IG這邊,第三ban,ban掉了皇子,嗯,小龍堡最近確實挺喜歡玩這個英雄,也玩的很厲害,ban掉了也是正常,好的,現在正式開始選人,RNG先手搶下蘭博,這大概率是給小虎用來走中的。”
娃娃:對的,狼行不擅長玩這種英雄,肯定是給小虎用的,讓我們再看IG,哇,IG直接秒選了伊澤瑞爾,這是怎么回事?這個版本的伊澤瑞爾好像也沒那么強啊,一般都是沒有AD選了才會最后拿出來,IG居然秒選,泡芙那么自信的嘛?”
一分鐘前,選手席。
Fly先對着蘇鳴說道:蘇鳴,你先選吧,康特位留給肉雞或者泡芙吧。”
蘇鳴點點頭:好,那我選什么英雄?”
雖然蘇鳴心裡已經有了人選,但多少還是要問問教練,給他點面子。
Fly思索了一下道:選個線上能夠遠程消耗,可以穩住發育補兵,打野來了可以隨時逃跑,然后還能遠程支援的吧。”
他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船長。
船長的桶子和Q,都能夠遠程消耗還有發育補兵,就算打野來抓,也可以用橘子解控,隨時逃跑,大招R更是可以遠程支援,完美的人選。
而且有一句話叫做,上單打職業的門檻,就是看你能不能玩好船長。
因為這英雄既可以混也可以C。
聽到這話,蘇鳴便是點點頭:行,那我選了。”
當即,蘇鳴點開英雄列表,秒選了伊澤瑞爾。
下一刻,Fly整個人都傻眼了。
肉雞也是經典死亡凝視的看向蘇鳴:你選伊澤瑞爾幹嘛啊?你又不是AD!”
Fly差點忍不住想要暴揍蘇鳴一頓:對啊,你選伊澤瑞爾幹嘛?上路玩AD,你想要被打野抓爆嘛?”
蘇鳴還一臉認真道:教練,不是你讓我這么選的嘛?你說要遠程消耗,伊澤瑞爾可以QWA來打消耗,打野來抓也能用E技能奧術躍遷來逃跑,大招更是可以全圖隨時支援,這沒錯啊!”
Fly頓時無言以對。
主要是蘇鳴說的一點沒毛病,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但總感覺哪裡有點不對勁。
肉雞這時說道:雖然你說的很對,但你選個AD,真的很容易被打野針對,要不還是把伊澤瑞爾給泡芙用吧?”
不行。”蘇鳴連忙拒絕,我就玩這個,玩別的我咳嗽。”
開玩笑,有了百發百中這個神級天賦,試問還有哪個英雄比伊澤瑞爾更適合這個天賦?
肉雞也是瞬間沉默。
泡芙開口道:沒事,他想玩就讓他玩吧,我也剛好想玩POKE流維魯斯,小樂言再選個自己最拿手的招牌豹女,義進哥你選個招牌佐伊,咱們剛好可以組個poke流陣容。”
Fly嘆了口氣:行吧,那就這樣吧。”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什么辦法了,而且他覺得,就算蘇鳴選正常英雄,到最后肯定也會輸,頂多不會輸的那么難看,既然如此,多說無益,就讓他玩EZ算了,這樣的話,真要輸了,絕對是蘇鳴這個上單AD來背鍋。
想到這,fly還有點小開心。
然后IG眾人又依次選下了佐伊和維魯斯。
兩位解說一下就被吓到了。
米勒: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IG在已經選了伊澤瑞爾的情況下,居然又選了一個AD維魯斯,這是什么情況?”
娃娃:還選了佐伊,那說明這個維魯斯是不可能打中路的,打上路的話,更不可能,因為維魯斯沒有位移技能,打野來了一抓一個死,大概率是走下,那這個伊澤瑞爾就很有說法了啊。”
米勒忍不住露出笑容:不會吧,這個伊澤瑞爾難道要打上路?我的天啊,這個DFT選手是怎么樣的思路,才會想要用這個英雄打上路的啊?哪怕是theshy這種喜歡玩上單AD的選手,也從來沒用過EZ打上路啊!”
娃娃也笑了起來:可能他有什么獨到的遊戲理解吧,但我覺得啊,這把小龍堡肯定是要住上路了,就算伊澤瑞爾有E還有閃現,也耐不住人家直接越塔強抓啊,畢竟你一個AD,血量那么低,還是單人線,抓誰都沒有抓你舒服啊!”
米勒:我也是這么覺得,不過既然已經選了,就看DFT這名選手,到時候怎么操作吧。”
彈幕也瞬間爆炸起來。
WDNMD,這個DFT有毛病是吧?居然選個EZ打上路,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吧?”
沒了沒了,IG這把必輸。”
萬雞哀嚎,舒服了!”
DFT尼瑪死了!”
腦殘玩意,這TM也能打職業?那老子也能上!”
DFT的微博找到了,@翔翔QAQ,大家一起沖了他!”
退役,強烈要求這個DFT退役!”
...
RNG選手席中。
打野小龍堡,臉上笑的跟朵菊花一樣:哈哈哈,這個什么DFT,居然選個EZ打上路,狼行,這是很明顯看不起你啊!”
狼行冷笑道:看不起我,我就讓他知道我的厲害,教練,這把我要玩賈克斯。”
賈克斯這個英雄,也有位移技能,還有無敵外加控制,用來打AD,基本上都是吊錘,要是擱在平時,狼行肯定會選一個肉,在線上苟着發育,但今天看到蘇鳴上場,讓他再次重燃了玩carry英雄的自信。
打theshy我打不過,打你一個新人我還怕個卵子啊?
教練也沒拒絕:行,這把就讓你玩賈克斯。”
可以啊狼哥。”小虎露出一副可以躺了的笑容,這把你C。”
小明說道:狼哥,不吊打這個DFT,我都看不起你哦。”
放心吧。”狼行秒選賈克斯,語氣不屑,壓根沒把蘇鳴這個新人放在眼裡,這把他不被我打成超鬼,我就不叫狼行,改叫狗爬!”



