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15
+7
[隱藏]

文丨深途(ID:shentucar),作者丨黎明,編輯丨魏佳

蔚來、理想、小鵬之後,中國造車新勢力再掀上市潮,爭奪第四張門票。

今年以來,威馬、哪吒、零跑先後傳出正在準備IPO,而且將上市地點選在了港股。

10月初威馬宣佈預計將獲得超3億美元D1輪融資,領投方是兩家港資企業,其中信德集團在公告中明確提到,威馬可能進行IPO;沒隔幾天就有訊息稱,零跑正在考慮赴港IPO事宜,募集資金至少10億美元,最早明年上市;11月上旬又有訊息出來,哪吒考慮在港股IPO,正在與顧問公司合作。

在正式IPO之前,很多企業都會進行Pre-IPO輪融資。而今年下半年以來,零跑已經完成了45億元的Pre-IPO輪融資,哪吒獲得40億元的D輪融資,威馬將拿到超5億美元的D+輪融資。這些密集的融資動作,或是在為IPO做準備。

從投資方的背景也能看出端倪。最新一輪融資中,零跑引進了中金資本、中信建投,哪吒引進了建銀國際、中信證券投資、申萬巨集源證券。

“這些證券公司大多有券商業務,本身就是做IPO的,或者就是專投Pre-IPO輪,這個時候入局,說明上市基本是確定的。”一位投資行業人士對深途說。

另一位接近零跑的投資人對深途確認,零跑目前正在準備IPO,預計明年登陸港股。

種種跡象表明,造車新勢力的新一波上市潮,正在醞釀中。

威馬、哪吒、零跑,是繼“蔚小理”之後,中國最有實力的造車新勢力企業。威馬曾和“蔚小理”同屬一個陣營;哪吒在10月的新車交付量超過蔚來和理想,位居第二;零跑在今年公開喊話,要在智慧化領域三年內超越特斯拉。

從產品定位來看,這三家公司過去並不在一個維度競爭,彼此沒有太多交集,外界少有將它們放在一起對比。但隨著產品線的豐富,中國新能源車市場的快速發展,它們的邊界逐漸模糊。而上市,終於將它們放在了同一個座標系裡。

造車需要錢,而且是大錢,IPO幾乎是必選項。如今,這三家新勢力似乎已經準備好了。

拼資本:威馬融資最多,零跑野心最大

三家新造車公司中,融資最多的是威馬。

根據天眼查資料,自2015年成立以來,威馬一共完成了10輪融資,累計融資金額超過330億元。這個融資額,已經超過了中國所有新造車公司(IPO之前)。


威馬融資紀錄 資料來源 / 天眼查

去年9月,威馬宣佈獲得總額100億元人民幣的D輪融資,創下造車新勢力史上最大單輪融資紀錄。當時這筆融資被視為威馬IPO前的最後一輪融資,“國家隊”機構大量進場,投資方多達26個。在這份長長的名單中,不乏上海國資、衡陽國資、上汽、長江產業基金等實力雄厚的投資方。

不過後來威馬在科創板上市生變,轉戰港交所。今年10月,威馬又宣佈新一輪融資,這次拿的是美元,領投的是電訊盈科和信德集團。這兩家公司來頭不小。電訊盈科是李嘉誠小兒子李澤楷創辦的通訊巨頭,騰訊早年的第一筆融資,就來自於這家公司。信德集團是澳門賭王何鴻燊創辦的產業,現在由他的女兒何超瓊擔任行政主席。

這些融資完成後,威馬的股東結構非常多元,也更加複雜。

零跑同樣成立於2015年,董事長朱江明屬於跨界造車,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大華股份聯合創始人、副董事長。大華股份是中國安防巨頭,市值超700億元的A股上市公司。零跑的天使輪融資,就來自大華股份。


零跑融資紀錄 資料來源 / 天眼查

相比其他造車新勢力,零跑的對外融資相對保守,直到今年才融到B輪,然後就直接到Pre-IPO輪了,而威馬和哪吒都已經到了D輪。

零跑真正開始拿大錢是在今年。1月的B輪融資拿了43億,8月的新一輪融資拿了45億,今年加起來有88億。

錢袋子越深,說話的底氣越足。今年零跑明顯高調了起來,7月15日舉行了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媒體釋出會,對外公佈了2.0戰略。朱江明當場畫大餅,稱2025年的銷量目標是80萬輛,並且還提出將在智慧化領域三年內超越特斯拉。

