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8
[隱藏]
某種意義上,《野馬分鬃》的主角也是90後導演魏書鈞自己。就像戛納電影節對《野馬分鬃》的評價裡說,“這是兩個年輕人和一輛越野車的故事,也是一位極具天賦的年輕導演精準的自我表達。”

本文作者是小萬家族的@阿呆

人醜還顏控的追星狗子在此

從初秋等到寒冬,年度期待的華語新導演魏書鈞作品《野馬分鬃》終於將在明天正式上映,這也是他的銀幕處女作。


在全球電影業被疫情嚴重衝擊的2020年,《野馬分鬃》憑藉自身品質在多個國際電影節上留下身影:

第73屆戛納電影節新長片導演作品提名;

第64屆倫敦電影節最佳影片提名;

第25屆釜山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之窗”單元提名……



去年10月,《野馬分鬃》入圍第4屆平遙國際電影展,導演魏書鈞與主演周遊、鄭英辰等帶著這部新作首次與國內觀眾見面。

首映過後,《野馬分鬃》迅速在影迷和媒體群中引發討論,不少影迷稱讚它“有楊德昌的氣質”。

最後的頒獎典禮上,男主演周遊憑藉這部作品成為第4屆平遙國際電影展費穆榮譽·最佳男演員。



獲獎後,周遊在微博寫道“我從平遙出發了”。

這話算是他的自謙——《野馬分鬃》此前已經讓他成為首位入圍戛納電影節長片單元的90後華人男演員。

電影中,周遊飾演的左坤是傳媒大學錄音專業即將畢業的大四學生。



和所有年輕氣盛的男孩一樣,即將步入社會的阿坤迫不及待想要大展拳腳,他決定買一輛吉普車作為自由生活的開端,但揣著兩萬塊積蓄的阿坤只買得起破舊不堪的二手吉普。

而他不知道的是,站在人生分岔口的自己也將與這輛破吉普一樣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猛烈撞擊。



圍繞這輛瀕臨報廢的吉普車,《野馬分鬃》全面細緻地呈現了左坤“一團糟”的生活狀態:

學業上,雖然專業知識過硬,但因為衝撞老師,他被掛科無法按時畢業;

工作上,在一個導演不務正業、攝影自負高冷、全員溜鬚拍馬的劇組裡,左坤的專業能力毫無用武之地;


感情裡,成熟的女友和幼稚的左坤爭吵不斷,現實與夢想的撕裂讓兩人漸行漸遠;

就連原本應該是港灣的家庭,迎接左坤的也是不知何時換了鎖的一道大門和門裡永遠冰冷的父母。

在這一團混亂的生活中,左坤做出的選擇是買一輛車,一路向北開到內蒙去。



就像預告片中不屬於擁堵都市的二手吉普車一樣,左坤也覺得自己不屬於條條框框的生活。

於是他奮起反抗,試圖逃離學校,逃離教條,逃離逼他學圓號的母親和催他考公務員的女友父親。

至於最終左坤逃到了何處,又有了怎樣的新方向,大家記得去電影院裡尋找答案。


雖然多次入圍國際電影節,但《野馬分鬃》和我們印象中“走影展路子”的小眾電影完全不同。

它絕不沉悶,甚至有很多型別片的影子:

題材上,主角左坤和好友童童的成長史決定了它是一部青春片;架構上,開著破吉普一路向北的左坤也有公路片的影子;觀影效果來看,它更不遜於喜劇片。



電影中,左坤在不靠譜劇組擔任錄音師的經歷佔了很大篇幅,導演在這一部分也新增了很多自己作為圈內人對“拍電影”這件事的調侃。

比如明明十幾年沒摸過錄音杆卻在大學課堂上教錄音的老師;


比如學了四年錄音卻不知道什麼是環境音的童童;

再比如理直氣壯喊著“王家衛洪尚秀,你見誰用過劇本”的不靠譜導演……

這些調侃會讓電影從業者和影迷們會心一笑,但推開了看,陳舊刻板的行業環境,浮躁激進的同行,阻力重重的前景,這又何嘗不是不少畢業生們都要面對的職場尷尬?


“一部爛片是如何拍出來的”話題包裹下,《野馬分鬃》要講的其實是少年頭破血流後如何長大的故事。

所以周遊才會在採訪中說,與左坤的相遇像是見到了另一個自己。

因為左坤身上,有著所有曾經懷揣夢想的少年人的影子。



回到幕後,某種意義上,《野馬分鬃》的主角也是90後導演魏書鈞自己。

就像戛納電影節對《野馬分鬃》的評價裡說,“這是兩個年輕人和一輛越野車的故事,也是一位極具天賦的年輕導演精準的自我表達。”



導演魏書均

畢業生左坤的身上,有太多導演魏書鈞親身經歷的故事:

左坤前短後長的標誌性“馬鬃頭”,是魏書鈞曾經留了好幾年的髮型;

左坤被逼著學圓號的情節,來自魏書鈞自己小時候高壓練琴的血淚史;

就連左坤無照駕駛被拘留,也是魏書鈞自己的親身經歷。



這個1991年出生、今年剛滿30歲的導演,從來不刻意定位自己的作品,他堅持在做的從來都只是“簡單、樸素”呈現真實而已。

而這份簡單樸素的真實和對影像的天生敏感,讓這位九零後青年導演創造了四年間三次入圍戛納的“奇蹟”。

2018年,他根據自己的一次旅遊經歷創作的短片《延邊少年》入圍71屆戛納電影節短片主競賽單元,並獲得特別榮譽獎。



憑藉《延邊少年》入圍戛納

在這部圍繞“少年煩惱”展開的短片中,故事雖然略顯平淡,但導演魏書鈞天賦的光影審美已經初現。

第二次則是入圍第73屆戛納“新長片導演作品”單元的這部《野馬分鬃》,由短片到長片,劇本、場面排程和演員培養等方面都有全面提升。



今年入圍戛納導演雙週單元的長片第二作《永安鎮故事集》,仍然是一部關於他自己如何“拍電影”的電影,在平遙國際電影展上再度收穫褒獎,樑鳴、耿軍、楊平道等電影節常客導演也參與其中,過了一把表演的癮。

關於作品總在講述少年人的問題,魏書鈞解釋為“可能是因為自己還年輕吧,經歷的就是這些”。

這對一個創作者而言,是不足,更是優勢。



夢想與現實激烈衝撞的年齡裡,慌張和不安避無可避,卻也會成為引發共鳴的好素材。

而當那些慌張和不安平復之後,成長起來的新導演和新作品同樣值得期待。

至於這位愛好廣泛、經歷多樣的90後年輕導演會給我們怎樣的驚喜?

不如就從《野馬分鬃》開始期待吧。


註: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路,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絡我們。

【阿呆往期文章】

點選即可閱讀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娛樂/三次入圍戛納的90後導演,他的處女作終於來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