第3章最終,ban選結束。
雙方陣容為,上路賈克斯對戰伊澤瑞爾。
中路蘭博對戰佐伊。
打野奧拉夫對戰豹女。
下路是女槍、泰坦對戰維魯斯、錘石。
乍一看,好像都沒太大毛病,也就上路這個EZ略顯奇葩了點。
解說席上。
米勒:IG這個陣容很強勢啊,首先POKE流維魯斯在這個版本非常厲害,線上壓制力絕對比女槍要強,再加上有錘石在,隨時可以點燈籠逃跑,壓根不怕打野來抓。”
娃娃:中路這邊,佐伊打蘭博,長手打短手,也是純吊打,可以快速清線,然后遊走支援,包括豹女也能快速刷野,然后配合肉雞聯動遊走。”
米勒:總體來講,除了上路DFT這個伊澤瑞爾,IG的陣容其實沒多大問題,所以啊,一旦DFT的伊澤瑞爾能穩住,然后其他線打穿RNG,那么IG的勝算還是很大的。”
娃娃:我也是這么覺得,不過線上一旦沒打好的話,那么IG基本上就沒了,畢竟RNG是個打團陣容,蘭博大招配合女槍大招一開,IG這些小身板,絕對扛不住。”
米勒:嗯,前期六四開,IG更強一些,中後期的話,五五開吧。”
彈幕。
几几開?”
五五什么?”
全體起立!”
從現在開始,我宣布這裡叫做LBW廣場。”
蘆孝子爬!”
...
遊戲開始。
雙方並沒有選擇打一級團,而是紛紛快速上線。
蘇鳴操控着英雄走到塔下后,對着小樂言道:樂言你藍開的話,等下我在線上可以把賈克斯打殘血,你打完紅就來幫我抓一波,咱倆可以直接起飛。”
聽到這話,小樂言卻是不屑一笑。
你把賈克斯打殘血?
開什么玩笑!
當即他便是說道:我看情況吧,不過你最好還是穩着別打架換血,補兵就行。”
他的想法是先去幫肉雞抓小虎,畢竟蘭博是個無位移英雄,只要他過去,基本上一抓一個準,就算抓不死,能打掉一個閃現也是賺的。
至于賈克斯,自帶位移技能,打不死還騙不了閃,誰抓誰沙比。
蘇鳴聽到這話,就知道小樂言是不想幫他,忙道:相信我,只要你來上路抓,咱倆就能起飛,你要是不來,到時候賈克斯一旦起來,那絕對是敲一個死一個。”
之前在隊伍,因為地位關係,小樂言肯定是不敢懟theshy的,但蘇鳴一個剛上場的新人也敢對他發號施令,當即讓他不爽起來:那誰讓你選伊澤瑞爾的?你要是選個正常上單,人家會用賈克斯嘛?我不管,你自己先穩住,被單殺了別怪我。”
蘇鳴嘆了口氣:看來只能我自己單殺了。”
這話一出口,所有隊友都是向他投來了目光,仿佛在看傻子一般。
單殺?
你一個EZ在前期想要單殺武器大師?
做夢去吧!
蘇鳴沒理會他們,已經開始上線補刀了。
賈克斯沒出現,但很可能是藏在草叢裡,這是很多上單都會的基操。
所以,蘇鳴抬手一個Q,直接往草叢射去。
草叢裡的狼行,連忙走位躲避,但他發現,自己反倒是鬼使神差的操控賈克斯撞上了蘇鳴的Q。
走位接Q!
血條瞬間掉了一小截。
他只當是巧合,沒有太在意,然后也不躲了,直接來到線上補兵。
蘇鳴一喜,暗道這天賦果然強大,自己隨便一Q,都不帶預判的,居然都能打中。
這時,小兵殘血了,蘇鳴連忙去補。
然而,一連三個前排兵,全部都沒補到,相反,狼行的三個兵全補到了。
看着蘇鳴的零個補刀數,狼行噗的一下對着屏幕笑出來:哈哈哈,笑死我了,這比也太菜了吧,補刀都補不到。”
此時此刻,蘇鳴也是有些尷尬。
雖然他有了百發百中的技能,但他的技術、意識啥的,都還是前世的青銅級,重生之后,這具身體的王者級實力,壓根就沒繼承,所以他的補刀非常丑,堪稱是隨緣補刀。
最終,一波線蘇鳴只補到了一個遠程兵,還是因為自己家小兵都沒了,沒人跟他搶刀才補到的。
恰巧導播將畫面放到了上路,彈幕上,頓時飄起一片好補。
媽的,這個新人也太菜了吧,一波兵就補到一個,這真的是職業選手嘛?”
我艾歐尼亞白銀,但我肯定比他補刀強。”
估計是太緊張了吧。”
這是什么NT啊?刀都補不好。”
IG管理層沒媽,居然找個這樣的上單來打。”
沒辦法,是這樣子的,RNG打錢了,李姐一下。”
雞雜氣急敗壞的樣子真可笑,這都能硬黑RNG。”
舒服了舒服了!”
...
很快,第二波線上來了,狼行一直在平A,疊着武器的攻速被動,並且那個兵馬上就要死了,也就是說,他可以搶二。
一旦他先2級,配合疊好的攻速,可以直接Q上去,然后A接W再接平A,快速暴打蘇鳴一套。
蘇鳴一級學了Q,沒有E技能,絕對跑不掉,除非他用閃現,但狼行估計,蘇鳴肯定捨不得用,所以這一套下來,就伊澤瑞爾這小身板,絕對要半血沒了。
蘇鳴也不傻,猜到了狼行的想法,當即后退,不敢靠近兵線了,但他同時也甩出了一個Q。
狼行連忙繞到自家小兵後面,想要用小兵擋Q。
可沒想到,那小兵突然動了,走位躲開,然后讓蘇鳴這個Q,打在了狼行身上。
狼行傻了。
我尼瑪,這小兵演我!
他很生氣,卻又沒辦法,而且蘇鳴走開了,他雖然升到了二級,卻也沒辦法去爆錘蘇鳴。
反正補兵也補不到,不如不補了。”
本來蘇鳴的策略是一邊補兵,一邊QA狼行來消耗血量,但他太菜了,做不到這種一心二用的操作,所以他改變策略,不補兵了,直接消耗殺人。
殺一次人有三百塊,抵得上二十個刀,還是很划算的。
當即,蘇鳴就站在後面,幾秒一個Q,不停的打向狼行。
狼行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走位特別差,不管是往哪走,都會被蘇鳴Q到,除非他退到遠程兵的後面躲着。
但這樣的話,他就沒辦法補刀了。
無奈之下,他只能硬着頭皮吃兵。
蘇鳴已經升到了2級,有了E技能,也有了勇氣再次靠近兵線。
同時,蘇鳴看了一眼豹女,發現小樂言刷完了紅,果然沒有來上路,而是往中路走去,很顯然是不會來幫蘇鳴。
但賈克斯這時,已經半血開始吃藥了。
這么好的血量不來抓,跟個豬一樣。
蘇鳴心中吐槽了一句,繼續用Q命中狼行。
狼行的血量,再次往下掉,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這一下,狼行怒了。
媽的,一直Q我,有完沒完!
噌!
這時,他正好升級到3。
狼行秒學E技能,直接開啟技能,像個大風車一樣,頂着兵線往蘇鳴走去。
要是一般玩家,估計就會在開E的瞬間,直接Q上去,但這樣的話,EZ也可以直接用E逃跑,那就只會打出一個Q的傷害,沒什么卵用。
狼行是老上單了,所以細節處理很好,他沒有直接用Q跳過去,而是開E走過去,想要逼蘇鳴先用E,一旦蘇鳴E了,他就會直接Q過去,這樣一來,他的E也能剛好到時間,在跳過去的瞬間暈住EZ。
確實,蘇鳴一個青銅級選手,哪有那么多細節,見狼行開E,果然吓得立馬開E逃跑。
只不過,倉促之下,他E反了。
不是E向自家防禦塔,而是E向了前方的狼行。
但這,反倒打了狼行一個措手不及。
狼行的鼠標一直點在蘇鳴后退的位置上,當蘇鳴反E過來后,他本能的點了一下鼠標,直接點空了。
然后賈克斯就繼續執行開始的鼠標命令,繼續往前走着,反而離開了跳過來的EZ。
當狼行回過神來,連忙用Q跳回EZ身上時,賈克斯的E技能已經結束了,根本沒控制到蘇鳴。
但它的血量,已經被蘇鳴E技能的附帶傷害,再次打掉一截。
蘇鳴回過神來,正好錯打錯着,直接一個A接Q,打在了賈克斯身上。
FirstBlood!
對位單殺,拿下一血。
此時此刻,小樂言剛剛操控着豹女,把小虎蘭博的閃現打掉,還故意開口邀功道:怎么樣義進哥,我這波支援可以把,直接幫你打掉了蘭博的閃現,所以我就說嘛,某些人老老實實的當個混子不好嗎?不要總想着支配別人,想讓我幫,也得看他有沒有那個資格和本事。”
話一出口,他就聽到了一血的遊戲通告。
小樂言連忙去看圖標,發現居然是蘇鳴單殺了狼行。
當場傻眼。
狼行看着灰色的屏幕,嘴角滿是苦澀。
小明忙問道:怎么回事啊狼哥,不是說好打他超鬼的嘛?怎么反被對位單殺了?”
狼行尷尬道:我...我上頭了。”
小虎這時說到:這個DFT有點東西啊,我剛剛回家補給時,有切屏看你們的對線,這小子的Q很準,狼行你注意點走位。”
狼行點點頭:嗯,知道了,剛剛也是我太小看了他,所以有點大意,接下來不會了。”
此時此刻,兩位解說也是大吃一驚。
直播彈幕更是直接刷爆了。



