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25
  • 回覆: 3
+3
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終於發現監視鏡頭,並用槍托破壞監視器。 圖/BBC影片截圖



▌槍口下的雷尼德:俄軍殘殺烏克蘭人的暴行錄影


「我爸爸根本不是軍人,他們殺了一個領養老金的65歲老人,這是為什麼?」烏克蘭檢察機構正在調查俄羅斯的戰爭罪行,其中作為證物的數段監視器畫面呈現俄軍3月16日在基輔郊區的一間腳踏車行,從背後槍殺了兩名手無寸鐵的平民。兩名死者的身份已經確定,其中一人是該腳踏車行的老闆,他的家人不願向媒體透露他的姓名,而另一人是在車行擔任警衛的65歲男子雷尼德(​​Leonid Plyats)。因為戰事,雷尼德的女兒暫時無法回到家園安葬父親,悲傷的她請求將父親的遺體火化,等待和平到來的那一天,她可以將雷尼德的骨灰葬進母親的墳墓。

雷尼德工作的腳踏車行附近,數台監視器清楚拍下了幾個俄軍士兵開著一輛偷來的廂型車,車身上還漆上大大的V字——在俄烏戰爭中,經常可以看見俄軍坦克塗上V字或是Z字。這些士兵全副武裝,舉槍靠近車行,手指就放在板機上,而雷尼德從室內走向大門接近俄軍。根據另一段畫面,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站在大門邊,隔著鐵絲網和俄軍士兵說話,並舉起雙手表示自己身上沒有武器,當時俄軍還在抽菸,談話結束後雙方各自轉身離開,但兩名俄軍卻忽然回來,對著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的背後連開數槍。

車行老闆當場死亡,而雷尼德跌跌撞撞的起身,將皮帶綁在大腿上減緩血流速度,蹣跚回到警衛間並打電話求救。雷尼德的朋友瓦西爾(Vasyl Podlevskyi )接到電話,雷尼德告訴他,俄軍説他們不會殺害平民,卻向他開槍。當瓦西爾問雷尼德是否可以設法包紮傷口時,垂死的雷尼德說,「我幾乎沒有辦法爬回這裡...一切都那麼痛,我感覺很糟...」

這時,行兇的俄軍闖進車行大肆搜刮,他們脫下防彈衣,其中一人從架子上拿了一頂帽子戴上,其中一名開槍的士兵找出櫃子裡的威士忌;他們互相敬酒,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這些士兵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終於發現監視鏡頭,並用槍托破壞監視器。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6311183

邊個再幫呢班俄渣講野就係人渣!
影到哂唔好再話無針對平民



邊個支持俄軍就係新納稅份子!


還沉迷在CGI的遊戲
上星期俄羅斯悅兵日已宣布了勝利,
你們這些邪惡組織可以等俄撤兵後 再宣稱自己勝利~反正全世界老媒體都係你們的~繼續又愚弄世人

就係要像拜登咁醜比全世界人睇

[ 本帖最後由 Hermas.妹妹 於 2022-5-15 14:31 編輯 ]



人神共憤!
受害者雷尼德和他養的貓。 圖/BBC影片截圖


塗上V字的俄軍坦克。 圖/美聯社


事實上,在4月的布查慘案之後,俄軍殘忍殺害平民的戰爭罪行陸續被揭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5月12日通過決議草案,要求對俄軍可能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進行調查;與此同時,烏克蘭也在同一天審判一名21歲的俄軍戰俘希希馬林(Vadim Shysimarin),這也是戰爭2月爆發以來,烏克蘭進行第一宗針對俄軍的戰爭罪起訴。

烏克蘭檢察總長指控希希馬林2月28日在基輔以東地區殺害一名62歲手無寸鐵的平民男子。當時,希希馬林與另外4名俄軍因受到烏軍襲擊,而倉促在路上劫走一輛汽車逃走。他們在路上碰到一名騎腳踏車的男子經過,因擔心這名男子可能會向烏軍通報行蹤,於是在車上的希希馬林便拿起突擊步槍射向他,男子頭部中彈,當場斃命。

然而,檢察總長並沒有交代希希馬林最終如何被拘留,僅提到「希希馬林人確實就在烏克蘭,我們並非缺席審判,而是直接審判殺害平民的人,這是戰爭罪。」希希馬林有可能面臨10-15年的有期徒刑或終身監禁。

不過近日,根據《華盛頓郵報》,烏克蘭一名影音部落客佐爾金(Volodymyr Zolkin)拍攝了一支有關希希馬林的影片引起了討論,甚至有可能違反《國際法》。佐爾金近來因拍攝俄羅斯戰俘而聞名,
他在3月上傳的影片裡採訪希希馬林,希希馬林提到他的部隊在1月被派往俄羅斯西部城市沃羅涅日(距離烏克蘭邊境約321公里)參與軍事演習,後來戰爭便爆發了,而他是在試圖將受傷士兵帶回俄羅斯時被圍捕。



主題標籤 #烏克蘭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