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36
+6
[隱藏]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鄒帥 唐亞華 王敏 宛其 李秋涵

編輯 | 王敏

網際網路的盡頭是考公?

近年來,公務員考試越來越熱,今年的競爭尤其激烈。據統計,國家公務員招錄考試報名人數已經連續13年超過100萬,今年首次超過200萬。國考全國共設定16745個職位,計劃招錄31242人,共有212.3萬人通過了資格審查,通過資格審查人數與錄用計劃數之比約為68:1。

越來越龐大的考公大軍中,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群體,就是重新站在命運抉擇路口的網際網路人。網際網路行業給人的印象往往是節奏快、壓力大、不穩定,還有35歲的年齡高壓線,尤其2021年來,大廠集體過冬,網際網路行業裁員、優化的訊息頻頻傳出,這些因素都導致轉換賽道的人增多。

無論是因為裁員、優化被動離職決定考公,還是受工作壓力大等因素影響而主動離開,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人,決定放棄原有軌道,湧入考公洪流。

今天,深燃和幾位選擇離開網際網路行業去考公的人聊了聊。他們當中,有人在網際網路行業工作幾年落下一身病痛,還遭遇失業,感覺人生黑暗、備受打擊,回家調養時開始考公;有人發現在網際網路公司工作難以平衡事業和家庭,快速扭轉方向,離職脫產備考,還花了3萬多報名輔導班;還有人為了備考,把自己關在賓館上課一個月。

“上岸”之後,他們發現,公務員的薪資待遇與網際網路公司相比會有大幅縮水,而且工作也遠遠不是傳言中上班喝茶那麼輕鬆,有時甚至要義無反顧往前衝,但相比以前網際網路工作的緊張和高壓,公務員工作確實某種程度上讓他們能夠達成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有人終於有時間看書、練字、喝茶、做飯,有人甚至還參加了廣場舞比賽。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在哪裡工作都辛苦,我需要我的辛苦有保障

小岸 | 23歲 廣州 前網際網路公司內容運營

我大三就在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實習,畢業之後順利轉正,做內容運營。我在這家公司待了快兩年,今年離職了,目前在脫產備考公務員。

我家裡人一直希望我進體制,但以前我自己執拗地決定去私企做有趣的工作。我是學傳播的,本身就很嚮往網際網路公司,找的那份工作可以接觸到專案,做策劃、做執行,總體是符合我對於職業的想象的。


想要離職,原因有三點。一是當時換了一個團隊,配合很不默契,和領導相處得也不好。

二是我逐漸發現,網際網路公司的工作節奏和我自己期待的生活狀態是背道而馳的。我的人生規劃是要結婚生小孩,但我觀察了公司裡30歲往上的女性高層少之又少,結婚生子的更少。當然,也有家庭事業雙管齊下的女領導,晚上10點開完會還能打電話監督小孩寫作業。我想了想,覺得自己很難做到這樣,我沒有信心兼顧家庭和事業。

三是網際網路人常見的身體問題。因為我做直播行業,熬夜、熬通宵都是常事,才做了不到兩年,我就明顯感覺自己身體在透支。

決定考公是有一個契機。我當時在做一個專案,整個團隊付出了很多心血,結果還是不盡如人意。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時候沒有人關心你在工作中做得如何,只要你資料搞得漂亮,彙報的時候會包裝就行了。

我當時選擇進入網際網路,就是覺得在私企裡大家都是各憑本事,不用勾心鬥角,但事實證明並非如此。所以,在我看破真相的時候,我想,既然哪裡都一樣,那我為什麼不選擇一份更有保障的工作呢?

我身邊好幾個朋友都已經從大廠離開去考公,還有幾個也在計劃當中。我當時為了堅定自己離職的決心,還和也計劃考公的朋友建了小群叫“離職bot”,在裡面記錄下我們每天遇到的想離職的事,等到約定的離職時間又猶豫時,就回去翻一翻。

離職至今,我已經參加過幾次考試了,還拿出我的積蓄報了3萬多塊錢的考公輔導班。珠三角這一帶考公、考編的機會我都想試試,備選的方案還有考教師和考研,反正是先不回私企了。

體制內的工資確實不比網際網路公司,我應屆畢業的薪水是1.2W,身邊朋友跳了幾次槽,工資更是一番接一番地漲。但我可以接受,因為我想要穩定,想平衡工作和家庭,那就少掙點錢,不可能十全十美。

