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2
[隱藏]
10月27日,淘寶一鍵分享購物車功能正式上線,消費者只需要勾選購物車商品即可一鍵分享給微信好友、支付寶好友、微博好友、釘釘好友等。

但第一財經記者體驗發現,目前包括淘寶、支付寶、釘釘等在內的阿里系平臺,好友之間可以直接分享淘寶購物車連結,微博上是直接分享為微博動態,而微信分享仍為分享購物程式碼的狀態,暫未升級成直接的連結分享。

自今年9月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遮蔽網址連結問題行政指導會”後,平臺之間打破外鏈遮蔽、實現互聯互通的動態便在暗湧之下悄然進行,推進者有之,緩行者有之,按兵不動靜待結果者更多。企業利益、消費者權益、政策監管多方博弈,使得“互聯互通”這一理想化結果的實現還需時日。


實質性進展有限

據第一財經瞭解,淘寶上線的一鍵分享購物車功能是今年天貓雙11全新推出的功能,使用者只需勾選淘寶購物車裡的商品就可以實現一鍵分享,另外淘寶搖一搖還能跟好友線上下面對面互相分享,在淘寶APP點選購物車頁面即可看到分享入口。

“分享購物車”產品經理介紹分享購物車的玩法是——進入淘寶購物車頁面,與朋友當面搖一搖,互看購物車,方便好友“抄作業”。

但需注意的是,記者體驗後的結果是淘寶購物車分享至微信後,仍是程式碼狀態,尚未實現互聯互通要求下的直接連結分享。

此前,阿里巴巴副總裁、天貓行業負責人吹雪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分享購物車功能是淘寶裡的功能,未來它可以分享至哪個埠暫時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可能需要很多人的努力。

從商家視角來看,吹雪認為“互聯互通”會讓效率提升,讓商家更好觸達使用者;從使用者角度來看,也會有更大的創新和更友好的參與感;從企業來講,會按照國家的相關規定,努力推動這件事情。

另外,京東此前早已提供購物車分享功能,分享列表包括微信好友、朋友圈、QQ好友、微博等,其他平臺則需要複製連結直接分享。

今年9月9日,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遮蔽網址連結問題行政指導會”,要求17日起各平臺必須按標準解除遮蔽。隨後,包括騰訊、阿里、位元組跳動、百度等公司先後釋出迴應。打破網際網路“藩籬”、促進網路互聯與資料互通的變革已被高調摁下啟動鍵,但後續安全風險、權責歸屬、資料隱私等細節問題,仍需各方在磋商後進一步落實。

9月17日,騰訊進一步釋出《微信外部連結內容管理規範》調整宣告,稱將在“安全為底線”的前提下,以“四項原則三條措施”實施第一階段的互聯互通,同時將與其他平臺共同探討進一步的互聯互通。其中三項舉措具體是指:在確保資訊保安的前提下,使用者升級最新版本微信後,可以在一對一聊天場景中訪問外部連結;為使用者提供自主選擇權,群連結因涉及廣大接收方使用者,騰訊將繼續開發功能便於使用者自主個性化選擇;設立外鏈投訴入口,使用者可以舉報違法違規外鏈,平臺將按照相應規則處理,並對外鏈提供平臺的管理有效性設立信用分級。從一個多月後的進度來看,微信內一對一聊天場景中訪問淘寶連結仍未實現,使用者期待的巨頭公司之間真正實現互聯互通仍有待時日。

葦草智酷創始合夥人段用朝表示,互聯互通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往往是矛盾交織的匯聚點、通盤大局的“神經中樞”、力量均衡的“命門”。但外鏈難題在於“內容甄別”“源頭追溯”“責任認定”,這些既是規制問題,也是技術問題,更是利益問題。最終互聯互通的成效如何,需要時間、耐心、多元評估。

企業間的利益糾葛

“互聯互通”理想化未來的背後,是企業之間競爭資源、爭奪使用者、搶佔流量的現實,這也意味著,在順利完成“互聯互通”之前,企業間的利益糾葛是優先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網際網路觀察人士尹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禁止即時通訊軟體遮蔽外鏈,是讓基礎設施迴歸其本位、最終真正做到互聯互通、激發整體經濟和社會創新活力的一個堅定起點,這可能會引發中國網際網路生態的深層次變革。短期來看,此變化將對騰訊及拼多多等過去受到特殊對待的騰訊系公司產生不小的心理衝擊,但從長遠看,這也會迫使這些公司真正轉向使用者服務、產品開發和技術研發上的創新,而不是僅僅依靠獨特的資源優勢來競爭。如果政策執行到位,且相關公司利用得好,騰訊將避免退化為慢慢落伍的資源公司的命運,而中國網際網路使用者有機會擁有更好的產品和服務,中國網際網路行業也將有機會開啟一波新的創新。

