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45
+8

九月過半,互聯網大廠們上半年的“成績單”基本都公佈出來了。經過長達一年多的調整,不管投資者還是員工,對互聯網行業的預期都降到了歷史最低,業績表現再差也不覺得意外,沒那麼差反而會超預期,讓股價回升一點。

但就那麼一點,顯然彌補不了大廠和其跟隨者們這一年多的損失。縱觀頭部互聯網公司這半年的業績,雖說家家都有自己的問題,但也面臨著同樣的大環境:移動互聯網的紅利確確實實是吃盡了,增長太難;與此同時,反壟斷等政策約束和資本市場的監管風險,始終懸在大廠們的頭頂,讓人們對互聯網缺乏信心。

狂奔十數年的互聯網行業,終於慢了下來,而且將在很長的時間裡保持這種狀態。

文 |盧枕

編輯 |趙磊

運營 |栗子

關鍵詞:股價

股價是信心的直接反映。從2021年初至今,互聯網公司的股價一路下跌,沒個腳踝斬,也至少是腰斬。伴隨市值消失的,是無數投資者的財富,和互聯網公司員工財富自由的夢想,有人還在苦苦撐著,有人已經割肉離場,還有人打算轉行。


▲ 註:互聯網公司市值變化情況(單位:億美元)。其中快手於2021年2月5日上市,此處為上市首日市值。製圖 / 每日人物

2021年初,是互聯網公司股價的最高點。原本,在2020年時,移動互聯網流量就接近飽和,月均同比增速只有1.7%,超11億人上網。但在疫情中,互聯網公司抓住了移動互聯網的最後一波紅利,大力營銷滲透,連七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都學會了手機打麻將和網上買菜,一些處在崩潰邊緣的互聯網公司,如叮咚買菜、每日優鮮也都起死回生。

但危機正在醞釀。2020年12月,美國頒佈《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對連續三年不能讓美國監管機構檢查審計底稿的公司予以強制退市。包括阿里、百度、拼多多、京東、網易在內的絕大部分中概股,都陸續上了預摘牌名單,時間一到,還不能看底稿的,就只能退市。這成了最大的不確定性,沒人敢買了,股價永遠上不去。雖然中美監管機構一直在協商,也取得了一些進展,但這個問題至今沒有完全解決,互聯網公司們只能等著。

而在國內,2021年的基調也是反壟斷和防範資本無序擴張擠壓實體經濟,阿里、美團相繼被處天價罰款,騰訊主導的鬥魚、虎牙合併被叫停,若干投資併購被處罰款,監管重手讓平臺型互聯網公司都變得小心翼翼,擴張趨緩,到了今年,更是開始聚焦主業,降本增效,互聯網行業的“苦日子”真的來臨了。


▲ 圖 / 視覺中國

關鍵詞:增長

翻開互聯網公司們的年中業績,一個共同的特點是,不好掙錢了。


▲ 註:互聯網公司營收增長情況(單位:億人民幣)。製圖 / 每日人物

放在以往,騰訊、阿里這樣季度營收過千億的,沒個20%左右的增長都不好意思出來說,像快手、B站這樣還在快速積累用戶,還處於商業化起步階段的,增幅怎麼也得40%,才能理直氣壯地發捷報。但現在,大家都不好賺錢了,有幾家還是負增長。

雖然美團、拼多多看著還不錯,但都是燒錢換來的增長,生鮮電商、社區團購、同城物流、本地生活,都是又苦又累,容易賺一塊賠兩塊的生意,這也可以說明,線上確實是沒有流量,也沒有增長空間了,線下還有些蛋糕可以分,但是習慣了躺平賺錢的互聯網人,並不擅長賺線下的錢。每日優鮮的倒下,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

如果再細分一點,騰訊的遊戲業務和網易,都比較平穩,雖然有米哈遊這樣快速崛起的新星,但在大眾遊戲領域,即使長期拿不到版號,也是《王者榮耀》《和平精英》《陰陽師》《夢幻西遊》這些騰訊、網易的老遊戲佔據著收入排行榜,《哈利波特:魔法覺醒》這樣的新遊也表現不錯。可以看出,遊戲這樣的娛樂消費在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還是有很大的需求,而且遊戲行業二八效應明顯,充錢最多的都是那些最有錢的玩家,在疫情中,他們的收入受影響不大,遊戲公司依然賺錢。唯一的問題是,爆款遊戲的生命力有限,騰訊、網易永遠會擔心下一個爆款在哪裡。