我想進體制也不是怕在網際網路工作辛苦,因為去哪裡工作都很辛苦,我有個公務員朋友也會凌晨3點下班,還有疫情期間,基層社羣工作人員更忙更累。如果辛苦是必然的,那我就要我的辛苦是有保障的,我不想倒下的時候沒人管,也沒人看見。

對確定性的追求,可能是人本性的一部分

喬喬 | 33歲 前媒體人 北京

考上公務員之前,我在兩家媒體前後工作了六年多,第二家在北京。當時工作強度非常大,長期處於高壓和焦慮狀態,感覺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對孩子也疏於照料。家人和朋友們也都覺得我太辛苦了。

人不是永動機,有自己的精力曲線,30多歲的我們,很難回到剛畢業時,能常常熬夜寫稿還樂在其中。新聞365天×24小時無休無止地出現,媒體人只能在沒選題的焦慮和搶首發的高壓之間來回切換,那種欲求而不得、欲罷而不能的感覺,我想大多數媒體人都懂。

我選擇考公務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比較穩定,還有就是在媒體工作總感覺是旁觀者視角,越寫就越覺得隔著一層,進入公務員行列,其實是想成為一個實踐者,獲得更加全面的認知。

考公當時也只算是一種嘗試。成功了,就去探索另一種人生可能;失敗了,也沒什麼損失。

我之前就考過一次,最後面試沒有通過。去年第二次備戰,我沒有報培訓班,平時每天下班後,會做一些行測方面的練習。媒體行業在筆試階段還是比較有優勢的,我基本上就是把工作當作複習,會有意識地關注和整理時政新聞、重點評論文章,所以申論基本上沒有專門複習。

我最集中的備考就是筆試前請了5天年假,最後筆試能過,可能是以前儲備的一些知識無形中起到了作用,因為我本碩都在985院校讀書,高考數學當時是149分。

於我而言,面試要更難一些。由於常年從事文字工作,文字就是我的舒適圈,這也導致我有輕度社恐。但面試,要充滿自信、大方得體、侃侃而談,所以比較難的是跟自己“較勁”。我當時就看《挑戰主持人》、《奇葩說》,去感受他們的表達熱情、表達方式,不斷地矯正自己。


工作之餘,我會盡自己所能去準備面試時可能會遇到的所有問題。我當時安慰自己:日拱一卒,功不唐捐。即便失敗了,自己也從中收穫了邏輯思維和語言表達能力。雖然社恐依舊,後來還是僥倖通過了面試。

現在回想起來,除了備考壓力之外,當時自己揹負的外在壓力也不小。一方面是年齡,我參加考試時已經32歲了,機會已經很小了。更大的壓力來自於工作,因為面試備考階段需要單位出具同意報考證明,這某種程度上也意味著已經提前交了“辭職信”,如果面試失敗,臉面還是其次,基本上就得換工作了。不過,好在還是順利上岸了。

但上岸之後才發現,公務員工作比設想中要忙很多,加班是常態。不過,我起碼能踏踏實實吃個飯,中午休息半小時。比較滿意的是同事們都很優秀,讓自己總能找到不足的地方去進步。

儘管公務員的薪資待遇和以前比下滑了不止一半,但每個人追求不一樣,我對生活品質沒有太高的追求,日常消費水平也不高,穿工服、吃食堂、坐班車,也不會有太多額外消費,簡單生活會少很多焦慮。

考公越來越熱,我覺得,對確定性的追求,可能是人本性的一部分。社會該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無論是選擇做大海中的浪花還是海岸邊的沙礫,只要是主動而為的選擇,都應該被尊重。無論考公與否,決定人生價值的,不是某個大廠或是哪個機關,而是自己。只要永遠保持求知的心,不辜負每一份工作,無論選擇哪條路都不會走錯。

失業後備受打擊人生黑暗,現在能在平凡的日子裡自得其樂

劉婧 | 30歲 前網際網路公司文案策劃 甘肅

我研究生畢業之後就一直在網際網路行業,2019年底跳槽進了一家新公司,面試時感覺和直屬領導非常投緣,入職之後日常和團隊碰撞創意也很暢快。我以為會在這家公司待很久,但沒想到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兩個月後領導就找我談話,認為我跟公司的價值觀不符合,不太適合這家公司。於是,我就丟了工作。