第4章

米勒: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上路狼行居然被單殺了!這個DFT那么猛的嘛?”

娃娃:剛剛導播畫面在看小樂言gank中路,咱們都沒看到上路是怎么單殺的,等會兒讓導播回放一下。”

彈幕。

不愧是你啊,銀行!”

狼行?P行!”

玩賈克斯居然被EZ對位單殺,而且還是2級殺三級,可真有你的啊狗爬!”

萬狗哀嚎!”

強啊DFT!”

給DFT道歉!”

很快,導播將剛剛單殺的畫面給回放了。

看完以後,米勒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狼行升三級想要一套秒殺EZ,事實上EZ才2級,血量不高,是有這個可能被單殺的,但是狼行血量本來就很低了,即使升級了,也不到半血,所以他這是個很危險的舉動,不成功便成仁!”

娃娃:很顯然,狼行成仁了,他的想法是不錯,想要用E技能走過去逼DFT選手交E,但沒想到DFT選手雖然交了E,卻是反向E,打了狼行一個措手不及,然后等他反應過來后,賈克斯E技能已經結束了,再跳過來,也不可能一下敲死近乎滿血的EZ,反被EZ直接兩下帶走。”

米勒:妙啊,DFT這個隨機應變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這波狼行在第三層,DFT在第五層,老千層餅了。”

直播間的觀眾們,也是恍然大悟。

實際上,蘇鳴就是操作失誤,不小心反向E過去的,哪有什么第五層。

他要是知道解說如此迪化腦補他的想法,肯定會當場笑瘋過去。

此時,蘇鳴回頭看向小樂言道:唉,你剛剛要是能來上路,多少也能混個助攻,那不直接起飛了啊?”

小樂言臉色難看,但也無法反駁。

宋義進沒想那么多,對着蘇鳴笑道:可以啊蘇鳴,很強嘛!”

一般一般。”蘇鳴厚顏無恥的說道,世界第三。”

這時,泡芙急喝:不好,奧拉夫來了,快給我燈籠。”

只見泡芙的維魯斯,已經壓倒了RNG下路的一塔,泡芙為了貪塔皮,遲遲沒有跟着南風往后走。

這一下,小龍堡找准機會,刷了下路河蟹,直接過來了。

南風反應很快,連忙扔燈籠過來。

可沒想到小明也反應很快,直接閃現過來插眼在燈籠上。

這一下,泡芙根本點不動燈籠,即使是交閃也跑不掉了,畢竟距離家裡的防禦塔還有不少距離,只能選擇原地站擼。

結果就是被RNG下野合圍擊殺,人頭更是讓給了betty的女槍。

泡芙嘆了口氣:對不起,我貪了。”

南風是老搭檔了,所以出口也不留情:叫你走你不聽,這下好了吧,線上優勢一下沒了!”

蘇鳴見狀說道:沒事兒,你們穩住就行,這把我C。”

聽到這話,小樂言冷哼一聲。

單殺一次就裝起來了。

還你C,打團可跟打線不一樣,到時候你能穩住不死都算你厲害。

接下來的幾分鐘,一直都沒再爆發戰鬥,人頭比依舊是一比一。

線上,雖然蘇鳴想要再次擊殺狼行,但狼行風格大變,不再那么激進,變得跟以前玩肉一樣穩健,沒E技能都不上來吃兵。

蘇鳴雖然可以百發百中,但是狼行吃完兵就躲得很遠,脫離了技能的攻擊距離,所以蘇鳴想消耗他都消耗不了。

並且蘇鳴也不敢太深入,就怕奧拉夫過來抓他,所以一時之間,情勢有些僵持住了。

不過,小龍團這時候要開打了。

如今的小龍,可是非常重要的資源,所以每一條小龍,基本上都會造成一次小規模的團戰。

蘇鳴正在線上補刀,補了一會兒,發現賈克斯不露頭了。

咦,狼行人呢?”

蘇鳴忍不住問道。

小樂言這時沒好氣道:人已經下來了,你跟他對線,你都不注意他的動向嘛?”

蘇鳴連忙看了眼小地圖,發現狼行果然已經到了小龍坑的附近。

剛剛在線上,蘇鳴把狼行打殘,狼行就到塔下回城了,蘇鳴本以為他還會上線,沒想到狼行補滿血后,就直接跑龍坑去了,而如今,蘇鳴的TP還沒轉好,想要再從線上跑到龍坑去,已經來不及了。

見狀,肉雞說道:蘇鳴,你就直接在上路吃塔皮發育吧,這波龍團我們不打,找機會看看小樂言能不能搶吧。”

蘇鳴點點頭:行。”

反正也是隨緣補刀,蘇鳴就沒有再慢慢等兵殘血,而是直接QA推線,來到了塔下,開始攻擊防禦塔的鍍層。

這時,小龍坑處爆發了戰鬥。

縱然IG不想打,但是RNG怎么可能放過五打四的好機會,直接讓小明閃現開團,勾中了想要搶龍而靠近龍坑的豹女。

小樂言當場被擊殺,小龍也同時被奧拉夫拿下。

RNG還不罷休,繼續追殺着剩餘的IG眾人。

肉雞瘋狂操作,但最后只是把小虎給打殘了,然后也被擊殺。

解說席上,米勒正在連珠炮般的解說着:完了,肉雞也死,就剩下了錘石跟維魯斯,狼行的賈克斯一波QE,直接跳到了錘石身上,維魯斯回頭一個R,定住了賈克斯,想要幫助錘石逃跑!”

但是小明跟了上來,一個QA把錘石繼續控在原地,女槍過來一槍收走錘石的人頭,IG只剩下泡芙一人。”

泡芙回頭一個Q,打在女槍身上,女槍剛剛已經被小龍噴了不少血,這一個Q直接把他打殘了,但是並沒有把他殺死,女槍退到小虎旁邊,兩個人按下了回城,泡芙也直接閃現過牆逃跑,狼行沒藍了,所以不追了。”

最終,這場小龍團以RNG零換三取得勝利,而且還拿下了這條小龍,場上的形勢,開始對IG不利了啊!”

