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0
[隱藏]
“加入航天員隊伍11年,我為夢想也奮鬥了11年。現在,我對任務充滿信心和期待!”首次參與飛行,葉光富卻在公眾面前顯得自信而從容。

“他似乎永遠也不知疲倦”

這不是葉光富的首次亮相。大眾知道他的名字,得追溯到5年前——

當地時間2016年7月7日14時30分,在義大利撒丁島, 6名滿身泥土的航天員從探險6天6夜長達162小時的洞穴中歡呼著走出。其中,一張帥氣的中國面孔格外引人注目——他是當時首位尚未執行太空飛行任務即公開身份的中國航天員、首位公開亮相的第二批男航天員葉光富。

他作為中國航天員代表,與來自美國、俄羅斯、西班牙、日本的5名航天員共同參加了歐洲航天局組織進行的為期15天的洞穴(CAVES)訓練。

撒丁島高山深處,存在著巨大的喀斯特地貌地洞。陰冷潮溼的洞穴,險象環生。那裡沒有陽光,沒有聲音,連食物的選擇也十分有限。這種與太空類似的極端環境,是評估和鍛鍊航天員的理想場所。

葉光富穿著探洞服,頭戴攜有探照燈的安全頭盔,還要揹負裝有各種任務所需裝置的揹包每天負重行進5小時以上,或在懸崖峭壁中攀爬,或在垂直的深洞中升降,或遊過暗藏危機的河流,步步驚心。

有一次,團隊發現一個有2個足球場大的洞廳,盡頭的石牆高達100米。葉光富要完成對這個洞廳的勘測,輔助勘測定位的另一名航天員爬到一個邊緣位置。葉光富敏銳地觀察到有個別岩石往下滾落,頓覺不妙,趕緊招呼那名航天員撤回。就在剛回撤志安全區域後,岩石開始滑落,並迅速發展成一大片岩體滑坡,整個過程持續了1分鐘以上。

葉光富作為關鍵專案勘探組負責人,在小組成員的共同協助下完成了對兩個洞穴分支勘測總距離約600米的勘測任務,發現了令人震撼的傑里科大廳,還發現了一段長約500米的洞穴分支。他還獲得了該洞穴一處通道的命名權,他將其命名為“Guang Ming Gallery”即“光明通道”。最終,葉光富和整個團隊一起戰勝了種種困難,並從龐大的地下迷宮中安全迴歸。在任務後期,他將所有勘測的資料進行下載、整理、分析,生成了一個3D洞穴地圖,為以後訓練留下寶貴資料。

有一位國際航天員說,“讓葉執行這項任務,我非常放心。”隨行攝影師說他“似乎永遠也不知疲倦”,任務負責人說他“為人很友好,而且聰明,總是樂於學習新的東西”。

母親東拼西湊50元支援他參加招飛

在葉光富的成長軌跡中,母親對他的影響最大。在他的記憶裡,母親獨自扛起了家庭重任,卻從不抱怨。別人家的孩子有的早就輟學打工,幫襯家裡。而母親讓他好好讀書,長大後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為了供他讀書,母親儘可能多幹一份活,多賺一份收入。有一陣,母親包攬了村裡種植桑樹苗的活,施肥、澆水、鋤草、打理,全靠她一人忙活。葉光富放學歸來,看著母親正一擔擔挑著水上山灌溉樹苗,只見母親弱小的身軀被沉重的扁擔壓彎了腰,一步步地往山上艱難前行,這樣來來回回挑了數十擔。這一畫面烙印在他的心裡,每當遇到困難時,就想起母親那副瘦弱而堅定的背影,便給他了堅持的勇氣。

高三時,空軍招飛的訊息傳到他所在的學校。從小就夢想飛行的他怦然心動,但50元的路途與餐旅費讓他望而卻步。母親得知後,堅定地說:“去吧,錢我來想辦法!”於是,母親東拼西湊借了50元讓他報了名。當被錄取的訊息輾轉到他家時,葉光富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連讓姐姐掐他幾下試試。

帶著家人的期望,葉光富進入空軍長春飛行學院。不到兩年的時間,他面臨的是一輪全新的挑戰。既要學完相當於大學四年的理論課程,還要進行嚴格的體能訓練、軍事素質訓練以及飛行員的專業訓練等。

但對他來說,飛行學院生活最刻骨銘心的一課,是讓他認識到軍人的職責和使命。有次,學院組織學員隊挖掘光纜溝,半途遇到“攔路虎”。某段光纜溝所在位置靠近水域,且不斷往裡滲水,需要跳進齊胸的水裡進行搶挖。當時的長春已是深秋,水溫也就數度左右。學員隊挑出十幾個精兵強將成立攻堅隊,葉光富首當其衝。他一梗脖子跳了下去,冰冷的水凍得他上下牙直打架。他也顧不上想太多,搶挖光纜溝要緊。每人輪番下了三四輪,成功完成了任務。葉光富也因此獲得了嘉獎。