哪吒的背景相對比較特殊,一開始它只是一個產品品牌,企業品牌叫合眾新能源。這家公司2014年成立,而直到2018年,哪吒品牌才對外公佈。之前,合眾新能源規劃的車型叫合眾E-TAKE。哪吒品牌公佈後一個月,合眾新能源的第一款量產車就下線了,車名哪吒N01。

在造車新勢力中,哪吒是少有的公司名和品牌名不一致的一個。

哪吒的投資方數量相對比較少,跟威馬和零跑沒法比,而且投資方的規模和名氣也相對較弱。威馬背後是紅杉、騰訊、百度之類的明星陣容,零跑有紅杉加持,杭州國資也入股了,哪吒最為外界所知的,是360集團的投資。

今年10月哪吒官宣了40億元的D1輪融資,360集團領投20億元,投資完成後,360集團成為哪吒的第二大股東。周鴻禕跨界造車坐實。


請輸入圖說哪吒融資紀錄 資料來源 / 天眼查

隨後過了不到一個月,哪吒與寧德時代簽署戰略協議,寧德時代表示將參與哪吒D2輪融資,不過投資金額未透露。相比錢,外界更看重的是動力電池王者寧德時代的背書作用,以及由此帶來的產業鏈資源。

哪吒是這三家中融資次數最少、投資人最少的一個,但拿到的錢一點不少,每一輪都是大錢。比如天使輪直接就是20億,A輪12.5億,B輪30億。在專案早期,產品還停留在PPT上的階段,就能拿到這麼多錢,哪吒還是有一定實力的。

今年以來,威馬、哪吒、零跑幾乎保持著相似的融資節奏。它們融的錢越來越多,參與的投資機構名單越來越長。在IPO之前,這都是必不可少的動作。

拼產品:威馬求穩,哪吒、零跑求變

在造車這件事上,威馬的起步是相對比較早的。

威馬是中國造車新勢力中第二家宣佈交付量產車型的企業,更早的是蔚來。而在威馬、哪吒、零跑三家中,威馬首款量產車型EX5是第一個上市的。

EX5在2018年4月上市,9月交付,這是一款純電動緊湊型SUV,補貼後售價11.23-21.63萬元,瞄準的是大眾市場。這款車在2019年交付了16810臺,是當年造車新勢力單車交付冠軍,公司整體銷量僅次於蔚來。

哪吒N01在2018年10月開始銷售,定位入門級小型純電SUV,補貼後售價6.68萬-9.96萬元。這款車並無太多亮點,除了價格相對便宜。

然而,這款車還沒上市就獲得了超過5萬臺訂單,2019年賣了接近9000臺,在當年的新勢力車型銷量榜中排第五。這些訂單絕大多是依靠To B市場——網約車公司和分時租賃企業採購,C端交付並不多。

威馬EX5也有一些訂單是流向了網約車市場。僅在2019年6月,威馬就在海南投放了1000輛威馬EX5,用於共享出行。在這一點上,威馬和哪吒跟“蔚小理”有很大不同。

零跑的首款量產車S01,直到2019年1月才上市,是最晚的一個。跟新勢力們都推出SUV車型不同,零跑S01是一款小型純電轎跑,補貼後售價10.99-14.99萬元。這款車整個2019年只賣了1000臺左右,銷量非常慘淡。新勢力們避開轎車市場,從SUV車型起步,並非沒有道理。

2019年是這三家車企第一次交鋒,因為都推出了首款量產車型,開始接受市場檢驗。不過,當時的新能源車市場還很早期,車企們也還在試水階段,並不能拉開太大差距。

接下來就是產品不斷推陳出新的過程。

威馬的第二款車EX6 Plus在2019年底上市,這是一款比EX5略大的中型SUV。今年推出了以無人自主泊車系統為特色的W6,以及面向B端共享出行市場的E5。

哪吒在2020年3月上市第二款量產車哪吒U,A+級SUV,定位比之前更高,價格也更貴了,13.98萬元起,往上觸到19.98萬元,對標的就是威馬EX5。同時,哪吒一改此前的三四線城市策略,將直營店開到了上海和北京。不過,哪吒目前的銷售主力,是售價5.99萬起的小型車,而且價格比第一款車N01還要便宜。

