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2
+5
[隱藏]
2021年10月22日,東莞松山湖,陰,今年的華為開發者大會正式揭幕。

雖然釋出會當天的天氣一如去年活動日那般陰沉,但至少華為在釋出會前的背景音樂選取上變得歡快了許多。

這似乎也預示著華為業務的一些轉機。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業務CEO、智慧汽車解決方案BU CEO餘承東一開場就表示,最近兩年時間,華為共經歷四輪制裁,這也迫使華為更認真地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

餘承東提出,上個世紀,最偉大的企業不是做產品的公司,而是擁有了標準和專利話語權的公司,但“進入二十一世紀,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企業將是生態型企業”。

鴻蒙系統則是這個生態型企業的根基,此次華為開發者大會的重點仍然是鴻蒙系統的更新。自從2019年華為正式釋出HarmonyOS(鴻蒙)以來,HarmonyOS已經經歷了三次重大的迭代。

或許可以說,HarmonyOS的第一次亮相,釋出分散式技術並且首次登陸智慧大屏還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在這期間,市場有質疑,有反對的聲音。但從今年6月開始,HarmonyOS 2.0正式大範圍推送到華為的各種終端,讓人們看到了這個生態的初始模樣,這也預示著HarmonyOS正式走過了前期市場議論紛紛的階段:穩住大樹的根基之後,下一步的目標是枝繁葉茂。


餘承東稱,HarmonyOS已成為史上發展最快的智慧終端作業系統。自從今年華為P50系列上市,首次在智慧手機上搭載,迄今已有超過1.5億裝置使用HarmonyOS,包括智慧屏、平板、手錶、智慧音箱、IoT裝置等。預計年底,搭載HarmonyOS的1+8產品將達到2億,明年將有更多裝置搭載HarmonyOS。

當鴻蒙來到3.0

現在回看HarmonyOS的成長曆程,其實從HarmonyOS 1.0版本開始,華為已經清晰地勾勒出它的模樣。華為就是從分散式軟匯流排的基礎技術開始,建立一套支撐軟硬體開發的生態體系,然後從提升使用者體驗、開發者開發工具,甚至是程式語言等多個角度進行生態化的擴充套件。

利用分散式軟匯流排技術,把HarmonyOS這個系統中很多的智慧終端無感無縫地連線在一起,組成一個超級終端是這個系統最顯著的特性。在這個超級終端中,各個硬體的基礎能力被打散,通過軟匯流排技術統一排程和組合:無線耳機可以播放電視裡的音樂,手機可以直接呼叫大屏的攝像頭,筆記本上的貼上內容可以直接流轉到手機微信......

而針對開發者和開發工具,HarmonyOS 2.0版本開始就全面開放給所有的南北向開發者,支援硬體生產廠家幫助他們去生產製造基於HarmonyOS的生態裝置。同時也支援應用開發廠家,讓他們基於HarmonyOS系統去做上層應用的創新。

在HarmonyOS 2.0的基礎上,今年的開發者大會,華為延續傳統,HarmonyOS 3開發者預覽版也繼續圍繞彈性部署、超級終端、一次開發多端部署三個核心價值再創新,系統效能和開發工具全面升級。


HarmonyOS如今已經登陸數以億計的終端裝置,HarmonyOS 2.0超級終端的推送也讓人看到了終端生態和底層技術到底是如何運作的,而後續更重要的是讓開發者可以更簡單的將技術部署在這個生態當中。

簡單來說,彈性部署、超級終端和一次開發多端,合起來就是讓開發者可以通過更簡便的溝通介面,將所開發的應用,通過一次開發彈性部署到搭載HarmonyOS的不同大小的終端上。

傳統的APP的開發模式其實都是以裝置為中心的,針對不同的裝置開發不同的應用,它更像是一個煙囪,所以開發完成之後也很難做到裝置之間的聯動。但HarmonyOS的特性決定了裝置一開始就要連通,資料共享。

“HarmonyOS是以使用者為中心的場景化的開發模式,所以它就可以很好的實現一次開發多端部署,包括免安裝、服務直達以及應用和服務,在裝置之間無縫流轉這樣的一些特性。”華為消費者業務軟體部總裁龔體稱。

“而在這裡面,其實需要我們從開發理念到開發方法,再到開發工具實現端到端的徹底變革。”

龔體稱,這樣的一整套的開發套件就是一個武器庫,他的團隊就是為開發者造槍造炮的。

HarmonyOS 3開發者預覽版帶來了全新的可視的彈性部署自動化工具,裝置開發者可以根據不同硬體靈活選擇作業系統所需元件,而彈性部署也可以讓不同記憶體的智慧裝置都使用同一語言交流。


