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0
[隱藏]

文 | 杔格

剛進十月,突如其來的強降雨侵襲了山西大地。

國慶假期過後,山西災情逐漸在網際網路上散播開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山西受災情勢。

與以往其他地區發生洪澇災害不同的是,本輪山西災情還有一個特別的領域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這就是山西省境內的文物古蹟。民間有俗語“地上文物看山西”,雖然這句泛泛而談的話並不一定精準,但著實表明了山西在古建築領域的崇高地位,十月份的強降水也給這些歷史遺蹟造成了一定損害。

最近山西多雨

(平遙古城市樓,圖:杔格)▼


本輪暴雨究竟給山西古建帶來了什麼損害?當地災情現狀如何?我們這幾天去了一趟山西,目睹了現狀。

臨時出發,一張票拆了三段才搞定的...

(圖:杔格)▼



一週過後,洪水還未退散

10月2日至7日,山西省出現了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強秋汛。這次暴雨的一大不同便是,發生在主汛期外,且多地遭遇時間久、範圍廣、強度大的降雨天氣,其中省內中南部部分城市出現了7天以上連陰雨天氣。在10月7日10時,持續了近90個小時的暴雨四級應急響應,才被山西省氣象局解除。

國慶第二天開始的山西降水量▼



受持續強降雨影響,山西省內37條河流發生洪水,高速公路、國省幹線、鐵路執行受到一定影響。汾河新絳段、烏馬河清徐段、磁窯河汾陽及孝義段等多處發生決口,南同蒲線祁縣昌源河大橋橋臺被沖垮,枕木懸空,導致列車停運。

這座橋就在祁縣(昭餘古城)到東觀(喬家大院)的路上

(圖:Amap)▼



截至10月10日下午,山西全省11個地市117個縣級行政單位中,有76個遭受損失,共計175.71萬人受災、12.01萬人緊急轉移安置、284.96萬畝農作物受災、1.7萬餘間房屋倒塌。

這一連串觸目驚心的冰冷數字,已經在巨集觀統計層面顯示了本輪暴雨對山西的重大負面影響。如果想直觀瞭解山西的生產生活、經濟執行有多麼嚴重,從南同蒲線的昌源河大橋中斷即可一窺端倪。

南同蒲線是有著“山西縱貫鐵路”之稱的同蒲鐵路南段,同蒲鐵路自上世紀30年代建成以來,就一直是連線晉北-晉中-晉南的重要交通大動脈。它對山西的意義,猶如膠濟鐵路之於山東、蘭新鐵路之於河西走廊、京九鐵路之於江西。

同蒲鐵路,

大同-朔州-忻州-太原-晉中(榆次)-臨汾-運城▼



這條省內重要交通幹線的中斷,除了導致一些普客列車停運外,更重要的影響體現在貨運方面。為了降低此事對能源供保的負面作用,只能利用唐包、石太、侯月等鐵路迂迴繞行多列運煤列車,保障電煤等能源供應。

同蒲鐵路上的煤列

(圖:杔格)▼



與同蒲鐵路基本並行的大西高鐵,可以看做是老同蒲線的2.0版本,它在本次災情中也受到一系列影響,並持續至今。

從同蒲鐵路到大西高鐵和韓原鐵路,

再到集大原高鐵▼



最近幾日,受大西高鐵南段臨汾、運城境內的降雨及洪災影響,經行相關區間執行的列車往往平均晚點10多分鐘,對鐵路運輸秩序造成了一定干擾。

10月8日的大同南站和10月15日的運城北站,

涉及大西高鐵南段的線路部分晚點(滑動檢視)

(圖:杔格)▼





無論是烏馬河、磁窯河、昌源河,還是臨汾、運城的重點受災地區,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這就是同屬於汾河流域。因汾河流域範圍內的水量暴漲,在眾多支流和水庫洩洪後,這些水量最終都要匯入汾河幹流。這也意味著,汾河下游地區是本次洪災的重災區。

尤其是運城段的新絳、稷山、河津、萬榮四縣市,受災嚴重,部分城區被洪水浸泡、良田被淹。該四縣市地處運城最北端,與運城市中心(鹽湖區)有一定距離,它們與臨汾市南端的侯馬、曲沃等地聯絡密切。這一帶,可以視為山西省內幾大常規分割槽之外的次級分割槽。

