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4
+3
[隱藏]
在控制論中,有個著名的“黑箱理論”。它指的就是像漆黑的箱子一樣,使用者對其內部的構成、執行原理等情況全然不知。

在科技領域有一個由黑箱衍生而來的詞——科技黑箱。與“黑箱”相似,對於某一件物品,使用者知道它怎麼用,但無需瞭解它的工作原理,只要按照規則操作,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我們就可以稱其為科技黑箱。

有了科技黑箱的存在,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進。比如,“晶片”就是一種科技黑箱。

而現在,有人想將別人的“黑箱”佔為己有。

01

在這個時代,晶片無比重要,而且越發稀缺。

全球性疫情毫無平息的趨勢,各國或多或少都在避免人群聚集,製造業整體上陷入了供貨危機,晶片自然也供不上了。

面對曠日持久的晶片短缺,無論是特斯拉、通用、福特等車企,還是蘋果這樣的科技巨頭,都在被迫削減產能。

正因如此,美國先是禁止所有使用美國技術的企業向華為提供晶片,隨後又於6月8日宣佈成立新的供應鏈中斷工作組,應對供應鏈挑戰。

這個供應鏈中斷組成立以來乾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求臺積電、三星等20多家晶片相關企業幹一件他們絕不情願的事——提供庫存、銷售資料、訂單等商業機密資料,期限是45天。


機密資料是商業命脈,這些晶片企業顯然不會輕易就範。那麼美國是怎麼做的呢?方法很原始也很粗暴——挨個兒打電話。

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表示,她給所有供應鏈企業的執行長打了電話,“這些企業執行長都向我承諾,他們將把穩健且完整的資料流交給我們。到目前為止,他們都很配合。”

對於這種說法,海內外網民一片譁然。


面對美國的強硬態度,作為全球最大的晶片製造商,臺積電(臺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一度表現得很剛,但又很快服軟,隨著幾次“反覆橫跳”後,臺積電最終選擇了妥協。

一時間,輿論炸了。

臺積電不會是向美國提交資料的唯一臺企,臺灣省“經濟部長”王美花11月8日透露,她瞭解到的臺廠商都會“交卷”,至於廠商要提供的資料是否包括敏感資料,“政府不會干涉,也不適合去了解內容”。

那麼問題來了,美國商務部在問卷中都有哪些敏感問題?——

具體涉及26個問題,包括庫存、訂單和銷售資料,涵蓋日常資訊到高度戰略性領域的問題,如產能增長計劃、每種產品的前三名客戶以及這三名客戶在產品銷售中的佔比。

這26個問題,幾乎個個致命,因為它囊括了全球大多數國家高階電子裝置的需求明細,倘若企業全部詳細回答,損傷的可不只是半導體公司本身,還有很多國家的利益。

為了在夾縫中求生存,很多晶片企業以套路應對斜坡,比如臺灣日月光半導體選擇只填部分內容,其他留白;以色列高塔半導體則只填寫明細,隱去了客戶名字。

同樣,面對各方怒斥“投降”的斥責,臺積電也堅稱自己“交了,但沒完全交”。他們表示,雖然回覆給美方的表格很明確,連過去兩年的車用晶片相關營收佔比等資料都提交了,“但有關公司客戶的機密則是一點也沒有透露”。

在這場晶片博弈戰中,隨著最受關注的臺積電選擇“投降”,終究已是木已成舟。對於各家企業來說,下一步要如何在美髮展仍需要謹慎思考。畢竟底線這個東西,只要退了第一步,退無可退也只是時間問題。

02

為什麼臺積電最後還是“投降”了?

