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45
[隱藏]
重播4000次,跌不落神壇。

最近開啟《王者榮耀》,開屏動畫會響起《雲宮迅音》,全網網友的DNA又動了一次。

這款累計收入在10月突破100億美元的“國民級遊戲”,與“國民級電視劇”86版《西遊記》完成了歷史性的聯動。專案從公佈開始,就是微博熱搜常客,每次新面板上線也都會成為討論焦點。

目前已經推出的“孫行者”、“豬悟能”兩款面板,在造型、技能、配音等方面都深度還原了電視劇。如“孫行者”採用黃黑配色,有月牙緊箍和虎皮裙等標誌性元素,動作特效借鑑電視劇裡打翻煉丹爐、定海神針攪東海等橋段,“豬悟能”的展示動畫則設計了“夢迴高老莊背媳婦”……凡此種種,讓看著86版《西遊記》長大的幾代網友感嘆:這才是“原版”。


《王者榮耀》“孫行者”面板

導演楊潔2017年逝世,當時的報道普遍統計稱電視劇已重播過3000多次,在《王者榮耀》的宣傳視訊裡,這個數字變成了4000。40年前,楊潔帶著《西遊記》劇組歷時6年,跋涉10萬餘公里,走過中國26個省市,只用1臺攝像機,成就了一個時代傳奇。

幕後花絮中,數位主創對這次能夠借遊戲這種新潮形式重返大眾視野感到欣喜,孫悟空的配音演員李世巨集說:“沒想到,大家沒忘記我們。”

那一刻,彈幕裡整齊地刷著:“忘不掉啊!”

西遊情懷,還是喧賓奪主

35年前,《西遊記》前11集在春節期間播出,老少咸宜、舉國轟動,創下89.4%的收視神話。35年來,它在每年寒暑假填充著孩子的童年時光,幾千次重播讓它的影響力無法估量。

今日頭條在2016年釋出過一組資料,《西遊記》原著“最熱門章節Top10”分別對應著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三借芭蕉扇、女兒國等,無一例外都是86版《西遊記》拍過的故事,而原著中同樣精彩的大鬧獅駝嶺、真假美猴王等章節(2000年《西遊記續》補拍)卻並未進入前十。


那年正值農曆猴年,一場懷舊風潮中六小齡童與郭富城合作的節目《猴戲》因無緣央視春晚引發過輿論不滿,即使六小齡童澄清自己從未接到過央視邀請,“六小齡童上春晚”和“六小齡童節目被斃”還是成為微博熱門話題,那年沒有“六學”,只有數百萬人聯合呼籲春晚為觀眾圓夢。

不只國內,86版《西遊記》還曾蜚聲海外。它是新中國第一批出口電視劇,最早在緬甸、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播出,《參考訊息》一篇文章提及:“在越南引起過萬人空巷的局面,播放該劇時,大街上連小偷和警察都不見蹤影。”該劇在IMDB的評分至今仍有8.6,YouTube上也不乏“感謝豐富我的童年”這樣的評論。

不過,地位過高難免承受更多審視。當看過86版《西遊記》的觀眾數量遠超讀過《西遊記》原著的讀者數量、六小齡童的孫悟空就是“正版”時,有關它“曲解原著”的聲音也從未停歇。

86版《西遊記》對原著進行了諸多改編,如原著中女兒國一節,唐僧和國王的關係從一開始就涇渭分明,電視劇則加入了不少溫柔纏綿的“情”意,唐僧片刻的動心隨著歌曲《女兒情》廣為流傳。


同時這部電視劇也給原著中的師徒四人加上了“美顏濾鏡”,豬八戒本是“黑臉短毛,長喙大耳”的黑色野豬形象,到了劇中變得白胖可愛,唐僧也經常表現出怯懦、自私等人性卑劣的一面。更多矛盾集中在孫悟空身上,六小齡童的扮相可以概括成“美猴王”,原著裡的孫悟空則身形矮小、猙獰醜陋。

澎湃新聞“上海書評”欄目曾刊文稱“相比於86版《西遊記》,《大話西遊》更貼近原著”,人民文學出版社也刊載過表達“楊潔版《西遊記》不如周星馳的接近原著”的文章,將《西遊降魔篇》等電影一併列入對比,稱“孫悟空的可愛、勇敢、善良與原著中吃人、凶殘、暴烈的性格完全不符”。而有關孫悟空到底是否“吃人”,還在知乎等社羣掀起過爭論。

本質上,86版《西遊記》也是特定時代的產物。它的改編宗旨完全遵照當時主流文學界對小說的解讀:充滿浪漫主義的幻想、歌頌富有反抗性的神話英雄。電視劇也就“去蕪存菁”,放大了這些符合“原著精神”的部分。