娃娃:人頭比來到了四比一,經濟差距拉開了三千,IG崩了啊!”

彈幕瞬間爆滿。

萬雞哀嚎!”

萬狗高潮!”

舒服了舒服了,IG這把必輸。”

雞雜們怎么不叫了?哈哈哈哈,沒了theshy和jkl的IG,就是這么不堪一擊嘛?”

戰狼華為RNG!愛國三寶!”

嘖嘖嘖,雞雜還在逆風輸出,可真牛逼啊!”

媽的,DFT這個NT在幹嘛,為什么打團他不去?”

艹,要是EZ去了,說不定還能打,這下好了,這么大的經濟差距,接下來還怎么打?”

伊澤瑞爾NMSL!”

就在這時,只見小地圖中,一道金色光芒,從上路橫跨,徑直飛向了小龍坑。



[隱藏]
 
第5章

但這一切,壓根沒有人注意到。

IG眾人沉浸在戰敗的失落中,RNG眾人則是紛紛回城,開始逛起商城,思索着該出什么裝備。

第一個發現這道光芒的,是往野區走去的小龍堡。

不好!”

小龍堡大喊一聲。

但是為時已晚。

只見那道光芒,已經飛到了小龍坑,並且直飛正在回城的小虎和betty。

他們還在逛商城。

下一刻。

Youhavebeenslayed!

(你被擊殺)

Doublekill!

(雙殺)

連續兩句英文出現在他們的耳邊。

小虎和Betty看着黑下來的屏幕,頓時傻眼了。

什么情況?

好端端的回城中,怎么突然被殺了!

IG的人不是都死光了嗎?

這時,小明開口道:我靠,上路那個EZ放大了,剛好把你倆殺了,這也太准了吧!”

打完這波團,小虎和Betty都已經是殘血狀態,所以根本扛不住EZ的大招,被殺也是正常的。

而且,他倆都有賞金,一個是兩百,一個是一百五。

加上兩個人頭錢,EZ這波拿了九百五十塊,再加上又吃了兩層上路塔皮和兩波線,EZ一個人就打出了近一千五的經濟。

原本的三千經濟差,瞬間沒了一半。

兩位解說也瘋狂了。

米勒: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正在回城的小虎和betty居然被EZ一個大招給雙殺了,而且他們兩個都是有賞金的大人頭,這一波下來,IG打回來了啊!”

娃娃:沒錯,本來以為這波龍團以後,IG要崩了,可沒想到峰迴路轉,EZ這個大招太漂亮了,一波替IG拿回了兩個人頭,現在場上的人頭來到了四比三,兩隊經濟差也已經一千五不到,雖然還是逆風,但對于IG這隻戰隊來說,這根本不算什么。”

米勒:厲害了啊這個DFT,我現在算是明白,他為什么要玩EZ了,他這個大,就跟精準彈幕這個技能名字一樣,果然精準啊!”

娃娃:難怪IG會讓DFT上場,看來DFT是特意練過這個英雄,有備而來的啊!”

兩個解說,瞬間開始對蘇鳴一頓亂吹。

蘇鳴要是聽到了,絕對會笑死,然后說一句:大鍋,啥練過啊,俺就是臨時想到這個英雄適合百發百中,才拿出來玩的。”

兩位解說想到了第五層,實際上蘇鳴只是第一層。

IG後台休息室。

教練fly看到IG團滅之后,滿臉都是絕望,尤其是看到蘇鳴在上路一個人吃線推塔皮,氣的直罵:這個蠢貨,為什么不跟團啊?看到武器消失在上路的時候,他就該想到武器去跟團了,結果他還在那裡慢慢補兵,他到底會玩遊戲嗎?”

領隊阿寧也在一旁附和道:實在是服了,這種選手是怎么被選進來當替補的?要我說啊,以後就把他按在板凳席上看飲水機算了。”

但下一瞬間,看到EZ拿到雙殺后,兩人直接啞口無言。

咳咳!

數秒后,阿寧才咳嗽了一下,緩解尷尬道:那個,我去看看飲水機還有水沒。”

fly也是直接變臉:看來,是我錯怪他了,這個蘇鳴,真的有點東西啊!”

彈幕同樣一片火爆。

臥槽,這大招也太准了吧,還一下拿了雙殺,強啊DFT!”

黑子們,給DFT道歉!”

DFT,對不起!”

不愧是你啊2200,這個大招都躲不掉。”

別尬黑,虎哥是在給狗哥放洗澡水呢,所以才沒時間躲大招。”

嗚嗚嗚,DFT是IG的救世主!”

呵呵,這就開始吹起來了?這大招不是有手就行?我看他也只是運氣好而已。”

對啊,但凡剛剛稍微注意下這場團戰,就能看到小虎他們在那裡回城,只要趁他們不注意放個大招過去,拿人頭不是正常的嘛?雞雜有什么好吹的啊?”

NT吧,你們是上帝視角,所以知道他們在那裡回城,人家DFT可不知道,這分明就是預判的好!”

萬雞高潮!”

...

蘇鳴這時,操控着英雄回了城,然后笑着說道:怎么樣兄弟們,這波大招,支援的到位吧?”

泡芙誇讚道:幹得漂亮,你這波要是不拿人頭,咱們可就徹底沒了。”

小樂言冷着臉不說話,似乎怎么看蘇鳴都不順眼。

實際上也是正常。

重生之前,蘇鳴可就經歷過小樂言忘恩負義的那場輿論風波,知道他是一個攀炎附勢的人。

如今的蘇鳴,沒名氣沒粉絲,就一個小透明,他能看得起蘇鳴就怪了,尤其是剛剛蘇鳴還一副老大哥的模樣,指揮他來上路,他自然是不服氣,覺得你一個破替補,算老幾啊也配指揮我。

你以為你是shy哥啊,還想讓我給你當狗?

現在看到蘇鳴出風頭,他能高興就怪了,反而更加不爽。

肉雞則是擔憂道:蘇鳴,雖然你這波幫咱們挽回了點劣勢,不過也不要太高興,因為人頭全在你身上,你已經有了賞金,一旦你被抓死,咱們可就又是劣勢了,所以你等會兒注意點,視野要做好。”

蘇鳴點頭道:放心吧義進哥,我穩着呢。”

再次回到線上,蘇鳴已經把魔宗出了,還出一把耀光,反觀狼行的賈克斯,因為團戰沒拿到人頭,線上也沒補到幾個兵,所以只出了一雙護甲鞋外加一把長劍,看起來慘不忍睹。

于是乎,線上的蘇鳴簡直是吊打狼行,不停的Q他,甚至是越兵線來強A,狼行都不敢硬打,只能憋屈的躲回塔下待着。

實在是蘇鳴的技能太准了,但凡他進入蘇鳴的攻擊範圍,就會被技能命中,搞得每次他想上去跟蘇鳴硬拼,但一看自己只剩下半截的血條,就立馬慫了。

他怕重蹈覆轍,被蘇鳴又一次單殺。

這讓狼行有些氣急敗壞:靠,這傢伙不當人,跑到我的兵線後面來壓我,真憋屈!”

