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32
+4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王敏

編輯 | 向小園

“幣圈一天,人間一年。”這個圈子一直不缺一夜暴富的傳說,更不乏一夜之間爆倉虧損的慘狀。

一位幣圈人士在社交平臺上分享道,自去年5月在幣圈開始合約交易加槓桿(以小額資金進行超額投資,放大收益的同時,也會放大風險),到今年6月19日晚上,自己已經累計虧損200萬以上,負債還有100多萬。“為了回本不斷投入,結果每天的虧損就像是挖坑一樣,越挖越深,直到完全跳不出來。”

正是在6月19日這一天,比特幣(BTC)下跌至近18個月以來的最低價,僅為1.76萬美元,導致十幾萬人爆倉(虧損額大於賬戶中的保證金)。而在去年11月,比特幣曾達到歷史巔峰價格6.9萬美元。也就是說,過去半年,比特幣波動下跌七成。截至6月26日,比特幣緩慢回暖至2.1萬美元上下。

幣價狂跌的背後,幣圈前所未有的戲劇性事件接連發生。美聯儲今年以來的三次加息下,美元升值對風險資產貶值壓力加大,投資者正在轉向投資更安全的資產,市場對包括虛擬貨幣在內的高風險資產持謹慎態度。

此外,4月份最高價格還曾達119美元的Luna,進入5月後接連大幅下跌,到5月12日價格僅剩幾美分。這一暴雷事件在過去50天導致連鎖反應不斷,悲觀情緒持續蔓延,多家公司受到波及,陷入暫停交易和提現等危機。

狗狗幣聯合創始人傑克森·帕爾默(Jackson Palmer)在最近一次採訪中將投資加密貨幣比作玩“輪盤賭”,並稱加密貨幣“紙牌屋”的底部已經“開始崩潰”。他表示,雖然最近的加密貨幣暴跌還不代表著結束,但很多人已經意識到它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幣圈的狂歡盛宴終於走向低迷。 一起又一起的負面事件中,加密圈子的人深刻感知到,寒冬來了。不少幣圈玩家放緩或直接停止了幣圈的交易動作,更極端的觀點甚至認為,要警惕比特幣歸零的風險。不可否認的是,無論幣圈未來走向如何,這一波“熊市”還遠遠沒有觸底。

寒冬來臨:玩家退場、公司裁員

杜宇明非常遺憾,去年底比特幣價格在6萬多美金時,開始做空比特幣沒有堅持下來。“當時開的一個加槓桿的空單,比特幣每下跌1美元,我就能賺800美金,但小賺之後就賣了。如果後期能堅持做空,而不是加倉買漲,自己或許已經成了‘億萬富豪’,而不是現在的一切清零。”

他在去年上半年牛市時進入幣圈,剛玩沒多久就賺了100多萬元,正式上路。到今年4月份時,他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不但把在幣圈賺的200多萬虧光,還虧了280多萬的本金。

在他看來,正是因為一開始賺到了錢,便開始“掉以輕心”,忽略了加密貨幣市場的高風險性,“其實和賭博沒什麼兩樣,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是什麼行情,我槓桿開得太高了,賺得快、虧得也快。”

同樣在去年上半年入場,到現在虧損累累的還有孫涵。“去年五月份前後,幣圈可以說是遍地撿錢,我一個月賺了83萬美金”,但他接下來就開始一路虧損,中間還玩合約加槓桿,到去年底時只剩11萬美金,又在今年投資各種山寨幣(又稱替代幣、競爭幣,基於比特幣源碼修改程序創造出的新數字貨幣)全部虧完,“現在只求能在熊市到底的時候,用自己的私房錢抄底了”。