當時,自己受到了很大打擊,原本以為能一路高歌猛進往前衝,沒想到新工作才剛開始就戛然而止。

2020年初,疫情爆發、線下停擺,大家只能通過網路交流,找工作也不順利。我面試了幾家公司,也拿到了offer,但總有落差感,工作內容沒有突破和驚喜,就沒有入職。更令人沮喪的是,由於我一直在網際網路行業,平時工作節奏太快,經常熬夜加班,工作壓力比較大,落下了一身病,時常背疼、胃疼,失眠焦慮,覺得自己虛弱得會隨時倒下。

那時,在北京工作沒有著落,還要付房租,各項生活成本太高了,家人勸我不如先回老家,先調養好身體再說。回老家後,我還去了離家比較近的西安面試了幾家公司,也是網際網路相關,但是面完之後發現,這幾家公司類似於個體戶,管理也不規範,就沒有去。

那段時間我的狀態非常不好,工作上沒有方向,很迷茫,身體的病症也時常發作,渾身沒有力氣,跟丟了魂一樣,自怨自艾,感覺人生一片黑暗。後來,家人覺得,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既然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休息,不如去試試考公務員。我媽常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就去試試,也不用有太大壓力,就當成出去旅遊散心,順便做了一套卷子,其他什麼都不要想。”


耐不住家人一直在耳邊唸叨,我就報考了隔壁省和老家的兩場考試,買了資料和網課開始備考。決定考試的時候,其實離隔壁省的考試只有十幾天,離老家的考試還有一個月,按常理說複習備考的時間挺緊張的,但當時我的身體很虛弱,心力交瘁,只有每天狀態好的時候才能硬著頭皮學習一會兒。

最後,隔壁省的那場考試我連面試也沒進,那個崗位非常熱門競爭很激烈,沒通過也不意外。不過,我們老家一個縣城的崗位我順利通過了筆試面試,去年11月正式入職,成了一名公務員。

到現在,公務員上岸一年多,工作並沒有以前想象中“朝九晚五、上班喝茶”那麼輕鬆,我這個崗位週六日還是會經常加班,有時可能一個月才有一次雙休,但好的是,下班之後基本就完全是個人時間,而且也不用熬夜。

今年上半年時,我的身體還是很虛弱,經常風一吹就感冒發燒,走路沒有力氣。有一回要搬一摞半人高的資料到辦公室,走著走著突然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胸悶氣短,湧上來一種窒息感,還請了假專門到北京看了醫生。

經過一年時間的調養,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狀態變好了。作息規律之後,每天也有時間看書、練字、喝茶、做飯,和朋友們爬山、釣魚、逛公園,我還自學中醫,上山採藥。精神得到滋養,我的身體也慢慢好了起來,得了十幾年的鼻竇炎竟奇蹟般的痊癒了。

回顧這兩年,感覺自己就像渡了一場大劫,一度可能挺不過來,但好在最終還是熬出來了,收穫了新生。留在老家認真生活後,會發現老家發展特別快,遠不是以前想象中保守、落後的樣子,而且日常工作很接地氣,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最讓我滿足的是,現在我不僅可以享受經常和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時光,也可以在平凡的日子裡自得其樂,細細品味生活的點滴美好。

居家辦公焦慮之下考公,適應新生活後還參加了廣場舞比賽

小花 | 27歲 前電影營銷從業者 湖南

我下定決心考公,是因為2020年疫情後長期居家辦公帶來的焦慮。

2020年春節回老家後,疫情就爆發了,本來公司發通知說待到元宵節後可以回公司,但後續疫情越來越嚴重,實際上我一直待到當年8月份才去公司。

其實,那年元宵節剛過完,爸媽就輪流來遊說我,不要去北京了,在家考個公務員或者做個老師挺好的。我起初並沒有太在意,可時間一長,而且我是做電影營銷的,去年上半年影院連門都沒開,居家辦公又沒事可做,內心開始動搖了。

當時正好家裡有一個剛應屆考上公務員的堂弟,和他簡單交流了一番,又向他借了些能用的資料,就下定決心考公了。我本人學習成績還不錯的,重點本科畢業,英語和政治底子不差,集中複習了申論。

老家在四線城市,我當時對考公的要求也不高,只報了一個街道辦。整個考試過程都很順利,我筆試和麵試都是第一。


8月份,我回了一趟北京,組織了一些同事去公司附近吃飯。聊天中才發現,僅僅半年,大家都有很大的變化,有人依舊選擇原地留守,有人已經轉行,也有一些人和我一樣就不打算再回北京了。

