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3
+2

文|楊曉鶴

封面來源|圖蟲創意

字節跳動的P0級項目,在大力教育折戟後,就只剩下Pico了。

而為了Pico,字節可謂是費了不少心血。據傳2021年字節盈利困難,主要原因就是花費40億美元收購沐瞳科技,以及15億美金收購VR公司Pico。雖然兩者的收購資金,均沒有獲得官方證實,但是行業關注度還是很高。前者作為盈利項目,收購後無需太多資源投入;而Pico則是需要富養的“嬰兒”,以期能成為未來之星。

未來已來,蘋果公司看中AR,字節跳動則押注VR,二者以相似但不相同的路徑,實際共同都是看中了下一代互動交互方式,所帶來的顛覆性變革。

“Pico 需要在硬件、XR系統、內容生態三方面建設,打造出類似智能手機中經典的iPhone 4,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行業人士認為,Pico真能成為經典機的那天,張一鳴就能拿到元宇宙的第一張門票。

在被字節跳動收購後,Pico 4 作為第一款藉助字節跳動巨頭資源推出的產品,讓很多人看到“元宇宙已來”的可能性。《三體》互動劇、虛擬演唱會、Avatar數字人世界,都在嘗試顛覆當下娛樂、社交和消費等諸多領域。

客觀說,Pico 4 的使用體驗和可玩性,相比上代產品Pico Neo 3有大幅提高。但離發佈會上,Pico總裁周宏偉提出,要讓這款產品成為大眾機的目標,還有不小的距離。還未拉開明顯優勢的軟硬件,蹣跚起步的內容生態等等都是短板,Pico 只是越過了“過去的自己”,未來還需要細細勾勒。

值得警惕的是,Facebook更名Meta後,旗下VR產品 Quest實現千萬級別的銷售成績,股價卻還是大幅跌去59%,字節跳動的元宇宙雄心,會重蹈Meta的覆轍嗎?

距離經典還差兩代的“iPhone”

在北京地區人口密度很高的天通苑,這裡的龍德廣場負一層有一家數碼產品集合店。

PS5、Switch、Pico三個產品櫃檯佔據了主要部分。店長告訴Tech星球,這家店之所以主要代理這三款產品,原因就是想主打客廳遊戲機的特色。一直以來,PS5和Swtich沒能在國內大規模流行起來,VR產品在未來還有機會。


“Switch是兒童玩的比較多,PS5有他固定的客群,Pico現在嚐鮮的比較多。”這家店主提到,Pico現在一年一迭代,價格也是不斷下降,他覺得Pico未來銷量一定是增長的,所以給Pico在顯眼位置做了個展臺。

這家店主算是洞察了字節跳動的野望,“今天,我們將通過Pico 4正式開啟國內的VR大眾化之路,將全新的產品體驗和內容生態帶給更多用戶。也許Pico 4,就是很多用戶的第一臺VR”, 在青島的發佈會上,周宏偉強調的“畫外音”,或許指Pico 4最重要的指標就是銷量。

Pico 4能不能大賣,這位店主則是謹慎樂觀。在其看來,Pico 4 確實在重量和顯示效果上提升不少。但遊戲方面沒什麼特別大的進步,而且好像發展側重點也不再是遊戲方面了。

委實,字節跳動也意識到,不用相比PS5和Switch 海量的精品遊戲,就是相比競品Quest,Pico上的遊戲內容也處於劣勢,Pico更多的遊戲還是串流 Steam上的遊戲,也即用數據線連接PC端,這無疑會限制VR遊戲的體驗。

在被字節收購後,目前Pico 4 發力的是VR運動健身、VR視頻、VR娛樂、VR創造這幾大方面。字節意志下Pico 的未來發展方向,與抖音側重的內容方向如出一轍。

從西瓜視頻負責人轉任Pico副總裁的任利鋒介紹,今年Pico將上線50款運動健身應用,160部3D電影,230款娛樂應用。視頻內容領域,PICO還將和迪士尼等好萊塢六大影視公司合作,專門製作VR內容。