零跑在2020年5月上市了第二款車T03,這款微型電動車要比S01便宜,補貼後售價最低6.58萬元。零跑跟哪吒的方向完全相反,哪吒往上走,零跑往下探。不過,直到推出T03,零跑的銷量才開始見起色,目前是零跑的銷量擔當。

在第二回合,威馬的變化不大。前兩款車都是基於同一個平臺打造,造型也相似。而哪吒和零跑都在通過第二款車試探新的市場,拓展邊界,為後期的產品迭代做準備。

而在這期間,中國的造車界發生的最大變化,是理想和小鵬先後在美股上市了。“蔚小理”在美股會師,坐穩了造車新勢力第一梯隊的位置。威馬從第一梯隊滑落,不得不和第二梯隊的哪吒和零跑同臺競技。

2021年,造車行業變化很大。除了各大網際網路巨頭紛紛下場造車,新勢力內部也開始出現分化。


2021年10月新勢力銷量排名

最典型的是在10月,小鵬拿下新勢力交付冠軍,哪吒衝到了第二。不僅“蔚小理”格局變了,二梯隊也加速對第一陣營發起了衝擊。

接下來,威馬、哪吒、零跑各有一款新車值得期待。威馬在10月釋出了硬體配置拉滿的智慧純電轎車M7,哪吒在11月的廣州車展期間釋出了旗下首款B級數字電動轎跑哪吒S,零跑旗下的高階車型C11已經在9月上市。

拼產能:威馬、哪吒自建工廠,零跑“曲線救國”

造車是個重資產行業,有了錢,有了車,再往後一定得有工廠。

“蔚小理”一開始都是代工模式,後來才自建工廠。威馬、哪吒、零跑,則在路徑上有所不同。

威馬很早就開始在工廠端佈局。早在2016年,威馬就在溫州獲批了工廠專案,當地政府既出地又出錢,30億元的債權投資和低息貸款,已經能夠覆蓋建廠的大部分成本。

工廠位於溫州開發區甌江口,距離溫州市中心20多公里,2016年11月開工奠基,只用16個月就建成了,年產能10萬臺整車。這是新勢力中第一個完工的自建工廠。隨後,威馬又在湖北黃岡投資建設第二工廠,形成了兩座工廠的佈局。

有了工廠,並不意味著就能造車,還得有資質。在我國,汽車製造推行的是整車生產資質與產品公告管理制度,先得有發改委的專案審批,然後還得有工信部發布的新增汽車生產企業清單。發改委的許可在業內被稱為大資質,工信部的認可被稱為小資質。


來源 / 威馬汽車官博

威馬溫州工廠的資質來自於瀋陽國企中順汽車,黃岡工廠的資質來自於大連黃海汽車,是花了十幾個億買來的,而且都是跨省遷移。

從切入造車的路徑來看,威馬是穩紮穩打的型別。自建工廠耗資巨大,遠不如代工模式短平快,但這對於產品質量把控很重要。

哪吒的生產基地在桐鄉,2016年6月開工建設,2018年5月竣工。在建設工廠的過程中,合眾新能源在2017年通過收購安陽德力專用汽車有限公司,曲線獲得了生產資質,隨後年產5萬輛純電動乘用車建設專案獲得發改委批准。桐鄉工廠竣工後,合眾獲得工信部生產資質,拿到國內第七張新能源牌照。

現在,哪吒擁有桐鄉、宜春和南寧三大工廠,綜合年產能25萬臺。不過目前市場上的哪吒汽車均來自桐鄉工廠。

零跑的佈局最晚。直到2020年底,零跑才通過全資收購福建新福達汽車,解決了生產資質問題。而在那之前,零跑跟蔚來、小鵬一樣是代工模式,給零跑代工的是長江汽車。

拿到生產資質後,零跑在今年4月又拿到了工信部的資質。7月,零跑宣佈金華AI工廠獲得整車生產資質,這座工廠佔地551畝,設計年產能25萬輛。零跑旗下車型T03與C11均在今年7月登上了工信部整車資質公告。

代工模式和自建工廠有利有弊,除了威馬和哪吒從一開始就是自建工廠,其他造車新勢力大部分都是“曲線救國”。但從長遠來看,新勢力們一定會擁有自己的工廠。小鵬已經有了廣東肇慶工廠,理想有北京順義工廠。自有工廠會是造車下半場的必備裝備。

