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2
[隱藏]
□雍堅

金線泉是一處有千年歷史的神奇景觀。北宋初年,它位於濟南鄉宦張聰的家宅中。《宋朝事實類苑》卷六一載,張氏園內有金線泉,“石甃方池,廣袤丈餘。泉亂髮其下,東注城壕中,澄澈見底。池心南北有金線一道,隱起水面。以油滴一隅,則線紋遠去。或以杖亂之,則線輒不見,水止如故,天陰亦不見”。宋代,宦居濟南的曾鞏、蘇轍都曾看到過泉中的“金線”,並留下了吟詠金線泉的詩作。如曾鞏詩曰:“玉甃常浮顥氣鮮,金絲不定路南泉。”


曾鞏

再往後,刻於金代的《名泉碑》,首次列舉了歷下七十二泉,其中位居第二把交椅的便是金線泉。但那時候,金線已不是隨時可見。遠道而來的元好問曾在泉邊逗留三四天,都未能得以一睹金線芳容。到了元代,濟南籍文人張養浩多次造訪金線泉,可他同樣沒有眼福,只好寫詩感嘆:“久聞金線奇,屢至未曾遇。”比張養浩幸運的是劉鶚,他在清末遊覽金線泉時,經人指點,有幸看到了金線。在其名著《老殘遊記》中,劉鶚借老殘之口,還對金線的形成原因進行了分析:“莫非底下是兩股泉水,力量相敵,所以中間擠出這一線來……你看這線,常常左右擺動,這就是兩邊泉力不勻的道理了。”

約在民國時期,金線泉式微。新出版的《千泉之城——泉城濟南名泉譜》記載,“因泉池改建,基地遭到破壞,水面亦隨之縮小,水勢減弱,金線從此消失”。1956年趵突泉公園擴建時,在原金線泉東約20處一小池中發現了“金線”,於是李代桃僵,把這個小池命名為金線泉,同治年間的碑刻也挪到了小池中,原來的金線泉則被稱為老金線泉。1966年起,由於趵突泉地下水位長期處在30米以下(僅2010年有一週時間衝上30米),金線奇觀出現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見諸報道的僅有1995年、1996年等少數年份。

來濟南30多年了,我一直以為金線只是個傳說。不過,每次去趵突泉,我都會捎帶腳去看看金線泉。那個小池子,給我的印象向來是泉水一汪,波平如鏡。



今年10月7日下午,趵突泉地下水位升至30.04米,達到1966年以來的最高點。在這個特殊時刻,我突然想到了金線泉。趕緊拔腿去天下第一泉景區。當日,不僅趵突泉的三股水有了勃勃生機,其他泉也都變得精神百倍。臥牛泉破天荒出現了溢池,泉水地勢稍低的池西、南兩側漫流而出,幾個調皮的孩子穿著涼鞋在泉水中踩來踩去。由臥牛泉經皇華泉再往東,便是南北並列的柳絮泉和金線泉,幾位遊客站在金線泉邊指指點點:“看,看,金線出來了!”沿著那位遊客的手指方向,我也真真切切地看到,金線泉池中南側出現一道彎弓般、不斷波動的弧形水線,因為陰天,這道水線並不是傳說中的金線,而是一條纖細的銀線,像平滑玻璃上出現的一道裂璺兒。時不時會有氣泡從水底冒出,所形成的漣漪一圈圈散開,會將這道裂璺兒衝散。及待波紋散去,那條裂璺兒又重新出現在水面上。仔細端詳,這條水線應該如劉鶚所說,是池中兩股泉水相對衝而形成的。這種情形之所以罕見,可能是因為,池中泉水出湧舒緩時,形不成相擠態勢。站在金線泉邊,還能聽到泉水通過暗渠從南側泉渠排出時形成的嘩嘩水聲。



10月13日,趵突泉地下水位衝高到30.13米,當日中午筆者再去看金線泉時,發現泉池中的弧形水線更為明顯,如果說10月7日的弧形水線是尚未拉開的彎弓,那麼,10月13日的彎弓則拉成了半滿,水線的弓弦從池西壁向北張開,弓弦頂端已經接近了泉池中間。有遊客告訴我:“早上9點,陽光自東向西能照到泉池內,那時的水線應該是金色的。”聽後,我心情倍爽,改天早上一定再來看金線。

以後,再有外地的朋友來濟南遊玩,酒酣耳熱的時候,咱也可以向他海侃一下:中國有三條著名的水線,一是海線,藍黃分明的黃海渤海分界線;二是河線,清濁分明的涇河渭河交界線;三是泉線,就是金線泉裡的這條有千年歷史的泉水對衝線。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旅行/天公作美金線泉出線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