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83
[隱藏]
《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這樣的沙雕甜劇,由趙露思來主演,簡直就是找到了自己的主場,不明白那些吐槽這部甜劇劇情誇張、毫無內涵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本來就是供人娛樂的下飯劇。


在你工作一天後,能看著它樂一樂,放下各種雞毛蒜皮的包袱,你非要在這樣一種無厘頭的劇情中去找絕對邏輯和核心,這不是閒得無聊嗎?

以一部沙雕甜劇來看,《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劇情很抓馬,處處都有逗你開心的“不正經”設定,再友情提醒一句,你絕對不能和劇情認真。


首先女主桑祈人設就很趣,老爹是位高權重大司馬桑公,什麼事情都依著這個獨生女。她自己也不消停,明明是世家貴女,卻嚮往做女將軍,時不時還被別人坑一把。


為了完成哥哥的遺願,桑祈讓自己的保護傘老爹去向皇帝哭訴,終於扮成男子進入了國子監。

而她的天命男主大燕第一公子晏雲之,因為她兄長曾經的囑託,一直有意照顧桑祈,原本這一對應該是互愛互助的世家之友,誰知道他們之間卻總是鬧出各種笑話,堪稱官方cp決絕絕子。


為了完成自己的賭約,桑祈在公開送荷包沒得逞之後,又尋機會單獨去找晏雲之,誰知道就看見這位第一公子在試白綾,桑祈以為他要自殺,急吼吼的闖進去,讓晏雲之從高處重重摔下。

也將此事鬧得人盡皆知,傳出了司業要尋短見的流言,這是他們第一次近距離交鋒,就充滿了喜感。


後面的笑梗安排的更加密集,為了那個該死的荷包,丫鬟蓮給桑祈出了個主意,讓她抓住晏雲之的胃,要她親自做飯給晏雲之吃。


在桑祈一頓猛如虎的操作後,晏雲之來了,但他不想浪費時間桑祈做的飯菜,就在兩個人對持中,廚房之中忽然出現了兩隻雞,嚇得一向從容雅正的晏雲之語無倫次。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一段沒有什麼可樂的,但是鏡頭放給兩隻雄赳赳氣昂昂的公雞時,搞笑的氛圍就立馬出來了。對於這些搞笑場景,觀眾只知道可樂,卻不知道這一切都需要主創團隊的細節設計,才有最終的搞笑結果。


劇情在搞笑方面用很多非常規“反轉手法”,這是當下很流行的一種包袱設計。比如說晏雲之和自己的二叔硬剛,在一旁的桑祈不耐煩了,直接背起晏雲之就要帶他走。

按常理來說,這是一個美人救公子的時刻,要唯美、要氣勢、尤其是這位女主,還是一個想做女將軍的料,就在觀眾以為她要拿出女漢子範的時候,結果晏雲之直接趴在了桑祈的背後,救“美”行動整場垮掉,歡樂的氣氛也在螢幕前蔓延開來。


除此以外,電視劇還有床底下藏著三個男人的經典戲碼。

其實這一段在很多電視劇中都用過,橋段不算新穎,就看演員怎麼將它演的出色。


其實在這裡,三個躲在床下的男人要面對的情緒輸出很少,始終要面對鏡頭的就是趙露思了。她從第一個男人躲到床底下的從容,到最後晏雲之躲到床底下的糾結,表情是進行遞進增加的。


同時你必須要承認趙露思有演喜劇的天賦,她用一種屬於蠢萌的沙雕風格來演繹甜劇,有絕對搞笑的效果。


她的這種風格,目前還沒有哪個女演員能夠複製,也是將她這個非專業演員推向主流藝人的主要動力。

然而任何事都有好有壞,在趙露思演了好幾部頗有盛名的沙雕甜劇後,觀眾就吐槽趙露思,不應該只停留在沙雕甜劇的範疇內。


其實這種論調包含的內容特別多,有一個層面是肯定的,那就是大家都認可趙露思在沙雕甜劇領域當中的地位,她目前在這個領域沒有對手,所以一部分人認為她應該轉向其他的角色型別,其實這有拔苗助長的嫌疑。

她可以像上一部電視劇一樣,去演一個“小哭包”,改變戲路。但並不意味著她就不可以回到自己擅長的搞笑甜劇中去,而且目前有不少人單純因為這一點,對這部劇表示吐槽,這就有一點流氓邏輯了。


其實這部劇放到現在,整個故事和人物的架構是豐富的,除了有人磕官方CP,對男二的黑化議論也很多,並不是沒有內容去聊。


而且整個電視劇的無厘頭傻雕風延展的很流暢,笑點相當密集。大凡能點開這部劇去看的人,就是圖一個樂呵輕鬆,這部《國子監來了一個女弟子》,完全符合他們的需求,這才是下飯劇存在的意義。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別帶偏見看《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趙露思依然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