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2
來源:藍鯨財經

時隔四個月,B站知名科技區UP主“老師好我叫何同學”終於發佈了新作品。

毫不意外地,他的視頻被推上平臺熱門,針對新作的知乎問答衝到熱榜第三,何同學本人發的微博截至發稿也收穫了近40萬點贊,諸如“太厲害”、“賽博丁真”之類的論調同時充斥在評論區。

作為B站頂流之一,何同學的每一次“迴歸”都在證明自己的影響力;而關於他的爭議,也擴散到B站之外。尤其自去年畢業以來,輿論場上關於何同學的評價逐漸呈現兩極分化現象:一面是追捧,一面是嘲諷。

如何評價《我做了一個自己打字的鍵盤…》?

8月12日晚,何同學發佈了他的新作品《我做了一個自己打字的鍵盤...》。據視頻內容,為了緩解打字習慣引起的小拇指疼痛,何同學花50個小時做了一款以電磁鐵為軸體的鍵盤。如此,通過旋鈕或修改代碼就可以調節按鍵的力度,還能實現鍵盤自動打字。

遺憾的是,這款鍵盤並未解決其打字時小拇指疼痛的問題。但製作過程中,看到印著字符的小方塊此起彼伏,何同學想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文字》表演。於是他又花500個小時,製作897個字模,完成了對國師作品的一次“復刻”。

當微縮版的“活字陣”出現陣陣漣漪,何同學的視頻再一次成為引起熱議的爆款。雖然沒有此前被誇成“中國喬布斯”那麼高調,但滿屏的讚美用山呼海嘯來形容也並不誇張。

相比活字陣帶來的視覺衝擊和情感共鳴,圍繞視頻前半段那個鍵盤的爭議則要多得多。有相關專業的網友提到,這款鍵盤並沒有什麼技術難度,何同學畫pcb的能力有待提高;也有觀點犀利地指出,何同學對自己核心競爭力的定位出現偏差,不如重新開始測評。


巧合的是,就在前不久,同樣是B站科技區UP主的華為天才少年“稚暉君”也發佈了一支自己製作“模塊化機械鍵盤”的視頻。他從頭開始設計鍵盤,並加入智能交互模塊,還在視頻下方附上了軟硬件開源地址。

同一領域,同樣是鍵盤,很難不被放在一起比較。但無論是從專業背景還是內容創作的方向來看,何同學和稚暉君都不是同一類型的選手。更會聯想的朋友,還在評論裡提到了手工耿的“自制鋼琴烤串車”,表示其做出的“漣漪”也挺好看。

這些負面評價總價下來就是,“何同學在技術上比不過稚暉君,趣味上也不如手工耿”。一群人以此為由頭開始了爭論,千萬級別粉絲的何同學,被夾在“稚暉君和手工耿”之間,上下不得。

被嘲“賽博丁真”背後,何同學不再是同學

這已經不是何同學第一次飽受非議了。

畢業前夕,何同學在杭州開了一家自己的公司。2021年7月畢業後,何同學正式成為一名全職UP主,這意味著他將以此為生,要兼顧內容、流量和盈利。

2021年10月17日,何同學發佈了自己畢業後的首期視頻,復刻了一款蘋果放棄的產品——無線充電板AirPower,甚至比原版更多功能、更炫酷。視頻中植入了一款樂歌升降桌,受視頻影響,樂歌股份當日上漲13.51%,公司市值增加近5.5億元。

初入社會的何同學,以拉動上市公司股價的方式,證明了自己作為內容創作者的商業價值。但視頻爆火後,有網友提出小米此前已有類似產品,視頻裡的科技含量也不高,甚至10多天後就有另一位B站UP主用僅十分之一的成本做出了“何同學同款”。

