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3
+9
[隱藏]

如同去年年初那輪大規模引入知識內容的行動,B站正發起新一輪知識運動。這次給B站打頭陣的,是一個尖刀部隊。


“B站將成為中國最大的紀錄片消費平臺。”昨日,B站在上海辦了首屆紀錄片釋出會,釋出了包括《人生一串3》《但是還有書籍2》等作品。在現場,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公佈了這個小目標。

字母榜觀察到,B站主頁頂部的推薦區也新出現了“紀錄片”頻道,點選進入該頻道,頁面先後展示了B站紀錄片釋出會直播、宣傳片以及推薦的紀錄片,看上去更像一個專題頁面,不過這依然不影響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B站正押注紀錄片。

視訊平臺做紀錄片並不新鮮,紀錄片本就是長視訊的重要內容分類,2017年,優愛騰陸續設立紀錄片頻道或成立紀錄片工作室。B站在紀錄片領域的動作更早,2016年,便有《我在故宮修文物》在B站走紅,近年,B站也自制了《人生一串》、《但是還有書籍》《在武漢》等紀錄片。


但在當下這個時間點,蘊含天文地理,人文美食等知識的紀錄片對B站的意義又稍顯不同。它不僅是B站長視訊佈局的一環,更是B站在泛知識領域準備打出的王牌。

下面兩條B站官方公佈的資料和高管表態可以結合著看:

截止2021年6月,B站知識內容在PUGV視訊總播放量中,佔比達到了49%,其中科學科普類內容同比增長達到了1994%。

年初財報會上,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提出2023年MAU達到4億的小目標,增長策略是,在內容質量上,佔領更多品類、質量、價值高地。

前者證明了B站走知識路線的正確性,後者意味著B站要打造更多兼具質量和價值的精品化內容,而吸引了眾多年輕人的紀錄片正是這道“B答題”的最優解。

A

每隔一段時間,豆瓣、知乎等社羣平臺便會出現類似的帖子,“求推薦紀錄片”、“分享高分紀錄片”、“50部必看紀錄片”。

據2019年《中國紀錄片發展研究報告》統計,90後和00後已經成為當前紀錄片的主要受眾群體。

2019年底,B站聯合推出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豆瓣評分9.1分,參與評分的人數為6.4萬,這比今年大多數熱播綜藝的參評人數要高。

《但是還有書籍》的豆瓣評論區有這樣兩條熱評,“假如一天下來什麼也沒有幹成,但看了兩小時書,我就覺得這一天沒有荒廢。”“嗶哩嗶哩你倒是把購買連結放網頁上呀,還可以給個嗶哩嗶哩禮品碼在後浪打折,節目中重點出現的圖書都可以獲得折扣。”


第一條評論雖然是給紀錄片的主題“書”的,但同樣適用於理解為什麼年輕人愛上了紀錄片。長時間耗在娛樂內容後,不免會產生空虛感,包裹著視訊外殼,又以知識為核心的紀錄片,正成為年輕一代的觀看選擇,併為此付費;第二條評論證明了這一點,紀錄片觀眾甚至於願意為節目周邊付費。

2018年Q3財報會議上,陳睿曾表示,從當季資料看,看紀錄片是付費會員選擇付費的重要原因。

不過,B站在紀錄片上持續加碼更重要的原因,在於觀看紀錄片的使用者規模非常龐大。據B站在釋出會上最新公佈資料來看,過去一年B站紀錄片累計觀看人數達到了1.3億,累計時長超2.5億小時。

算下來,每人每年觀看紀錄片2小時的使用者時長並不長,B站今年二季度財報顯示,B站使用者日均使用時長已達81分鐘,但1.3億觀看人數並不是個小數字,對紀錄片感興趣的B站使用者大有人在。

倘若B站能在紀錄片內容供給端同時提高質量和數量、並增加新品類,想必使用者觀看時長會得到提高,畢竟比起UP主創作的日更、周更視訊,紀錄片的節目時長更長,且是連貫的。

以《但是還有書籍》第一季為例,節目每集30分鐘左右,共有5集;B站此前推出的另一個大熱紀錄片《人生一串》第一季,同樣是每集在30分鐘左右,有6集。

這正是B站要推出新紀錄片並扶持紀錄片創作的原因。《我在故宮修文物》在B站走紅後次年,B站出品了第一部紀錄片《極地》,2018年開始推出的《人生一串》系列前兩季季均播放量破億,第一季豆瓣評分8.9,第二季豆瓣評分8.6。截止今年9月,B站累計上線3000多部紀錄片,出品106部紀錄片。

B站在紀錄片方面最新動作是,公佈了今年末至2022年全年即將上線的21部紀錄片,總結下來整體內容策略是,推已經大熱的IP續集,以及增加新垂類內容。比如將上線《人生一串3》和《但是有書籍2》,也將推此前B站缺失的紀錄片題材,如關於雜技、戲曲等中國傳統舞臺藝術的《舞臺上的中國》,討論人與命運關係的《人生第二次》。



