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09
+8
[隱藏]

記者 | 張旋

最近,一位神祕的幣圈大佬登上“華人首富”寶座。

近日,《財經》雜誌官微稱,據內部人士透露,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平臺幣安(Binance)估值將達到3000億美元,而其創始人趙長鵬因擁有30%的幣安股份,身家達到900億美元(相當於5733億元)。一舉超過身價4244億元的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騰訊、馬雲等,晉升新一屆華人首富+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隨後,趙長鵬在推特發文疑似迴應此事:“沒有流動性的估值沒有多大意義。”言下之意:榜單所示財富估值並未考慮到市場流動性的因素。

在“華人首富”的訊息出現之前,大多數人還不知道趙長鵬是誰,但是在幣圈,趙長鵬確實是真正的大佬。

多年來,幣安一直因為各種“惡行”遭遇使用者維權,被使用者怒稱為“韭菜收割機”。作為幣安背後的操盤手,趙長鵬四處遷徙,遊走在加密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國家和地區,上演了一場真正的“流浪地球”。

如今的趙長鵬,雖然被封為“華人首富”,但他和他的財富還是無法真真正正地曝光在陽光下。

華人首富易主?

華人首富換人了?“神祕人”竟來自幣圈。最近這個訊息登上了各大社交媒體的頭條。

近日,《財經》雜誌官微稱,據內部人士透露,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平臺幣安(Binance)日交易額達到760億美元,按照目前交易規模,幣安估值將達到3000億美元。《福布斯》資料顯示,創始人趙長鵬擁有30%的幣安股份。按此計算,他身價現已達到900億美元(相當於5733億元)。一舉超過身價4244億元的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晉升新一屆華人首富,並躋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如此看來,趙長鵬確實是一匹“黑馬”。因為今年11月4日,福布斯釋出年度中國內地富豪榜。排名第一的是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身價為4244億元。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3825億元)、寧德時代創始人曾毓群(3272億元)、騰訊創始人馬化騰(3162億元)緊隨其後。以此計算,趙長鵬如今的身價超出中國內地首富鍾睒睒35%。


△ 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TOP10

因此也有網友感嘆:“4年時間,(趙長鵬)走過了網際網路首富20~30年的路,走過了地產和實業首富40~70年的路。後者的這些行業曾經也都是高增長的代表,但和前者一比,又都不夠看了。”

引起熱議之後,趙長鵬馬上在朋友圈和推特分別用中英發文迴應此事。“如果我以1美元的價格將公司 0.01%的股權出售給某人,則該公司價值10000美元。如果我發行1萬億枚代幣,並將其中1個以1美元的價格賣給某人,那麼我就有了價值1萬億美元的代幣。沒有流動性的估值沒有多大意義。”顯然,趙長鵬的言下之意是,對其財富的估值並未考慮到市場流動性的因素。


△ 趙長鵬推特截圖

不過,也有多位網友質疑起這個連馬化騰年齡都寫錯的榜單的真實性和專業性。還有網友認為,“900億美元低估了趙長鵬的整體財富水平。因為除了30%幣安股份,趙長鵬的其他資產並未計算在內,比如BNB、比特幣等數字貨幣。財富水平是個可以比肩馬斯克的人。”

據媒體報道,趙長鵬2014年賣掉了上海的房子,以600美元價格“梭哈”比特幣。此後,趙長鵬就逐步把大部分個人資產轉移到了加密貨幣上。據他稱,此後也賣出過一部分,但大部分還在,加密貨幣資產佔他個人財富的比例現在是99%。他再也沒買過房子等固定資產,因為 “流動性太差”。

如果真如他所言,按照現在幣值,他手中的加密貨幣已經是一筆鉅額財富。福布斯今年4月6日釋出的《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也顯示,趙長鵬以19億美元財富位列《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664名。而僅僅過了半年多,趙長鵬的財富估值就暴漲4636%,飆升到900億美元,排名也從1664名飆進世界TOP10。不禁令人感嘆:“幣圈一日,人間十年。”