杜宇明和孫涵的經歷背後是,市場普跌之下,當前加密市場正處於一個下行通道上。6月19日,在連續12天走低後,比特幣下跌至18000美元以下,低點觸及17593美元,市值排名第二的加密貨幣以太幣(ETH)也從去年最高峰時的超4800美元不斷下跌,到6月19日一度跌破1000美元。據統計,截至6月19日8時前的24小時內,15萬炒幣玩家的損失總金額高達5.67億美元。截至6月23日,比特幣的開盤價格僅為19967美元,依然跌破了2萬元大關,以太幣開盤價格為1097美元,剛超過千元大關。


2017年就進入幣圈的資深玩家皮克斯認為,現在幣圈“派對結束了”,已經進入去泡沫、去槓桿的階段。今年年初,他就已經暫時退圈,“我和認識的朋友都在年初就意識到行情並不好,已經離場或是做好了資金配置。”

炒幣玩家們一路虧損時,加密貨幣的礦工們也開始關掉挖礦機器、蟄伏過冬。

向濤在去年八九月前後投資了海外挖礦生意,但比特幣過去半年不斷下跌,前兩個月的平均收益,相較去年最高時下降了90%左右。到今年6月,向濤覺得不太賺錢了,就直接把挖礦的機器關了。“比特幣價格維持在2萬左右時,收益才能和電費等成本基本持平,以目前的幣價來看,這門生意顯然已經不划算了。”

玩家們熱情散去的同時,幣圈多家企業也開始大地震式裁員過冬。據不完全統計,相關企業10天之內就裁減了約2000人。

6月11日,加密交易所Crypto宣佈裁減5%的員工,約260人。三天後,加密貨幣借貸平臺BlockFi宣佈將裁員20%,約170名員工。同在這一天,加密貨幣交易平臺Coinbase也宣佈裁員18%約1100人。6月20日,有爆料稱,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加密貨幣交易所Bybit正計劃裁員20%-30%,涉及至少400人左右。

即便沒有遭遇裁員,很多幣圈從業者也開始面臨待遇下滑。一位幣圈人士提到,以往很多幣圈企業常常以加密貨幣為績效獎勵,現如今伴隨著加密貨幣價格的下滑,從業者們的薪酬水平也在大幅縮水。

去年頻頻上演暴富神話的幣圈,在這個夏天卻寒意刺骨。Coinbase CEO在一份公告中說道,“我們似乎正在進入衰退,經濟衰退可能會導致另一個加密冬天,並可能持續很長時間。”

危險的信號,早已出現

造成幣圈行情下跌的因素有很多,直接誘因可以說是美聯儲新一輪加息靴子落地。

6月19日這一天,比特幣一度失守18000美元,就在4天前,美聯儲宣佈了新一輪加息,且一下增加了75個基點,從0.75%-1%,提升至1.5%-1.75%。這是美聯儲今年內第三次加息,也是27年來美聯儲首度一次加息75個基點。

全球經濟面臨通脹高企,為了緩解通貨膨脹的程度,美聯儲以加息方式進行宏觀經濟調控。加息意味著用戶從銀行貸款包括車貸、房貸的利息都將提高,生活壓力增大,這便會導致市場對風險性投資持謹慎態度。

悲觀情緒瀰漫之下,幣圈原本就存在的問題和漏洞也在不斷顯現,進而引發蝴蝶效應。早在5月,僅次於以太坊的第二大DeFi生態系統Terra崩潰,創下加密貨幣市場史上規模最大的災難性事件。

Terra生態的“法幣”(算法穩定幣)UST,原本通過和價格浮動的Luna相互配合,保持供需平衡,以將UST的價格穩定在1美元。這套機制通常情況下,能讓用戶獲得額外收益,同時維持UST與美元的價格穩定,Luna歷史最高價格達到了119美元。

但是,在5月上旬,UST由於幣圈大戶有預謀地拋售,導致供需平衡被打破,和美元脫鉤,價格低於1美元。出於恐慌情緒,很多用戶把手裡的UST換成了Luna,又使得Luna暴跌,恐慌情緒加劇,更多人紛紛拋售手上的Luna和UST,導致“死亡螺旋”產生,UST和Luna雙雙大幅暴跌。

