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9
+4
叮咚,微信提醒又收到了一個群公告:“邀請全體成員參與投票”。

這已經是本週我收到的第三個來自群組的投票邀請,而這些微信群都有一個共同點,它們群名的後綴都有著同樣的一個單詞——“DAO”。

這個“DAO”,全稱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有的人直接音譯為“島”,實際上,它是指分佈式的自治組織。今年以來,在我的手機裡,有越來越多的項目和群組活動,開始以DAO的方式運轉。

從表面上來看,很多DAO群跟一般的微信群並沒有什麼差別,有人潛水、有人活躍,有人提問、有人分享。但與此同時,它們也有著比普通群組更復雜的運行機制和更廣的組織外延,比如它們強調成員間的互動、強調去中心化、強調自下而上地決策。它們的“陣地”並不止於微信群,在Discord、Twitter等平臺上往往都有著更多的追隨者。

每一個DAO群的背後,其實都是一個正在不斷壯大的社區。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為某些共同的愛好或願景聚集在一起,他們嘗試用DAO的方式,進行著一場有關Web3的社會實驗。

那麼,DAO究竟從何而來,什麼樣的群組可以被稱之為DAO,它解決了什麼問題又面臨著什麼樣的挑戰?帶著種種疑問,硅星人此次採訪了多個不同類型、不同規模DAO的發起人。看看他們是怎麼把Web3裡誕生的這個概念,帶進了他們真實的生活裡。

當我們談論DAO,我們在談論什麼?

在2006年出版的一本全球暢銷書《TheStarfish and the Spider》中曾提出過這樣一個觀點,未來的組織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蜘蛛”型,一類是“海星”型。

“蜘蛛”型有著嚴格的層級和自上而下的領導關係,它就像一個有著腦袋和八條腿的蜘蛛,失去了一條腿沒事,但它不能沒有腦袋,因為那是它的生存樞紐。“海星”型則並不依賴某個大腦存在,就像海星一樣,即便失去五隻觸手的其中一隻,也能夠存活並且迅速再生,具有扁平化和分權的特點。

這裡的“海星模式”可以說是DAO的古早設想。然而,在“海星模式”提出後的十多年裡,因為公平與效率、集權與分權的矛盾難以調節,長期以來它都僅僅是一個存在於互聯網時代的美好願景。但如今,隨著區塊鏈技術的出現並逐漸走向成熟,DAO開始為實現組織的海星式願景找到了可行的路徑。

“DAO跟過去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不再完全以人的主觀能動性來試圖實現組織的分權式管理,而是能基於以智能合約為基礎的一套技術工具來保證去中心化形式的可持續性。”Immerse DAO的聯合發起人Alex Pei告訴硅星人。

智能合約把過去由人來制定、執行、判定的規則,變成了一套存在於區塊鏈上的公開、可驗證的計算機程序。當滿足某些預先建立的條件時,無需任何人的介入,程序就會自動執行。


圖片來自Unsplash,作者Ales Nesetril

那麼,這樣的模式能給目前的公司形態和每個打工人的生活帶來什麼改變呢?

比如,過去那些僅由高管、董事會所掌握的封閉信息將被開放給每個人。只要你願意,你可以隨時隨地查看項目的合同、收入分配機制、財務狀況等並且參與決策。

比如,你的收入將不會再跟過去一樣按層級制定和發放,每個人的行為將被記錄在區塊鏈上,你所得到的收入分配將與你的工作量掛鉤,多勞者多得、少勞者少得。不會有上級給你打分做評判、也不必擔心有同事划水帶來的不公平,程序將會自動識別每個人所做的工作,並由智能合約自動發放獎勵。

再比如,因為DAO不再有一箇中心化的實體,科層將不復存在,你的身份將不是再是僱員而是貢獻者,你也不必被要求呆在某一個地方辦公,更多人將以“數字遊民”的狀態在世界不同的地方為同一個目標協同工作。

“這就是DAO最開始吸引我的地方。它讓我感覺到工作是自由的、平等的、內生驅動的,大家並不是機械性地去完成一個被交付的任務,而是和一些與你有著共同願景的人一起去開拓,並且還能因此創造出收益。我認為這也是為什麼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認可並想要加入DAO的原因。”magipop DAO的發起人Melito表示。

簡單來說,在DAO的世界中,Codeis law,它將人的共識、洞察凝聚成為了鏈上的行為。一旦程序設定完成,一個組織就可以在無人管理和干預的情況下自主運行、並且自我進化。

並不是所有的群,都可以叫做DAO

DAO首次被明確定義,是在2014年以太坊的創始人Vitalik Buterin發表的一篇博客中,文中他第一次結合智能合約對DAO的運行機制進行了詳細解釋。此後,DAO的概念開始被廣泛傳播和應用於實踐,越來越多的項目也通過DAO的形式而融到了大量資金。