另據外媒報道,趙長鵬在幣安的股權佔比實際上超90%,此前拒絕公開融資的趙長鵬也在近期鬆口稱幣安主體並不排除公開上市計劃。目前,幣安正在選擇更傳統的組織架構以應對全球政府對加密貨幣的監管。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財經》雜誌釋出的微博文章作者署名為尚文,鉛筆道搜尋了一下財經雜誌的微博,發現11042條微博中,只有這一篇是署名“尚文”。這篇來路不明的文章,對趙長鵬而言是“追捧”,還是“捧殺”?引人遐想。

幣圈大佬的傳奇半生

在“華人首富”的訊息出現之前,大多數人還不知道趙長鵬是誰,但是在幣圈,趙長鵬確實真正的大佬。

據過往報道,1977年趙長鵬出生在江蘇,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父親是一名大學教授。上世紀80年代末,趙長鵬隨家人移民至加拿大溫哥華,大學就讀於加拿大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專攻電腦科學。

進入職場的趙長鵬也是一路升級打怪。他先是去了東京股票交易所工作,後又去了彭博社開發期貨交易軟體。27歲時,這名程式設計奇才就已經在不到2年內獲得了3次晉升,負責管理位於新澤西、倫敦和東京的龐大團隊。

趙長鵬回國創業,成為他人生的轉折點。2005年,他在上海先後創立了富訊資訊、比捷科技等公司,賺到了第一桶金。其中富訊資訊專門為券商開發速度最快的高頻交易系統。

對於他為何從傳統金融行業轉向加密貨幣,目前流傳著兩個版本。

一個版本比較傳奇。2013年8月的一個晚上,趙長鵬和兩個朋友在上海玩撲克,這兩個朋友分別是比特幣交易平臺BTCC的創始人李啟元和時任光速創投合夥人曹大榮。

在這次活動上,曹大榮提到了比特幣,這是趙長鵬第一次聽說它。曹大榮建議趙長鵬:“你應該投身於比特幣或區塊鏈創業,”李啟元更是建議:“你應該把10%的淨資產投入其中。如果它歸零0,你不過損失你淨資產的10%,但它翻倍的可能性更大。”

另一個版本則比較普通。趙長鵬本人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2013年年中,他讀了比特幣白皮書,覺得這個技術可能會 work(運轉)。為了進一步瞭解行業,2013年底,他去拉斯維加斯參加了一個行業峰會,見了很多現在行業裡的大佬,發現他們“非常真誠,也非常努力”。在機場準備離開時,趙長鵬決定賣房買比特幣,並且辭職100%加入這個行業。

捨得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放棄未來一定會升值的千萬房產,進行一場不確定的投資,趙長鵬確實是個狠人。除了賣房炒幣,他還加入過加密貨幣錢包Blockchain.info的團隊負責產品開發。此外,他還曾在法定貨幣和數字貨幣之間的交易平臺OKCoin擔任技術長不到一年時間。

他這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日後的單幹做準備。2017年7月,趙長鵬攜團隊建立了數字貨幣交易平臺幣安(Binance),發行了數字資產“幣安幣”(BNB),開啟了他真正的暴富之路。

初出茅廬的幣安,就遇到了一個“天賜良機”。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資訊化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七部門聯合釋出聯合釋出《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為“非法金融活動”,所有相關交易平臺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關閉交易。

禁令一經推出,近千家交易所倒下,其中包括當時的國內三大數字貨幣交易所OKCoin、火幣網、比特幣中國。

幣安則在這場整頓中“獨善其身”。原因是趙長鵬早已聽到風聲,在8月底就將幣安轉移“跑路”到了國外。藉由海外身份,幣安不僅逃過一劫,還把三大交易所的流量搶了過來,導致業務量暴漲,直接逆襲。