工廠除了跟產能掛鉤,還跟地方的就業、稅收直接相關,這也是國資入局的原因之一。車企工廠之間的比拼,其實也是地方關係的一次展示。

威馬總部在上海,獲得了上海國資支援,溫州工廠在浙江,崑山國資也投資了威馬,黃岡工廠在湖北,威馬和湖北國資委下署的長江產業基金合作,以支援工廠投建。零跑總部在浙江,工廠位於金華,最新一輪融資中,杭州國資入局。

巧合的是,這三家公司都在浙江省發生了交集。威馬溫州工廠、零跑金華工廠、哪吒桐鄉工廠,全部位於浙江。這跟“蔚小理”剛開始時分據合肥、廣州、常州的格局有很大差別。

拼團隊: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公司的基因是由創始人決定的,造車行業尤其如此。

比如,蔚來創始人李斌是連續創業者,在投資圈口碑很好,一幫大佬來站臺,所以蔚來一開始就走的是高階路線,車是新勢力中賣的最貴的。理想創始人李想是一個極致的產品經理,理想的車注重細節,一款理想ONE賣成了爆款。小鵬創始人何小鵬是技術男,小鵬的技術屬性是最強的,機器馬、飛行汽車,炫酷的概念很多。

威馬、哪吒、零跑也是一樣。

威馬創始人沈暉,公認的行業老兵,見過世面、帶過隊伍、接觸過交易。吉利的背景、收購沃爾沃的操盤經驗,讓他起步就帶著光環,所以過去在融資上大開大合。

傳統車企的背景,一方面是優勢,另一方面也是限制。威馬的早期團隊很多人來自吉利,這些人造傳統汽車熟悉,造智慧汽車卻未必擅長。威馬行事穩健,還沒賣車就先建廠,步子邁得穩,基礎打的厚,但在營銷和市場上不及“蔚小理”。

哪吒起步時依靠的是清華系的背景。合眾創始人方運舟是安徽桐城人,清華大學博士後。在清華大學期間,方運舟師從新能源汽車行業泰斗級人物歐陽明高,後來還擔任清華大學節能與新能源汽車中心副主任。

合眾在早期階段就拿到了清華大學旗下產業公司的投資,清華的背書對其開展業務有一些隱性幫助。2018年,原北汽新能源副總經理張勇加盟,方運舟把總裁的位置交出,日常經營歸張勇管。

今年以來哪吒一改往日低調作風,在營銷上比較激進。最有爭議的是8月初的“5分鐘出圈”事件,當時吳亦凡事發,哪吒公關團隊竟然在微信群討論“給吳亦凡一個機會,官宣請他做代言人”,藉著熱點炒作一番。由於嚴重挑戰社會價值觀,哪吒半個公關團隊被開除。

微妙的是,360公司也跳出來發聲,表示堅決反對,並要求開除相關人員。像這種投資人公然對被投企業的業務和人事指手畫腳的行為,過去很少見。不過,那兩天哪吒和360公司都在社交網路刷屏了。


來源 / 哪吒汽車官博

自從360投資了哪吒,“消失”了很久的周鴻禕又活躍起來了,“為人民造車”的口號聽起來很正能量。

零跑董事長是浙江大學畢業,浙大系是科技圈和投資圈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其背後的大華股份,很多普通消費者可能不熟悉,但這家公司是全球第二大安防廠商。零跑雖然起步晚,但起點並不低。

既然起步晚,在品牌聲量上就要弱很多。但今年零跑很高調,發新品、炫技術、搞釋出會,還要對標特斯拉。有人說,小鵬跟特斯拉撕專利可以理解,蔚來跟特斯拉比豪華也過得去,零跑跟特斯拉站一塊,不知道哪來的底氣?今年10月,零跑新車交付3654臺,是本文提到的所有新勢力中最低的。

但仔細一琢磨似乎也說得通。零跑說的“三年內超越特斯拉”,是在“智慧化技術佈局上”,既然是佈局,就無法量化,也就不可比。

在造車新勢力中,零跑和哪吒,過去一直被認為是第二梯隊,銷量、技術、品牌,都跟第一梯隊有較大差距。作為暫時落後的一方,造勢博眼球,也可以理解。

現在,新勢力們又到了衝擊上市的關口,而這第四個名額,大概率會在威馬、哪吒、零跑這三家公司中誕生。上市不是終點,卻能補充糧草。這一次,它們站在了同一個起跑線。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新造車第二波上市潮:威馬、哪吒、零跑搶“門票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