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19
+20
“你看過《黑社會》?”“你可以看《黑社會》?”“很大膽啊!”

奪命三連殺過來,他“不懷好意”地笑了。

彷彿是一種心照,又彷彿,終於有那麼一瞬間,可以放下心頭的石頭,尋得片刻的輕鬆了。

是的,眼前這個離Sir不到1米的男人,叫古天樂。


出道差不多30年,從古仔,變成了“電影大亨”,如今則是香港演藝協會會長,及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

但大多數時間,他依然還是30年前剛出道的那副模樣,少言,慎言,似乎只有這樣,才不會掉進提問者的坑裡。

接受訪問時古天樂說,他已經幾天沒怎麼睡了。

“不能睡啊”。

也能理解,一個4.5億的項目,如今票房不如人意,任誰都急。

但又能怎樣呢?

只能用自己的健康,換取哪怕多一點點的曝光度。

這次對談將近一個小時。

抱歉佔用了古天樂先生的休息,也抱歉會佔用你接下來的10分鐘。


“你有沒有看過一部叫《SPEED(生死時速)》的電影?

一輛巴士不可以低過50時速。

因為上面有個炸彈,低於50炸彈就會爆炸。

它有劇情嗎,它沒有啊。

真是奇怪啊他們。”

——古天樂

01

“還能怎麼辦?自殺咩?”

差不多20年後,古天樂又提到了這部叫做《生死時速》的電影。



起初,它是作為古天樂“最愛的電影”出現的,它出現在各種大大小小的“古天樂小檔案”上,留下一個英文名,也沒有多少人真的細究些什麼。


△ 圖源:1999年珠海出版社《本色男兒古天樂》

而如今,它是用來對標《明日戰記》,古天樂說,它可以那麼簡單,為什麼《明日戰記》就不能?

自上映後,《明日戰記》的表現的確不那麼如意。

票房方面未達預期,截至今天,電影的票房僅僅3.5億,算上分成,片方的虧損最終將接近一半。

口碑方面褒貶不一,豆瓣6.4的評分,剛剛及格的水平。

而豆瓣的熱門評論,更是惹眼球。

有人說,“有內鬼終止交易”、“收手吧!阿祖”,分別來自《無間道》和《新警察故事》。


那是觀眾們看完電影后,調侃電影的故事內容歸於港片化,說它是一部披著機甲科幻片皮的警匪片。

有人說,劇情過於簡單了,看了開頭就能猜出結尾。


那是觀眾不理解,花了十年的籌備,為什麼不能在劇本上多下點工夫?

但如果說。

這種港式、簡單的劇情,本就是古天樂的初衷呢?

坐在Sir面前的古天樂以慣有的語速慢條斯理地解釋著這些爭議,他提起了《生死時速》,提起了《虎膽龍威》,然後說,本來就打算拍一場3小時內發生的戰鬥,重點只有一個:打鬥!

“不說太多,不聊劇情,直接一點告訴大家,(會)看得很刺激啊。”

《明日戰記》的念頭起源於十年前,那個時候香港影人紛紛北上,本土製作日漸低迷,但古天樂偏偏覺得,要在這個時候拍攝一部前所未有的的硬科幻,“開拓東方科幻多元化”。

大概是有提振士氣的本意。

於是你看到《明日戰記》裡有相當多的東方元素,譬如功夫,這是區別於歐美科幻片最不同的一點。


古天樂的想法很簡單,“(作為)機甲片,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打鬥,我不想要開槍噠噠噠。”但問題是,動作設計費勁,機甲片的動作設計不但費勁,還費錢。

果然,預告片出來,有人便開始質疑了:“戲裡的特效鏡頭都剪出來了,整部戲應該就沒有其他的了,都剩文戲了,電影肯定是騙人的。”

古天樂得意地笑了笑:但,他們看完之後,覺得“哇,真是由頭打到尾,神經病。”

特效鋪滿整部電影不是拍腦袋就能搞出來的,它需要大量的技術,和錢。

技術自不必說。

在《明日》的預告裡,已經打出兩行大字:“打造華語電影里程碑、揭開亞洲特技新一頁”。



這是一次從零到一的嘗試,從動畫預演(Pre-Vis)到電腦CG的製作,從真實佈景到實打實穿機甲拍戲,這都是“神經病”。

而錢呢?

一個例子是2020年香港基本上沒電影可拍,古天樂拿著項目去找團隊做特效,但等到2021年,再去找同一個人做一個同樣的項目時卻發現他加價了,為什麼?