小龍堡看了一眼道:狼哥別急,我刷完這隻河蟹,就去上路幫你抓他一波,乾死他之后,咱們剛好可以拿下先鋒,IG少個人,不敢跟咱們搶的。”

狼行點點頭,盯着屏幕中的那個EZ,眼神中滿是怒火。

蘇鳴已經打得有點上頭了,仗着裝備優勢,瘋狂在那裡騷氣。

哪怕是肉雞提醒他,蘇鳴也沒在意,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

很快,兵線推到了塔下,蘇鳴也沒打算離開,反而繼續不斷地WQ着狼行,狼行已經只剩下三分之一血了。

古怪的是,狼行居然這么點血,還硬着往蘇鳴衝來。

蘇鳴一個青銅級,自然沒想那么多,看到狼行這點血,就有點上頭,結果突然發現,河道中走出一個大漢。

赫然是小龍堡的奧拉夫。

糟糕!

蘇鳴下意識的按E逃跑,結果反被小龍堡預判,落地被一斧子給砸中,直接減速。

狼行也操控着賈克斯,直接Q上來,跳到蘇鳴身邊,開始AW一頓爆錘,並且還不開E。

蘇鳴只能用閃現逃跑。

結果,狼行也有閃現,剛剛那一波小龍團,他連閃現都沒用。

閃現過來的瞬間,狼行開了E,進入無敵狀態,讓蘇鳴沒辦法打死他,然后蘇鳴只能往回跑,但奧拉夫又是一斧子扔過來,將其減速,最終跑不開賈克斯的E技能範圍,直接被暈在原地,動彈不得。

狼行連敲數敲,成功將蘇鳴的人頭拿下。

Shutdown!

(被終結!)

看着屏幕黑下來,蘇鳴臉色有點不好意思。

小樂言直接就冷嘲熱諷道:讓你別騷你非要騷,不知道你在裝什么啊?真以為自己無敵了?”

肉雞也是皺起了眉頭:這波很斷節奏啊,他們肯定要打峽谷先鋒,咱們只有蘇鳴你是優勢,裝備比較好,現在你死了,我們四個根本沒法打五個。”

先鋒讓了吧。”泡芙都不打算往先鋒靠了,選擇繼續在下路吃線,剛好我在線上多發育一會兒。”

南風默不作聲,但心裏面也有些埋怨蘇鳴。

蘇鳴見狀,只能說道:對不起。”

沒辦法,職業選手有時候都會上頭,更何況蘇鳴這種青銅級玩家。

拿了幾個人頭后就忘乎所以,也是正常的。

總之一句話,那就是蘇鳴太菜了。

蘇鳴心裡嘀咕道:看來一個天賦,果然還不夠啊,得趕緊賺取天賦點,然后購買一些意識、操作、心態方面的永久天賦,這樣我才能真正正正的強大,怎么騷氣都不怕。”

如果這波蘇鳴不慌,然后又有極高的操作能力和反應,是有機會先把殘血的狼行擊殺,然后勸退小龍堡的。

可是蘇鳴看到奧拉夫來了,立馬就慌了,直接交E想跑路,所以結果只能是被擊殺。

心理素質還不太行。

解說台上。

米勒:這一波DFT選手托大了啊,一個人在塔下騷氣,結果被小龍堡找到機會,配合狼行進行了擊殺。”

娃娃:新人在初登LPL的時候,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說白了就是上頭,難聽點就是裝,不過也沒太大的問題,之后讓教練多調教一下就好了。”

米勒:但遊戲裡面,這問題可大了啊,這波DFT一死,IG四人不敢來接先鋒團,RNG拿下先鋒,是可以有機會就撞一波中路,吃滿層塔皮,拿下一塔的,佐伊沒了一塔,可就難受了,很影響接下來的所有團戰。”

娃娃:這倒是沒錯,那就只能看IG接下來怎么找回節奏了。”

米勒:我看是很難啊,一塔沒了,佐伊就壓制不了蘭博,蘭博可以隨時遊走,支援上下路,那么另外兩路也沒辦法推線了,整個局勢又開始偏向RNG,現在看來,IG贏面反倒是只剩下了四成,RNG占到了六成,跟咱們開始預料的完全不同。”



第6章

而這一切,都僅僅是因為蘇鳴的一次死亡。

路人局裡,死個一兩次都沒什么問題,可關鍵這是職業賽場,每一個人頭都能影響接下來的整個局勢,引起連鎖反應。

原本IG還能跟RNG打個五五開,現在立馬轉為下風,變為四六開。

照這樣下去,IG絕對會輸。

彈幕也炸開了鍋。

真是經不起夸啊,剛夸完就開始送了!”

呵呵,我就說這個DFT是運氣好吧?你們還不信,就這意識和操作,也配叫職業選手?”

theshy都已經夠裝了,結果這個DFT更裝,什么東西啊!”

舒服了舒服了,萬雞哀嚎。”

要是IG輸了,老子今晚非得把DFT全家罵個遍!”

不用今晚了,現在就罵吧,照這個局勢來看,只要RNG穩着打,先拿一塔,再拿小龍,然后第二條先鋒繼續逼團,憑藉着經濟優勢,絕對能夠一波帶走IG。”

退役吧DFT,你不配留在IG!”

...

復活后,蘇鳴將神奇之鞋合成了CD鞋,然后又回到了線上。

果不其然,RNG拿下了先鋒后,開始在中路集結,準備撞一塔。

肉雞守不住,只能道:你們來幫我守一下,不然的話,我沒了一塔就不好發揮了。”

確實,沒了一塔的保護,佐伊這個英雄的威懾力就大打折扣。

聽到肉雞的呼叫,其他人也沒說什么,紛紛過來支援。

蘇鳴亦是如此。

不過,其他人都來到了一塔後面,蘇鳴卻來到了F6,隔牆站着。

小樂言直接問道:你站那裡幹嘛啊?你以為自己是常規上單,可以閃現用控制開團啊?趕緊到塔下來幫忙清兵啊!”

一大波線配合着峽谷先鋒,已經到了塔下,IG眾人根本不敢靠近去清兵,因為RNG五人也緊跟其后,站在一團,小明的泰坦更是頂在前面,一副誰敢上前,我就勾誰的架勢。

這一下,IG只能用POKE技能來清兵。

其實光是佐伊和維魯斯的技能,就已經夠清兵了,但小樂言看蘇鳴不爽,所以故意說了這么一嘴。

對此,蘇鳴沒有搭理他,而是對着塔下的RNG五人,直接一個大招打過去。

RNG五人雖然看到了蘇鳴消失在線上,但壓根沒想到蘇鳴會躲在F6的坑裡,再加上蘇鳴的天賦是百發百中,所以這一發R,直接完美命中了站在一起的RNG五人。

米勒聲音激動:我去,DFT躲在F6後面一發斜射大招,直接打中了RNG的五個人,這一波太漂亮了!”

