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12
+8
三亞這波疫情,就像是給最近的旅遊熱踩了一腳急剎車。

明明之前新聞裡還是“全世界都在xx”“xx酒店爆滿一房難求”“xx地旅遊訂單增長300%。

如今再搜索旅遊相關,關鍵詞已經變成了退款、取消、滯留……



在路上的想盡辦法回家,還沒有來得及出門的人,也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過去這幾個月,國內彷彿經歷了一場短暫卻聲勢浩大的“報復性出遊”。

疫情形勢向好、各地政策相對放鬆,再加上暑假帶來的親子需求,不僅讓國內不少老牌旅遊城市“重獲新生”,還捧紅了一大堆小眾新興景點。

看似一切都在恢復正常,直到計劃重新被打亂——

讓人突然意識到熱鬧只是表象,我們根本無法“想去哪兒旅遊,就去哪兒旅遊”。

01

出門玩一趟,比西天取經還操心

最近有關各地疫情導致旅客滯留的新聞下面,有種聲音顯得特別刺耳:

“非要不負責任地出去玩,後果也該由自己承擔。“

放在一年前,說不定還會有不少人贊同。

但現在只想說一句:“你沒事兒吧?現在誰旅遊不是謹慎再謹慎?”


6月以來,隨著國內疫情形勢開始好轉,各地政策也開始漸漸放開。

甚至有不少城市開始宣傳自家景點,大有重振旅遊業之意。

但即使是這樣,遊客們也很少會頭腦發熱,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如今去隔壁省來個3日短途行,他們要操心的事情可能比曾經的出國遊還多。

今年夏天,網上出現了不少有關“求長途遊目的地推薦”的帖子。

很多人已經兩三年沒出過本市了,但挑選目的地時的第一標準不是風景好也不是配套完善,而是“哪兒比較不容易有陽性病例”。

新疆之所以能異軍突起成為年度國內最大網紅景點,除了風景壯美外,“地廣人稀、不易聚集”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當然後來因為遊客實在太多,獨庫公路變“堵哭公路”,也是始料未及。


由於各地對待遊客的政策,從標準到執行都有或大或小的不同。

是以中高風險地區為準還是以有沒有病例為準?限制範圍到街道、區還是市?對應的措施是什麼?

旅行涉及到交通、住宿、門票等多個環節,大多數人在出發前諮詢的工作量往往比想象中大得多。

“火車站、高速入口、酒店的政策都得問一遍,生怕在哪個環節被卡住。”

而這,還不是遊客們面對的最大難關。

眾所周知,在疫情形勢瞬息萬變的情況下,現在沒問題不代表之後也沒問題。

而無論是考慮政策還是自身健康,沒有誰真的就為出省玩幾天,寧願跟疫情硬碰硬。

於是很多人從付了機票錢那一刻,就從來沒有停止暗暗祈禱:“xx地可千萬挺住!”


作為當地人,看到這樣的言論或許會覺得自私。

但對於絕大多數普通打工人來說,旅遊本就是個需要預先支付成本的行為。

一方面是最近機票、酒店都呈現出了不同漲價趨勢,很多人確實是“勒緊了褲腰帶”去旅遊。

萬一出現不可抗的變數,就意味著前期付出的精力和金錢打水漂。

而比金錢更讓打工人患得患失的,還有珍貴的年假。

“公司要求必須要提前一個月打招呼,還不能隨意取消。”

事實上,很多人為了所謂的“控制旅遊風險”,已經付出了不少實實在在的成本。

比如訂酒店只敢選擇能免費取消的,即使房費要貴上30%。

安排了六七天的中長途旅遊,於是寧可多花幾千塊也要坐飛機,還得是全程直飛。

不是為了省時間和舒適度,只是因為“多經停一個地方,就多一點風險”。

就算已經結束平安到家,也會隨時跟進後續情況。

尤其是最近旅遊熱潮中親子游佔了很大一部分,而學校出於安全的考慮,對防疫的要求往往更為嚴格。

網上有位媽媽帶著孩子去了趟澳門,結果回來一週後當地出現了疫情。

於是他們主動給街道社區和學校報備,反覆解釋道歉,甚至不敢跟朋友見面。

“萬一萬一真的有一點點事情,可能就會連累無數孩子。”

在種種的不確定性之下,旅遊已經從解放身心的行為變成了一盤俄羅斯輪盤賭。

稍微搞不好,本就傷痕累累的身心又會受到另一重創。

02

“旅遊7天,做核酸花了3天”

