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52
  • 回覆: 2
+15
[隱藏]
自三年前《邪不壓正》之后就一直未有新作的姜文,最近終于傳出了要拍新片的消息。
和《長津湖》、《金剛川》一樣,姜文似乎也把視線投向了70年前那場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不過他關注的重點並非戰爭本身,而是戰爭中那場史無前例、別開生面的運動會——《戰俘營里的奧運會》。

近日引發關注的姜文新片的消息,源自北京宣傳文化引導基金9月17日發布的《2021年度第二批一般項目電影、出版類擬立項項目名單公示》。

根據公示名單中扶持的電影類項目,其中一部電影名為《戰俘營里的奧運會》,投資公司為北京不亦樂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根據愛企查信息顯示, 北京不亦樂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為姜文妻子周韻,姜文夫婦二人各持股50%。這家公司也是姜文2018年電影《邪不壓正》的出品公司。


觀察者網致電北京不亦樂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求證此事,對方工作人員表示,項目尚在保密階段,具體細節不便回應。





截圖自愛企查App




姜文要拍新作的消息,讓眾多影迷紛


紛鼓掌相慶。

“翻譯翻譯,什么叫**的驚喜!”








有人表示好奇:“這部電影會是那一段歷史?”






馬上就有博主發文科普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在碧潼戰俘營為戰俘們舉辦“戰俘營奧運會”的温馨歷史。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6月27日,美國悍然派兵入侵朝鮮。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前線作戰,轟轟烈烈的抗美援朝戰爭就此展開。經過兩年多的浴血戰鬥,志願軍已經取得戰爭主動權,牢牢地守住了“三八線”,俘獲了大量的“聯合國軍”。為了安置戰俘,志願軍在朝鮮北部的碧潼郡建起了一個較大規模的戰俘營。



中國共產黨歷來實行“寬待戰俘”的政策,原侵朝美軍戰俘詹姆斯·喬治·温納瑞斯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自己兩年零八個月的戰俘營歲月里,深深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言行所感動。志願軍戰俘管理人員待戰俘如兄弟一般,經常組織戰俘們開展文體活動,感化了無數戰俘。各戰俘團、隊、中隊都為戰俘們購置了大量的體育器械,修建了82個籃球、排球、足球、滑冰等運動場地,戰俘們也自制了一些體育器械。戰俘們可在規定的作息時間內自由地參加各種體育活動。






沒有鐵絲網的碧潼戰俘營



隨着戰爭後期戰俘營物質生活條件的改善和群眾性體育活動的開展,加上美國空軍飛機的襲擾已被遏制,安全有了保障,戰俘營具有了舉辦一次頗具規模的運動會的條件。


1952年9月,由戰俘組成的戰俘營“運動娛樂委員會”向志願軍俘管處提出建議,要舉辦一次全戰俘營規模的運動會。志願軍俘管處認為這是一件調動戰俘情緒,教育他們一起反對戰爭、擁護和平的好事,更是對全世界宣傳我軍俘虜政策的重要機會。









舉辦運動會的建議很快就被採納,由俘管幹部和對體育運動比賽事項有經驗的戰俘共同組成的運動會籌備委員會也迅速成立。
對于運動會的名稱,籌委會意見不一,最終美軍黑人戰俘普雷斯頓·E·里奇提議說,這次運動會將有10多個國家的戰俘運動員代表參加,像一個大型國際盛會,就叫“中國人民志願軍碧潼戰俘營奧林匹克運動會”吧!與會者一致鼓掌贊成,于是運動會的名稱就這樣定下來了。





“戰俘營奧運會”手冊



經過一個多月的積極籌備,“戰俘營奧運會”在11月15日如期舉行。開幕式當天,在《友誼進行曲》和《保衛世界和平》等樂曲聲中,排成方陣的運動員們手裡舉着鮮艷的上面飾有和平鴿符號和序號的旗幟,邁着有節奏的整齊步伐,一個方陣一個方陣地進入運動場。



志願軍原戰俘營英文幹部祝繼光回憶開幕式當天的活動議程時說道:“第一項議程就是向在朝戰中敵我雙方全體陣亡的將士致哀。這個在戰爭史上是過去所沒有過的;第二項議程是運動會主席致開幕詞、點燃聖火和莊嚴宣誓;第三項議程是宣布比賽日程;第四項議程那就是團體操表演。”


他表示,整個“戰俘營奧運會”從宗旨到章程、再到具體的體育規則,都是按照奧林匹克憲章的規定實行的。







“戰俘營奧運會”開幕式



“戰俘營奧運會”從11月15日至26日共舉辦了12天,中國人民志願軍俘管處從全部6個戰俘營的13107名戰俘中,選拔出500名(1254人次)優秀選手參賽。這些選手來自美、英、法、加、哥、澳、韓、菲、土、荷、比、希等十余個國家和地區。