娃娃:RNG反應過來,但是很明顯已經慌了,什么?EZ又一個奧術躍遷進場,然后WQ精準命中了最脆皮的betty女槍,betty剛剛已經不小心被豹女標中一槍,血量本來就不高,如今再中這兩波技能,直接被秒殺,RNG眾人慌忙撤退。”

米勒:IG不肯放過這個機會,奮起直追,rookie一個R閃接催眠氣泡命中小虎,小虎昏睡前回頭甩大減速留人,想要保護隊友撤退,但是IG不給機會,維魯斯閃現R,留住泰坦,又一個惡靈箭雨下來,直接減速所有人。”

南風閃現跟上開大,一個Q命中小虎,IG眾人率先集火秒殺小虎,泰坦開RQ配合賈克斯反打,但是IG火力實在是太猛了,RNG缺少了女槍和小虎這兩大C位的輸出,剩餘三人根本不是對手。”

尤其是EZ進場以後,每一發技能都完美命中,配合平A打出了爆炸輸出,連拿下兩個人頭,這技能精準度也太恐怖了!”

RNG最終只有奧拉夫開R,不受技能控制,成功逃跑,其餘四人全部被擊殺,IG眾人全是殘血,無一人陣亡,這場團戰,IG打贏了!”

誰也不敢相信,處于逆風形式的IG,居然莫名其妙的打贏了這么一場團戰!”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于EZ那一發命中五人的完美大招!”

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于既倒,這個EZ!”

娃娃:牛逼!”

彈幕。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

我的媽呀,這就是IG嘛?愛了愛了!”

經典逆風翻盤,什么經濟優勢在IG面前那都不叫事,干就完了!”

解說不會打的團,IG教你來打!”

嗚嗚嗚嗚,回來了,IG又回來了,淚目!”

DFT太強了,這波不是DFT的大招,打足了傷害,IG根本不可能打贏。”

對不起DFT!”

休息室內。

Fly也是激動的一跳:西巴,咱們翻盤了!”

領隊阿寧端着一杯水,激動的手都抖起來,任憑水濺在身上:我的天啊,這都能打贏,怎么做到的!”

看完隊醫,回來看比賽的theshy,也是用着不標準的中文道:這個蘇鳴,闊以,很厲害!”

...

可以啊蘇鳴,這波大招開的真好!”宋義進回頭看着蘇鳴,滿是喜色,我都以為咱們只能退到二塔防守了,結果你這一手打的RNG措手不及。”

泡芙也說道:是啊,這么完美的EZ大招,我還是第一次見。”

小樂言在一旁不說話。

剛剛他還責怪蘇鳴不該待在F6那裡,但轉眼蘇鳴就打臉了他。

他哪還好意思說話啊!

緊接着,IG眾人反推了RNG的一塔,然后小龍正好刷新,也被IG成功拿下。

本來按照正常劇本來走,應該是RNG拿下一塔,然后順勢拿下小龍,就算殺不死IG的人,也能拿到一大波經濟和公立資源,大賺特賺。

但現在,反倒是IG賺翻了。

場上的人頭比,也來到了五比七,經濟反被IG超了三千多。

小明嘆了口氣:對不起,這波是我大意了,忘記在F6那裡插眼,否則的話,咱們不會被打成這樣。”

小龍堡有些埋怨道:狼行,你跟EZ對位,剛剛怎么不注意下他的動向啊?”

狼行支支吾吾:他...他一個非常規上單,又沒什么控制技能,我就覺得沒必要管他,所以...”

小龍堡繼續道:他是沒控制,但是他單人線,等級高傷害高啊,一個大招過來,大家都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這還怎么打?”

小虎打圓場道:好了,這波就這樣吧,接下來好好打,還是有機會的。”

小明跟着嘀咕一句:這EZ就離譜,怎么技能命中率那么高,我就沒看他技能打空過,技能是指向性的吧?”

狼行差點就哭了,跟着吐苦水道:對啊,我剛剛就想說了,這個EZ太恐怖了,不管我怎么走位,哪怕是躲到兵線里,他都能技能穿插在小兵的縫隙之中打到我,你們可以說我菜,但你們要是跟他對線一次,你們就知道有多痛苦了。”

他的心態,都差點被打崩了。



第7章

如今的狼行,是一點都不敢再小看蘇鳴,先前說的豪言壯語,如今也成了放狗屁。

不,應該是放狼屁。

總而言之,狼行的自信打沒了。

現在他只想趕緊換線,然后偷偷彌補發育,爭取後期打回來。

此時的蘇鳴,已經回城補給,把冰拳都做了出來,還補了一把吸血鬼節杖。

現在的他,堪稱是全場裝備最好。

而且常規AD是三件套成型,但EZ這個英雄,兩件套就能達到巔峰,一旦魔宗疊成魔切,蘇鳴就可以做到中期無敵。

當蘇鳴再次回到線上,發現狼行已經換線了,如今來上路跟他對線的,是RNG的下路二人組。

小明看着屏幕說道:EZ現在太肥了,必須想辦法殺他一波,他雖然裝備很好,但是身板很脆,等會我要是能勾中他,betty你就直接開大,然后我再開R接控,爭取一波秒殺他。”

Betty不善于交流,但是心中也憋着一團氣,畢竟剛剛那波團,他什么都沒來得及干,就被蘇鳴直接偷秒了,實在是讓他很無奈又惱火,如今自然也想把場子找回來,當即回應道:好!”

蘇鳴吃了上一回被奧拉夫抓死的虧,如今也沒敢太騷氣,只是不停的補兵疊魔宗,然后有Q就放一下去消耗小明的泰坦。

小明一開始還有點不信邪,試圖走位躲避,但發現一連三個Q都沒躲掉后,他便體會到了狼行的痛苦,當即不敢再靠近蘇鳴的技能範圍了。

但這樣一來,他也沒了出鈎的機會和距離。

剛剛商量的計劃,一下就被打亂了。

除非他閃現去鈎。

但小明又考慮到了一點,那就是EZ的奧術躍遷技能,優先級非常高。

什么意思呢!

比如說泰坦出鈎的瞬間,EZ也用了E技能奧術躍遷,往后閃。

那么,即使泰坦鈎中了EZ,EZ也不會像其他英雄那樣被控在原地,而是依舊會在控制狀態下,閃到後面去,拉開距離。

小明心想蘇鳴怎么說也是個職業選手,肯定有這個反應能力,所以他不敢賭這個閃現。

一旦閃現了,EZ也同時反應過來,開E跑了,那之后他沒閃,在接下來的團戰中,可就不好發揮了。

蘇鳴要是知道小明想了那么多,絕對會笑死。

大鍋,我就一個青銅級選手,你說的這種反應能力,我根本不可能有好伐?

但蘇鳴不說,誰又能知道呢?

所以,小明就在這種想法之下,最終放棄了出鈎,只能和betty猥瑣的在後面補兵。

蘇鳴則是肆無忌憚的補起兵來,並且在裝備的加成下,可以硬靠高傷害來吃到兵,不怕再漏刀,並且中間還把小明和betty都消耗殘了,迫使他們只能回城補血。

然后蘇鳴看到小龍堡出現下路,便趁機把上路一塔給推了,吃下了剩餘的三層塔皮,經濟再次暴增。

十五分鐘后。

第三條小龍刷新了。

這是一條火龍,也意味着這場比賽的龍魂是火龍魂。

而IG全員都是POKE流,正是最適合火龍魂的陣容。

如果讓IG拿到火龍魂,RNG就只能坐以待斃。

小虎開口道:這條龍怎么說,讓還是打?”