不過更讓人感到百感交集的是,即使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也不見得會玩的開心。

假如你像我一樣喜歡在網上看旅遊貼子過眼癮,就會發現今年有個很特別的現象——

有遊客吐槽某景點管理混亂時,一定會有本地人,或是以前去過這個景點的人出來辯解,“我們這小地方從來沒來過這麼多人”。

或許是因為國內出行需求在短短几個月裡,實在增長得太過迅猛。

於是景點無論大小,統統人擠人。

上個月,重慶一個溪降的視頻給網友帶來了極大視覺衝擊。

一大群人擠在狹長的山谷間,頭戴五顏六色的安全頭盔,被戲稱“彩虹糖”。

而前幾天鄭州方特度假區的七夕夜場,遊客在門口高喊退票。

據說因為人數太多,一個項目要排兩三個小時的隊。

人多帶來的另一個結果是,一些原本不算熱門旅遊地的地方,都“被迫成了旅遊城市”。

當地的配套設施和管理水平跟不上,體驗自然不會太好。

最近在社交網絡上很火的大連和威海,就被頻頻被吐槽打車難。

因為出租車的運力不足以承載陡增的遊客數量,甚至出現了一些鑽空子的黑車問題。


但對於北方城市來說,旅遊旺季就這麼幾個月,不可能為此大幅增加出租車配置。


更何況,目前旅遊業未來的走勢尚且不算明朗。

大多數遊客依然只能“抱著5分的期望,享受2分的服務”。

如果說上面這些,還是每個在旅遊旺季出行的人都不得不接受的事實。

那麼現在大家還多了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那就是核酸。

考慮到人員在跨省流動中的風險,遊客需要做核酸的次數通常要比本地人更嚴格。

比如有機場要求48小時內核酸才能登機,多地要求到達後三天兩檢,否則會有變成黃碼的危險。

但旅遊跟平時上班不同,通常不會有非常準確的時間表。

再加上身在陌生城市,對當地的核酸點的運營時間、排隊情況不瞭解,更是極大增加了不確定性。


對於遊客來說,核酸結果會對他們的旅遊質量帶來很大影響。

但他們獲取相關信息的成本,卻又是更高的。

網上經常有人抱怨某某城市測核酸排隊太凶,底下都會有很多本地人給他支招:哪個點位人少,哪個點位會開到24小時……

但這對於普通遊客來說,其實是很難獲取的信息。

更不要說很多地方因為已經很久沒有病例,日常並沒有太大的核酸檢測需求。

你在地圖上能搜索到的核酸點,可能已經被裁撤了。

有個看了讓人挺不是滋味的例子是,一位年輕媽媽為了保證後續旅途的順利去某醫院做了核酸,一天後卻沒出結果。

她無法入住下一家酒店,只能坐在街邊給社區、醫院打了幾十個電話——

最後才發現是因為那家醫院的核酸報告沒聯網。

03

旅遊業快要“消化不良”了

當然,每次看到有人為旅遊這麼費勁周章,總是會有人半帶嘲諷地丟出一句:

“不要出去,就沒那麼多事了。”

但客觀來說,遊客出行不只是滿足自己對走出家門的渴望。

也是旅遊業發展必不可少的條件。

造就今年這波旅遊熱的因素除了政策鬆動外,各地的宣傳也是功不可沒。

比如從今年5月開始,三亞就開始到處推介旅遊,還推出了一系列優惠活動。

鼓浪嶼、北海……很多城市都在大力推薦當地景點。

經歷了長達幾年的冷清,不僅遊客想出門想瘋了,旅遊業也迫切地想回血。

以前總覺得可以“再等等”,但行業所失去的東西並非一朝一夕就能補得回來。

因為所需的人才、產業配套,在低迷的市場需求之下並非只是保持原狀,而是在“退步”。

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是大理。

最近看到各種大理被擠爆、房間價格飛漲的帖子時,我一度非常吃驚。

因為印象中這根本不是什麼“配套跟不上的新興網紅”,而是商業化程度非常高的旅遊城市。

多年前,就有很多外地開發商和個體戶來到洱海邊,打造出了有名的網紅民宿。

但因為極度依賴旅遊業,大理在這幾年所受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民宿老闆賺不到錢,乾脆改行做了房產中介、賣普洱茶。

更多人想辦法把民宿脫手,離開大理。

同樣在萎縮的,還有導遊行業。

濟南一位資深導遊表示,疫情以來身邊已經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同行改行。

更尷尬的是,最近兩年旅遊專業的大學畢業生也更傾向於選擇其他行業,目前還在工作的導遊主要是“70後”“80後”。

而他本人原本已是旅行社的管理人員,但因為最近旅遊需求暴漲,不得不暫時重回一線。

哪怕是需求相對比較穩定的酒店,也出現了“業務退步”的跡象。

某旅遊城市的五星級酒店被吐槽“前臺擠滿客人,房間水龍頭漏水還沒人修理。”

網上有相關從業人員表示,因為入住需求激增,酒店無論是人員培訓還是人員數量上都明顯跟不上。

“天天連軸轉,根本忙不過來。”



明明遊客和從業者都在努力做好。

但在複雜的形勢下、急迫的心情下,依然造成了雙方都不甚滿意的尷尬結果。

不過,就算遊客再怎麼抱怨人擠人,旅遊業再怎麼手忙腳亂——

大家恐怕很快就會懷念這段日子。

因為隨著多地疫情形勢又重新變得複雜,這波旅遊潮終究還是踩了剎車。

從8月4日開始,三亞絕大部分景點都已經暫停營業,具體恢復時間另行通知。

而北海7月中旬出現疫情後,幾天內潿洲島旅遊區各大酒店、民宿累計退房退款1200餘萬元。

在社交網絡上,你能看見那些前不久還興致勃勃的出行計劃一個個被取消。

大家終於都“呆在家裡了”。

只是不知道屬於旅遊業的下一個春天,何時還會再來呢?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別罵旅遊的人瞎跑,他們已經夠慘了/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