臨汾市和運城市交界的地帶▼



10月14日,在侯馬至新絳一線,洪災仍在這片地區肆虐著。(本文涉及新絳的照片,均拍攝於10月14日)

由侯馬到新絳

(圖:杔格)▼



在侯馬前往新絳縣城的路上,途經新絳縣東環路汾河大橋,依然可以看到新絳縣的汾河公園仍處在被淹沒狀態。

被淹沒的新絳汾河公園(滑動檢視)

(圖:杔格)▼









由此至縣城,社會各界以及當地的救災車輛不時地穿梭在道路上,趕赴災區援助。

各種救災車輛(滑動檢視)

(圖:杔格)▼





縣城內的洪水基本已經退去,地面上有少量淤泥,少量路段依然存在積水,警示的標識牌以及前些日子一些因洪水導致貨車側翻遺失的物資依然留在路面上。

新絳縣城(滑動檢視)

(圖:杔格)▼







縣城的情況已然安穩,然而在與縣城隔黃韓侯鐵路相望的南部地區,汾河沿岸兩側,依然還是一片澤國的景象,例如新絳縣西曲村依然被洪水浸泡著。

洪水未消退的地區還無法進入(滑動檢視)

(圖:杔格)▼





在洪水中浸泡的西曲村(滑動檢視)

(圖:杔格)▼











平遙,不只有古城

在文物大省山西,如果說本次強降雨中受關注度最高的古代遺蹟,必定非平遙古城莫屬。的確,作為山西省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國家5A級旅遊景區、第二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平遙古城,再加上古城裡面還有賈科長加持的平遙國際電影展,集諸多光環於一身的它。平遙古城一旦遭受損失,肯定會引起多方的跟蹤報道。

近期降雨,天空灰濛濛

(平遙古城,圖:杔格)▼



然而,平遙並不只有平遙古城,它還有更多藏在隱祕角落的古建築。就以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平遙古城”專案而言,處於古城之外的鎮國寺和雙林寺也被一同納入了世界遺產。

平遙古城之外的世界遺產

(圖:杔格)▼



雙林寺,古稱中都寺,宋代取佛經“雙林入滅”之說改為現名。其始建年代不詳,但至少在宋代以前就已存在,從這個層面上講,可以稱之為一座千年古寺。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因自然和人為的影響,雙林寺現存的建築皆為明清時期所建。

雙林寺全景

(圖:杔格)▼



寺中的唐槐、宋碑、明鍾、彩塑以及古代建築都是稀世珍寶,尤其是彩塑,更是聞名於世。雙林寺的現存彩塑有兩千多尊,雕刻技藝精湛,大者丈餘、小著尺許,形神兼備,各具特色。

雙林寺的精緻彩塑

(圖:杔格)▼









就是這麼一座傳奇寺廟,在本次山西暴雨中也遭受了一定損失。據雙林寺彩塑藝術館副館長介紹:“連續降雨,對文物古建築本體危害是比較嚴重的。我在這30多年了,今年是頭一回見,雨量最大,而且是持續降雨,造成房頂滲漏情況。”

雙林寺為應對降雨,做出了一些預防措施

近期降雨停止,將防雨的塑料布揭開晾晒

(圖:杔格)▼







回到平遙古城,它在本次強降雨事件中也遭受到了不小損失。就以平遙古城的城牆來說,它的本質是土遺址,土遺址最怕的就是持續大規模的雨水。平遙古城的外牆有包磚,受到降雨侵蝕的作用較小,但城牆內側大部分沒有包磚,夯土直接裸露在外,較容易受到降雨影響。

平遙古城西南角,上西關門附近

(圖:杔格)▼



平遙古城坍塌和滑落的牆體段落共51處,其中內牆夯土坍塌的有15處,內牆女兒牆及頂部海墁層懸空、下部夯土滑落的有36處。

另一種視角觀看西南角

(圖:杔格)▼





除了城牆外,古城內西湖景街、鸚鵡巷內有房屋外牆存在坍塌風險,書院街、教場巷、政府街、城隍廟街、上西門街、範街、南街、武道廟街、海子街、倉巷、文廟街、賀蘭橋街均有個別牆體出現坍塌。

一系列城內古建築受損現場

(圖:杔格)▼











山西遺蹟,不只是“五大平”