之後幾天,我辦完離職手續,退了租的房,把一些衣服寄回家,一些日用品送給還留在北京的朋友,揮揮手,也就徹底離開了。

我目前的薪水很低,只有幾千塊錢,工作內容也偏資料整理,沒什麼難度。碰到節假日和街道活動,也需要加班,不過大家的節奏不像之前一樣整夜整夜熬,焦慮感減輕了不少。

剛開始去單位上班,我還有點牴觸。原來在大廠上班,周圍的同事都是年輕人,有活力,很洋氣,追潮流。現在的同事年齡差挺大的,有些都已經當奶奶了。不過,我已經開始適應了,最近加入了街道組織的廣場舞比賽。

我打算工作一段時間,再繼續考別的單位,會更加留意省會城市的招聘。畢竟,我以後要買房,現在的工資負擔不起。

也是疫情,讓很多人都意識到“穩定工作”的重要,所以開始考公。大多數人即便是進了大廠,收入看起來還不錯,但晉升空間還是有限。在大城市的生活花銷也很大,我自身的經歷就是“北京掙錢北京花,一分別想拿回家”。不過,作為考公的過來人,還是勸大家不要盲目,有些人考了三次還沒考上,心態很容易崩潰。

不想30歲還熬夜工作到三四點,考公路上“沒有最拼,只有更拼”

彩虹 | 25歲 前網際網路公司策劃 黑龍江

我之前在網際網路公司工作了兩年多,換了三份工作,最後一份工作是策劃,那時考公務員的想法就很強烈。當時我們專案來了,得熬夜到後半夜三四點,回去連卸妝時間都沒有,早上八點多起來再坐地鐵去上班。看見主管家裡孩子四五歲也沒時間照顧,跟我們一起熬到後半夜,我想到,幹到30歲,就算升為主管,也還是得這樣熬,這不是我想要的。

當時還有一個同事,因為工作強度很大,一週會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流鼻血三四次,讓我覺得挺害怕的。厭倦了這樣沒有生活的日子,我決心回家考公。

第一年報了一個考公班,學費3萬,承諾沒考過可全額退款。當時我們住在一個賓館裡,樓上住宿,樓下上課。每天早上7點多起床,吃早飯,學習,一直學到晚上11點,有更努力的,會熬到凌晨一兩點。考公這條路上,真的“沒有最拼,只有更拼”。

那段時間過得挺充實的,但其實心裡也會過意不去。之前在北京工作沒存下什麼錢,這些開銷也得跟家裡要。這跟剛畢業考公務員壓力不一樣,那時還是學生,管家裡要錢,心裡相對好受一點,工作了之後,還要爸媽養我,就覺得很難受。

這個課的資料我保留著,因為有第一年的基礎,第二次終於上岸了。

大家想象中的公務員生活,不僅穩定,福利待遇好,每天還很悠閒,好像沒什麼活兒。但實際上真的不是這樣,拿基層工作人員來說,疫情嚴重的時候,經常一個月都連軸轉,週末都沒有休息,單位的領導主任也都天天晚上加班到10點多甚至更晚,第二天一樣要8點開始工作。


成為公務員以後,很多時候要義無反顧地衝上前。比如疫情嚴重,需要組織人員做核酸檢測,我們就得在旁邊維持秩序。東北冬天特別冷,我們從中午12點開始,一直得站到下午五六點才能結束。這些工作落到你身上的時候,你就必須得去做,工作時候的責任感更重了。

雖然也會加班,沒有網際網路公司掙得多,但整體工作我還是滿意的。我也喜歡同事之間的關係,他們會關心我,問我住哪裡,吃什麼,生活上有什麼問題可以找單位上哪位同事,還急著給我介紹物件。雖然工資少了,但因為就在家裡住,其實我生活質量也沒有下降。這之外,我還有時間跟朋友吃個飯。

我也感覺到這兩年考公的人越來越多了,但並不是說考公就一定好,有的人上岸後,適應不了這樣的生活,沒幹多久就辭職了。總之,要思考清楚自己到底要什麼生活。

*題圖來源於unsplash。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小岸、喬喬、劉婧、小花、彩虹均為化名。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失意網際網路人,決定去考公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