這次“戰俘營奧運會”共進行了田徑、球類、體操、拳擊、摔跤、拔河等27個項目的比賽。水上運動項目由于沒有游泳池等設施,未能舉行。







“戰俘營奧運會”籃球比賽



雖然在戰爭年代,比賽設施比較簡陋,但運動員們的競技水平並不低。



在百米賽中,20歲的美國黑人選手約翰·L·托馬斯遙遙領先,竟然跑出了10.6秒的好成績,比當時的世界紀錄10.2秒只多出0.4秒。


在200米跑中,美國的威廉·P·克林頓軍士在預賽、分組賽、半決賽中都是一路領先,在決賽中更是一路飛奔,以驚人的27秒奪得冠軍。值得一提的是,成為戰俘之后,威廉·P·克林頓才開啟了自己的田徑運動生涯。



志願軍原戰俘營英文幹部吳明琦回憶起運動會上百米10.6秒的驚人成績時說道:“當時一個美國軍官感嘆道,向100米10.6這樣的成績,足以說明這個俘虜的健康狀況極好。”




而“戰俘營奧運會”上最搶眼的比賽項目,是對抗激烈的拳擊運動。參加拳擊比賽的選手大多為美軍戰俘,在次輕量級、輕量級、次中量級、中量級和重量級的比賽中,都是他們唱主角。



志願軍原戰俘營護士長李幼群回憶道:“我那個時候最喜歡看的,就是那個拳擊。我看了特別好看,一會兒摔倒了,一會兒爬起來了,爬起來以後又輸了,也不懂人家那個規矩,在那兒直給人家鼓掌。”



“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拳擊,到現在我對拳擊都不感興趣,我覺得太野蠻。那傢伙打倒了,一二三起來了。當時在戰俘營的冠軍,是美國第八軍的一個冠軍,個子不高,那傢伙像獅子似的,一上台就打起來了,我們隊裡年輕人都模仿,都學。”志願軍戰俘營管理幹部張靖權邊比劃邊笑着回憶道。







除了場上的精彩比賽外,場外的各項準備也十分周全。



戰俘營運動會期間的伙食水平遠遠高于平時,運動員們每天會餐一次,一日三餐均由戰俘們推選出的廚師精心烹調。


運動會的相關新聞採編工作,俘管處也放手讓戰俘們自己承辦。“戰俘奧運會”中每天都會出版一份《奧運快報》,報道每天的比賽情況。



“戰俘營奧運會”期間的每天晚上都有文藝項目讓戰俘們娛樂放鬆,其中有7個晚上是志願軍戰俘營文藝工作隊和各戰俘團、隊的戰俘們演出了精彩的文藝節目,有5個晚上放映了電影。美軍戰俘還演出了話劇《金色的男孩》,英軍戰俘演出了話劇《哈特雷的假日》。







獲勝隊伍合影



志願軍還給“戰俘營奧運會”的優勝者們準備了獎品。這些獎品都是從北京、上海、瀋陽等地購買的景泰蘭花瓶、絲質雨傘、檀香木扇子、玉石項鍊、絲巾和手帕以及其他精美的手工藝品。這些獎品總共花了6億元(舊幣),約合新人民幣6萬元。


拿到獎品的戰俘們非常高興,他們表示要把這些獎品當做禮物,回家的時候帶給家人。



“戰俘營奧運會”的全能冠軍德爾馬·G·米勒事後在寫給母親的信中自豪地說:“我在朝鮮志願軍戰俘營參加了有十幾個國家運動員參加的運動會。這是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的事。我得了障礙賽冠軍、撐杆跳高第一名,得了全能冠軍。我在這裡出盡了風頭。你們一定為我高興。我得的許多獎品都是中國精彩的手工藝品,我非常喜歡。我回去時將送給你們,讓你們分享我的榮譽。”





在戰火紛飛的朝鮮戰場上舉行的這場“戰俘營奧運會”,是人類戰爭史上絕無僅有的奇觀。戰場上,我志願軍讓敵人領略到中國人民的鋼鐵意志和大無畏精神;戰俘營里,志願軍在世界面前展現了中國人民講和平、講人道的博大胸懷。



碧潼第六戰俘營戰俘、美國陸軍第24師師長威廉·迪安少將稱讚道:“志願軍創造了俘虜營前所未有的歷史。”第二戰俘營戰俘、英國皇家陸軍第29旅格羅斯特營營長卡恩斯中校評價說:“中國人改寫了世界戰俘史!”







戰俘營戰俘唱國際歌



而在“戰俘營奧運會”的閉幕式上,比賽中榮獲跳高冠軍的美軍戰俘威廉·波里走上主席台,朗誦了一首詩歌,道出了全體戰俘們祈願和平的共同心聲:


為什么戰爭仍在繼續,


人們還在失去生命?


為什么和平還不能


成為當今世界的主旋律?


在這裡,體育比賽是那么有趣;


可是在那裡,


與死神的競賽還在進行!





期待啊 姜文的電影水準一直是在線的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