國人的“西遊情懷”,在很大程度上是對86版電視劇的情懷。在“普及名著”層面它顯然已經有些喧賓奪主,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沒有這版“只留真善美”的電視劇,許多觀眾更不會想起去關注原著。

一臺攝像機,一部西遊記

86版《西遊記》拍攝之路,也是場不折不扣的“取經路”。楊潔在自傳中寫道:如今人們的眼裡,我們那個時代的人也許都是些“傻帽”。

原著裡既有瑤池仙境,也有陰森妖洞,為了把山川美景、人文建築都拍入劇中,楊潔進行過長達63天的全國採景。抵達當時還未被開發成景區、名為“上庸”的張家界時,雨中泥路溼滑,一行人乘坐的麵包車險些從彎道墜入山崖。

危險遍佈在那六年的攝製裡。在海拔一千多米的黃石寨山頂,楊潔為了勘景不慎從觀景臺上跌落,被一根樹樁半途攔下才挽回性命;電視劇片頭有一幕是師徒四人走過瀑布頂端,幕後也有險些滑腳墜下的經歷;一個鏡頭拍沙僧舉禪杖飛過,攝影師王崇秋抱著攝像機仰臥在地,吊著閆懷禮的鋼絲突然斷裂,接近200斤的重量砸下來讓王崇秋當場暈厥。

劇組沒有專門的鋼絲,只能使用軍隊的航空跳傘鋼絲替代,拍攝過程中經常斷,吊得最頻繁的孫悟空和豬八戒如果沒摔傷都會擊掌慶祝。


楊潔曾回憶,“最難的部分是特技,那是不知特技為何物的時代。”全劇組只有一臺索尼300P分體式攝像機,機器只有一臺,也就意味著不同機位的鏡頭得靠堆次數的“笨辦法”彌補。

六年時間裡,楊潔的丈夫王崇秋每次坐飛機都要去舷窗旁邊拍藍天雲海,這些珍貴素材有些要當單獨鏡頭,有些則要用作摳像的背景。沒有專業的攝影軌道車,王崇秋向圍觀群眾借了輛二八自行車來代替,沒有升降機,他用三根柱子當蹺蹺板搭了一個。“水下龍宮”的場景,是靠魚缸擋在鏡頭前營造出來的。

藍幕摳像靠的是一臺進口ADO特效機,但實際用起來劇組才發現只買了硬體沒買配套軟體,無法實現立體效果。軟體需耗費5萬美元,遠遠超出預算,因而這版《西遊記》裡很多特效場景的人物都是“紙片人”。


唯有資金問題,沒辦法靠努力或巧思克服。拍到第14集“大戰紅孩兒”時,劇組就陷入經濟危機。主管領導對楊潔說,“拍個結尾算了”,楊潔帶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拒絕,邊籌錢邊拍攝。募款並不順利,最後是製片副主任李鴻昌(劇中飾演黑狐精、蜈蚣精等7角)籌集到鐵道部十一工程局的300萬經費,不過最終還是縮減掉了5集,只拍到25集。

楊潔自己拍一集的工資是90元,“猴子、八戒是80,沙僧60,就那麼一點報酬”,在楊潔的回憶中,那時大家也不講報酬,不計時間,曾經有過連續工作23小時的紀錄。在全國20多個城市來回週轉時,幾車皮的東西都要靠自己搬,包括擔綱“主演”的師徒4人。

劇組有3毛錢夜餐費,需要過晚上11點才能領,“晚上吃飯時,我說每桌加兩瓶啤酒,他們都歡呼起來。那時候的人都挺可愛的。”

2014年,韓寒的《後會無期》花10萬元使用《西遊記》的插曲《女兒情》,那是許鏡清和楊潔頭一回知道還有版權費,兩人各拿3萬,楊潔對許鏡清說:“老許啊,這是我第一次拿到這麼高的費用,這麼多錢。”

“大家都是奔著‘拍出一個經典的目標’去的。”副導演荀皓說,“現在沒有人再會這樣拍電視劇了。”

被“封印”的西遊

86版《西遊記》就這樣高高聳立在歷史的座標上,後來者仰望、接近,卻無人可以攀越。

最初的“挑戰者”是它自己。1998年楊潔向央視申請,曾經的劇組中已經有人離世,再不拍的話被縮減掉的那5集將永久缺失,時任臺長的楊偉光同意拍攝,並提議不能只拍5集,《西遊記續》的劇本被擴充到15集。

