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80
當然當年把他們封為「奇蹟」可能只是香港媒體為搏眼球強行捆綁之嫌,但過去三十多年卻好像真的印證了這兩個「奇蹟」。一個是喜劇之王,一個是棟篤笑霸王;一個被尊稱「星爺」,一個被封「子華神」,雖然是調侃的稱謂,但卻也得到世人的認可。兩個都是一直被模仿,卻從未被超越。他們就是那個「盡皆過火,盡皆癲狂」的時代產物,從前沒有,以後可能都不再有。


說回這次故事的主角——黃子華,可能很多非粵語地區的朋友對他很陌生,但如果有經常看香港電影,看香港電視的朋友就知道,他是一個很「熟面孔」的演員。他之所以在粵語地區「封神」,更多是因為他一個人,一支麥在舞臺上講兩個小時棟篤笑「廢話」,一「棟」就「棟」了二十年,誕生了很多充滿智慧的粵語金句(沒看過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這裡就不一一搬運了)。


黃子華有什麼夢想呢?

不用說,資深粉絲都知道啦,那當然是去紅館拿獎,拿最佳男主角獎,像樑朝偉一樣,做「影帝's」。這是他進娛樂圈一直以來初心不變的夢。眾所周知,很不幸,他用兩個十年跨度,分別兩個棟篤笑《娛樂圈血淚史》1和2講述了他的夢想如何破滅。

那他的這個影帝夢是不是就真的破滅呢?他自己的棟篤笑也給出了答案:


「雖然我只是一支火柴,但如果我不燃燒,我就是一支廢柴。我就是電影界的火柴男!」——2010年《娛樂圈血淚史2》

是的,他只要一天還在電影界裡燃燒,就都有機會發光發熱,雖然他已經62歲了。今年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謝賢(四哥,86歲了)還能憑藉《殺出個黃昏》獲得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影帝)稱號。那我們的子華神不見得沒有機會。希望他的這個夢想有一天能實現。

但我今天真正想說的不是他事業上的夢想,而是感情的夢想。

「如果你係我,即系我啊,我就醒返起,我細個嗰時候,對幸福嘅憧憬啊。我細個嗰時候,覺得幸福即系咩咧。幸福即系話,我哋大個,有一間屋,間屋呢有一個廳,唔系天人合一廳,系純純粹粹嘅一個廳,幸福咧。咁個廳嘅中心呢,就有一張沙發,嗰張沙發呢可以坐到成,成四個人咖,幸福咧。咁我每日一放工咧,就好高興咁走來沙發坐,坐低,然後就聞一聞,啊,好香啊,你估系乜?老婆啊,煮緊飯啊。幸福咧。咁呢個時候咧我老婆就會著住件圍裙喺廚房走出來。系啊,我覺得,老婆一定要著圍裙,老婆唔著圍裙就即系不守婦道。咁我老婆就會出來,然後,然後就即刻摞對拖鞋俾我換,哇,荒謬咧。哎,嗰對皮拖鞋啊,一定系皮拖鞋,即繫好焗腳嗰種。因為第日我諗來要俾我啲子孫做傳家之寶咖,我肯定佢一摞出來就會諗起我。咁我老婆就會坐埋來,同我傾計。我老婆就會問我,「點啊,今日做嘢辛唔辛苦啊。」我就會話「哦,唔辛苦,不如,我幫你煮飯啊。」我老婆就會話「唔使。」我就會話「好啊。」哈哈,幸福死啊真系!」

——1992年棟篤笑《跟住去邊度》


這是30年前,32歲的黃子華在其棟篤笑《跟住去邊度》說他兒時所憧憬的將來。簡單翻譯過來就是他想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真真正正的家。

那一年「97」還沒來,沒有金融風暴,沒有樓市泡沫,沒有非典。更沒有後來的次貸危機和現在的新冠疫情。正是香港的「黃金時代」,也是他「黃金華」的時代。在當時他這個夢可以說是毫無大志,是個普通人都不難實現的夢。

不知道是因為他本人如此的不普通所以不應該只追求這樣的夢,還是真的如他在「show」裡說的那樣已經一點都「唔恨」(不渴求)了。不得而知,反正30年過去了,他還是孑然一身。又或者他金屋藏嬌我們不知道而已。作為一個「深愛」他的觀眾,真的希望他好像劉德華一樣,只是出於對家人的保護而不公開其妻兒,有朝一日會終於如港劇一樣:帶著老婆孩子出來,一家人齊齊整整,大團圓結局。


寫這麼多,只是借題發揮而已,30年後的今天,同樣有一個32歲的年輕人,同樣有著這麼一個普通的夢;不一樣的是,他已經上升了更高層次的追求了,而這個年輕人是想做個普通人的普通夢而不得。不知道是受他的思想影響,還是這個年輕人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現在對這個夢也不渴求了。

就像他說的「你以為棟篤笑系講笑,其實系講一啲好恐怖嘅嘢。」人生也是這樣,不是講笑,有時也是很恐怖的。不過還是那句話:人間,來都來了,那就既來之則安之咯。

——————————————————

本文原創,未經允許請勿搬運,侵權必究!

圖片來自黃子華棟篤笑及電視劇照。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黃子華的夢,還能實現嗎?/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