龔體舉例智慧無線耳機和汽車智慧座艙的開發,它們統一被分解成不同的模組。比如智慧無線耳機包括4個模組,一個輕量級的微核心、一個WiFi模組、一個媒體播放器和一個音訊模組,它們組成了一個簡單的開發系統。

而智慧座艙的開發同理,工具已經準備好,模組只需分解:外加一個HarmonyOS微核心和一個3D影象引擎,也可以很快速地部署到智慧座艙系統。

傳統車機一直被消費者詬病的中控體驗其實就因為它是一個資訊孤島,很難和其他的裝置進行互聯互通。


首次亮相的鴻蒙座艙

所以一次開發多端的優點也很明顯:不同裝置之間的連通從開發工具和語言開始就避免了後續資料和平臺連通機制的問題,實現了一體式的開發。

龔體稱,在效能方面,HarmonyOS 3.0對比HarmonyOS 2.0在效能上有50%以上的提升,而在連線的穩定性上則實現了100%的提升。

可感知的使用者體驗方面也有變化。比如利用亞毫秒級全域性軟時鐘同步和分散式拓撲組網,智慧手機、智慧屏和4臺智慧音箱上已經可以實現組成5.1聲道;智慧辦公場景下也支援了更多螢幕的協同辦公,在協同的所有的辦公裝置上都可以同一套鍵鼠操作;玩手機遊戲也可以通過PC顯示卡實現分散式遊戲畫面渲染,讓手機遊戲享受主機遊戲體驗;超級終端安全視覺化能力也有提升,後續終端的安全狀態會始終顯性的呈現在使用者面前。

華為也同時宣佈,HarmonyOS 3 Beta預計將在2022年第一季度釋出。

“倉頡”

值得注意的是,華為宣佈將釋出自研鴻蒙程式語言。龔體表示:“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將帶來為HarmonyOS全新研發的程式語言,為鴻蒙生態基礎設施補上最後一環。”

早在今年9月份,華為副總裁、計算產品線總裁鄧泰華在華為全聯接大會2021上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提到:華為將推出自研的程式語言倉頡,將鴻蒙和尤拉系統在應用開發生態上進行打通。

而品玩查詢後發現,“倉頡”的傳言最早可以追溯到去年。而今年8月,華為已申請註冊“倉頡語言”商標。目前尚不知曉“倉頡語言”是否就是“為HarmonyOS全新研發的程式語言”。

自研程式語言方面,科技公司巨頭蘋果也曾推出Swift程式語言,它用來為iOS、Mac、Apple TV和Apple Watch開發app。一般來說,生態環境是創造程式語言的前提。

在全球範圍內,目前被廣為熟知和應用的程式語言如C語言、C++、Java和Python等,都是由國外企業研發。

實際上,程式語言並不難開發。難點在於語言使用的生態建設,是否可以推進實現應用生態、裝置生態、開發者生態和高校生態上的互通。

換句話說,有人用,有地方用,好用,才是程式語言能否成為主流語言的關鍵。


據餘承東介紹,3年來,華為在鴻蒙生態上已經投入了500多億元人民幣。截至目前,鴻蒙智聯已有超過1800家硬體合作夥伴、4000款生態裝置,今年新增生態裝置發貨量超6000萬臺;超過400傢夥伴開發的HarmonyOS原子化服務數量突破1.6萬個。而華為HMS已經在全球擁有510萬開發者。

華為AI與智慧全場景業務部總裁王成錄稱,為了幫助開發者和合作夥伴輕鬆、高效地開發鴻蒙智聯生態產品和原子化服務,鴻蒙智聯軟體服務包支援了更多帶屏裝置開發;一站式整合開放環境讓輕量級裝置開發週期已由2個月減少至2周,帶屏裝置預計在2023年將縮減到2個月以內。分散式全棧整合的極簡開發環境也讓原子化服務的開發效率提升一倍,預計2023年5天即可完成開發。

而本次的華為HMS Core 6向全球開發者也開放了7大領域的69個Kit和21738個API,跨作業系統開放的能力達到13個。

可以說,這個生態在努力一步步地逼近“完美狀態”。餘承東也在釋出會上呼籲:我們希望鴻蒙生態可以聚集星火,讓更廣大的開發者都能加入鴻蒙生態、掌握HarmonyOS開發的技能。

目前,華為已經與17所著名高校、400多位高校老師合作,助力鴻蒙生態的人才培養。未來,將有更多的大學開設HarmonyOS課程。同時,華為也提供了HarmonyOS職業認證、人才培養和人才發展計劃,覆蓋硬體開發、應用開發、作業系統能力等領域。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現在你可以看清鴻蒙了吧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