比如2016年,首個以太坊眾籌項目TheDAO募集到了當時市值約為1.4億美元的以太坊;2021年11月,ConstitutionalDAO在短短一週內募集到了4700萬美元。根據DeepDAO的統計數據,截至2021年12月30日,全球共有188個DAO管理著超過115億美元。

而這樣的金錢狂歡也讓很多人看到了DAO的“商機”,一些人在根本不瞭解DAO是什麼的情況下,都開始紛紛以DAO自居。特別是進入2022年以來,各種DAO爆發式出現,讓人產生一種只要是個群就可以稱之為DAO的錯覺。


二舅熱點事件後成立的“二舅DAO”受到捲款跑路的質疑

那麼,一個普通的群組和一個DAO最核心的區別在哪裡呢?

在此次採訪中,幾位發起人主要談到了以下幾個關鍵點:1.DAO要有明確的組織願景;2.DAO需要具有一套由技術和工具支撐的去中心化治理機制;3.社區的成員都要積極參與貢獻。

“一般的群組只是聊天室,而不是一個組織。但DAO是一個組織,它有著明確的目標、願景和價值觀,DAO的成員更容易凝聚起來去做一件事情。目前很多DAO都界於興趣小組和公司之間,但它比興趣小組更緊密,同時又比公司更彈性包容。”NextDAO的發起人0xSea表示。

此外,在DAO的運行過程中,治理機制也是必不可少的部分。作為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DAO需要在缺乏明確的領導中心的情況下,完成眾多影響組織未來的提案和決策。

目前,很多規模比較小、處於初始階段的DAO採用的是“小部分鏈上治理+主要的鏈下治理”的模式,而比較成熟的DAO一般都會發行自己的治理幣。治理幣可以簡單理解為一種人人都可以通過貢獻而獲得的股份,擁有治理幣後成員就可以通過創建和投票提案來影響組織的決策。

此次受訪者們都認為,無論一個DAO是否已經事實上行為和內容上鍊、或是發行治理幣,它至少需要在設立和運行的過程中始終貫徹它的思想,並有著明確的上鍊和治理幣計劃。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DAO的成員需要是積極參與貢獻的,無論是參與開發、測試、發起提案或投票。如果大部分成員只是在潛水做看客,那也不能稱之為一個有效的自治組織。”Legal DAO的發起人Master Li補充道。

不被完全定義的DAO,未來的形態可能有千萬種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DAO目前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概念和技術框架,但實際上,DAO的具體治理方式和運行形態都還在不斷的摸索和進化之中。從本質上來說,目前的DAO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模式,而是一個基礎框架,未來基於這個框架能發展出什麼,還並沒有一個定論。

“就像公司制用了幾百年的時間才發展成如今的各種形態,DAO才誕生不到十年。它未來會出現什麼樣的類型,甚至以後它是不是就叫DAO都說不好。”Melito表示。

隨著越來越多的DAO開始摸著石頭過河,DAO的生態圖景日漸豐富。根據不同的功能或願景,它們被劃分為了協議型、社交型、服務型、投資型、公益型等不同類型。但目前很多DAO其實都存在功能的交叉,並且還在不斷湧現一些全新的形式。

此次硅星人所採訪的這幾個DAO,也分別屬於不同的類型。

其中,Next DAO和Immerse DAO比較偏向於Social DAO和公益DAO的結合。他們社區裡的人員類型都比較多元,包括企業家、創業者、投資人、學者、科技從業者等等。旨在通過將各行各業的佼佼者聯繫在一起,幫助大家鏈接各類資源,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合作。

Next DAO的願景是連接全球華人 Web3builder,希望探索出更多有關Web3的應用場景、提高華人Web3創業者的影響力,目前在各個社交平臺上的社區總人數已經高達幾萬人。Immerse DAO從去年11月開始運營以來,目前已經通過邀請制吸納了幾百名成員,成員們還在北京、上海、倫敦等地都自發組織了線下交流會。

“簡單來說我們就是創造了一個土壤,而對於這片土壤上會產生什麼我們並不設限,大家可以結交朋友、可以獲取信息,也可以尋找創業夥伴、尋求投融資等。”Immerse DAO的聯合發起人Alex Pei告訴硅星人。

而跟Next DAO 和ImmerseDAO這種相對開放的“以人帶事”模式不同,目前有很多DAO也聚焦在了更細分、更專業的領域,以事來聚人。

比如magipop就是一個專注於創作有關Web3、元宇宙概念科幻內容的Creator DAO。他們聚集了一批包括作者、視覺藝術家、音樂人在內的年輕科幻愛好者,共同創作和推廣名為Bubble Observers的系列原創科幻平行劇,目前剛剛上線了第一季的內容,中文書也即將出版。

“我們的目標是能創作出類似於黑鏡、愛死機這樣有影響力的高質量科幻內容,並圍繞這些內容去探索更大的IP價值,包括NFT、影視化、文化周邊等等。”magipop DAO的發起人Melito表示。