但當下VR設備最核心的消費者,無疑還是遊戲玩家。VR內容生態的一個標誌性節點,就是2020年3月V社發佈的全球首個VR原生3A大作《Half-Life:Alyx》,這款遊戲當時曾短暫導致VR眼鏡賣斷了貨。如今,Quest平臺上已經有收入達到1億美元的VR遊戲《節奏光劍》,都證明VR才是核心。

對於想要大賣的Pico 4來說,無疑還需要一個爆款遊戲。目前,據瞭解Pico 也吸納部分朝夕光年和Ohayoo的研發人員,組建了一方工作室,可產出成果確實還需要時間。

在Pico 4的聲量如火如荼之際,Tech星球也注意到這家體驗店主的糾結。由於Pico 4還沒有到貨,店主還在極力推薦購買Pico Neo3。“Pico 現在也不是小公司了,拿不到貨不是正常。”店主意外說道:“你現在如果想嚐鮮VR,便宜了600元的Neo 3不香麼?”

新一代的Pico 4所帶來的衝擊,並未斷掉 Neo 3的生意。相比帶來變革意義的iPhone 4,Pico 4 也許在後續兩代產品中,才能成為經典機型,如今正朝著大眾機型前進。

字節大力扶持Pico,能否再出奇蹟?

能被冠以大眾和經典關鍵詞的Pico,不僅意味著字節跳動的VR設備銷量成功,更意味著字節能夠推動元宇宙“奇點”的到來。

Meta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在發佈首款Quest時曾表示:在一個平臺上約有1000萬人使用及購買VR內容,才能使研發人員持續研發及獲利,一旦超過1000萬,VR硬件及內容整體生態系統才會迎來質的跨越。

1000萬臺的數字就成為那個奇點,目前2021年全球VR/AR出貨量合計1120萬臺,其中Oculus份額佔全球VR市場的90%。Pico的2021年銷量數字是在50萬臺左右,差距巨大。

但字節跳動在全球短視頻領域打敗Meta後,對於VR 領域的追趕也信心十足。

2021年9月,Tech星球曾獨家披露,字節跳動以15億美元收購了VR 公司Pico。這是一份看起來很貴的收購,因為當時Pico的一年發售量大概在10-20萬臺左右。90億元的收購資金無疑溢價很多倍。當時有投資機構告訴Tech 星球,Pico也是考慮未來幾年銷量會指數級增長。

據悉Pico 2022年的目標銷量是180萬臺,這種翻倍增長能力離不開字節的扶持。

為了降低VR設備過高的購買價格,字節直接展開了財大氣粗的補貼。在2021年,字節為Pico推出了“打卡返半價”的活動。也即消費者只需激活並連續180天打卡30分鐘,就可以返還售價的一半,目前這一活動已經暫停。

新款Pico 4則是採用直接降價的措施,在產品相比上一代大幅升級的基礎上,同等容量的Pico Neo 3要便宜200元,價格來到了2499元。

打掉價格這個攔路虎,對於字節跳動來說還是最簡單的問題。更難的問題在於,Pico能不能打造一款“世界級”的產品。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在這短短一年的時間中,字節指數級加強了Pico的團隊。

據億邦動力報道,字節火山雲總裁楊震原提到如何升級Pico團隊時說道,整個Pico 團隊在一年的時間,翻了好幾倍。Tech 星球瞭解到,原本Pico只有300人左右,如今有1000多人,甚至字節很多計劃被裁員的人,還能內部轉崗至Pico,因為Pico是為數不多還有HC的部門。

同時,楊震原還提到在算法和底層技術上,字節都非常支持Pico。

這從新發布的Pico OS 5.0也可以看出來,作為可能晉升元宇宙時代的交互系統,字節為這套系統進行了諸多升級。比如一鍵Home、多窗口並行顯示、VR/AR狀態切換,還有自制虛擬畫像。讓每一個進入VR世界的用戶,都擁有自己的虛擬身份。

