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61
+4
[隱藏]
聯想與司馬南團隊年底的這一仗,註定是一場持久戰。

近日,這一事件又出現了一些新的動態:先是司馬南團隊“幕後軍師”李肅在微博自爆曾求攬聯想的危機公關業務遭拒;之後鳳凰衛視資訊臺又策劃推出了一期題為《司馬南炮轟聯想是否會遭遇“社死”?》,邀請9位嘉賓就此事展開辯論。

這是李肅等的人常規操作。炒作社會話題,登上電視節目進行辯論,對整個事件進行升級,意圖引發更大的社會關注。


李肅多次“坐客”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

而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受邀出鏡的嘉賓,如反覆踩踏聯想不公平交易一說的律師陳旭、號稱聯想在吃倪光南“老本”的科學院子弟張捷等,其實已是鳳凰節目組為了平衡流量、效果口碑之後最終確定下來的名單;而最初的嘉賓名單幾乎是一水站在司馬南這一側的。

加之李肅在節目中不斷甩出類似“司馬南炮轟聯想的問題,開始我是站在他的對面與之討論的,結果越討論越覺得他說的對”這般說辭,同時按照:李肅討要危機公關生意遭拒,聯想被炮轟事件爆發,司馬南、危機公關專家李肅、四月傳媒饒謹等人利益關係曝光......

從事態發展至今的時間線、以及這份頗具玩味的嘉賓名單不難看出,此次鳳凰衛視的這期視訊內容像極了一場被李肅刻意包裝出來的“激辯”,為的就是——

炮製一場非直接利益關聯方、看似客觀公證的辯論,好讓司馬南、李肅等人自導自演出來的這出“挾民粹以令聯想”,上升到一個社會層維的討論上來,而這樣做最大的好處則是,能讓其繼續躲藏在“愛國流量生意”的背後。


01|真壞人還是偽善人?

回顧聯想整場事件的走向,越來越多的人逐漸發現了這樣一點,相較於司馬南在螢幕前的直接炮轟,幕後的李肅則像是一個擁有“兩張臉”的存在。


和君創業諮詢公司創始人 李肅

第一張臉,是“雪貝財經”在上週推送的《起底司馬南背後的流量機器和變現之謎》一文中,曝光的其與司馬南、四月傳媒饒謹、段與段律所陳若劍等人之間的利益關係,以及如何藉助公關業務將“愛國”打造成一門流量生意;

第二張臉,是李肅又在微博上自曝,曾與饒謹及司馬南為是否攻擊聯想“爭論很大”:“為此,我給柳傳志寫了一封信,希望當聯想的公關顧問為柳傳志鳴冤叫屈。但是,沒有等來聯想的回覆”。

需要強調一下時間節點,李肅承認曾私下聯絡聯想方面謀求危機公關業務,是在“雪貝財經”那篇《起底司馬南背後的流量機器和變現之謎》出街之前。

但這次動作不僅沒有讓李肅獲得預期內的合作,反而在其所在的利益團體當中引發了一定的嫌隙,因為司馬南和饒謹對李肅以個人身份向聯想索要危機公關業務表示解釋,但坦白整個組織的合作關係,會讓暴露在最前端的司馬南及IP運營者饒謹徹底置於輿論水火之中。

特別是這第二張臉,在《司馬南炮轟聯想是否會遭遇“社死”?》這期節目中也表現得淋漓盡致。作為副主持人,李肅在整場辯論中的發言看似中立,但卻在與正、反方嘉賓的對話中,多次有意無意將話題點引到自己所擅長的公關領域。

對於李肅在現場反覆提及到的:聯想未對司馬南的七大發問給出直接回應,中關村人才協會執行副理事長王鈞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來,自媒體時代中,每一個個體都有發問的權利,只不過,有些事情本身是法律層面的問題,在毫無依據的情況下輕易給企業下結論,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特別是司馬南本身的方式,就有極其嚴重的炒作色彩。


中關村人才協會副理事長 王鈞

更何況,用現在的法律去註解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這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畢竟,中國的憲法都已經做出了不少新的修訂。

02|不存在的“上帝視角”

