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65
對於投資經理們,創投圈彷彿圍城。在賈明、郝冬、魏傑正計劃“出走”的同一時間,還有一批新晉投資經理,正在花費比同齡人更多的時間、精力來證明自己,以此在創投圈佔有一席之地。

文丨胥崟濤

來源丨投中網

“投資經理最好的時代已經回不來了。”

91年出生、做了四年VC的賈明近日犯了難,眼看自己已過30歲,升職機率捕風捉影,Carry也如鏡花水月。

四年前,賈明懷著夢想離開國企,走入投資圈。而與投中網見面當日,賈明坦言正在看新的工作機會。

“這段時間,我有認真考慮離職。現在糾結下一站是回國企上班,還是轉型做FA。如果做FA,至少能將這些年積累的資源變現。”賈明說。

2022年,資本市場風格突變,以往高歌猛進、追逐熱點的機構逐漸採取謹慎理性的投資態度。一部分原因歸咎於疫情反覆,一部分歸咎於市場難逃的調整週期。最直接的體現,就是一級市場的投資機構們,紛紛降低了自己出手頻率,主動節省子彈,有些機構甚至停止了對熱門項目的調研,選擇躺平。

奮戰在一線的投資經理們,無疑成為這場週期調整中,心態波動最大的那群人。這其間,有些人選擇轉型FA,有些人選擇去輕鬆些的企業躺平;當然,還有人選擇加倍努力。


投資經理出走

“以前幫企業做股權融資,平均2、3個月就能落地,2021後半年開始,一些項目1年時間都未必能敲定,最快也要半年起。”在天津一家創投機構任職的魏傑認為,一級市場的流動性正在肉眼可見的收縮。

當然,對他個人而言影響最大的還是收入。“前年(2020年)行情好的時候,每個月底薪1.5萬元,加年終獎平均下來每月能到2、3萬元,去年年中開始,到手的錢幾乎砍了半。”

魏傑表示,現在每月和女友要湊錢還房貸,再加上日常開支,兩人基本過上了“月光族”的生活。

為了應對收入落差,魏傑已面試了多家券商直投。

“地方創投很穩定,也有不少提成收入,但天花板也是觸手可及的。它不看你Pitch項目的能力,更看重你的人脈、你背後的資源,以及能不能喝酒。”魏傑表示。

儘管手上拿到的都是底薪更低的offer,不過魏傑一心想去“前景更大”的機構,讓自己加入到充分市場化的競爭中。

“儘早跳槽吧。”魏傑決定。

在創投“寒冬”中,理想的投資標的變少、同行競爭加劇、企業估值倒掛,一批和賈明、魏傑一樣的投資經理,感受著這一階段市場帶來的直接影響,並讓他們產生了離職換崗的打算。

此外,投資機構的風格轉變,也成了促使投資經理們“出走”的一項因素。一些機構為適應當下市場趨勢,投資賽道紛紛從消費、文娛轉向醫療、硬科技,這對原有賽道的投資經理帶來很大的衝擊,專業性、項目累積、人脈資源……從零開始,帶來一系列的巨大挑戰。

“離職的原因很簡單:這家機構正在做賽道轉型,而我對新的方向興趣不大。剛開始還強迫自己去適應,但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真的完全提不起興趣,慢慢的也就沒什麼幹勁。”郝冬手上已拿到了好幾個offer,不過都不是來自投資機構。

郝冬進入投資行業的時間並不算長,基金轉向對他而言是頭一次遇到,無論從心理層面還是業務層面,都讓他有一種無力感。

“基金轉向對我影響挺大的。剛入行時,我覺得投資人就應該有夢想,投出個好公司,與創業者同風共雨,做個長期主義者。”後來郝冬發現,很多機構有著一套共通的“生存邏輯”:那就是投任何項目都要符合LP的預期、迎合市場趨勢。慢慢的,機構為了募資,但凡遇到什麼壓力,就會切換賽道,活成了追風口的熱錢。

“很多機構都這樣做,LP和週期才是上帝。”郝冬直言。

現在,郝冬不再想留在投資機構。曾經被他吐槽的互聯網大廠,成了深信不疑的“下一站”。不過,大廠真的是理想去處麼?郝冬此時也猶豫不決。

直擊心靈的考驗

不可否認,曾經的新能源、新消費、硬科技等名詞,帶火了國內一大批創投神話。但在下行週期中,剔除了風口的光環加持,機構投資者不得不直面冷淡下來的市場。

據投中研究院數據,2022年一季度全國投資案例數量1557起,投資交易規模約為425億美元,再度走低,交易數量及規模均明顯低於市場均值。

缺乏活躍的市場環境,也對投資經理們的綜合能力和心理素質提出了更高要求。

對於現階段投資經理們的遭遇,賈明表示,“可能在很多人眼裡,在VC工作是件光鮮靚麗的好差事。可實際上,一個投資人能趁著他最好的年華,投中一兩個明星項目只是曇花一現。”

一位從業十年的科技賽道的投資人坦言,一級市場的投資週期漫長且不確定,對於年輕的大部分投資經理,要想取得一定的成績、賺到可觀的收入,最少也要5到10年。假如要遭遇到市場下行週期,其磨鍊的時間可能會更長。

歸根結底,那些抱著大賺錢心態來做投資經理的人,如果沒踩中好的時間點,終究難逃市場的力量。

另一位從業20年的VC創始人也向投中網表達了觀點:做一級市場,本身就對投資經理有極高要求,尤其是早期VC。

“這個行業對個人的綜合素養要求極高,擁擠著大量來自各大知名院校的優秀學生。光靠勤奮和努力是遠遠不夠的,還要積累豐富的專業經驗。但年輕人不要氣餒,要對市場保持樂觀。經歷了一系列洗牌後,才能對行業產生更為深刻的理解,從而贏得更大的回報。”上述投資人表示。

“留下來,投出偉大的公司”

對於投資經理們,創投圈彷彿圍城。在賈明、郝冬、魏傑正計劃“出走”的同一時間,還有一批新晉投資經理,正在花費比同齡人更多的時間、精力來證明自己,以此在創投圈佔有一席之地。

“確實在內卷。明面上大家能看得到的優秀項目,機構們已經排著隊做盡調、給TS了。”從清華畢業一年半後,李迪剛剛在一家知名互聯網CVC站穩了腳。

面對行業的高壓競爭,李迪選擇把自己捲起來,為項目付出更多努力。“前幾天我還去拜訪了家貴州山溝裡的材料廠,下高鐵要打車,一路開了3個多小時。”

“留下來。”這是李迪當前唯一的規劃,“基金方向和我的專業相關,一直想要投出偉大的公司。”

“整體不算悲觀。或許你看到那一些模式創新為主的互聯網公司正緩慢衰落,但硬科技賽道熱度是持續的。”剛剛在一家地方GP轉正的程曦對時下市場保持樂觀,“比如,半導體等硬科技賽道依然有很多可投項目。”

轉正前後,程曦一直以“打雞血”狀態應對高壓工作:每週只休一天,其他時間都在盡調、寫報告、趕PPT。程曦的目標十分明確:30歲之前,成為一名出色的投資人。

“投資沒有周期的好壞之分,只有好與不好的投資標的。”程曦表示自己十分幸運能進入這家地方GP,在大多市場化機構內卷加重的今天,還能保持著工作節奏,做自己擅長的事,眼下能做的,就是向心中的目標慢慢靠近。

(應受訪者要求,賈明、魏傑、郝冬、李迪、程曦為化名。)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升職無望、高壓競爭、市場還遇冷,90後開始逃離vc/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