5月12日這一天,UST跌至0.6美元左右,而Luna也從前一天的高點6美元左右一路下跌,跌幅超過99%,下跌至僅幾美分。幾天之內,散戶、機構甚至企業投資者在Luna和UST中損失了超500億美元。


頭部加密貨幣對衝基金三箭資本,便是受到Luna暴跌波及的機構之一。Terra研究論壇成員FatMan於6月14日在Twitter上發文表示,三箭資本曾以5.6億美元的價格購買了1090萬枚Luna,現在價值670.45 美元。

鉅額虧損之下,機構不僅不願對三箭資本出借資金還追加保證金,用戶更是要求贖回在三箭資本投資的資金。有匿名人士在Twitter爆料稱,三箭資本並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還一直私自挪用用戶資金,另據報道,其已經在瘋狂拋售手中的以太幣、NFT等數字資產。

受三箭資本的影響,6月以來,一些中小型加密交易平臺,包括Hoo、Babel Finance、AEX等,都出現了暫停提現交易的情況,引發市場恐慌。6月16日,區塊鏈金融收益應用平臺Finblox也發佈公告稱暫停平臺上所有用戶的獎勵分發,降低各級用戶的提款限額。

同樣和三箭資本一樣深陷流動性危機的,還有全球頭部加密借貸平臺Celsius,其同樣在5月也受到了Luna崩盤的影響,在6月6日被爆料向客戶隱瞞了丟失3.5萬枚ETH的事實,導致大量客戶信任度降低開始贖回。

但是其100萬枚ETH資產中,只有26.8萬枚ETH具有流動性,有44.5萬枚ETH是stETH形式(ETH的衍生品代幣,用以獲得質押收益),還有28.8萬枚參與ETH2.0(即將到來的以太坊區塊鏈升級)質押至少在一年內無法使用。

也就是說,一旦大量用戶申請贖回ETH,Celsius就需要去折價賣出stETH換來ETH,原本stETH換ETH一直是1比1兌換,但玩家們擔心Celsius會大量賣出stETH,會導致stETH的價格下跌,所以持有stETH的人也在瘋狂賣出,這帶來了stETH的價格下跌,和ETH脫錨。

6月13日,陷入危機的Celsius,只得先暫停了提現交易,但也進一步引發了市場恐慌,加劇了stETH與ETH脫錨。

“機構的槓桿太多,導致清算拋售,引起市場多次恐慌下跌”,皮克斯指出。

行業性大暴雷事件下,大機構的避險情緒上升,資金不斷流出。此外,全球多國政府和央行,對加密資產的防範和監管也趨於嚴格。今年以來,英國央行、歐洲央行都在呼籲加強對加密資產的監管。4月,Celsius曾受到監管壓力,停止向非認證的美國投資者提供計息賬戶。

皮克斯表示,之前牛市中的很多問題都能通過熱錢去彌補,當熱錢消失,問題就會顯現出來。

比如Luna的機制在一開始推出的時候,圈內不少人就已經提出過其機制設定存在問題且堅定不看好,新進入的投機者表示不相信。“Luna、三箭資本遇到的問題, 包括機構的過度槓桿和挪用資金,這些問題並不少見。”他認為,只是很多人被高額的收益所矇蔽,在狂熱時期忽略了風險。

“造成加密貨幣市場寒冬的本質,是狂歡結束後,資金的退潮導致的一系列問題”,皮克斯總結道。

幣圈熊市,最低點還沒到?