或許有不少人認為,司馬南、李肅之流之所以能夠成功在網路中掀起這次針對聯想的“大字報”運動,無論是利用了愛國民粹,還是公眾對聯想所抱有的“恨鐵不成鋼”的情緒,因此才會在短期內迅速發酵起來。

想當年,聯想的成功帶動了無數中國企業家的創業熱情,在沒有技術儲備、沒有外來資金、沒有現成人才的情況下,通過自己對國內市場的持續研究和探索,通過對國內消費者的服務能力提升,進而出海、併購一步一步成為巨頭。

誠然,今天的聯想風光確實不似當年,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其當年所選擇的賽道日趨衰落了,全球PC產業都在變為一個黃昏產業。這一點適用於賽道中的所有“玩家”。同時,業務在朝著B端轉型,不為大眾所熟知。

當然,在由興轉衰的過程中,聯想也嘗試過N次轉型,比如在2001年前後,聯想曾官宣成立FM365.com,進入網際網路行業;後來也投過手機產業,希望能在手機業務上有所突破。

但結果似乎並不盡如人意,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轉型不利的關鍵在於聯想自身放不下已成相當規模的主業。由於聯想對主業的堅守,勢必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公司在其他方向的投入和重視,導致其現在依然是一個以PC為主業的公司。

但不要忘記,這個以PC為主業、年營收超過四千多億(資料來自2020/21財年)的聯想目前依然是PC界的全球第一,惠普、戴爾、蘋果和巨集碁位列全球PC市場份額的第二到五位。從這個角度來說,想要搞死聯想,就是想要搞死一個世界第一名的企業。

其實,聯想並未放棄轉型,因此從多年前開始,聯想就已不斷加大數字基建方面的轉型速度。從此次轉型角度來說,這也符合了科技、財經等多領域專業人士對行業未來發展方向的預測,就是資訊服務業,也就是所謂的第四產業。

司馬南也好,李肅也罷,如果站在“上帝視角”指點聯想的企業戰略、內部管理、實際經營、甚至是公關打法,事實上他們沒有任何資格。他們自己並未孵化成功一家在某條垂直賽道中可以做到第一的企業。

更何況,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上帝視角”一說。

03|談一談“人血饅頭”

對於司馬南之前炮轟聯想的幾大問題,其實已有不少第三方的人士給出了非常清晰的解讀。

比如針對國有資產流失問題,已有不少法律專家出來指正——這樣的案子只有國資委、中科院及相關管理部門才有定價權,個人意見根本無法左右最終的決策。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股東股權如何銷售,豈是公司總經理可以決定的?

再比如國內、國外商品價差問題,行業人士結合實際情況給出了說法——第一,電腦60%-70%的零部件來自於歐美,尤其是美國,CPU、記憶體、硬碟等等,很多物料報關進口需要大量交稅;第二,CPU、微軟作業系統等都掌握在美國人手上,Windows作業系統給各個國家的價格存在很大差異,促銷政策不同,利潤和折扣也不同。

等等。

儘管已有越來越多來自不同行業中的資深人士出來解讀,但可笑的是,一邊是司馬南團隊始終迴避外界對其愛國公關業務質疑,一邊是李肅死死“咬住”讓聯想公關出來答題。

作為從業者,神舟電腦董事長吳海軍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聯想在國內只有25%,它的75%在國外,所以它的公關不僅僅是中國公關,而是國際公關。對於國際公關,它要滿足全世界消費者的這種感情和需求,未來有更多的中國企業走向全球的時候,都面臨著這樣的兩難選擇,所以企業家真的是很難的,聯想在中國的這個不迴應,我說它是非常正確的,它只是不想讓別人吃‘人血饅頭’。我們是真正做企業的,企業最重要的是要活下去。”

對於公眾來說,跳出情緒鼓動、冷靜下來應該試著去理解的是——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法無禁止皆可為,在法律、經濟、市場等方面不應該對企業進行道德上的審判,企業正常執行、正常納稅、解決就業其實就已是實打實為社會做出貢獻了。

子彈仍在飛,筆者還是想在這裡說一句,希望社會各界可以站在理性的角度上,讓法律的歸法律,讓經濟的歸經濟,讓道德的歸道德。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數碼/司馬南背後軍師李肅尋求危機公關合作遭拒後,變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