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31
+11
[隱藏]
創投圈大小事,你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創業 | ID:qqchuangye

“紛紛變成了我吃不起的樣子。”

作者 / 琢磨

編輯 / 王小疼

前幾天我和朋友上街吃飯,她指著喜姐炸串說,這個店前一陣剛融了2.95億元,我還沒來得及驚訝,她又指著另一邊的夸父炸串說,這個牌子融了上千萬,樓上的和府撈麵融了8億,不遠處的巴奴毛肚火鍋融了5億……

我看著這一條街的美食,不經感慨:

不過是吃頓飯,沒想到個個都是身價過億的公司,個個都是我吃不起的樣子。


回家仔細研究最近一年的投融資事件,我發現這種情況並非偶然。

近年來,網際網路新消費的故事已經翻不出新的浪花了,飢餓的資本把目光投向了餐飲賽道,在髒攤小吃裡孕育出千萬市場。

2021年可以說是餐飲行業投融資事件最頻繁的一年。

今年1月至8月,餐飲行業發生80+起融資事件,涉及投融資金額超過400億元人民幣,10億人民幣以上的融資事件有6起。其中不乏IDG資本、紅杉資本等頂級投資機構,甚至還有騰訊、位元組的身影。

都說做餐飲是最賺錢的行業,原來掙得都是融資的錢。


錢的流動方向,是資本火熱的期望,這些投資機構怎麼偏偏對一口炸串、奶茶、小面感興趣?

這裡面不僅是消費者愛好的轉變,更是隱藏著整個餐飲行業的變革。

1

資本不愛沙縣

俗話說民以食為天,中國人對吃幾乎是一種執念,但為什麼只有近些年才受到資本的熱捧?

原因很簡單,傳統小吃的經營模式根本容納不了資本。

就拿國民小吃“沙縣小吃”來說,能夠在全國各地遍地開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靠著鄉里鄉親之間的互相提攜走向全國,它的發家史裡,藏著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農村脫貧致富的縮影。


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閩南地區流行著一種民間信貸模式叫做抬會,參與者可以獲得低息貸款,堪稱是P2P的人情版,全靠頭目的信譽2字。

以我們的現在的眼光來看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在當時,沙縣是當地的貧困縣之一,地少人多收入低,能夠輕鬆獲得貸款,自然得到追捧,在當地幾乎一半以上的家庭都深陷其中。

正如P2P的快速瓦解,抬會的崩盤以頭目捐款潛逃而告終,這讓許多人陷入了噩夢絕境。

負債累累的人們不得不想辦法自謀生路。沙縣人鄧世奇兩夫妻選擇遠赴廈門,賣起了沙縣小吃。

因為價格便宜,物美價廉,深受當地人喜愛,幾年的功夫就賺到了幾萬塊,他們衣錦還鄉之後,同鄉發現這是一條活路,便紛紛來到廈門開店,並逐漸輻射到全國去。

來自同一個地方的老鄉都會互相提攜,手藝技術也不會藏私,可以說沙縣小吃帶動了當地的脫貧致富。


除此之外,楊國福麻辣燙、蘭州拉麵等小吃都是如此。

他們的擴張依靠親緣關係口口相傳的技術,發展模式簡單粗暴,都帶著一個地區的人民崛起的財富夢想。

當時正逢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復甦,遍地都是生意經,這些小吃店幾乎沒有對手,但隨著時代發展已經強敵環伺。

一方面夫妻店的模式對經營管理是一場考驗,品質不穩定、客單價低,沒有標準化的生產流程,導致這些傳統小吃與低端脫不開干係。

另一方面,難以形成品牌意識,缺乏創新,注重的仍然是品類,沙縣小吃的選單多少年也不會更換,做豬腳飯的也絕對不會去賣拉麵,大家心裡只留下了美食的印象,而對品牌沒有記憶點。

開500家黃500家再開500家,這就是傳統小吃的現狀。

投資這件事總歸是一場講故事的競賽,這些飢腸轆轆的資本還在等待,等待著中國能夠出現一個一個像肯德基、麥當勞那樣,能夠形成規模,走出國門,能夠講好故事的百年品牌。

2

長坡厚雪的變革前夜

餐飲業的發展並非一蹴而就,而是長坡厚雪,厚積薄發,暗夜之中孕育著黎明的點點星光。

2012年,這是資本化爆發的前夜。

在2012年,《舌尖上的中國》介紹了螺螄粉,將這個來自廣西的特色美食帶到了世人面前。

2014年,出現了預包裝的袋裝螺螄粉,在家就可以方便的做出美食,市場上一下子湧現了幾十個零售品牌。

柳州政府抓住機會,給出了高額補貼、吸引投資辦廠,從源頭上打通了供應鏈、形成了規模化的生產。

到了2020年,在疫情的影響下,螺螄粉品牌呈現爆發式增長,截至2020年12月17日,袋裝柳州螺螄粉產銷突破百億,達到105.60億元,較去年增長68.80%,提前2年完成“袋裝柳州螺螄粉銷售收入100億元”工程。