這種生活在VR世界的玩法,比很多創業公司單純想賣硬件,想做爆款遊戲,更加有想法,電影《超級玩家》中的一幕正在來臨。

在營銷渠道方面,包括這次Pico 4發佈會,也是先舉辦了海外版,然後在國內舉辦了一次。這也是字節的全球渠道優勢。同時,抖音很多開屏廣告,以及短視頻內容推廣,對於Pico的營銷,也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然,抖音電商也能幫助Pico 4的發售更順暢。不過這pico 4的抖音發售,還是出了一點亂子。抖音官方店將Pico4 錯誤設置為9849元,真實價格僅為2499元,不少不明真相的用戶還下了單。

正是字節跳動的全方位加持,也讓這家原本安居山東的VR企業,有了和Meta 的Oculus全球爭雄的底氣。

元宇宙的到來還很遙遠

在Pico 4發佈後,下半年和明年陸續還有 Meta Quest Pro、蘋果MR、索尼PSVR2等新品即將發佈。這些競品都具備Pancake光學方案、6DoF追蹤技術等新技術方案,硬件上大家難分仲伯。

所以字節的Pico,能更出彩的就是在內容生態建設上,走出自己的特色。從目前看,字節找到了幾個方向。

一是社交+娛樂場景深挖。

這次字節還發布了元宇宙社交產品“Pico worlds”。在輕世界中,用戶能夠採用80個選項創建自己的形象,完成後進入「Pico 好友」和「Pico 一起玩」功能,支持與好友發文字、語音消息,以及組隊玩遊戲。並且,還能關聯抖音賬號,與抖音好友分享 VR 體驗。

此前短暫爆火的元宇宙社交產品“啫喱”,也是藉助捏臉和輕社交火出圈,輕世界相當於3D版元宇宙社交產品。囿於當下VR產品用戶比價少,這款VR版元宇宙社交應該難大火。

二是在健身、教育等產業場景建立生態。

明星劉耕宏在抖音以健身主播出道後,健身內容就被字節關注到。一位字節Pico產品經理,曾分享其在健身房看到超級猩猩的“劇幕”線下店,把線下團體課變成了遊戲化的體驗,他認為VR健身的未來應該就是類似的樣子。

因此在內容側,Pico 4 上線瞭如《超燃一刻》、《超級猩猩》以及《多合一運動》等,年底要將健身體育遊戲拓展到50款。硬件側,Pico 4這次還推出了一款體感追蹤器。把一個場景先吃透,然後再將這套打法複製到其他領域,Pico正努力擴寬器落地領域。

三是VR直播。

今年4月開始,Pico分別攜手王晰、鄭鈞、汪峰推出了三場虛擬直播演唱會。據悉11月Pico將聯合虛擬偶像女團A-Soul打造首場VR虛擬偶像演唱會。沉浸式的直播體驗,能帶來堪比參加線下活動的效果,VR直播帶給用戶的體驗還是非同凡響。

只是綜合來說,Pico的好內容還是太少了。Pico的內容生態,僅依賴一個虛擬人,幾場演唱會,幾百款遊戲,還是無法撐起用戶的日常消費。這就需要字節跳動對Pico有決心投入,有恆心堅持。

這與信奉“大力出奇跡”的字節跳動秉性略有差別。要知道,Meta計劃花費數十億美元用於元宇宙研究,重點關注VR和AR技術。而2022年Q2的數據顯示,Reality Labs(Meta VR業務所在部門)實現營收4.52億美元、同增48%,虧損28億美元、同增15.38%。

很顯然,字節跳動想要在全球打造Pico的品牌,也需要這一量級的付出。

“字節在AR、VR這個方向的探索,會全力放到Pico這個品牌上來進行,繼續由周宏偉來牽頭,帶領大家往前走”,並非來自張一鳴的親自表態,字節跳動副總裁楊震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如此表示,非常冷靜地闡述了字節的重視。

Pico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更多的扶持。只有這樣,字節對未來的暢想才會落地。而Pico之於元宇宙,正如當年智能手機行業iPhone 的橫空出世,拉開了移動互聯網序幕。

張一鳴曾收購musical.ly,此後大規模投放,打造出了TikTok。Pico能否開啟元宇宙時代,答案或許就在字節跳動的手中。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張一鳴,難成元宇宙時代的喬布斯/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