小龍堡試探的道:讓了吧?”

狼行卻是說道:打吧,我三項出來了,這波我很強。”

可結果,小明卻是瞥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一個三項你就很強了?人家EZ都已經出第三件破敗了。”

狼行一愣,然后看向了出現在地圖中的蘇鳴,發現他的裝備,確實出到了第三件,便是忍不住道:什么情況,你們兩個人在上路,怎么還讓EZ發育的那么好?為什么不壓制他啊!”

小明皺眉道:你說的容易,他那么肥,技能又那么准,等級也比我們雙人線要高,我們怎么壓制啊?”

小虎忙打圓場道:好了,先別吵,既然這樣,咱們這波就讓了吧,EZ太強了,我們去拿峽谷先鋒,跟IG換資源。”

RNG眾人都點點頭。

米勒:第三條小龍刷新了,IG的人都在往龍坑趕,南風頂在前面做視野,咦,RNG的人沒過去,是要把這條小龍讓了嗎?嗯,可以理解,畢竟IG現在是優勢,經濟差距已經拉開到了將近五千,尤其是EZ這個點,特別肥,連破敗都做了出來,這波團要是打起來的話,RNG勝算很小啊!”

娃娃:是啊,RNG放了這條小龍,是最好的選擇。”

米勒:讓一條小龍,爭取五分鐘的發育時間,還是不錯的,但是二十分鐘后的第四條小龍,RNG必須要打,不然的話,到時候IG就可以拿下屬于自己的第三條龍,聽牌龍魂,RNG要是等到第最后一條再跟IG打,風險更大,打贏還好,一旦打輸了,IG這個陣容再配合火龍魂,RNG就只能慢性死亡。”

娃娃:說的沒錯,咦?EZ清完中路線,怎么不去龍坑,反而跑去刷自家F6啊?明明隊友都已經在打龍了,RNG似乎是發現這個情況,居然又往龍坑趕了,一旦RNG動起手來,EZ現在過來的話,已經趕不及了,到時候五打四,IG未必能打贏啊!”

米勒:對啊,EZ這個舉動我有點看不懂,龍團他不來,那不是白給機會嘛?”

比賽中,小虎率先發現這個情況:EZ在F6,這是一波好機會,咱們可以四打五,別換什么先鋒,先打團!”

小龍堡:我還可以試着搶下龍!”

RNG眾人連忙往龍坑趕去。

此時此刻,小樂言一邊打着龍,一邊對蘇鳴質問道:蘇鳴你在幹嘛?不是讓你清完中路線,就趕緊過來嘛?你怎么還跑去打F6?”

蘇鳴沒回答他,依舊打着F6。

肉雞微微皺眉,但最終只是說道:趕緊把龍打掉,然后一起撤吧。”

本來他的想法是,用小龍逼團,RNG來的話,就先吃掉小龍,然后再爆發團戰,爭取拿RNG幾個人頭。

現在RNG確實來了,但EZ不在,他們就不好打這個團,只能拿了小龍就跑。

可以說,蘇鳴又在斷節奏。

這讓肉雞有點生氣,但現在也不好說什么。

突然,米勒激動起來:小龍只剩最后一絲血,奧拉夫突然隔牆閃現開R進場,想要搶龍,哎呦,懲戒失敗,沒搶到,不過小明也跟着閃現一勾,直接把頂在前面想要POKE的肉雞給控中,小虎的蘭博開大,直接燒到了IG三個人,只有小樂言在龍坑裡跟奧拉夫對拼,躲過一劫。”

IG眾人的血量,肉眼可見的在降低,賈克斯開E閃現加Q進場,betty也跟上放大,肉雞率先被秒,維魯斯開R反打,但也已經殘血,錘石閃現過牆逃跑,丟下一個燈籠,維魯斯撿燈籠跟着逃跑,兩人過牆點了爆炸果實,來到下路一塔保命。”

不過小樂言就逃不掉了,被奧拉夫用斧子粘住,配合RNG四人將其收下。”

IG這波又打炸了啊,雖然拿下了小龍,但是被RNG收下兩個人頭,肉雞和小樂言都是有賞金的,RNG的經濟優勢,瞬間拉回了近兩千,只剩下三千不到了。”

娃娃:果然啊,這是RNG的一波機會,EZ不在的情況下,IG根本不是RNG五個人的對手。”

米勒嘆了口氣:真是成也EZ,敗也EZ啊,剛剛那波龍團,為什么EZ不來,非要去打那個F6呢?我真是想不明白。”

娃娃憋笑:可能是覺得隊友有優勢,RNG不敢打,所以就懶得過來吧,但沒想到RNG這么果斷,找到機會就不放過。”

彈幕也炸開了鍋。

舒服了,舒服了,萬雞哀嚎!”

伊澤瑞爾NMSL,第一波龍團不到,這波也不來,你到底要幹嘛?NT嘛?”

犯病了,這個DFT絕對是犯病了,新人都是這樣,總會先帶來一些驚喜,然后又給大家帶來一波驚嚇。”

艹,老子真是氣炸了,我要是教練,絕對把這個DFT按在飲水機旁邊,永遠不會讓他再上。”

沒事,大家可以永遠相信宋義進,現在的IG,還有優勢!”

有個屁啊,RNG趁勢去打第二條先鋒了,中路一塔本來就殘血,輕易就能A掉,然后放先鋒直撞IG二塔,IG守不住的話,連高地塔都可能再撞一頭。”

哈哈哈哈,韓鍋隊沒了theshy這個斷手大爹,果然是不行啊!”

就喜歡看到雞雜氣急敗壞的樣子,太舒服了!”

...

小樂言氣的握緊拳頭,望着蘇鳴道:你到底在幹嘛?知不知道這波咱們損失多嚴重?我跟你說話聽到沒有,啞巴了是嗎?”

肉雞隻是沉着臉不說話,但眼裡滿是失望。

泡芙和南風也不知道說什么,但心裏面都覺得,蘇鳴這個新人還得多磨鍊。

而蘇鳴,只是緊盯着屏幕,什么話都不說,然后操控着鍵盤和鼠標。

解說台上。

米勒:RNG順勢來到第二條先鋒,泡芙和南風沒有回城,選擇在下路收線,看來這條先鋒要放了,不放也不行啊,畢竟他們都殘血,人也不夠,沒法跟RNG打。”

娃娃:這波又是大節奏,不得不說,今天這場比賽,不愧是電競春晚,簡直是峰迴路轉又柳暗花明,看的實在是太刺激了。”

米勒:咦,EZ在幹嘛?他居然去攔截趕往先鋒坑的RNG五人,他憑什么啊?難道想要一打五?”

娃娃:哇,EZ先是一個R打過去,直接把本就三分之二血的小虎打中,然后E上去一個Q,兩重傷害把小虎秒了,我的天啊,這也太敢了吧?”

米勒:雖然EZ是三件套,但這傷害也太高了吧,等等,我終于知道EZ剛剛去F6幹嘛了,他去疊魔宗了,你們看他,魔宗已經變成了魔切!”

娃娃:那他的傷害這么高,就能說得通了,但是他E技能進場,就算殺了小虎又能怎么樣?他那么脆的身板,也擋不住剩餘四人的進攻啊!”