當前加密貨幣處於寒冬已經成為共識。有數據顯示,加密貨幣市場在去年11月巔峰時,總市值超過了3萬億美元,而在今年6月20日左右,總市值僅為8400億美元左右,縮水70%,約2.16萬元美元。這個數字比意大利2021年的GDP還要高。而幣圈最大交易所幣安創始人趙長鵬的身價,從去年11月的958億美元,到今年6月13日僅剩102億美元,跌掉了89%。

深陷寒冬的加密貨幣市場,什麼時候才能迎來拐點,沒人能給出準確答案,但很多幣圈玩家都認為,現在還不是最低點。

比特幣上一波的週期性暴漲,離不開美聯儲大放水,貨幣政策寬鬆,有大量的資金湧入了加密貨幣市場。而現如今,美聯儲頻頻大幅加息,採取了激進的貨幣政策,且加息動作還遠遠沒有暫停,市場預計,7月、9月都還將會有新一輪加息。“加息不停止,熊市不結束”,一位幣圈人士評價稱。

與此同時,幣圈原有的問題和矛盾,還尚未理清。向濤指出,很多加密貨幣本身的設定是有漏洞和問題的。比如Luna幣,就是因為設置的不合理,才最終走向暴雷。

UST/Luna的套利機制相當於是,利用人氣吹高了泡沫繁榮,卻不具備抵抗極端風險的能力。

幣安創始人趙長鵬5月在總結經驗教訓時,指出UST/Luna最大的設計缺陷是,項目方認為鑄造更多資產可以增加其總值,但“印鈔”不會創造價值,只會稀釋持有人手中代幣的價值,以指數級的速度鑄造Luna只會讓問題變得更糟。

而且項目方為了吸引用戶加入這個生態,採取了過於激進的激勵措施,給出了近20%的年化收益推動了太多“非有機增長”。在UST/Luna模式下,收入的概念被混淆了,項目團隊可能會將其代幣銷售或升值視為收入,這顯然是有缺陷的。人們被高收益吸引,帶動Luna市值增高,但吸引的人越多,激勵支出就越多,實際上沒有創造任何價值。

在上一波牛市中,幣圈講了各種故事,包括DeFi、NFT等等,但都陸續熄火了。幣圈很多虛擬貨幣系統的漏洞和風險,在市場寒冬下,或將持續暴雷。這些負面信息,也將加速幣圈的下跌。

皮克斯對深燃表示,“現在加密貨幣市場上,仍然有很多項目充斥著不理性的錢,投機者幻想著抄底,嘴裡喊著‘這次不一樣’,但事實並非如此。”


他認為,幣圈這一輪熊市,實則也是把很多新入行的盲目投機者給趕出去,通過下跌或者爆倉,使得很多操作不當、挪用客戶資金的機構出局。直到徹底清掉大部分財務不乾淨的機構,和一些盲目的熱錢,以及很多沒有投資經驗卻幻想暴富的投機者,才會有真正的拐點,或許得要1-2年時間。

樂觀的人,把這場寒冬當作一場行業修正的機會,認為暴露問題、解決問題之後,市場終會走向理性向上的發展軌跡。例如,近日,比特幣官方Twitter發文稱,加密貨幣的冬天越長,熊市越深。在低谷中走得越遠,堅持下來的持有者們才會更強大。

但悲觀的人,開始懷疑加密貨幣的生存能力,“熊市的下跌往往是非理性的,究竟行業能否撐到最低點,還是未知數”,有幣圈玩家表示。

市場上更有人在這場寒冬中再次強調,加密貨幣本身就是一場虛擬資產的泡沫,與實體產業的聯繫不大,是沒有價值的。

巴菲特就在今年的股東大會上再次抨擊加密貨幣稱,與農場、公寓不同,比特幣並不會產出價值,它的價格只會取決於下一個購買它的人願意出多少錢。加密貨幣現在或許因為炒作而彷彿擁有了魔法般的吸引力,但它本身沒有生產能力。

不管虛擬貨幣有沒有未來,如今可以肯定的是,在實體經濟沒有完全恢復之前,貨幣政策收緊的背景下,虛擬經濟中的虛擬貨幣難有新的高點。

*題圖及文中配圖來源於unsplash。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杜宇明、孫涵、皮克斯、向濤為化名。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幣圈大地震:去年賺100萬,今年虧500萬/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