被稱讚為“中國版喬布斯”之後,何同學有四個月沒有發佈視頻。當然,他的更新節奏一貫如此。今年2月,何同學發佈了畢業後的第二期作品,《我用108天開了個燈......》。這支視頻記錄的,大概是經歷一系列設計改裝,耗時3個月之久,何同學終於做出了一款能夠遠距離開燈的自瞄拋球裝置。其實這還是一個帶貨視頻,露出的是科沃斯掃地機器人。儘管這種奇奇怪怪沒什麼用的產品確有受眾,但整個視頻繞了一大圈,始終有一種“可以但沒有必要”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有不少評論指出:“何同學總把有技術含量的環節草草帶過”、“用細枝末節的改動體現技術性”。因此,其作品被質疑為看上去很唬人,實際上沒有技術難度甚至真實性存疑。“賽博丁真”一詞也由此而來。

連同畢業視頻,何同學一年來共發佈5支作品

在這裡,我們不評價網友用“XX丁真”這個比喻來表達喜惡是否恰當。但可以推測的是,何同學和他的團隊一定注意到了這種聲音。畢業後的一年裡,何同學一共發了5支作品,除了畢業作品外有三支都是手工向,致力於呈現其技術和趣味。

回到開始:何同學是怎麼火起來的

當我們談論一個人“翻車”時,不妨來回憶一下,他是怎麼火起來的?

吐槽iPhone X Face ID,是身為果粉的何同學成為B站科技UP主的第一個作品。他最早的視頻大多也是數碼產品的測評,是圈子裡小有名氣的視頻創作者。直到2019年6月,何同學發佈了一條名為《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的視頻。這支視頻目前在B站被播了2948.5萬次,至今仍是他播放最多的作品。

那一年,是5G元年,何同學的視頻踩中了宣傳方向和討論熱潮。他的作品被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等官媒轉發推薦,他本人也在次年2月得以與蘋果公司CEO庫克遠程對話。

何同學的成名同樣離不開平臺對知識類UP的力捧。可以說,何同學是在種種偶然和個人才能疊加下,被駕到了很高的位置上。以安迪·沃霍爾的話來說,“這是他的15分鐘”。

“15分鐘後”的何同學沒有就此隕落,也沒有直播帶貨。成名之後,何同學的選題不再是單純的數碼測評,而是變成了“80年代的電腦能做什麼”、“用一萬行備忘錄做了個動畫”、“拍一張600萬人的合影”這樣腦洞大開又“賊有意思”的嘗試。

在這些作品裡,何同學用他嫻熟的拍攝剪輯能力、滿懷情懷的文案、科技與人文結合的浪漫打動了數以百萬計的觀眾。正是“來自1984年的微笑”之類觸動人心的內容,讓何同學區別於一般的數碼科技UP主。

《80年代的電腦能做什麼?蘋果麥金塔深度體驗》

在何同學最近一年的作品裡,我們仍然能看到這種“浪漫”,但很明顯,他在調整自己的創作方向。

在鍵盤之前,何同學還更新了一個名為《我找到了我最喜歡的數碼產品,但是...》的作品。視頻中,他提到自己逐漸陷入了一種困境,就是找到的可以做出有意思視頻的產品越來越少了。因此,他很喜歡藉助3D打印將自己有意思的想法轉化為現實,這大概也是我們接連看到AirDesk、拋球開燈裝置、自動打字鍵盤等手工向產品的原因。從這個角度講,何同學的確在堅持初心,像他賬號簡介裡寫的那樣。

何同學簡介:喜歡做賊有意思的視頻

但這並不意味著“賽博丁真”之類的揶揄可以被忽視。何同學本身是一個講故事的高手,拓寬內容類型、展示動手能力是創作者自我革新的表現。但嘗試本身,就要承擔成本和失敗的可能。更何況,結合何同學的更新來看,過長的創作週期勢必會磨損觀眾的耐心,無形中也拔高了觀眾的期待。

何同學曾在多次採訪和分享種提及,學生身份是一種保護傘。而當他不再是“同學”,觀眾就不會那麼寬容了。何同學現在,就是在經歷他的“後同學時代”。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畢了業的何同學,陷入賽博丁真困境裡?/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