相比之下,廣告業務可真是太難了,由於廣告更依賴於實體經濟,在疫情反覆之下,人們收入下降,消費疲軟,廣告主們也沒錢了。看看廣告收入為主的阿里、百度,廣告佔據半壁江山的愛優騰們,以及正在重點發展廣告業務的快手、B站,都受到了廣告行業萎靡的拖累。

電商、廣告、遊戲、付費訂閱,這些毛利率高的業務,都陷入了增長困境,以上10家互聯網公司中,2022年上半年整體毛利率相比2021年上半年下降的有7家,只有京東、拼多多和美團有一些改善。

小米就更不用說了,本來毛利率就低,靠薄利多銷賺錢,但現在,大家都不換手機了,還能去哪兒找增長呢?


▲ 圖 / 視覺中國

關鍵詞:降本

開源不行,只能節流。今年上半年,互聯網公司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降本增效。

就拿騰訊來說,早在2021年騰訊年會,馬化騰就有感覺,“整個行業從年初到年終,一直激烈地內卷和競爭,結果這短短一兩個月,突然來到了寒冬。就好像氣溫下降了,我還在穿短袖,毫無準備”。在他看來,過冬的關鍵在於調整姿態,“如果戰場上沒人了,子彈還在掃射是沒意義的”,要把子彈用在關鍵的地方。

這半年以來,不斷傳來騰訊關停業務的消息。截至8月,騰訊已經關停了《QQ堂》等20多款遊戲,還有社交電商項目小鵝拼拼、曾被寄予厚望的信息流項目騰訊看點和快報、合併失敗後地位尷尬的企鵝電競,以及收購搜狗以後搜狗旗下的一些產品……在二季度財報會上,馬化騰再次表示:“在第二季期間,我們主動退出非核心業務,收緊營銷開支,削減運營費用,使我們在收入承壓的情況下實現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盈利環比增長。”

這麼看來,降本確實有用。不止騰訊一家,各大互聯網公司都在降本。據Wind數據,中國市值前20的科技互聯網公司,上半年節省了133億元市場和管理費用。財報顯示,騰訊二季度的市場費用減少了20億,阿里減少了15億,美團減少了19億,連快手這樣整天在線下地推快手極速版,“下載App送冰墩墩”的,二季度的市場費用也減少了25億,B站去年還在北京地鐵站鋪了大量廣告,今年也不敢這樣大手大腳花錢了。


▲ 2018年,上海地鐵,抖音的大幅廣告非常引人注目。圖 / 視覺中國

當然,除了市場費用,互聯網公司最大的成本來自於員工。在披露員工數量的公司財報裡,我們或可一窺。

2021年年底,騰訊有112771名僱員,而在2022年6月底,騰訊的僱員人數為110715人,少了2056人。要知道,在2020年6月,騰訊只有70756名僱員,這樣的招人速度怕是很難再見了。從平均薪酬來看,2021年上半年,騰訊人均月薪78571元,但到了下半年,縮減到75521元,今年上半年,這個數字達到85500元。

2021年6月,阿里有254702名員工,但到了今年6月,縮減到245700人,也少了近一萬人;小米則是從33793人縮減到32869人。當然在財報數字之外,我們更能感知的是每隔一段時間傳來的業務調整消息,喜歡黑話的互聯網行業在這件事上也不落後,從“向社會輸送人才”迭代成了“畢業”。

還在互聯網公司的人則以另一種方式感受到了降本增效的決心:免費食堂收費了,加班打車嚴格了,房補不給了,下午茶也沒有了,福利的降級讓他們在大廠的幸福感減少了許多,但是想起那些已經離開的人,他們或許會多一絲慶幸,少一些抱怨。

關鍵詞:存錢

燒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但只有少數公司是沒錢可燒了,或者需要控制燒錢的速度,比如連續兩個季度通過省錢實現盈利的愛奇藝,比如還在虧損的快手和B站,而大多數已經盈利的公司,都是喜歡上了存錢。