而電商分析人士李成東認為,打破外鏈遮蔽一事利於保護商家利益。但從電商維度來看,這一變化對電商行業格局的影響並沒有外界估計的那麼大,京東、拼多多、唯品會當下的成績證明了並非進入微信生態就一定能做好業務,況且現在微信的增長也進入乏力區間,流量紅利的視窗期已經過去。而從流量角度來看,外鏈遮蔽的打破的確利於鞏固抖音在短視訊領域的優勢,但並不直接等同於抖音電商的業務轉化。

對於目前尚未完全落地的互聯互通現狀,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助理研究員包曉麗認為,企業雙方要麼是基於資料安全的考慮,要麼是因為行業尚未對互聯互通形成公認的資料定價機制。簡單的互聯互通會產生搭便車效應,使後面的企業獲得好處,但也將使原始收集的企業付出很大的成本但卻沒有獲得收益。

在上海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丁茂中看來,互聯互通無論是對於消費者還是對於企業來說,都是一個不可忽略的重要問題。丁茂中認為,網際網路企業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問題,比目前單獨談論企業之間的APP互聯互通,從長期來講,更為重要。企業硬體之間的互聯互通一個方面表現在本身之間擁有這些基礎設施的企業,如此前中國聯通、中國電信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案件,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即兩大網之間各自負責的骨幹網間資料流失率很大,互聯互通標準較低,後來雖然有改觀,但還是存在著問題。

另外,丁茂中認為當下反壟斷的互聯互通仍有需要進一步明晰的地方——比如當兩個超級平臺之間因為支付問題而發生矛盾,即其中一個平臺並不希望消費者用另一個平臺的支付工具,於是通過抽傭、二選一、連結裡劫持流量等方式進行干預時,監管在對平臺提出具體管制舉措時就需要劃清邊界。“工信部發文只是一個大的方向,更多細節仍需要企業進一步落實。”丁茂中稱。

互聯互通和資料權利的衝突

中國法學會法治研究所研究員劉金瑞認為,網際網路架構一般可以分成裝置層、系統層、資料層、應用層等,應用層和資料層的競爭包括了產權和市場競爭以及經營者自身的經營權,劉金瑞表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容,並不存在兩個不同的應用一定要互通。例如,京東和淘寶作為典型的應用程式,提供的都是電商服務,是否可以要求使用者在京東的對話方塊裡發淘寶連結?這對於經營者來講有些強人所難。由此他認為,網際網路互通儘管討論熱烈,但是某些網路架構層也許不相容或者是不連通是一般的市場規律,一個基本原則是首先要尊重經營者的經營權。

包曉麗認為,“頭騰大戰”代表了互聯互通和資料權利的衝突——一方企業認為其享有資料權利,因此遮蔽掉這種資料的互聯互通;另外一方企業認為這些資料不僅僅是企業的,更屬於使用者或公眾,因此其他企業應擁有這種資料介面的開放許可權。而雙方案件恰恰代表了對不正當競爭三個維度的判斷——首先判斷資料在使用者與企業之間的權屬如何配置,因為資料具備一種特殊性質——企業和使用者對資料有部分的正當性權利的主張基礎。

此外,互聯互通還有一個問題是定價支付,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強制許可使用,包曉麗稱,大規模資料的遷移易使不同企業之間的財產權益產生影響,強調許可使用分個人可攜帶權的行使以及企業之間的行使。如果將騰訊作為基礎設施的提供者,那麼第三方企業有正當理由請求騰訊開放資料介面,因此存在企業之間對於申請強制使用存在許可使用的問題。企業間資料互聯互通各國有所差別,我國主要是從資料的重要性出發判斷資料是否應當開放共享,而歐盟資料市場法案是從平臺型別出發,如果構成守門人的角色,就應該開放共享。但無論是我國還是歐盟,都應從使用者數量、企業的營收情況以及在市場上的影響來判斷是不是有互聯互通的義務。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跨平臺分享購物車背後多方博弈,“互聯互通”道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