在山西文博圈以及旅遊圈,有一個概念叫“五大平”,這就是山西省內僅有的三個世界文化遺產(五臺山、大同雲岡石窟、平遙古城)的合稱。它們代表了山西古建以及旅遊資源精華中的精華,各大旅行社在開發旅遊產品的時候,都重點在它們三個及沿線景點(含恆山、懸空寺、雁門關、晉祠、喬家大院等)下功夫。同樣,它們受到的保護力度最大,能獲取到的文保資源也十分優厚。

“五大平,給問問”是一句流傳在山西導遊圈的名言,

意思是“有沒有能帶五大平N日遊的導遊,給問一問”

(雲岡石窟20窟,圖:棚戶區J區巡撫-杔格)▼



例如本次受災的平遙古城,受災程度總體為中等偏下,一系列受損點,也將在後續的修復環節中恢復。

但是,山西的不可移動文物也不只是“五大平”及其沿線,也不只是那531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是由408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2466處縣級文物保護單位、還有40470處未登記在冊、未定級、散落的文物聯合組成,它們同樣值得關注。

在運城市區到解[hài]州的路上,

有一段國保單位——鹽池禁牆,

部分牆體被大雨沖塌(滑動檢視)

(圖:杔格)▼









截至10月10日12時,山西各市上報共有1783處不可移動文物不同程度出現屋頂漏雨、牆體開裂坍塌、地基塌陷、建築倒塌等諸多險情,9座博物館紀念館出現小面積漏雨、部分構件損壞等情況。經初步評估,受災害影響文物中,國保176處,省保143處,縣保661處,尚未核定公佈為文物保護單位的不可移動文物803處。

一處山西省保單位,城牆坍塌

(圖:杔格)▼



其中,文物受損較為嚴重的有晉城、晉中、運城、陽泉、呂梁、太原六地市,約佔全省的90%以上。

或許,這個地市統計會令公眾意外。畢竟在這幾天,經過社會輿論的發酵,樑思成、林徽因和以雲岡石窟、應縣木塔、佛光寺等為代表的山西古建的故事再次浮現在人們面前。而觀察這個統計結果,卻沒有大同、朔州、忻州三地市。沒錯,本輪暴雨主要影響的地區為山西中南部地區,至於晉北三地市,受暴雨影響幅度並不大。

晉北地區受災並不嚴重▼



其實,這也是一個關於山西古建的“燈下黑”話題。山西古建的旅遊及民間宣傳開發方面,主要集中在以大同、忻州為代表的晉北地區,和以太原盆地為代表的晉中地區,至於晉南和晉東南一帶,宣傳力度較低,衍生出來的全國性知名故事也較少。

有著樑-林這個大IP,

近幾日樑思成、林徽因和應縣木塔、佛光寺的故事,

已經傳播得接近家喻戶曉了

(應縣木塔、佛光寺,圖:杔格、連達——《尋訪山西古廟:晉中、晉北篇》)▼





而事實上的情況是,晉北的文物確實全國知名且非常精彩,例如雲岡石窟、五臺山、應縣木塔等。但是,如果說撐起了“地上文物看山西”這一名號的,卻是晉南和晉東南的臨汾、運城、長治、晉城四地市,它們現存的古建築數量是晉北的好幾倍,其各項價值也同樣精彩,但在知名度上卻遠遜於晉北。

臨汾、運城的黃河、汾河沿岸的古建築、

長治濁漳河谷地古建築群、

晉城太行古堡群等,也都各具特色▼



例如本次山西暴雨事件,網際網路上流傳的許多關於山西文物受損的文章,往往都是開頭講一段晉北和樑思成的故事,結尾拼接晉南的受災文物古建。雖然都是山西境內的文物,但這種表述總會給人一股迷惑感,畢竟從晉北到一趟晉南,遠比山西各地市出省要麻煩得多。

從大同、忻州去一趟運城,太原(遠)了...▼



當然,話說回來了,無論是晉北、晉中,還是晉南、晉東南。總體來看,國保、省保單位主體損害較少,主要險情是屋面小面積滲漏及周邊護坡巖體、地基等出現滑坡等問題。

新絳的絳州古城牆(北關村段)遺址發生牆體坍塌(滑動檢視)

(圖:杔格)▼



最值得社會力量投入的,還是大量低階別、未定級、未登記在冊、散落在偏遠村落的傳統建築,它們出現牆體坍塌、樑架傾倒等險情相對多一些。

千山萬水總是情,給個“好看”行不行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旅行/山西特大暴雨,警報仍未解除!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