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86
[隱藏]
文|《財經天下》週刊 胡文柳

編| 楊潔


(圖源:視覺中國)

2020年,大疆拿下了全球無人機市場超80%的份額。這家以消費級無人機業務起家的公司,毋庸置疑成為國內無人機創業公司中的龍頭。

和大疆創始人汪韜同為80後的彭斌則另闢蹊徑,看中了商業級無人機市場的潛力,決定入主智慧農業領域,於2007年4月建立廣州極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極飛科技”)。極飛科技目前已成為農業無人機、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等農業裝置提供商。

11月22日,極飛科技IPO在上交所科創板獲受理。

截至2021年6月31日,極飛科技資產總額為17.74億元,擬募15.09億元投資於數字農業智慧製造基地專案、廣州研發中心建設、營銷及服務體系建設。其擬募的資金總額,相當於再造一個極飛科技。


(圖源:上交所官閘道器於極飛科技介面截圖)

無人機降落在新農人的田野上

極飛科技為何執意專攻智慧農業領域?對此,彭斌曾表示,“科技在農業中的大機會,主要有三個:農村人口減少、老齡化、人們對農產品質量要求提高”。

與此同時,在農業無人機落地前後,社會湧現一批投身農業創業的年輕人,他們不往城市裡跑,反而紮根田野成為“新農人”,彭斌認為,“科技天然的‘性感’屬性給了年輕人很多想象的空間,科技成為了年輕人手裡的‘武器’”。

招股書顯示,極飛科技主要產品涵蓋農業無人機、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農業物聯網裝置等智慧農業裝備和智慧農業管理系統,產品主要應用於水稻、棉花、小麥、玉米、土豆等農作物的農事管理,其中,智慧農業裝備是極飛科技最主要的營收來源。

2018-2020年,極飛科技分別實現營收3.22億元、3.57億元、5.30億元,其中,智慧農業裝備業務分別實現營收3.01億元、3.07億元、4.75億元,佔主業營收分別為 93.91%、87.17%、89.60%。

智慧農業裝置中,極飛科技對農業無人機的研發最深,2019年,極飛科技是在基於農業無人機衍生技術上,推出了農業無人機、農機自駕儀和智慧農業管理系統等產品。

但極飛科技對農業無人機市場寄予了極大期望,在業績上卻是連續虧損狀態。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極飛科技分別淨虧損689.40萬元、3960.55萬元、5983.23萬元、8555.84萬元。對此,極飛科技表示,主要系所處智慧農業行業尚處於快速成長期,現階段研發投入較高、新產品線仍處於市場推廣階段且銷售規模效應尚未體現。

極飛科技的研發投入究竟有多高?資料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極飛科技研發投入金額分別為4884.82萬元、6947.43萬元、9735.84萬元、8130.71萬元,佔同時期營收的15.18%、19.49%、18.36%、17.35%。

此外,高研發投入下,極飛科技的產品毛利率卻不盡人意。2018年至2020年,極飛科技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2.54%、32.74%、35.60%;2021年1-6 月,其綜合毛利率降至 22.11%;對此,極飛科技表示,終端客戶對農業裝備的價格敏感度相對較高。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極飛科技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 0.99億元、1.07億元、1.16億元、2.62億元,存貨積壓愈發嚴重。此外,截至2021年6月30日,極飛科技累計未彌補虧損為2.24億元。

至今未盈利卻成資本寵兒

但是,從極飛科技的融資歷程來看,資本方對農業無人機領域還是充滿期待的。

天眼查App顯示,2014年9月1日至2021年3月16日,極飛科技先後獲得6輪融資,融資總額超17億元,投資方涵蓋百度資本、高瓴等機構;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3月16日,在極飛科技於2021年03月24日接受輔導備案的前夕,高瓴單獨向其投資超3億元。


(圖源:天眼查截圖)

招股書顯示,2021年3月,極飛科技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股權結構則極其複雜,截至2021年3月10日,極飛科技持股5%以上股東分別為彭斌、香港極飛、廈門極力、SVF FLY、佰山投資,持股比例分別為29.13%、14.03%、14.01%、12.91%、6.15%,其中,彭斌合計控制極飛科技表決權比例為 43.14%。


(圖源:極飛科技招股書)

此外,關於此次募集金額15.09億元,對資產總額為17.74億元的極飛科技來說,不亞於是“獅子大張口”。在擬投資專案中,公司擬募8.55億元投資建設數字農業智慧裝備生產製造基地;值得注意的是,該專案中,4.37億元是建築工程費,2.02億元是裝置及軟體購置費,而且工程建設地點位於廣州市黃埔區中新廣州知識城地塊,面積約為29畝。極飛科技用於主營產品自動化生產線建設的資金,是否用來買地,招股書中對此並未說明。

農業無人機領域,誰主沉浮?

在全球無人機市場,中國無人機企業佔據重要的高地;細分的消費無人機市場中,大疆是當之無愧的龍頭。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大疆開始進入農業無人機領域;2017年,中國農業植保無人機新增銷售量約1.1萬臺,大疆銷售了超過7500臺,市場份額近70%;2020年第一季度,大疆全系植保無人機發貨量超過1萬臺,在中國植保無人機市場保持領先。相比之下,極飛科技的植保無人機發貨量、市場份額佔比資料並不美麗。

對於大疆的強勢進攻,極飛創始人彭斌曾在媒體採訪時表示:“感謝大疆這樣的對手,就像賽車,兩輛車結伴而行,永遠不會誰落誰太多。這就是競爭的好處。”

截至目前,估值已超千億元的大疆,仍未透露出上市的苗頭;極飛科技卻在業績大幅虧損的情況下衝刺IPO。而專攻農業無人機領域的極飛科技,如果真能IPO成功,或將成為“農業無人機第一股”。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大疆的對手極飛科技,衝刺農業無人機第一股,已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