因為市場回暖,價格也該回復正常水準了。

但這卻導致了《明日戰記》成本的增加,不斷不斷地增加。

“能怎麼辦,自殺咩?”古天樂想用這樣一句輕鬆的話來化解這樣的焦慮。

毫無疑問,如果說電影是場賭博的話,那麼《明日戰記》就是一場豪賭,古天樂抱著一種責任般的心態走上了這個賭桌,只是眼前自己的籌碼已經全部攤在了桌面上,且局勢似乎對自己越來越不利。

那麼問題在於,他為何要上這個賭桌?


“有時候我就睡在道具的車上。

我一天只能睡2、3個小時,先回家洗完澡,就買個早餐就上道具組的車。

可以睡到攝製組的人過來,我才被人叫人起來。

我們之前拍戲都跟一家人一樣。”

——古天樂

02

“最後一部戲了,沒人管劇本”

提起古天樂,很多人會想到許多的標籤。

比如“平平無奇”,出自《圓月彎刀》,有意思的是古天樂聽了網友的調侃依舊大為困惑:“我真的覺得平平無奇”。

比如“白古黑古”,和許多人一樣,Sir當年也是看的《神鵰俠侶》入了白古的坑,以至於忽然發現他晒黑之後難以接受好長一段時間。


比如“大慈善家”,比如工作狂人,比如感情絕緣體……但Sir最留意的其實還是一點:戀舊。

就像一塊做工精細的機械手錶,你可以在他身上看到時間,也可以看到歷史。

關於古天樂戀舊的故事有很多傳說,比如博客吧,前幾年只要想起來Sir就會打開古天樂的博客看看,那個時候其實已經沒有幾個人寫博客了,但古天樂會,每一篇認認真真,寫著標題和感想,一字一字,無比認真。

而如今,博客消失了,他便把微博拿來做博客用,依舊是工工整整,寫上標題和正文,再配上圖片,有一種倔強的體面。


為什麼?

古天樂說,這是一種自律的態度,“很簡單,你自己都管不好,你還怎麼管其他東西呢?”

古天樂回憶起他的童年,說他小時候是不可以一個人上街,如果想出去,只能等到週六,而且得是父母陪同才可以。

家庭教育讓他一路循規蹈矩。

只是如此簡單嗎?Sir記得,他也犯過錯,但可能也正是這22個月,給了古天樂重新思考人生的機會,其後拍片、做慈善,兢兢業業堅持的可不僅僅是22個月,甚至是22年,還要多。

但毫無疑問的是,這種古典式的家庭教育方式造就了他戀舊的性格。

2019年,盧海鵬住院缺錢,古天樂二話不說幫盧海鵬支付了20萬的手術費,但你說這是好友之間的友情嗎?並不是。

後來盧海鵬說,他和古天樂其實並不熟,兩人只見過幾次面,合作過一部電影而已。


你可以說是義氣,說是古道熱腸,但Sir覺得,這是來自骨子裡的珍惜。

或許也正是如此吧,《明日戰記》裡的劉青雲、張家輝,他幾乎是一請就來。

作為20多年老友記,劉青雲與古天樂合作的作品高達23部,只要這兩個人一出現,就一下魂穿90年代銀河映畫。

“我找青雲來跟他說,科幻片是始終都要拍一次的。所以他也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

看來還得是真老友,才會一句話就不說,就答應獻出機甲“第一次”。


當然,老友之所以為老友是因為一起經歷過。

他們同樣都是TVB出身。

那段時間,日子過得苦,但也快樂。

古天樂清楚地記得那個時候拍片,他幾乎每天只睡兩個小時覺,醒了,就爬上道具車繼續睡,直到到達片場,人員聚齊了準備開工,才有人把他叫醒。

“跟一家人一樣。”

“TVB最好的一個學校,它起碼會教你什麼是演戲。”

大概也是這個原因,他也是格外懷念他在TVB的最後一部作品,《尋秦記》,可以這麼說,如果《神鵰俠侶》給古天樂的電視生涯開了一個完美的開頭的話,那麼《尋秦記》則是給古天樂的電視生涯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那時候是最後一部戲了,沒有人管劇本,就瘋狂地加自己想拍的東西進去,就變成現在這樣的項少龍。”

說到這裡,你能清晰地感受到古天樂的懷念。

但僅僅是念舊嗎?當然不是,否則古天樂也不會走這麼遠。

還是回到《明日戰記》吧。

古天樂跟我們分享過一個細節——

只是劇本里的一句臺詞,你們猜他跟劉青雲能琢磨多久?

1天?3天?

一個禮拜。

片尾處,劉青雲被機器人拖入橋底,消失不見了。


而當救援小部隊再一次陷入生存危機時,劉青雲又一次帥氣登場,上場時的這一句話,應該說什麼?