作為全球知名的半導體巨頭,臺積電與美國的很多企業關係密切。這家成立於1987年的公司,之所以能有今時今日的體量,受益於早期美國的技術支援。

雖然從市場佔有率來看,美國的半導體行業並不強勢,但美系科技公司依然掌握高階半導體產業的核心技術。而臺積電本質仍是一個晶片代工廠,處於整條晶片相關產業鏈的中游。一些基本的、關鍵的技術,如光刻機、刻蝕機等裝置,各種電子特氣、化學原材料等,都還控制在美國手裡。

而且,部分美系科技公司不僅是臺積電的股東,還是荷蘭光刻機公司的股東,就憑光刻機這一點,美國就抓住了臺積電的辮子。

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為了保證企業的續存,臺積電最後“膝蓋一軟”,也不那麼令人意外。

除此之外,臺積電的主要合作物件——美國蘋果公司,也在影響著臺積電的決策。

受供應鏈影響,蘋果大幅度削減了iPad的生產,以便省下將晶片用於iPhone 13的生產線。儘管之前英特爾與三星等廠家都為蘋果生產過晶片,但其企業性質導致了當晶片危機爆發時,英特爾和三星勢必要優先滿足自家產品的生產使用,蘋果的需求就要靠邊站了。在這種情況下,專職代工的臺積電就成了蘋果的最優選。

如今,臺積電已經是蘋果最重要的技術合作夥伴之一,臺積電的晶片是蘋果旗下所有科技產品不可或缺的“大腦”。通過臺積電的奈米級晶片製造技術,蘋果公司可以在不增加產品尺寸的前提下,在裝置中加入功能更強的處理器。

除了工藝先進之外,在整個代工市場上,臺積電的市場份額佔到54%,排名第二的三星則只佔18%。儘管臺積電除蘋果之外仍有其他的客戶,例如高通、AMD、英特爾等,但在缺貨的情況下,蘋果的優先順序高於其他客戶。

可以說,臺積電和蘋果已經形成了一種共生關係,這讓兩者在攜手發展以外,也有了新的問題——一旦一方出了大問題,雙方都沒有可以將對方替換掉的方案。

03

拜登曾在4月透露,美國政府有一個“美國晶片”計劃。

如今美方已經對於全球各大晶片企業收集了第一波資料,儘管各公司紛紛聲稱自己並沒有交付全部資料,但其中的資訊量已經足夠大。比如庫存情況,是晶片企業用來議價的重要籌碼;生產過程中的良品率,則是估算成本的關鍵資料;訂單和客戶資訊,更是企業最核心的機密。

只要掌握這些資料,美國幾乎就掌握了這些晶片企業的底牌。隨後,美國就可以用最短平快的方式打造自己的本土晶片產業鏈,進而鞏固高科技領域控制權。

看到軟骨頭的臺積電,我們更能體會華為的不易,珍惜華為的剛強。

去年9月,美國“晶片禁令”正式生效。2020年9月14日,華為用專機從臺積電拉回了所有麒麟9000晶片,自此,臺積電開始斷供華為。這也直接導致華為手機出貨量大減,海外市場遭到蠶食。

在孟晚舟被拘禁的日子裡,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表示,不會為拿華為和國家利益交換孟晚舟,並且已經做好了這輩子與女兒不得相見的準備。

在孟晚舟順利回國後,華為有了一次大動作——10月29日,華為公司在松山湖園區舉行了軍團組建成立大會,希望可以集結內部行業專家來將各個業務的潛力最大的挖掘出來,目前軍團在組織架構上是獨立組織,由任正非親自制定並督導。

在大會現場,任正非喊話:“讓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負我們,我們在為自己,也在為國家……為國捨命,日月同光,鳳凰涅槃,人天共仰!歷史會記住你們的,等我們同飲慶功酒那一天,於無聲處聽驚雷!”


面對晶片之戰,我國投入十億元進行研發,計劃在2025年,我國將有70%的晶片實現去美化,逐步擺脫我國科技企業依賴美企的現象。

如何應對美方的擠壓和各大晶片企業的“投降”?任正非的話應該足以表達:“我認為,和平是打出來的。我們要用艱苦奮鬥,英勇犧牲,打出一個未來30年的和平環境,讓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負我們。”

山雨欲來風滿樓,這風,已經開始颳了。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臺積電選擇投降,華為選擇戰鬥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