今年上半年,騰訊經營利潤673億元,阿里416億元,網易也是穩定賺錢,經營利潤105億元,京東和百度各賺60億,連一向虧損的拼多多都賺了109億,都有著十分穩定正向的經營現金流。

再看看各大互聯網公司的現金流量表,每個公司賬上都躺著一大筆錢,騰訊在2022年6月底有1847億元現金及等價物,和1312億元定期存款,阿里巴巴的賬上有4708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短期投資,京東、拼多多和百度則有500億到1000億不等,網易和小米少一點,也有200多億。

據晚點LatePost測算,中國市值前十的互聯網、科技上市公司到今年上半年末,資產負債表上至少有22544億元現金或等價資產(包括定期、活期、大額存貸、債券或股票投資等),較一季度末多了2380億元。

大廠們不缺錢,只是不敢亂花錢了,存錢才能帶來安全感,儲備足過冬的糧食,才能從容應對一切不確定性。


▲ 互聯網大廠們不得不勒緊腰包,應對“寒氣”。圖 / 視覺中國

但有一個事情,大廠們還是願意掏腰包的,即回購自家公司的股票。在長達一年半的下跌中,為了提振投資者信心,大廠們紛紛開啟護盤模式:阿里巴巴把回購計劃總額從去年6月的150億美元增加到250億美元,是集團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回購,從4月1日到現在,阿里已經回購了35億美元,還剩120億美元額度沒用。騰訊自2021年8月開啟回購,就此停不下手,上半年回購73億港元,僅在最近的一個月,連續20個交易日,每日回購約3.5億港元。

京東也在去年年底把回購計劃從20億美元增加到30億美元,百度和網易的回購計劃分別為35億美元和20億美元,小米花的少些,只有13億港元,美團和快手比較缺錢,沒有回購,只有拼多多才有底氣,靠業績增長來拉動信心。

可是,回購了這麼多,依然難以阻擋互聯網股價的頹勢,估計大廠們的內心OS:“止跌,臣妾做不到啊!”

關鍵詞:投資

實際上,互聯網大廠們本身,也是這波下跌潮裡最大的受害者。

拿四處買買買的騰訊來說,今年上半年,騰訊的表外賬面浮虧已經高達1204億人民幣,去年上半年雖然已經開始下跌,但騰訊買得早,浮盈還有650億人民幣。目前騰訊的這些表外金融資產現值1435億,主要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股權,還有一些理財投資,算下收益率,上半年虧損了51%,不知道能跑贏全國多少網民。

在投資上,阿里喜歡並表,比較少投資上市公司,所以損失看起來沒那麼慘。2022年上半年,阿里投資虧損了313億,去年上半年則賺了142億。其他互聯網公司也都大多虧了,京東對外投資不多,上半年虧了3億,但去年上半年賺了25億。美團上半年對外投資虧損11億,但和京東一樣,受子公司的虧損影響比較大,虧了35億。去年百度因為投資快手等虧了31億元,今年收回了一些,小賺5.3億,但最讓百度高興的應該是愛奇藝今年終於賺錢了。

在過去,投資是大廠之間拉幫結派的最重要形式,但在今年,這些鬆散的聯盟進一步分崩離析。8月16日,市場上傳言“騰訊計劃出售美團全部或大部分股權”,讓美團股價大幅跳水,這些股權價值1650億人民幣,後來騰訊否認了傳言。但在2021年底,騰訊大幅減持了京東股份,美團、快手、B站們這些騰訊的被投公司,很難保證不會遭遇減持。

但換個角度想,在整個互聯網行業一蹶不振的今天,當結盟打仗不再必要,甚至連戰場都快消失的時候,賣掉股份,回籠資金,兄弟們各幹各的事,也是個好對策。畢竟,現在的大廠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一樣,不管賬面上浮虧浮盈多少,不管老闆給畫的餅有多大,真正拿在手裡的,才能讓人安心。


▲ 對普通人來說,踏踏實實拿到手的才是最值得關注的。圖 / 視覺中國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侵權必究。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存錢上癮,花錢摳門,互聯網大廠不是真窮是裝窮/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