圖片來自Bubbles Observer官網

Legal DAO則是把目光放在了Web3的原生法律秩序構建層面,聚集了一幫對Web3世界法規與秩序有思考、有熱情的法律人和有共識的參與者,旨在共同完善Web3世界的規則和行業標準、幫助解決糾紛等等。

圍繞這個目標,目前他們已經在推進很多具體的工作。比如構建允許web3參與者共同加入web3治理的網絡、構建鏈上律師點對點身份認證的平臺、編寫中文世界Web3項目投融資指南、與各國律師一起開展與Web3有關的跨國維權活動等。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每個DAO的成員來說,選擇加入某個DAO並不具有唯一性而是多樣的,他可以是一些DAO的成員、也可以是一些DAO的發起者。比如Alex Pei作為Immerse DAO的聯合發起人,同時也在運營他所在風投基金Outliers Fund旗下社區Outliers DAO。

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地申請加入自己感興趣的DAO並參與貢獻。而就像現在的公司有獨資、有限、合夥等不同形式和互聯網、房地產等不同類型一樣,DAO未來的形態也將是多種多樣的,同時還會比公司模式更加自由和開放。

邁向烏托邦式自治設想的路上,技術和人缺一不可

但不管是什麼類型的DAO,從本質上來說,DAO的願景都是要基於區塊鏈去創建一個人人平等、權益共享、人盡其才的烏托邦世界。

“我常常跟人分享一個觀點,DAO並不是解決生產力問題,而是在解決生產關係的問題。它的目標是打破對立和邊界,把所有人變成利益共同體。”Legal DAO的發起人Master Li表示。

當然,這樣帶著理想主義的色彩願景目前還面臨著重重挑戰。區塊鏈技術雖然為 “事的管理”找到了解決方案,但並不能徹底為“人的管理”找到有效的路徑。比如,如何在人人都是自由的前提下培養DAO的歸屬感並保持組織活躍性?一個龐大的自治社區如何找到並留住核心貢獻者?在治理過程中如何保證成員權益的均衡性和有效性?如何設定規則來兼顧民主與效率?

“目前來看,還沒有哪個DAO能徹底解決這些問題。但同時我們也注意到,最近幾年來越來越多輔助DAO治理的工具也開始出現。”Alex Pei向硅星人解釋道。

“比如在人的治理層面大家發掘出了Discord,它能夠幫助把一個巨大的社區進行合理的分類,讓信息以清晰高效的方式得以呈現和傳遞;在工作量管理方面,有類似Dework這樣的平臺幫助進行工作量證明和代幣發放,大家無需再去從頭去創建智能合約;在錢的管理方面,類似於Syndicate這樣的平臺能夠幫助管理共有資產和實現投資的民主化。”

Alex Pei表示,他所在Outliers Fund目前就在投資很多DAO生產力平臺,比如此前他們也參與了Syndicate的投資並將基金完整部署在了Syndicate上。


“就像如今有各式各樣的生產力軟件為Web2公司服務一樣,未來也會出現越來越多的工具來幫助提高DAO的效率和實現其去中心化自治願景。”

此外,幾個受訪人也表示,目前“人”在DAO中的角色依然非常重要。在DAO的啟動階段,一般都需要一個較為中心化的創始團隊來發起並制定初始決策框架,之後再慢慢引入智能合約和代幣治理向DAO發展。

“在現實中,絕大部分的 DAO 還是在靠人在驅動的而不是靠智能合約。智能合約大多是體現在用多籤錢包來管理 DAO 中的資金、進行工作量證明等,但DAO 其實更多強調的是社群成員間更加利益相關和更深的參與度,而這部分目前還離不開人的力量。”NextDAO的發起人0xSea表示。

而對於最近被炒得火熱的“傳統公司將很快被DAO取代”的說法,這些發起人們的看法也更加理性。

“相對於成熟的公司制來說,DAO還是一個新生事物。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DAO應該只會作為一種補充性的形式與傳統公司並行存在,並不會很快成為主流。當然隨著Web3的發展,未來肯定會有更多DAO出現,通過在實踐中不斷地去試錯、總結經驗,DAO的力量也會越來越強大。”

他們都認為,瞭解DAO最好的方式就是親自去加入一些DAO,並積極參與到各項活動和決策中。因為只有自己去體驗了,才會對所謂的“去中心化”和“自治”產生更深入和辯證的理解,才會看到理念背後的前景和困境。

“對於那些對區塊鏈、Web3充滿興趣而不知從何開始的人來講,如今一個個敞開著大門的DAO無疑是帶領他們走進去中心化世界的最佳入口。”他們表示。

*註:封面圖背景來自Unsplash,作者Markus Spiske,版權屬於原作者,如不同意使用清儘快聯繫我們。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手機裡的微信群,都在變成dao/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