同樣是2012年,海底撈開始風靡全國,極具人性化的特色化的服務在全國,在海底撈可以洗車、做美甲,即使只是路過門口也可以拿到小禮物。

明面上的吸引力是機制化的服務,暗地裡海底撈還佈局了整個火鍋產業鏈的上下游,從食材供應、底料供應、到物流配送、監控、收銀系統等都是完全的獨立運作。

把全流程的品質化和標準化生產,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海底撈創始人張勇曾表示:“我們最強的地方其實是供應鏈。如果去看看我們的中央廚房和配送中心,你就會震撼,我不敢說全世界最好,但絕對全世界一流。”

2020年海底撈新增門店超過500家,實現收入286億元,同比增長7.8%;全年淨利潤3.09億元,實現盈利。

從品類的角度看,螺螄粉贏在了供應鏈的完備,政府敏銳地建立了成熟穩定的供應鏈,推動了預包裝發展。

從行業的角度看,海底撈比傳統火鍋、街邊小店贏在了出品的標準統一,品控一流,不斷革新服務和菜品,並能夠抓住營銷機會,打響了品牌。


另外不能忽視的就是,電商的迅猛發展帶來的渠道的革新,尤其是2020年疫情的影響下,街邊小店不僅是在和飯店搶生意,更是在和電商、預包裝搶生意,倒逼這些街邊店必須建立品牌意識,不僅做餐飲,更要做文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10年間,餐飲行業的正在發生結構性的變革。

有一個觀點是“連鎖餐飲有三個階段:0—1起步階段,打磨出優質的產品模型;1—10發展階段,實現快速複製,打出品牌知名度;10—100壯大階段,拼的是資金和體系化的運營。”

打造mvp再批量複製,這些新型餐飲從單一的餐飲模式,轉向了餐飲+產業,用網際網路思維將行業重新做了一遍。

所以說資本選擇在2021年強勢入局餐飲業,因為一切皆以成熟,只等著採集果實。

3

資本投出的街邊店真的好吃嗎?

新消費品牌沒有常青樹,咖啡、小面、炸串、奶茶……幾乎各個品類下都散發著金錢的味道。

奈雪的茶獲得58.58億港元的戰略投資,並赴港上市;和府撈麵完成近8億元E輪融資;喜茶獲得5億美元的D輪融資;咖啡品牌Seesaw獲得A+輪過億元融資;喜姐炸串獲得2.95億元A輪融資;夸父炸串融資超1.2億元……

然而弔詭的是,財富追逐美食,卻並不受使用者的喜愛。

在大眾點評上,隨機搜尋一下附近的店鋪,和府撈麵在3.5-4.8不等,奈雪的茶評分在3.4-4.7不等,而喜姐炸串甚至直接跌破4分。




做餐飲,好吃不才是第一要素嗎?這樣的店有機會開10年甚至100年嗎?誰也不敢輕易下結論。

或許資本相信了品牌的未來,但品牌自己還沒什麼信心。

中國消費市場正迎來結構性變革,90後、95後成為消費的主力,在電商app中,30歲以下使用者佔比已達到51%。

可以說抓住年輕人就是抓住了未來的紅利。

而這些愛好多變的年輕人,會耐著性子等待街邊店變好吃嗎?

也許先變心的是資本。

有訊息稱,今年上半年新消費品牌投資熱極速消耗了市場,導致下半年普遍按兵不動,明年將是各大品牌勒緊褲腰帶的一年。


資本的湧動拉開了餐飲業的“黃金十年”,也加速了行業整合,開始急速競爭。

奈雪的茶上市即巔峰,股價“腰斬”,市值縮水一半,海底撈關停300家門店,也許讓資本看到了想要造就百年餐飲品牌,並不止爆款模型那麼簡單。

當下的網際網路公司不斷降本提效、去肥增瘦就是前車之鑑。

為了維持增長的繁榮景象而不斷開店,而等到流量紅利見頂後,只能轉過頭繼續尋找長期可持續的盈利模式,或者就在虛假繁榮中消耗元氣走向沒落。

明年會有多少餐飲品牌承受住壓力逆流而上,又有多少品牌會死在沙灘上?

我覺得對我們普普通通的乾飯人來說,不管到底他們融了多少錢,不好吃就是最大的原罪。

END

你有什麼喜歡的街邊小吃?

歡迎評論區留言,與大家分享。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炸串、奶茶投出400億市場,資本為什麼愛上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