重啟第一集拍“情斷黑水河”,選址在北京郊區的密雲水庫,央視提供了多部移動攝像機位,並調來了兩臺大吊車、一臺灑水車,比起拍86版時的艱辛,劇組的資金、技術條件有明顯提升。楊偉光對續拍十分重視,還專門請來1997年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曹榮擔任本劇武指,曹榮在這一集裡客串出演西海龍王之子“摩昂太子”,給未來另一部備受爭議的電視劇埋下了一顆種子。

然而《西遊記續》全劇在2000年春節期間播出後,反響平平,遠不復當年盛況。楊潔自己也承認,補拍遠沒有她想象中簡單,最終呈現效果比起86版“在好看方面遠遠不如”。


《西遊記續》的角色化妝不夠精緻也遭詬病

原因眾說紛紜,有不少愛好者對這兩版進行過對比,指出《西遊記續》在角色化妝、鏡頭排程等方面都存在水準下降,就連傳唱度頗高的主題曲“剛擒住了幾個妖,又降服了幾個魔”,意境上都低過86版的“休誇說妖魔鬼怪全打怕,莫提起險山惡水都平踏”。

曾有媒體問過楊潔,“是不是因為17年後老百姓的欣賞口味變了,而導演的思路還停留在過往”,楊潔只說“故事不比前面差,但人物性格沒有發展”。

35年來,內地遵照《西遊記》全本所拍攝的電視劇還有兩部,2010年浙江電視臺拍的52集《西遊記》豆瓣評分僅5.7,存在感不高。2012年張紀中的60集《新西遊記》走的是“還原原著”路數,但因為想拍得過分全面,又避不掉導演的個人“私貨”,依舊不被觀眾認可。一經對照,還將86版向神壇上再推了一步。

《西遊記後傳》是個例外。曹榮因那集“情斷黑水河”與西遊結緣,1999年,西安一位商人拿貸款來的1500萬和一份2萬字的劇本找他做導演。原定的六小齡童臨時拒演,曹榮只能自己頂上,在一個凌晨兩點的夜晚對化妝師說“不如讓我試一下”,化妝時曹榮怕被人笑一直閉著眼,照完定妝照後才發現“OK哦”,一位“面癱”版的“鬥戰勝佛”誕生。

除了受制於妝容無法做表情,曹榮知道如果依樣畫瓢“怎麼演都演不過六小齡童”,便定下“三分猴、七分人”的表演策略,倒也更符合孫悟空成佛後的穩重變化。


兩萬字的初版故事改成劇本後,壓根撐不起30集體量,全劇拍完後也湊不夠時長。但集數是老闆的硬性要求,曹榮剪了足足半年動作戲,“試著把這裡放慢點,那裡放快點,或者把一些地方重複”,被逼無奈中造就了一部“鬼畜鼻祖”。

在曹榮的記憶裡,《西遊記後傳》播出時一部分人喜歡到撲街,一部分人罵到撲街。誰也不曾料想若干年後它會因“面癱”和“鬼畜”再次翻紅,2019年年底曹榮入駐B站開始重剪《西遊記後傳》,大批觀眾在童年記憶中打撈起這部電視劇,回想起噱頭之外它的劇情其實也相當精彩,甚至不少觀眾在小時候,真的以為它就是西遊之後師徒四人所經歷的故事。

不過《西遊記後傳》的投拍過程和翻紅過程都充滿偶然,能被觀眾認可也是因為其故事框架已經脫離了《西遊記》本體,談不上對86版電視劇造成衝擊。

《西遊記》這樣的經典作品,受眾其實可以接納在不破壞精髓的前提下標新立異,《西遊記後傳》是一道縮影,電影《大話西遊》、網文《悟空傳》、動畫《大聖歸來》、遊戲《黑神話:悟空》等別樣詮釋都各有擁躉。但與此同時,一旦珠玉在前,大家對“翻拍毀經典”的容忍閾值向來極低,隨著時間推移,已經承載好幾代人記憶的86版《西遊記》近乎被打上了一道不可觸碰的歷史封條。


《悟空傳》在內地較早走顛覆路線

客觀上看,35年前的電視劇不會十全十美,也存在配角演員不穩定、特效技術太粗糙等基礎問題,用楊潔的話說,“是大家原諒了它”。

86版《西遊記》是那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年代造出的神話,經過35年時間的加固,更加堅不可摧。楊潔曾表示一定會有作品超越她的《西遊記》,只是時間早晚。

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她又給這句話加了一句註解:“但照今天這樣發展下去,我不知道。”

文 | 廖藝舟

編輯 | 趙普通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重播4000次,無法超越的86版《西遊》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