B

紀錄片對B站的意義不止於短期資料,更在於順應和推動著中文網際網路從碎片娛樂內容向知識化內容發展。

回到最初的問題,為什麼會有上億人在B站看紀錄片?一個重要原因是,紀錄片的消費人群與B站核心使用者群的契合。

紀錄片的主流消費人群,普遍具有高學歷、高階層、高收入的特點。年輕一代使用者普遍受過良好教育,享受的物質條件較為優越,求知慾更強,這也是《我在故宮修文物》能在B站走紅的原因,這裡適合高知識含量的紀錄片生長。

李旎曾經提過的另一點關於年輕人的特質同樣重要,那就是對於優質內容,會自發傳播和安利,成為“自來水”,UP主的二創作品會加快優質內容在社羣的迴圈,而同時這些創作者也是紀錄片作品的潛在創作者。


李旎

B站最近對紀錄片的扶持計劃“暗室燈計劃”中就有一點與此相關,即設立“最佳UP主紀實短片”、“最具潛力青年導演”等獎項,鼓勵紀錄片愛好者成為紀實UP主,並扶持紀實UP主成長為紀錄片創作者。

B站生態適合紀錄片等知識內容傳播的另一元素是彈幕文化。

美食類紀錄片《人生一串》每期結尾,網友們都會刷起“老闆再來一串”、“多謝款待”、“老闆結賬,下週還來啊”之類的彈幕B站社羣氛圍滋養了紀錄片,社羣氛圍的保持同樣需要紀錄片這類高質量內容來維繫。


馬東在《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中,在看完一場有高階感的話劇形式喜劇表演後,曾玩笑稱,為因前一檔灑狗血式喜劇節目笑過感到羞愧。

紀錄片同樣是具有高階感的內容,高階感對B站這樣一家強調社羣氛圍的產品至關重要。

李旎提出,B站內容會長期走精品化路線,“只有精品,才能突破圈層的侷限,形成文化影響力;才能得到B站使用者的正反饋,與B站社羣產生化學反應。”

紀錄片就符合精品的標準。高知識密度的紀錄片,可以說是B站知識內容的代表性品類。它同時也傳遞出B站的內容價值觀,即為使用者提供高質量、有價值的精品內容。

B站在上市時就強調過,要長期堅持成為一個文化品牌。如今B站的內容調性和社羣氛圍逐漸向這個目標邁進。而這個過程裡,持續自制出品的紀錄片正是B站這個文化品牌的核心拼圖。

2018年,B站曾上線一部趣味歷史紀錄片《歷史那些事》,當時李旎接受刺蝟公社採訪時曾說,如果《歷史那些事》能引發年輕人對歷史的學習熱情,吸引他們去翻閱歷史書籍,觀看更多的優質紀錄片內容,探究中國歷史,那就是非常有價值的一件事。

今年李旎又強調了這一時代趨勢——Z世代正在推動網際網路內容從娛樂化走向知識化。

羅翔曾被問到,怎麼看B站網友將他的視訊二次創作為鬼畜視訊,“最初的感受是,這些視訊是不是把知識娛樂化了”,但後來他發現,這些視訊高濃縮地捕捉他(原視訊)的精神,昇華了主題,又選擇契合當前年輕人喜歡的方式表達。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不同的東西,但每個時代都有相同的東西。不同的東西是不同的形式,但相同的東西就是人類對普遍正義、普遍善惡這些基本詞彙的認同。”羅翔說。也正因如此,以紀錄片為代表的知識內容才能在B站崛起。

C

如今B站需要回答的一個問題是:網際網路整體進入慢速增長時代,B站憑什麼能維持高增速?

答案只能是內容。這也是從知乎、百度到抖音、快手都湧進知識內容賽道的原因。

陳睿在年初財報電話會曾指出,“內容平臺使用者增長,最終取決於平臺內容質量,而優質內容的維度包括內容數量和優質內容品類的寬度。”

根據2010年六普資料,我國15-35歲人口約佔總人口31.92%,為4.27億人。B站想達成4億月活目標,需要完成在15-35歲人群的極高滲透率,並在35歲以上/15歲以下年齡層有所滲透。

B站要守住平臺已有的年輕人,並吸引新一代年輕人,只能靠提供年輕人喜歡的內容,以紀錄片為代表的知識內容就是其中重要品類。

根據B站公佈的資料,截止今年6月,泛知識內容B站過去一年上升最快的內容品類,其中增長最快的是科學科普內容,同比增長1994%;另外,過去一年,有1.83億使用者在B站學習,是中國在校大學生數量的近4.5倍。

可以說,B站得以破圈,知識區功不可沒,知識內容給平臺帶來的長期效應仍在延續。

今年2月,22歲的B站UP主何同學,因與蘋果CEO庫克視訊連線成為焦點人物。上個月,他製作的新一期與蘋果相關的視訊《我做了蘋果放棄的產品》再度成為熱點。


這期不到8分鐘的視訊,目前播放量已經1700萬,當日登上了微博熱搜第一,何同學B站賬號也漲粉近百萬。

未來為更多“何同學”們開啟新知識大門的答案,也許就在這一部又一部的紀錄片裡。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B站為什麼死磕紀錄片?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