米勒:完了,泰坦一鈎,命中EZ,將他控在原地。”



第8章

IG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有些絕望。

蘇鳴是他們隊伍里最肥的點,如果他也死了的話,讓RNG拿了人頭和大賞金,那這局遊戲基本上就沒法玩了。

大概率是被RNG翻盤。

小樂言更是忍不住說道:你在幹嘛啊?故意搞大家心態是不是?打團的時候叫你來,你不來,現在又一個人往上沖,這不是送死嘛?”

肉雞已經在心裏面決定,下一場打JDG,無論如何都不讓蘇鳴上了。

南風和泡芙更是露出苦笑。

本以為來了IG,可以抱大腿起飛,可沒想到是剛起步就折了翼。

蘇鳴對這些話都沒有搭理,而是專心操控着鼠標和鍵盤。

米勒:賈克斯跟E上去暈住EZ,奧拉夫和女槍瘋狂輸出,EZ的血量雖然不多,但是防禦卻很高,有了冰拳的他,再加上等級全場最高,讓他非常耐打,武器的控制時間結束,EZ還沒死,只剩下最后一絲血皮!”

天啊,EZ沒有放棄抵抗,居然交閃到女槍面前,一個QWA,瞬間秒殺betty,並且血量還吸了不少回來,他沒倒!他還在向泰坦繼續輸出!”

他的每一發QW都精準命中,泰坦也倒,場上只剩下EZ、賈克斯和奧拉夫,但是EZ的血量卻越打越多,血統天賦、破敗再配合滿層征服者的吸血效果,讓EZ立于了不敗之地!”

賈克斯慫了,直接跳眼逃跑,奧拉夫也想跑,但是沒有大招的他,被EZ用冰拳的減速效果黏住,根本逃脫不掉,儘管小龍堡在盡力的左扭右扭,但EZ的技能就像是鎖定目標了一樣,每一發都能精準命中!”

奧拉夫倒下,EZ拿下四殺!”

還剩下賈克斯最后一個人頭,EZ就能拿到五殺,DFT選手沒有放棄,果然去追了賈克斯。”

E技能拉近距離,抬手一發Q,又中了!賈克斯被減速,他想逃跑,但是Q技能還差一秒,而賈克斯的血量已經不多了,EZ跟上去一個平A直接將其帶走!”

Pentakill!EZ直接拿下五殺!”

快速又激情的解說完這些話,米勒只感覺自己都快斷氣了,臉色漲的通紅。

還好娃娃跟他是老搭檔,配合很好,立馬接話道:哇,誰也沒有想到,EZ居然成為了IG的救世主,憑藉一人之力,豪奪五殺!而且DFT選手是第一次登場LPL,就拿到如此耀眼的戰績,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那就是,此時此刻,世界聚焦于你!”

米勒緩過氣來:強,太強了,這個EZ,前途無量、未來可期啊!”

娃娃笑道:哈哈哈,又是一個未來戰士嗎?”

米勒忙道:不不不,我這個未來可期不是貶義,而是褒義,不要曲解我的話。”

各大直播間彈幕此時此刻也直接爆炸,密密麻麻的一片。

臥槽,五殺?我沒看錯吧,這個EZ這么強嘛?”

媽耶,看得我頭皮發麻,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是,憑什么啊,他憑什么一個人敢上啊?”

就憑他是IG的人,你說論打架,咱們IG什么時候怕過?”

萬狗哀嚎!”

登場就五殺,整個LPL也沒幾個吧?”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這個DFT!”

這場比賽,完全是DFT的個人秀啊!”

前面罵DFT的人呢,全部給我出來道歉!”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覺得這個EZ很強吧?隊友幫他把大招都打出來了,RNG又都是一些半血甚至殘血,我要是這么肥的一個EZ,我上我也行啊!”

皇雜就別陰陽怪氣了,你上你真不行,因為你上場就會手抖,還會怪隊友不給你反饋!”

我們F6還沒刷,你們為什么要去小龍啊?隊友一直讓我去打團,我怎么去啊?”

經典聖經復刻,內味太沖了!”

十年D粉不請自來!”

...

蘇鳴不知道這些,但他此時此刻,心情也是非常激動的,打完之后,渾身都有點發軟。

剛剛他確實是想要疊完魔宗再去打龍,結果隊友二話不說就把小龍開了,根本不給他時間。

然后看到隊友被RNG找機會團輸了,蘇鳴也挺自責的。

不過,蘇鳴看到RNG眾人殘血后,就忍不住想要去收頭,這是每個青銅級玩家的弊病,看到人頭就激動。

所以蘇鳴本能的就E臉了。

成功拿下小虎人頭,然后被RNG圍攻時,蘇鳴自己都有一瞬間覺得,可能要被秒了。

但發現還有一絲血后,他便是又閃現上去把最脆皮但是輸出最高的女槍殺了,緊接着一番站擼等死,卻沒想到對面還打不過他,就越打越猛,最終拿下了五殺。

總而言之,蘇鳴就像是初生的牛犢一樣不怕虎,一頭莽了進去。

結果是因禍得福,來了場震驚解說還有觀眾的個人秀。

此時此刻,肉雞的臉色多云轉晴:強啊蘇鳴,我差點以為你要送死呢!”

小樂言則是吃了屎一樣的難受,因為他每一次說完那些話,發現都會被蘇鳴打臉。

泡芙和南風也笑了起來,因為飛機又修好了。

再次起飛!

蘇鳴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運氣好,運氣好!”

因為不打龍而害死了肉雞,蘇鳴對此感到愧疚,也不好再裝逼了。

休息室里,教練Fly默默撿起地上的一個杯子,笑着說道:我果然沒看錯人,蘇鳴這小子,確實很強。”

阿寧在旁邊扯了扯嘴角,心道:你剛剛看到他在打F6,害得隊伍團輸了,氣的摔杯子時,可不是這么說的。”

寧王則是看向theshy,故意道:shy哥,這小子那么強,以後把你的首發頂掉了怎么辦?”

Theshy不在意的搖搖頭:沒關係,我正好可以休息一段時間。”

這是實話,他手傷復發的有點嚴重,真讓他上,他還不想上呢。

比賽再次繼續,但如今的RNG,已經是強弩之末,IG在蘇鳴的帶領下,拿下第二條先鋒,然后直推到RNG的中路高地。

此時此刻,蘇鳴回城補給后,已經四件套,但是RNG最好裝備的小虎,也才兩件套,等級更是遙遙領先全場,所以蘇鳴的傷害簡直是爆炸。

于是乎,憑藉着百發百中的天賦,蘇鳴就站在兵線後面不停的QQQ,POKE着RNG眾人,然后讓隊友推塔。

RNG眾人簡直是苦不堪言,守塔要被蘇鳴打,打中就是半血甚至是殘血,不守塔就是慢性死亡,然后眼看着高地沒了,IG眾人還沒罷休,繼續推向水晶的門牙塔,RNG他們便知道,IG要一波。

對于IG這個戰隊來說,能一波的話,絕對要一波,根本不會給對手任何拖時間的機會。

雖然這樣的打法,有利也有弊,但這就是IG的風格。

電競莽夫隊,可不是浪得虛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