自帶霸氣地說:“你真的以為我那麼容易死啊。”

還是跟《長津湖》那樣,念著自家犧牲兄弟的名字,然後悲壯的BMG一開,一股命運般的犧牲感,撲面而來。

就這一處,他們想了一個禮拜。

很傻,很天真。

但,也正是這種拼盡全力的認真,幾十年如一日的,略顯傳統和“迂腐”的認真,才讓古天樂劉青雲這些人這麼多年依然受歡迎。

有爛片,沒爛戲,恐怕是最直接的褒獎。

“你不要聽他亂說。

我和杜琪峯每個月都見一兩次,從沒聽他說過。

香港最後一個明星……難道要滅亡了嗎?”

——古天樂

03

“我有個老婆的……她死了”

當然,和古天樂聊天也並非時時那麼嚴肅,他也偶爾語出驚人,除了開頭聊《黑社會》之外,他還突然說了一句:我曾經有一個老婆。

Sir:?????

古天樂:在戲裡。

Sir:.......

古天樂:但是她死了。

Sir:!!!

Sir當時的表情應該是這樣的:


只是接下來,古天樂就開啟了他的無敵闡述模式,聊電影裡的一段段刪減情節。

她跟我也是同一個機甲隊的,但是為了救我死掉了。

電影裡,我也有一個女兒,但因為空氣不好,得肺癌死掉了。這些戲,是沒有辦法延伸地去拍的。

還有B16區,我們搭建的(場景)是很大的,但,因為節奏問題還是刪掉了。

真·初心不改。

還記得電影上映後,古天樂對此抱有厚望,金像獎上捏著拳頭:

“我一定會搞定《明日戰記》。”


如今的古天樂,再看回這部電影時,會是什麼感覺呢?

他說,這更像是一個責任。

一個維持香港電影市場的責任。

這兩年,古天樂還有20幾部作品沒有上映,生活裡好像除了電影,就是電影。


曾經拍完戲還有心思去旅遊的他,這下,再沒有這個閒情逸致了。

問其原因。

年輕人要帶,老年人要幫。

圓夢之外我覺得也是個責任吧。

我覺得在這個行業那麼久,拍的戲的種類也比較少,多拍一些不同種類的戲,我覺得是好的。

這次拍這部戲,也是一個非常新的嘗試,中間過程也學習了很多。我也覺得會幫我們未來拍戲會多一點經驗吧。

作為香港藝人協會會長的他,也看見了香港電影近幾年行業的蕭頹。

2020年疫情的一年,香港沒有一家電影製作公司開工,沒有一部電影在拍攝。

這樣的情況下,不少香港演藝人員也開始出現了生存問題。



說真的,香港電影圈電視圈,老齡化也很嚴重,他們生活上是有些問題的。

你要主動幫這些人,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有責任感的人。

余文樂在自傳紀錄片裡也提到過。

古天樂說如果自己不做,那自己公司的人就沒有工作。


這份工,不單單是為了自己而打。

這樣的老闆,當得著實勞心勞力。

除了“養家”之外。

他還要擔著打開香港電影未來的責任。

標杆已經在此。

接下來如何走?

2023年,新的一部科幻電影《天梯》正在製作中。

這是一部比《明日》還要困難的電影,要有更多的技術去學,甚至要在國外學1至3個月才能拍。還要穿太空衣打,最後還得用Imix的技術去拍。這就是另一個知識了。


只是,《天梯》能不能順利,還得看《明日》的成績。

說到這,Sir開始理解古天樂為什麼要拍《明日》,又為何去啃更困難的《天梯》。

因為有了“明日”,才能夠到通往最新電影技術的“天梯”。

他是“明日”,是闖出去的希望。

也是連接新舊港片迭代的“天梯”。

香港電影有很多問題。

訪談中,古天樂說起周星馳的電影,說現在再拍回30年前的無厘頭也沒人看了,不是人的問題,而是時代不同,要求也不同的。

“很多東西在變。”

但香港電影也一直保有著古天樂般的精神。

在電影裡,劉青雲說的一句臺詞:

結局是什麼,我們自己決定。


這說的,不僅僅是《明日》。

也是“明日”。

期待還有更多的“明日”,讓香港電影不死。

杜琪峯曾經評價古天樂,“香港最後一位巨星”。

Sir問他怎麼看。

沒有聽他講過,你不要聽他亂說.....“最後一位”,難道要滅亡了嗎。

是啊,沒到最後。

誰就能預判,這就是香港電影的“最後”呢。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年過五十還要撐起香港影壇,花4-5億主動拍爛片?/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