從2017年9月到12月,比特幣的價格飆升,從3000美元到20000美元,漲幅達到了驚人的570%,人們排隊進入加密貨幣交易所。2017年12月18日,幣安交易所單日交易量問鼎全球第一。2018年1月,幣安交易所單日交易量超過100億美元,註冊使用者超過500萬。2018年2月,福布斯釋出了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幣安創始人趙長鵬位列第三,身家估值11-20億美元,為前十名中唯一的華人。並登上本期福布斯雜誌封面。


△ 趙長鵬登上福布斯雜誌封面

自2020年以來,全球比特幣流動性大幅加速,價格再次水漲船高。受益於海外使用者不斷增加,以及幣安推出一條公有區塊鏈“幣安智慧鏈”,幣安的交易使用者量暴增,目前已達到600萬,迅速成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幣安在飛速發展獲得了高額利潤。根據幣安2021年第一季度的BNB銷燬公告,外界反推其利潤高達30億美元。

磨刀霍霍向“韭菜”

趙長鵬的鉅額財富一下子被曝光在公眾面前,有不少人感嘆於幣圈的“造富神話”,但也有不少網民翻出幣安以往的一些爭議。

多年來,幣安一直因為各種問題遭遇使用者維權。

比如穿倉事件。2020年8月,不少幣安合約使用者表示,在幣安進行交易之後,導致穿倉,保證金已經全部賠光了不說,還反而又欠了幣安一筆錢。一位使用者表示,自己欠了幣安2200USDT,“幣安的流氓合約真是用心險惡,稍不留神,就會掉進了幣安的陷阱。”


除此之外,私吞國外使用者107個比特幣事件、幣安智慧鏈多個專案跑路事件、2100萬比特幣資料壓盤事件、合約市場拔網線惡意爆倉事件等,被無數使用者稱為“收割機”。


此外,幣安還曾因合夥人何一炮製“幣安101女團”,爆出團隊以“美、胸大、會聊天”為招人標準等“騷操作”來吸引幣圈男性使用者充值。

雖然因提前跑路而收穫了一波紅利,但幣安還是逃不開被“驅逐”的命運。隨著全球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行業的監管日益趨緊,作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幣安也受到多國“點名”。由於缺乏適當的許可證,越來越多的國家要求幣安及其附屬公司停止在其境內提供服務。

今年5月,據彭博社報道,美國司法部和國稅局對幣安展開調查。知情人士稱,作為偵查行動的一部分,負責調查洗錢和逃稅行為的官員約談了瞭解幣安業務內情的個人。今年9月,美國監管機構擴大了對於幣安的調查範圍,監管者正審查幣安可能的內幕交易和市場操縱。

至今,已有美國、英國、日本、開曼群島、新加坡、泰國澳大利亞、馬耳他、義大利、立陶宛等國家,以及加拿大OSC 禁止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使用幣安。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明確表示,對幣安的反洗錢標準感到擔憂,並稱幣安沒有設立總部是個“大問題”。

作為幣安背後的操盤手,趙長鵬四處遷徙,遊走在加密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國家和地區。2017年跑去日本運營,2018年日本禁止幣安,跑去英國運營;2019年英國禁止幣安,又跑去美國;2020年美國禁止,今年跑去新加坡。

從成立起,趙長鵬就一直在跑,上演了一場真正的“流浪地球”。目前幣安也沒有實際的辦公地點。雖然公司在全球擁有3000名員工,但分佈在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日常會以各種辦公軟體遠端協作。

雖然始終流浪,但趙長鵬並沒有放棄“努力”。期間,趙長鵬還曾嘗試通過示好某些國家以取得一個容身之處。2018年7月,日本西部遭受暴雨襲擊造成大規模洪水和山體滑坡。趙長鵬在推特宣佈,幣安將向西日本暴雨災區捐款100萬美元,而宣佈的日子,恰好是7月7日那天。也因為此,趙長鵬被網友冠上了“幣圈賣國賊”的惡名。


△ 趙長鵬推特截圖

如今的趙長鵬,雖然被封為“華人首富”,但他和他的財富還是無法真真正正地生活在陽光下。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割韭菜狂人:4年躺賺5733億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