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7
+6
[隱藏]

在災難電影《峰爆》中塑造一名鐵道兵,對朱一龍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他需要完成攀巖、飆車和大量的雨中戲。如何讓自己的身體能夠適應鐵道兵的節奏,在朱一龍看來只有一個祕訣:“克服心裡的障礙。”拍完《峰爆》之後,朱一龍表示自己更想向這些老鐵道兵致敬,正是因為他們的付出和艱苦奮鬥,才為下一代人打下了這麼堅實的基礎,“我由衷地感到自豪,表示感謝”。

採寫_本刊記者 劉倩


Q:你接到《峰爆》出演邀約的時候,第一反應是什麼?還挺興奮的,因為這個題材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題材。這也是講老鐵道兵,講中國鐵建這樣的一部戲,裡面還有非常有意思也非常深刻的父子情。我覺得這部電影會給大家帶來無限的力量、無限的溫暖。我也有去體驗生活,在北京進組之前,我們會和導演商量劇本,去參觀老鐵道兵的紀念館,去了解當年的故事。進組之後,我們會去真正的工地隧道,去跟真正的中鐵建人去交談,收集很多素材。在這部電影裡我也嘗試了很多以往沒有嘗試過的動作戲。

A:

Q:你飾演的角色洪翼舟有怎樣的特質,最大的魅力是什麼?你覺得自己和他有哪些相似?哪些不同?洪翼舟是一個爆破研究室主任。我覺得他是一個很專業,並且會給身邊人帶來安全感的人。但是他雖然外表看上去比較強大,其實內心還是有比較脆弱的地方,他自己心裡一直有自己耿耿於懷的事情。要說我們相似的地方,我覺得得們就還挺堅韌的。但洪翼舟和父親之間的情感,包括很多他的經歷,是我沒有感受過的,很多都是完全不一樣的。

A:


Q:塑造洪翼舟這個角色你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我覺得最大困難是生理上的。因為我有很多需要在實景裡拍攝的動作戲份,並且在完成這些動作戲的同時,需要具有非常飽滿的情感,要去處理非常細膩的父子情感,因為這部戲的戲劇性很強。但是當你真正爬在高處的時候,當2月份的涼水和瀑布的水衝在你身上的時候,你的身體機能會喪失很多行動能力,但同時你要克服這樣的身體機能,其實真的挺難的。

A:

Q:洪翼舟這個角色跟你本人是不是也有一些性格上的差異,因為他會爆發出特別大的能量,你是如何去調動和爆發出來這種能量的感覺呢?這個就跟之前的我說採風那些生活體驗有很大的關係,你心裡得知道這裡的情感是什麼,或者是你需要找到了一個點,你在那個地方的情緒就會更真實一些了。

A:


Q:《峰爆》中有一些地下救援的部分,環境非常的狹窄,你有注意到這個場景裡工作人員是怎麼去設定燈光還有攝影機的嗎?然後演員在表演上又有哪些需要配合的地方呢?因為這些戲份中所有的路都非常窄,所以機位的選擇非常有限。演員在那個狀況下,其實更多的時候也要去配合攝影機,包括光源,演員手上的手電筒變成一個非常重要的光源,所以得配合對手的表演,還要配合攝影機。在地下那個階段,我跟黃(志忠)老師然後我們經常兩個人對手戲的時候,我們不光在表演的部分需要真實,手上的動作你還得保持,是給對方打出一個儘量好的光這樣。好多時候光也要配合鏡頭,當鏡頭搖到哪的時候,你的光要從哪個角度進進然後鏡頭語言是要表達什麼,很多時候都要提前預練,預演還挺長時間的。

A:

Q:溶洞裡的戲份感覺拍攝起來也很艱辛,你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感覺怎麼樣?有感覺特別黑或者是很震撼的嗎?實景帶來的震撼程度真的和在棚裡不一樣的。真正進入實景在那些溶洞裡面的時候,它給你帶來那種壓迫感和真實感,是其他東西替代不了的,所以在那裡面真實感受就好了。

A:


Q:戲裡你還有攀巖和淋雨的戲,這對你來說是完成了一個挑戰嗎?人有時候真的是適應能力挺強的。剛開始我覺得真的的難完成的。但當你適應了一個禮拜之後,你發現其實還好,一個禮拜之後你發現你適應了這樣的節奏,已經適應了每天從早上淋到晚上這樣的一個狀態。這部戲拍完,我對攀巖已經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並且我想把它堅持下去。通過這部戲,我也深深體會到,很多你看似可能逾越不了的困難或者障礙,在你不斷地嘗試,不斷地去重複,然後克服自己內心一些障礙之後,其實你可以達到的。

A:

Q:對自己在《峰爆》中的表現滿意嗎?還行。《峰爆》是一個苦中作樂的作品。雖然每天都在非常艱苦的環境之下,但是大家都很開心,都在相互鼓勵,然後開著玩笑,整體感受是很溫暖的。我覺得這部戲從我的角度看來,不管是整個團隊還是演員,還是所有的部門,大家都在這部戲當中把鐵道兵的精神給帶入進去了,大家都在非常努力地去完成這樣的一部作品,所以希望觀眾最後能在電影院的時候感受到這份精神吧。

A: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朱一龍:塑造鐵道兵最大困難是生理上的,想向他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