十年間改裝飛行過5種機型

“從當飛行員起,我就熱愛飛行。”葉光富說。

抬好前輪、離地、看好地面、收起落架、保持好上升狀態、轉彎……提起第一次飛上藍天的情形,他歷歷在目。經過前期大量的地面訓練,他如行雲流水般完成一系列操作。等駕駛飛機穿越雲層後,葉光富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只見他在藍天白雲間穿梭,腳下是一片錦繡河山,他的腦海裡頓時回想起這句歌詞:“水兵愛大海,騎兵愛草原。要問飛行員愛什麼?我愛祖國的藍天。”

在擔任飛行員期間,葉光富有著過硬的心理素質和精湛的飛行技能。某次,他駕駛戰鬥機返回過程中,遭遇濃霧,加上當時是逆光方向著陸,幾乎看不見跑道。在這種緊急情況下,他不慌不忙,沉著應對,嚴格按照流程有條不紊地進行操作,在與指揮員的密切配合下,調轉機頭,逆向著陸,飛機滑出完美的曲線,不偏不倚地落在跑道上。那次,團領導給予高度評價。

2000年,葉光富從空軍長春飛行學院畢業後,10年間,由於工作需要,平均每兩年調動一次工作。輾轉了多個省份,改裝飛行過5種機型。這對他是個不小的挑戰,每換一種機型,每換一個單位,就得重新清零,從頭學起。“可是無論到哪兒,我依然熱愛飛行事業,依然熱愛這片藍天。”

還記得,2009年第二批航天員選拔工作啟動時,葉光富積極報名,他渴望飛向更深邃的太空。首批航天員李慶龍作為考核小組成員之一到葉光富的單位走訪時,他翻看葉光富的履歷後,稱讚道:“經歷頻繁調動依舊初心不改,熱愛飛行,他一定是個對事業堅定執著的人。”

心懷夢想的葉光富於2010年加入航天員隊伍。雖說飛行員是最接近航天員的職業,天空和太空僅一字之差,但是要完成從飛行員到航天員的轉變,卻是像登天梯一般步步艱辛。

除了要完成基礎理論、航天環境耐力與適應性訓練、救生與生存訓練等8大類上百門挑戰身心極限的科目訓練,以及嚴格而常態化的考試,更重要的是對心理的煎熬和挑戰。

與飛行員常態化的飛行任務相比,航天員在職業生涯中只有兩種狀態,飛行和準備飛行。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準備飛行,甚至有的航天員,在整個職業生涯中都沒有實現飛天夢想。

葉光富一直用最好的狀態時刻準備著,苦練技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進行訓練,這個過程對我們也是一種歷練。我認為人生的精彩就是體現在漫長而又艱辛的奮鬥過程中。”葉光富說。

完成近30次出艙活動水下訓練

航天員系統總設計師黃偉芬說,破繭成蝶從來都是痛苦的過程,沒有異於常人的堅韌,是很難熬過來的。

對葉光富來說,最有挑戰的要數出艙活動水下訓練。穿上水下訓練服後,人服加起來近500斤的重量,且需要在水下持續作業5、6小時,克服水的阻力以及服裝40千帕的壓力,完成一系列操作。結束訓練後,葉光富戴的兩層手套和內衣都汗溼透了。備戰空間站任務以來,這樣的訓練已完成了近30次。

針對航天員應急返回進行的惡劣條件下的48小時野外生存和應急救生訓練也讓他印象深刻。

遼寧某地森林,葉光富和王亞平、陳冬組成的三人小組,用救生包降落傘等現有資源,就地搭建掩體、採野果、野菜充飢,飲溪水充渴。

巴丹吉林沙漠,依舊是該三人組,他們找到一處小灌木叢,利用降落傘搭建掩體,當時正值高溫炎熱期,葉光富在靠近掩體陽面一側,用溫度計測了下,溫度直接“爆表”,高達50度,整個人都快被烤乾了。他們抓緊通風散熱、轉移,儘可能找到能生存之地。

任務進入倒計時,訓練越發密集,葉光富連續幾天沒顧得上回家,上初三的大兒子對他說:“咱們都面臨一場攻堅戰,我們一起努力,打響各自的戰役!”

“第一次面臨半年任務,心裡難免有一些忐忑,但回顧前期的準備,心裡也很踏實,我們做好了準備。”採訪最後,葉光富如是說。他期待能保持良好的身心狀態進行在軌生活和工作,圓滿完成任務。閒暇之餘,透過舷窗好好看看這顆藍色星球和祖國母親。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記者 張航通訊員 佔康

監製:蘇越 編輯:簡易

流程編輯 邰紹峰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終於圓夢!葉光富母親曾東拼西湊50元,支援他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