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1
[隱藏]
從DOTA2官方虛擬偶像dodo,

到清華大學虛擬學生華智冰,

再到湖南衛視虛擬主持人小漾……


近期,虛擬偶像行業又添多位新人,再次引發大眾對“虛擬偶像”的熱議。

與此同時,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在近半個月裡,便有6個虛擬偶像頻頻釋出新動作,或正式上線,或推出新單曲,將虛擬偶像的熱度一次又一次掀起新高度。

而隨著多位明星接連“塌房”以及資本市場動作頻頻,虛擬偶像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並表現出從小眾到主流進化的趨勢。

據澎湃新聞相關資料,8月的最後一個週日,B站虛擬主播直播間的總人氣值超過1500萬,同比增長3倍有餘。

據艾媒諮詢釋出的《2021中國虛擬偶像行業發展及網民調查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虛擬偶像核心產業規模為34.6億元,同比增長70.3%,預計2021年將達到62.2億元。


同時,隨著商業價值被不斷髮掘,更多產業也相繼與虛擬偶像產生密切的聯絡,使得虛擬偶像帶動產業規模在2020年達到645.6億元,預計2021年將實現1074.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當下火熱的直播電商、短視訊等也成為虛擬偶像在演出、廣告代言、IP衍生之外的又一重要營收來源。

有訊息稱,虛擬偶像團體A-Soul隊長貝拉的一場生日會直播營收接近200萬元;虛擬歌姬洛天依的直播坑位費則為90萬元,甚至遠超薇婭、李佳琦等頭部主播。

此外,虛擬偶像也和元宇宙形成了共振。

隨著元宇宙爆火出圈,有更多聲音認為虛擬偶像的“風口”已至。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周陽洋、《未來商業觀察》李若冰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虛擬偶像看上去很美,用起來很難、賺起了很少、虛的都是虛火。



表面上看,虛擬偶像確實不存在人設坍塌的問題,較之現實偶像來說,更加穩定。

加上無年齡問題,完全可能成為類似哆啦a夢、柯南之類永遠的偶像,並隨著時代的變遷和技術的迭代,不斷“升級”和“穿越”到各行各業之中。

虛擬偶像的紅火,滿足了不同人群的迫切,對於非二次元人群來說。

這種迫切來自於異化,需要在對常規偶像,尤其是當下小鮮肉成風的審美疲勞細啊,有一個破局。

顯然,來自二次元的Ta,給出了一個很驚喜、驚豔和讓人驚訝的登場。

同時,和有過往的真實偶像,以及作為故事人物出現的虛擬形象比起來,虛擬偶像更像一個泥娃娃。

除了不用考量現實明星的人設崩塌外,也往往除了歌曲以外,其他的所有設定都需要粉絲們自行腦補。

這種人設的可塑性,讓粉絲和廠商都覺得“有利可圖”,尤其是在部分流量明星人設翻車的大背景下。

但虛擬偶像存在另一個問題,即衍生鏈條薄弱。沒有真正形成破圈效果。

比如國內虛擬偶像的頂流洛天依,還上過春晚,但她依然還是二次元粉心中的吃貨殿下,其他年齡層對其依舊無感。



但目前而言,虛擬偶像在二次元領域也還只是摸索階段,因此,整個產業也缺乏迫切的破圈慾望。

但從虛擬偶像自身來說,目前最大的問題則在於成功案例較少。

如國內較公認的也只有洛天依,此前也多有所謂虛擬偶像出道,但都只是廠商討好二次元粉的一個噱頭,並沒有認真打造。

加上人設上,目前虛擬偶像的個性也較為單薄,大多就是吃貨、萌蠢、歌姬等少數標籤,缺乏立體性和多元化。

這也是整個虛擬偶像行業本身就比較小眾和真正用力投入的廠商較少等原因所導致。



目前而言,虛擬偶像大致分為三類:真人化形象、二次元形象的偶像、套皮動漫形象主播。

事實上,這三種生態沒有本質上的不同,只是表現形式的差異性和適用生態的區別而已。

真人化形象更有接近性,比如新聞主播、外景直播上,更適合大眾視覺,但由於真人化水準難免不足,也容易讓人形成和真人主播的對比,而缺少衝擊力。

二次元形象偶像則人設塑造更加隨意和自如,場景上則偏向於二次元話題、綜藝、演唱會等,其作為虛擬偶像最初始的狀態,較為受二次元粉絲歡迎,但在較正式的場景下不容易被接受。



套皮動漫形象主播,則由於動漫形象自身的人設和IP,容易激發情懷感和傳播度,但受限於版權,再進一步衍生上有拓展壓力。

至於元宇宙和虛擬偶像結成CP,不過是蹭風口的套路而已。

元宇宙確實可以和虛擬偶像相互匹配,且在VR技術上有共生關係。

但元宇宙目前只是史前階段,VR技術所能承載的虛擬偶像呈現能力是畫素級的,即略比紅白機時代的馬里奧好上一些。



其整體表現能力無法達成虛擬偶像至少二次元動漫風或3D立體呈現效果。

元宇宙目前的狀態,並不能為虛擬偶像產業真正注入生命力,反而將來技術成熟了,每一個人均可以在元宇宙重塑自己的形象與人設,這又較之虛擬偶像的擬人特徵和扁平化人設,更為豐滿。

因此,所謂發展機會,不過是一種牽強附會。

與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偶像不同的是,現在的虛擬偶像出現了往更加真實的“數字虛擬人”方向發展的趨勢。如虛擬時尚主播A LING、虛擬學生華智冰等,讓很多人誤以為是真人,幾乎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也有業界認為,這才是虛擬偶像的下一個方向。

AI技術不斷突破,確實帶來了很多破壁的可能。但華智冰這樣具有人工智慧和深度學習能力的數字虛擬人,和虛擬偶像泛娛樂佈局是不一樣的。

佈局虛擬數字人,事實上是將人工智慧人格化。

一來可以更容易讓大眾理解自己的技術。

二來人格化的虛擬數字人也可以成為一個品牌形象展示,類似品牌代言人以及此前出現的虛擬偶像,只不過虛擬數字人的人設會隨著技術迭代而不斷豐滿,其可能展示的技術實力也比單純的營銷路數更強。

比如此前微軟小冰創作詩歌、小說,參與一系列人機互動之類的,就很容易讓人感受到深度學習的進步,並可以面對面進行“對話”。

三來從工業化層面的人工智慧進階到虛擬數字人,本質上也是應用上的一個大迭代,屬於企業亮肌肉的呈現,沒有相當的技術沉澱,虛擬數字人一旦和公眾互動,很容易出現“智障”問題而給品牌形象帶來負面。

所以從佈局到敢於推出,是需要一定的勇氣和實力的。



因此,不能將虛擬偶像和數字虛擬人混為一談,前者是泛娛樂人偶,後者是技術革命的呈現。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半個月6個虛擬偶像出道,比李佳琦更貴更有人氣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